s 閱讀頁

第八十六章 靈能爆炸

今天兩更一萬三千多字,希望大家看的過癮。

************************

隨著魯平的離去,墨霖的身體漸漸有了知覺,那巨大的壓力消失不見,真氣也重新流暢的在身體裏運轉起來。

過了不知多久,墨霖終於能夠活動身體,他爬起來活動了一下四肢,如釋重負。

“這個魯平身上到底有什麽奇怪?以後可要離他遠一點……”墨霖搞不清楚到底有什麽蹊蹺,這一晚充滿了離奇的事情,就算再睿智的人,一時也無法理清事件之間的脈絡和聯係。

“管他呢,總之避開他就好,希望我們走的不是一個方向。”墨霖隻能如此安慰自己。

正打算繼續趕路,腳底下顫抖起來,而遠處傳來了猛獁巨象熟悉的狂吼聲。

“被妖獸逃出來了?”墨霖驚訝的回望過去,就見遠方塵煙滾滾,大地的震動也越來越劇烈,顯然是猛獁在狂奔。

墨霖計算著速度,發覺無論他怎麽跑,都會很快被猛獁給追上,所以他立刻就做出了決定,一閃身回到方才藏身的灌木叢中。

“希望它會一直跑回大沼澤,千萬不要停留。”墨霖緊張的道。他能夠以一敵三的殺掉三個兵家年輕戰士,卻沒有任何可能對抗巨大的猛獁。如果真的狹路相逢,墨霖唯一能做的就是拚命的逃跑。

片刻之後,煙塵滾滾,猛獁的身影已經露出了輪廓。從聲勢和腳步聲音來看,逃出來的不隻一隻猛獁而已,應該還有其他妖獸,也有很多的追兵。

猛獁越來越近,墨霖的身體在猛獁腳步每一次落下的時候都被震得搖搖晃晃。他毫不懷疑如果猛獁願意的話,隨時都能把地麵跺出一個大坑來。

猛獁衝到近前,依舊甩開大步,在它身後是四隻巨獸,煙塵滾滾之中,還有很多其他的妖獸,每一個都撒開腿用最快的速度逃命。

而在它們的身後,則是兵家戰士們武器上的光華,最耀眼的是墨霖熟悉的那道白色的劍光。

眼看猛獁就要從墨霖身邊衝過去,一直追在後麵的劍光忽然暴漲起來,衝天而起,以驚人的速度越過妖獸的殘兵敗將,在空中甩出一道劍氣,轟然砸落,在地麵上狠狠的切出一道深深的壕溝來。

猛獁衝的太猛,收勢不及,一腳陷進壕溝之中,差點摔倒。它一停下來,將整個道路都給擋住,後麵的妖獸撞在前麵的妖獸身上,雞飛狗跳亂作一團。

“嗷!”猛獁狂吼一聲,晃動著巨大的頭顱,獠牙在空中掠過,蕩起一股勁風,差點將墨霖藏身的灌木叢都被蕩開。

“好厲害的家夥。”墨霖伏的更低一點,無論是妖獸也好還是兵家的戰士們也好,都不是墨霖的朋友,一旦暴露了行蹤,事情就麻煩了。

“家主說了,你們一個也別想逃。”蕭詰摩從空中落下來,擋在路上。他手中的白鶴神劍發出耀眼的白光,劍刃上藍色的紋路清晰無比,似乎構成了某個複雜的圖案。

“嗷!”猛獁怒吼一聲,衝了上來,四巨獸也一擁而上,看來想要速戰速決,闖出一條生路。

蕭詰摩麵對五隻巨大的妖獸卻毫無懼色,他身形一閃,雙翅在背上瞬間生出,翅膀一振便衝天而起。

人在半空之中,蕭詰摩將白鶴神劍揮舞起來,蕩起一道又一道淩厲的劍氣,淩空斬落下去。

“刷!”劍氣從天而降,殺氣驚人,四巨獸中的鱷魚倚仗著一身的鱗甲,掄起尾巴硬抗。劍氣如虹,迎刃而解,將鱷尾斬斷,鱷魚慘叫一聲,轉身要逃,第二道劍氣已經斬落下來,一劍見它刺穿,釘在地上。

另外三隻巨型妖獸也是同樣的下場,野豬被剁成五六塊,蜥蜴的手腳尾巴都被劍氣斬斷,犀牛的皮厚,卻也被刺的千瘡百孔,慘呼著倒下來。

“太厲害了。”墨霖一直緊緊盯著蕭詰摩的劍氣,這才知道蕭歸雁使出來的招數實在太給蕭家丟臉,父子二人的戰鬥力完全無法相提並論。

轉瞬間就擊殺了四個巨獸,不過猛獁卻分毫不損,劍氣雖然厲害,但砍在猛獁的身上卻如同給它搔癢一般,最多隻斬落了幾蓬毛。

猛獁狂衝向蕭詰摩,可是對方身在半空中,猛獁雖然體型龐大,可就算仰起頭來也夠不著蕭詰摩,氣的直跺腳。

蕭詰摩見劍氣不能傷到猛獁,也不再浪費靈能,慢慢的落後對麵。

見蕭詰摩下來了,猛獁揚起獠牙衝了過去,蕭詰摩眼中精光一閃,右手將白鶴神劍平舉在胸前,左手食指伸出,由劍鋒底部向上一抹,在劍鋒上抹了一層的淡藍色靈能,隨即右手高高舉起,劍鋒指向天空。

“轟!”一聲巨響,本來晴朗的夜空一個炸雷,雷聲隆隆,嚇的猛獁也停下了腳步。

墨霖驚訝的抬頭望去,就見一片烏雲聚攏在蕭詰摩的頭頂上空,又一聲炸雷之後,無數道閃電從天而降,將劍鋒當作了目標,一個接一個的打下來。

閃電徑直落在劍鋒之上,卻不會傷到蕭詰摩,隻是纏繞在劍鋒上。轉瞬間白鶴神劍的劍鋒上就已經纏繞了十幾道閃電,電光閃閃之間,將蕭詰摩的臉映得慘白。

“受死吧……蕭詰摩緩緩的將劍鋒對準了猛獁,威勢赫赫逼人。

墨霖緊張的大氣都不敢喘一口,想看看蕭詰摩這招引閃電來攻擊的招數到底有多麽驚人的威力。他有些太入迷,不知不覺的將身體略微太高了一點,從灌木叢中露出了半個腦袋來。

“什麽人在窺探!”就在蕭詰摩這蓄積了閃電的神劍將出招前的瞬間,讓墨霖想像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本來全神貫注於蕭詰摩出手的墨霖頭皮發麻,知道自己泄露了行跡。在蕭詰摩這樣的武道高手麵前別說露出半個腦袋,就算是一片衣角,也再沒機會彌補錯誤了。

白鶴劍身一振,一道閃電“啪”的甩出來,電弧直奔墨霖的藏身之處。

這一擊來的太過突然,墨霖根本沒有防備,也根本沒可能閃避的開,電弧發出呼嘯的聲響,帶著殺機撲向墨霖。

千鈞一發,墨霖幾乎沒辦法做出任何的反應,除了等待死亡別無他法。而就在這生死關頭,他脖子下方那一小塊疤痕忽然閃了一閃,現出月牙型的一塊暗紅色來。

閃電似乎被吸引了一般,在即將轟中墨霖腦袋的時候,微微的往下一拐,正中那塊傷疤,白光閃爍間,整道閃電一頭刺進了墨霖的身體中。

墨霖的肚子裏如同放起炮仗一般劈啪做響,肌膚下透出白茫茫的光來,整個人好像遭受了重擊的破口袋,被巨大的衝擊力淩空拋起來,在空中劃出一個十幾步遠的弧線,重重的摔在遠處的泥地裏。

蕭詰摩打飛了墨霖,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無論這個窺伺在旁的人是誰,他都不介意了,因為死人是不必介意的。

猛獁看到白鶴神劍上閃電的威力,不禁畏縮的退後一步,四巨獸的屍體就在身前,縱然猛獁比它們強大許多,身上的皮膚如同鋼甲一樣的厚實,可它也同所有的野獸一樣,對火焰和閃電這種閃閃發光的力量有種天然的恐懼。

墨霖的耳畔是一個接一個的響雷,全身麻木,絲毫不能動彈,所有的骨頭都斷掉一般,身體關節滋滋做響,好像已經焦熟了。

“我還活著嗎?”墨霖的腦子裏混亂一片,他躺在泥地之中,身上的衣服被燒焦了一半,露出身體外表一片焦黑,內裏遊蕩著白光的詭異情狀。

閃電之力憋在墨霖的身體之中,來回的衝擊著,卻沒有出口。

墨霖不知自己的生死,他的頭部被重重的震蕩,腦中昏昏沉沉的一片,無數的意識湧上心頭,紛亂複雜,似乎還在人間,可靈魂卻又好像被閃電給震出了體外一般。

白鶴神劍的衝擊力實在太強大了,雖然在攻擊到來前的一瞬間,墨霖依靠著身體的應激性運了一部分真氣來對抗,可那幾乎能把人烤熟的閃電之力鑽進體內,還是讓他的五髒六腑遭受到重創。

“哇……”墨霖喉頭發甜,控製不住的張開嘴,一口血噴出去,裏麵夾雜著烏黑色的血塊。

墨霖全身癱軟,閃電之力在他的身體裏來回的穿梭著,就好像是一把鈍刀子在割肉,每到一處都讓墨霖承受巨大的痛楚。

之前魯平帶來的威壓同樣給墨霖造成了艱難,不過和眼前的狀況比起來,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墨霖知道自己正處在生死的邊緣,一定要把衝進體內的閃電力量消融掉,否則必死無疑。稍微恢複一點意識,墨霖就嚐試著調動體內的真氣對閃電圍追堵截。雖然他沒有辦法控製身體四肢,甚至連挪動一下半邊陷入泥濘當中的腦袋都不行,可是墨霖還是頑強的調動起體內的七萬二千脈,希望能夠將閃電的力量化解掉。

七萬二千脈之外,人體之內還有三百五十萬的微細脈,每一條微細脈都聯通著身體外部的一個毛孔。平時墨霖在入靜的時候,可以調動這些微細脈打開身體的毛孔,讓身體肌膚也能夠呼吸。他努力的將微細脈盡數打開,希望將閃電通過毛孔釋放出去。

這種努力還算有成效,無數細微的電弧被微細脈牽引走,順著微細脈一路衝出毛孔,濺射出墨霖的體外。

“這樣還不夠!”雖然三百五十萬的微細脈一起努力,可它們能夠吸收的電弧實在太小,就算數量眾多,對於在身體中施虐的閃電來說,削弱的程度還是太少。

墨霖想要通過七萬二千脈調動真氣,讓真氣慢慢的在根輪的周遭聚攏起來。可是閃電在體內來回的肆虐,幾次讓墨霖的努力化為烏有。

墨霖心中焦急萬分,可越是急切,越是沒辦法讓真氣凝聚起來。

此時,朱評漫的話忽然從墨霖心頭閃過,如同夜空中一道霹靂,把他驚醒。

“遇事千萬要冷靜鎮定……”

想到朱評漫的叮嚀,墨霖恍然大悟,閃電雖然還在咆哮肆虐,墨霖卻不急了,他靜靜的金剛念誦,讓心情平緩下來。隨著他的鎮定,真氣漸漸隨著金剛念誦的音聲海而聚攏起來。而且音聲海的震蕩波竟然也將閃電的衝擊給緩解了不少,這讓墨霖有點懊惱為什麽方才沒有想到這個辦法。

心念穩定了,身體的七千二百脈自然而然的打開來,被音聲海給克製住的閃電竟然乖乖的融入了脈中,順著脈的走向,直奔墨霖的心輪八條主脈而去。

墨霖發動根輪的真氣,將身體的明點一個個點亮,漸漸的恢複了對身體的控製。而他更多的注意力則放在心輪上,閃電往心輪而去,力量若是無法控製,很有可能震碎心髒,那可就有死無生了。

真氣包裹在心輪周圍,八脈上的八個明點閃爍起來,形成對心輪的保護層。閃電順著脈衝了上來,狠狠的撞擊在真氣的保護層上,閃電的力量和真氣攪和在一起,充斥進明點之中,讓墨霖忽然覺得心跳加快了數倍,似乎馬上就要跳出腔子。

“這樣不行!”墨霖知道若是如此下去,心髒會因為明點吸收了太多的力量而爆開。

既然沒有辦法擋住閃電,那就隻能疏導,往上去的話是腦袋,墨霖可不想被震成白癡,而根輪處有最多的真氣環繞,希望能夠得住。

心念一動,墨霖就做出了決定,他將通往根輪的脈盡數打開,用真氣引導著閃電向下傾瀉而來。

“一定要頂住!”墨霖心中狂呼著,蕭詰摩的這道閃電攜帶的威力遠遠超過墨霖能夠承擔的程度,他就好像用雞蛋在和石頭戰鬥,如果沒有奇跡出現,就隻能粉身碎骨。

閃電直衝而下,本來就有過多的威力無處宣泄,這回加上墨霖刻意的引導,如同山洪暴發,飛流直下,穿過臍輪和密輪,直衝根輪。

“來吧!”墨霖全神貫注,敞開根輪,準備迎接這一擊。

閃電雷霆一般的轟下,撞上根輪。

根輪周圍包裹著真氣,如同一個保護墊,在閃電的急遽衝擊下,依然保持著彈力。雖然不見得能夠保護根輪不受傷害,卻能最大限度的抵消閃電上的力道。

閃電的力量太大,終於將真氣的保護撕開。而墨霖已經抱著賭博的心態盡量將根輪輪穴敞開,讓閃電的力量盡數湧進了根輪的輪穴之中。

根輪的輪穴位於脊柱的末端,閃電力量衝進輪穴之後,一路翻騰,在根輪和密輪之間震蕩起伏,一頭紮進一處三角地帶之中。

閃電一入根輪,墨霖的全身就劇烈的痙攣起來,一瞬間被帶入到靈靜的境界之中,不過這一回出現在他眼前的不是宇宙星辰,而是他體內的情景。

“這是什麽地方?”墨霖恍恍惚惚之間,發覺自己處身在一個狹窄的暗室之中。

“噝……”身後響起讓墨霖毛骨悚然的聲音,他扭頭去看,就見一條大蛇懶洋洋的蜷曲在身後,巨大的身軀盤了三圈半,頭半仰起來,兩隻三角眼正盯著墨霖看。

三角蛇眼裏不懷好意,墨霖看的一哆嗦,正疑惑自己怎麽會出現在這裏,背後忽然白光大作。

他猛地回頭,就看到一道眩目的電光猛衝下來。墨霖被晃的雙目無法視物,正驚愕間,意識浮動,視角已經轉換。

他眼睜睜的看著淩厲的閃電衝進方才所在的暗室,不偏不倚的打在了大蛇的身上。

出乎墨霖意料的是,那懶洋洋的大蛇竟然非常的厲害,閃電的威勢強悍無比,似乎要將所有擋路的一切都融化掉,可電光電弧轟在大蛇的身上,竟然四麵濺射開來,傷不到它分毫。

墨霖此刻終於有些明白了過來,他如今看到的應該是體內的情形,那這暗室應該就是根輪和密輪之間的生法宮了,這條蛇一定就是軍荼利蛇。

正想著,局麵又發生了變化,閃電源源不斷的轟擊著軍荼利蛇,那些四麵濺射開來的電弧打在暗室的牆壁上便燃燒起來,化作一團團的烈火。開始還是零星幾堆,逐漸匯聚在一起,熊熊燃燒起來。

暗室裏火光熊熊,而更讓墨霖驚奇的事情還在後麵,他發現從暗室的牆壁外竟然湧進來越來越多的火舌,這些火舌如同茜草汁一般的棕紅色,火苗細小彎曲好像野獸的卷毛,火焰透明,一燃燒起來,立刻將暗室烘的熾熱無比。

“這是拙火!”墨霖心中一動,立刻想到朱評漫對他說過的修煉步驟,其中修拙火是最重要的一環,打通靈能的最後關鍵就是用真氣激發體內的拙火,趕走藏在生法宮內的軍荼利蛇,打開三脈匯聚之門。

朱評漫曾經跟墨霖簡單的提過軍荼利蛇和靈能之間的關係。

每個人的體內都又出生時就帶有的靈能,不過這種力量一直都在沉睡著,很多人終其一生都無法察覺。

軍荼利蛇是靈能幻化出來的一條大蛇,平日總是盤著身體,壓在人體中左右三脈匯聚之門上。正是因為它的存在,才讓人體的氣隻能在左脈和右脈之間流淌,無法進入中脈。

武道的初級目標就是修煉出拙火驅趕走軍荼利蛇,打開三脈匯聚之門,將根輪底部沉睡著的靈能喚醒過來。

此刻看到生法宮中的火焰,墨霖立刻認出正是朱評漫說起過的拙火,可拙火不是需要經過很多步驟的修煉才能練成的嗎,難道因為閃電的出現而產生了什麽變化?

墨霖還在疑惑不解之中的時候,閃電爆發出最後一瞬的璀璨光輝,轟然消散。閃電的主體一消失,被軍荼利蛇轟散的部分便化作一股股的力量,或者融入拙火之中,或者直接匯入根輪裏。

軍荼利蛇硬捍閃電,贏的非常輕鬆,可當它的頭轉向生法宮中的拙火時,墨霖卻明顯看出三角眼中的畏懼來。

拙火越來越旺,生法宮的地方本來就不大,很快就被拙火的火焰給填滿。軍荼利蛇一開始還噝噝的叫著,嚐試著滅火,可當它的身體一碰觸到拙火的火焰,立刻就皮開肉綻。

軍荼利蛇嚐試了幾次之後,終於放棄了抵抗,本來盤卷蜷曲著的身體開始挪動起來閃避,當它挪開身體的時候,墨霖立刻在身下有一道三色門。

“三脈匯聚之門!”墨霖大喜,隻要趕走軍荼利蛇,就等於開啟了中脈的通路,也就等於喚醒了體內的靈能。

拙火熊熊,一點點的靠近軍荼利蛇,大蛇連連的後退,可終於無路可退。眼看就要被拙火吞沒,軍荼利蛇噝噝的叫起來,蛇尾甩開來,狠狠的抽打在三脈匯聚之門上。

那門隻是一團虛幻的氣而已,被蛇尾一抽,立刻化為烏有,軍荼利蛇如蒙大赦,一頭鑽了進去,轉眼就不見了蹤影。

三脈匯聚之門一開,墨霖的意識立刻被狠狠的拋了出去,等他再度清醒過來,已經恢複了正常的思維。

不等墨霖回味方才發生的事情,翻天覆地的變化已經在身體中產生。墨霖隻覺得體內所有的真氣都發瘋一樣的湧向根輪處,好像溪水匯進了大海。

片刻之後,墨霖的身體如同虛脫了一樣,再沒有半分的力氣,無論他如同調動也再無法找到一絲一毫的真氣。

不過墨霖並不驚慌,因為他發覺根輪處漸漸滋生出一種奇怪的力量,那力量的醇厚程度超過真氣十倍,若是真氣是大江大河,這力量就如同把大海匯聚在一滴水裏,看似不起眼,卻擁有無儔的力量。

本來根輪和密輪之間有一股鼓蕩的熱氣,墨霖猜測那一定就是體內的拙火,不過隨著真氣瘋狂的湧入根輪裏,那股熱氣也漸漸的消失不見,轉化為融入四肢百脈中的熱流。

這些熱流比起真氣來要飽滿許多,墨霖能感覺到隨著熱流的遊走,體內的脈和明點都膨脹起來,一鼓一鼓的,為肌體增添了不少的活力。

而當熱流經過被閃電創傷的肌體時,墨霖隻覺得一陣麻癢,他隻覺得熱流在創處慢慢的環繞著,片刻之後,疼痛的感覺就消失不見。

“太神奇了。”墨霖激動的想著,他知道這一定是被喚醒的靈能,真沒想到那一道致命的閃電居然帶給他如此神奇的提升。

雖然熱流經過身體某些關節的時候還會隱隱作痛,甚至墨霖察覺到那些從小就困擾著他的關節對靈能有些排斥,但靈能還是修複了墨霖體內的損傷,最後重歸根輪之中,慢慢的沉澱下來。

墨霖無數次的幻想過喚醒靈能時的情形,卻無論如何想不到最終會如此的巧合。

不過這份巧合之中也充滿著必然和危險,墨霖苦修真氣和勤練金剛誦念打下了身體基礎,冒險將閃電引導至根輪處則是置於死地而後生的方法,兩者缺一不可。

真氣是人體自身生出的,人的潛力雖然無窮無盡,可和大自然比起來,還是太微弱了。而靈能來自於宇宙的力量,宇宙無邊無際,廣大無垠,宇宙的力量自然也恢宏無比,非人力可及。

靈能就如同是宇宙力量潛藏在人體內的一把鑰匙,每個人都公平的擁有,可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找到這把鑰匙,打開通往宇宙的路。

墨霖在生死的瞬間找到了鑰匙,打開了第一道門,算是勉強跨入了靈能的門檻。

△△△

也不知過了多久,雖然墨霖身體之中的真氣蕩然無存,體力也遠遠不曾恢複,不過總算是恢複了對身體的控製。他活動了一下四肢,確認無礙之後,這才小心翼翼的爬了起來。

四周靜悄悄一片,大路上到處都是妖獸和兵家戰士的屍體,卻不見猛獁和蕭詰摩的蹤跡。

雖然身體還很虛弱,可墨霖不敢在這種險地多留,他拖著疲累的身體沿著大路的邊緣一直向西走,隻希望離百兵城越遠越好。

走出也不知道多久,前方是一片濃密的灌木叢,墨霖手持著陽刃,披荊斬棘開辟出一條小路,艱難的走著。剛繞過一叢灌木,腳下忽然被絆了一下。他身體正處在新舊交替的時候,根本沒有力量,立刻摔了個大馬趴。

才摔倒在地,幾個黑影就從灌木叢中竄出來,將墨霖按住。

墨霖掙紮著抬頭看去,心頓時涼了半截,按住他的是幾隻妖獸。它們滿臉的血汙,灰頭土臉,可對付起現在的墨霖來卻是易如反掌。

“抓到一個人類。”一個妖獸興奮的道,“要不要現在就吃掉他?”

“等等。”一個聲音傳來,有點耳熟。墨霖努力的抬起頭看過去,就見兩邊臉都被打爛的蛇三清出現在視野裏。

“是你!”蛇三清一看道墨霖,殘剩的那隻左眼放起光來,“抓住他,千萬別讓他跑了。”

聽到蛇三清的話,兩個妖獸架住墨霖的腿,兩個按住他的胳膊,一發力將墨霖給抬了起來。

墨霖心中叫苦不迭,他的身體剛剛經曆了一場脫胎換骨一般的轉變,可以說跨入了一個人生的新境界,可這場轉變帶來的副作用暫時還沒有消退,身體裏的力量卻如同被抽幹了似的。

墨霖能感覺到一股股的靈能正從脊柱最深處慢慢的匯聚到根輪之中,在那裏堆積的越來越厚實,可他暫時還沒辦法控製靈能。雖然嚐試著要抵抗,可惜被妖獸按住的身體根本不聽使喚。

無可奈何之下,墨霖終於確認現在的他沒有任何的抵禦能力,就連最弱小的一隻妖獸都能隨意的殺死他。

了解了狀況,墨霖自然不會再做無謂的反抗,任由妖獸把他押到蛇三清的麵前。

蛇三清的毒蛇信子吐出來,在墨霖的臉上轉了一圈,留下不少的口水。墨霖隻覺得滿臉的腥臭,心道這家夥的口水若是有毒可就慘了。

“就是他,就是他,這一趟沒白來。”蛇三清好像沒有經曆一場大敗,也沒有受重傷一般,歡天喜地的叫嚷起來。

殘存下來的妖獸也都爆發出歡呼般的吼聲來。

墨霖心中掠過一個不祥的預感,大沼澤那夜阿浣的話浮上心頭來,難道妖獸們興師動眾,先在大沼澤埋伏,又攻打百兵城,目標竟然是自己?

無論如何墨霖也不相信這個結論,他身無長物,隻是個很普通的墨家星級工匠,如果說有什麽價值的話,大概就是飛行弩的發明了。難道妖獸也想打造飛行弩不成?

一切似乎都很荒謬,可蛇三清高興的樣子卻不可能是裝出來的,至於認錯人的幾率,不是沒有,可似乎更不可能發生。任墨霖把腦袋想破,也根本無法接受這個現實。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洪荒青蓮聖卷
4八神異界遊
5鬥神狂飆
6全係修真大法師...
7近戰召喚師
8魔法通行證
9逆龍道
10獸戰天下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