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八十四章 神槍無敵

連更兩章,希望大家看的過癮。

***********************

孫起的聲音在空中響了三遍,隨後全城都陷入一片靜寂之中。

看到孫起和蕭詰摩並肩而立,就連蛇三清都不敢開口了。數百妖獸對峙著兩個人類頂尖的高手,連大氣也不敢出一口,隻有周圍起火的民居發出劈裏啪啦的燃燒聲。

片刻之後,遠處無數的黑影閃現出來,一些黑影直奔孫起而來,很快在他身後聚集成一片,正是兵家的戰士們。

另外一些自然是農家的人,他們非常有默契的選擇一片了空地,三方勢力形成一個品字形。看起來象是人類攜手對抗妖獸,又象是農家和妖獸要攻打兵家,墨霖緊張的分析著局勢,卻無法判斷走向。

“農家許植有禮了。”衣冠楚楚,打扮的看起來像是個讀書人的農家副家主許植衝著孫起道。不過他身後那些凶神惡煞,渾身血漬的部下和窮凶極惡的猛獸大軍卻顯示出來者不善。

孫起冷冷的道:“農家什麽時候和妖獸聯手了,難不成整天研究畜生,自己也變成畜生了?”

“你……”許植臉色一變,“孫起,你別把自己招惹的事情推諉個幹淨。隻要你把屠龍匕交出來,我們不但不會為難兵家,還會幫你們對付妖獸。”

妖獸群中頓時騷動起來,兵家的家主孫起和四長老中的三位都已經出現,若是再加上農家的精銳,妖獸雖然數量眾多,卻也難以占到便宜。

孫起卻道:“我說屠龍匕被人竊走了,你信不信?”

“你覺得我是三歲的孩子嗎?”許植怒道,“屠龍匕早不失竊晚不失竊,偏偏我們農家來取的晚上失竊,這小偷選的時間未免太巧了一點。”

“不信也沒關係。反正你們不請自來,還在百兵城裏殺人放火,我一個都不想饒過。”孫起的語氣之中帶著一種讓人不舒服的感覺,墨霖一直沒弄清楚那是什麽,直到此刻才驚覺那是彌漫在空氣中的殺機。

“難道他想大開殺戒嗎?”墨霖汗流浹背,就算不是孫起的敵人,他也感覺到死亡隨時都有可能降臨的恐怖。

那一直在孫起頭頂安靜的血紅巨龍隨著孫起情緒的變化,忽然吼叫起來。在龍身之中閃爍著紅光的龍血神槍劇烈的抖動起來,槍身的一片通紅之中有一道藍線,應該就是孫起用來操縱龍血神槍的靈能。

“孫起,你真當你能將這裏的人都殺光嗎?”許植怒喝道。

“不試試怎麽知道?”孫起的臉上浮起幽幽的藍光來,墨霖立刻感到身體像受到什麽重壓似的,呼吸都變得困難起來。

“好,既然如此,就讓我領教一下你的龍血神槍。我倒要看看兵家有什麽本事,敢和天下人為敵!”許植眼中寒光一閃,好像眸子燃起兩團橙色的火焰般。

兩大高手睥睨相對,其他人也不閑著,農家這邊的鷲長老,豹長老和狼霄三大高手對陣上兵家的令狐夜,蕭詰摩和厲九陽。內城的城門也趁亂打開,大批的兵家子弟衝出來,他們人數眾多,一半抵住農家,一邊嚴防妖獸,形成了兵家以一敵二的局麵。

蛇三清眼珠一轉,哈哈大笑道:“你們慢慢打,這件事情我們妖獸可不插手。我隻要一個人,立刻就走。”

說著,蛇三清一揮手,猛獁背上的影魔會意,身體忽然分裂開來,一化為五,徑直往內城裏撲去。

正和許植麵對的孫起冷哼一聲,頭頂上的血紅巨龍立刻一等眼睛,龍口張開,一道藍芒激射而出。

藍芒在空中爆炸開來,化為五道,徑直射向五個影魔。

龍血神槍的威力當然不是墨霖的微型機關弩能夠比擬的,影魔驚恐的發出吱吱的聲響想要躲避,可藍芒的速度實在太快,破空掃過,將影魔那無形的身體瞬間融化掉。

“孫起,你想要以一敵二嗎?”蛇三清咋呼著,可卻不敢現身,看來對孫起還是非常的忌憚。

果然孫起眉毛一挑,蛇三清就縮回了脖子。

“我數到三,如果百兵城裏再有一隻妖獸,我定會把它拆骨焚屍。”孫起冷笑一聲道。

“孫起,你太狂妄了!當年大沼澤一戰的時候你雖然還是個娃兒,可也沒忘記我們是怎麽打退你老爹的吧。”蛇三清叫道,“難道你想跟他一樣灰頭土臉嗎?”

它不說還好,此話一出,連遠在城樓上觀戰的墨霖都感覺到孫起臉色難看,他一招手,頭頂上的血紅巨龍咆哮一聲,猛地一頭紮進龍血神槍之中,隨即非常聽話的從天而降,回到他的手中。

“我改變主意了。今日百兵城裏,一個活口都不留。”孫起手中槍一蕩,空氣中嗡嗡做響,大地也抖動起來。

墨霖覺得腳下的磚石在發抖,忙拉著令狐紫跑下城去。

城門已經打開,他們悄然的出了城,找個了隱蔽的角落觀看著。在場數百人類和妖獸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孫起的身上,倒是沒有人注意到他們。

“孫起,你真的打算逆天而行嗎?七大世家的協議你不遵守嗎?”許植緊張起來,大聲的嗬斥道。

孫起臉上浮現出一絲的猙獰,墨霖遠遠看了,心底升起一股涼氣:這人難道是瘋了不成,他真的認為他可以一騎當千嗎?

“許植啊,你哥哥就永遠不會問這種愚蠢的問題。”孫起笑起來,笑聲聽在耳中,如同陰雨天的陰霾烏雲,讓人覺得壓抑非常。

“還有蛇三清啊,你會為你方才的話後悔的,不過我會派人把你的屍體送去大沼澤,給蛇九幽那個老不死的畜生看一看。”

蛇三清的半邊臉蒙著白布,看不到有什麽表情,不過聽到孫起的話,它哆嗦著往後一躲,大聲道:“猛獁,四巨獸,給我把兵家的都殺了!”

猛獁吼叫一聲,大踏步的向著孫起衝了上去,四巨獸也尾隨而上。兵家戰士們爆發一陣怒喝,無數神兵利器一起出鞘,和妖獸鬥在一處。

狼霄打個呼哨,手下的惡狼一擁而上,也和兵家的戰士們糾纏在了一起,局麵立刻變得混亂不堪。

猛獁狂暴無比,橫衝直撞,有個兵家的年輕戰士想要抵擋,可才靠近,就被猛獁的獠牙刺中,從前胸貫通,整個身體串在獠牙之上。

猛獁用力一甩頭,那可憐的年輕人的身體被甩脫出去,灑落漫天的血雨,重重的摔進妖獸群中。有貪吃的妖獸立刻撲上去,轉瞬間就把他啃的隻剩下一堆白骨。

孫起手中槍一橫,衝許植道:“你和這些畜生一起來吧。”

許植默然不語,手掌慢慢打開,從掌心裏擠出兩朵詭異的花朵來。那花朵盛開著,而花瓣上竟然布滿牙齒,正是農家植係裏最強守護植物之一的“食人花”。

猛獁又撞翻踩倒了幾個攔路的兵家戰士,衝到孫起的麵前,獠牙橫掃過來。

許植眼中精光一閃,兩朵食人花在掌心上微微的晃動著,探出四根長長的根須,等待孫起露出破綻。

眼看猛獁就要撞上孫起,一道人影閃過,劍光如瀾,唬的吃過虧的猛獁一個急停,大腳掀開無數路麵的青石板。

“家主,這個畜生我來對付。”出手的正是蕭詰摩,他背生雙翅,橫劍在天,擋下了猛獁。

“蕭詰摩,你的對手還有我!”狼霄狂笑一聲,飛身而出,他的上身不知何時**著,露出渾身密密麻麻的黑毛,看起來倒是和妖獸比比很像。

“無所謂。”蕭詰摩的白鶴神劍發出璀璨藍光,劍鋒揮舞,化作兩道波濤,一道激射向猛獁,另外一道則漫卷如潮,向狼霄衝擊而去。

孫起有蕭詰摩擋住猛獁,嘴角一挑,衝著許植道:“你失望了嗎?”

許植臉色低沉,手掌慢慢的探出,輕輕一抖,兩朵食人花落在地上。

食人花長著兩隻古怪的根須足,一落地就向孫起跑過去,它們跑過的地方步步生根,留下兩道綠色的痕跡來。

孫起紋絲不動,隻有龍血神槍上閃爍著微藍的光暈。墨霖覺得口唇有些發幹,他知道將要目睹的是一場大陸超級強者之間的戰鬥。

“花之利齒!”似乎是察覺到孫起要發動攻擊,許植終於忍耐不住。他雙掌翻動著,一道道肉眼可見的橙色靈能如同彈珠般從他的指尖射出,以極高的速度射向孫起。

而在他用靈能彈珠射擊孫起的同時,兩朵食人花也張開了花蕊,花瓣上的無數利齒帶給人的恐懼感甚至超過凶猛的野獸。而食人花的雙手雙腳四條根須忽然暴漲出去,化作八條套索,兜向孫起。

墨霖正目瞪口呆的看著,令狐紫忽然道:“小心。”說著腰間的青蛇已經翻卷著護在身前。

一隻惡狼嚎叫著撲過來,和青蛇鞭糾纏在一起。青蛇上鋒利的邊緣將狼的血肉撕裂開,可惡狼勇悍非常,雖然隻是片刻就鮮血淋漓,卻依然用利爪蕩開青蛇鞭,向墨霖衝上來。

墨霖也回過神來,顧不得再去觀看強者的對話,抽出陽刃來,趁著青蛇纏住惡狼的機會,一刀斜劈下去。

這一刀墨霖用真氣點亮了手臂上一條線的明點,也用上了腰力,剛猛十足的劈在惡狼的脖子上。

“噗”的一聲,狼頭飛了出去,狼血噴了墨霖滿身,發出一股濃濃的血腥味來。

“不好……”墨霖心中一凜,果然見數頭惡狼正往這邊飛快的靠近,不知它們是要為同伴報仇還是說聞到了血腥味。

“靠緊城牆。”令狐紫大聲道。

墨霖會意,和她一起後退,將後背緊緊的貼在城牆上,這樣他們就不用擔心被前後夾擊了。

衝上來的有四頭惡狼,而它們的身後竟然還跟來兩隻妖獸。墨霖低聲對令狐紫道:“中程你來騷擾,我來致命一擊。”

令狐紫點點頭,手中的青蛇鞭舞出一道密密麻麻的鞭網,真氣流蕩之間,在兩人身前構成一道難以突破的屏障。

惡狼剽悍凶殘,兩隻從正麵強攻,另外兩隻迂回到側翼,一左一右的撲上來。

令狐紫的鞭法得到父親的真傳,防守的密不透風,正麵兩隻惡狼才靠近鞭影,身上已經刷的多了七八道傷痕,有的深可見骨。

可惡狼卻如同不知道疼痛一般,雖然受了重傷,已經毫不退縮。它們用血肉之軀撞在青蛇鞭上,令狐紫的鞭陣頓時亂了。

墨霖趁這個機會出手了,陽刃上帶著淩厲的殺機,當頭一刀砍下,把一頭惡狼的 頭從中央劈成兩半。接下來墨霖好不拖泥帶水的抽刀扭身,一刀刺中另一頭狼的小腹,順手一劃,狼腹被整個剖開,內髒亂七八糟的掉了出來。

墨霖這兩下一氣嗬成,算是雷厲風行,他心中正有一點點的興奮,就聽令狐紫大叫起來。

“墨霖,小心!”令狐紫青蛇鞭一卷,將右側向墨霖撲過來的惡狼的脖子纏住,她腕上真氣狂湧而出,青蛇鞭越纏越緊,上麵的刀刃切進惡狼的脖子中,猛地一旋,將狼頭切了下來。

令狐紫幫助墨霖擋下了右邊的惡狼,可左邊那一頭速度卻更加快。在墨霖還未轉身的時候,一爪抓在了墨霖的背上。

狼爪非常鋒利,這一下勁力又足,狠狠的在墨霖的後背留下五道抓痕,頓時血肉模糊,鮮血直流。

墨霖忍住疼痛,一矮身避開惡狼的第二下攻擊,同時使出貓鼬撲擊中的一招來,腳上的明點點亮,腳尖上揚,狠狠的一腳踢出來,正中惡狼的下巴。

惡狼“嗷”的一聲,被墨霖這蓄足力氣的一腳踢的昏死過去,墨霖衝上去一刀刺在惡狼的脖子上,切斷了它的氣管。

“墨霖,你沒事吧?”看到墨霖受傷,令狐紫芳心大亂。

墨霖擺擺手道:“我沒事。”他口中說著,目光一直盯著兩隻似乎打算揀便宜的妖獸身上。

兩隻妖獸樣貌怪異,一個渾身長毛,手中抱著個巨大的石頭,另外一個是手臂一直拖到腳下的白猿。它們竊竊私語著,慢慢逼近而來。

“兩個小娃娃,見到我舉父,你們還不乖乖的放下武器,讓我吃掉嗎?”那長毛妖獸吐出血紅的長舌頭,口水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好不惡心。它雙臂似乎有無窮的力量,高高的將巨石舉起來,做事欲拋。

墨霖和令狐紫換了一個眼色,腳下明點亮起來,兩腳猛地在地上一蹬,飛身而出,陽刃如同一道烏黑的閃電,直刺舉父的胸口。

舉父還沒等反應過來,墨霖已經衝到近前,陽刃狠狠一戳,正刺進它的心窩。

墨霖手腕一轉,就將舉父的心給挖了出來,那心髒還在陽刃的刀鋒上跳動著。

舉父瞪大雙眼,似乎不敢相信,它垂死之際,大吼一聲,手中的大石砸落下來。

墨霖這一次可謂毫不留力,挖出舉父的心髒之後,根本沒可能躲開砸落的巨石。就在這時,翠綠色的鞭影一閃,令狐紫的青蛇鞭纏在墨霖的腰間,她手腕輕輕一抖,將墨霖給扯了回來。

“砰”巨石砸落,舉父也仰天而倒,墨霖和令狐紫的完美配合在瞬間就擊殺了這隻凶殘的妖獸。

一旁的白猿嚇的一激靈,退後兩步,大聲叫喚起來,隨即又有三隻妖獸衝了過來。此刻局麵混亂,兵家陷入寡不敵眾的境地,也根本沒人有暇來幫墨霖兩人。

“呼呼”白猿揮舞起長長的雙臂來,和令狐紫遠遠的對打起來,它的手臂堅硬如鐵,令狐紫青蛇上的鋒刃竟然傷不了它,好在令狐紫的鞭法精湛,白猿也占不到什麽便宜。

另外三隻怪物都是墨霖的老熟人了,怪蛇肥遺已經震碎了肉翅上的冰晶,帶著比比和水虎將墨霖圍了起來。它們的眼中目光閃爍,想要衝上來,卻又有點忌憚。

墨霖將陽刃橫在胸前,目光中殺氣凜然,他忽然覺得自己簡直就是為了戰鬥而生的。雖然背上流著血,疼痛鑽入骨髓,可他卻越發的興奮。

肥遺呼扇著翅膀,叫比比和水虎上前。可一貫勇悍的比比卻有點畏縮,它看到墨霖眼中的精光,腳下雖然在動,卻比蝸牛還慢。

水虎有些不耐煩,它猛地彈起來,怪叫著向墨霖撲來。

令狐紫剛要揮鞭去打,墨霖卻道:“讓我來!”

明點點亮,真氣在身體之中流暢著運行著,墨霖飛身而起,四肢都縮在軀幹旁。

水虎的利爪狠狠的抓過來,墨霖在空中一扭頭躲開,本來彎曲著的腿忽然彈起來,正中水虎的小腹。

“嗚嗷!”水虎慘叫著從空中摔下來,墨霖手中的陽刃脫手而出,黑芒一閃,將水虎射了個對穿,硬生生的釘在了地上。

肥遺和比比被墨霖這疾若迅雷的一擊給震住了,眼看著墨霖走到水虎的屍體旁將陽刃拔出來,卻都不敢上前。

墨霖拭去陽刃上的血跡,目光投向肥遺和比比,他身體之內的血似乎沸騰了起來,一種對戰鬥很熟悉的感覺充斥在墨霖的心中。

就在這時,一團奪目的紅光暴漲起來,整個天空瞬間就變成了血紅色一團。

“發生了什麽事情!”墨霖驚訝的回頭看去,就見孫起的那條血紅色巨龍在不遠處瘋狂的旋轉著,兩朵巨大無朋的食人花正瘋狂的用利齒和根須和它戰鬥,可食人花顯然不是巨龍的對手,轉瞬間就被粉碎成殘破的葉片。

方才還保持幾分風度的許植已經披頭散發狼狽不堪,他全身的皮膚都透出黯淡的金色,那正是農家的密輪修煉到極致的“金身”境界。

不過在孫起的龍血神槍麵前,許植的金身似乎不堪一擊,龍血神槍鋒銳無比,帶著巨龍的咆哮直刺而出,許植雙掌拍出,又祭出兩朵食人花來。

食人花見風就漲,轉眼間就已經有兩人多高,可被龍血神槍一衝,頓時煙消雲散。粉碎了食人花,龍血神槍繼續突刺,狠狠的紮進了許植的左肩下。

許植悶哼一聲,連連後退,一張臉變得蒼白如紙。

“死吧!”孫起大喝道。

許植見勢不好,張口吐出一顆種子來,蓬的一聲響,他的身體化作一道青煙,消失不見了。如果不是龍血神槍上還留有他的血跡,就似乎從來未曾存在過一般。

“你一個人逃了,其他人可就沒那麽好命了!”孫起似乎已經陷入了瘋狂的境地,雙眼綻放出湛藍的幽光,雙手一揮,龍血神槍衝天而起,化作血紅巨龍,猛地向地麵砸下來。

“小心!”令狐紫大叫一聲,一把將墨霖推倒。兩人才剛剛臥倒,就聽到耳邊震耳欲聾的巨響,大地猛烈的搖晃起來,簡直比流星墜落那一次更加的驚人。

震動足足持續了十秒鍾才算稍微停歇,墨霖的身上也不知道砸了多少的碎石和泥土。等他抬起頭來,這才發現以孫起為圓心的方圓百步之內再無一個站立著的人,無論是敵是友,此刻都摔在地上。

就連巨大的猛獁,也被孫起這一槍的威力震飛,巨大的身軀在地上拱來拱去,一時爬不起來。很多人灰頭土臉的爬起來,也有的癱軟在地上,不知死活。

“這就是龍血神槍的威力嗎?這就是家主級別高手的武道戰力嗎?”墨霖看的呆住了,這毀天滅地一般的強悍實力完全將他吸引住,就連有幾塊巨大的碎石就砸在身邊都渾然不覺。

直到這個時候,墨霖才算知道真正強者的能力,他們具有一騎當千,毀天滅地的力量。這是墨霖之前完全無法想象的世界。

“隻修煉一個穴輪就有如此大的威力,如果七脈輪全都修煉成功,打開和宇宙力量的通道,會是什麽樣子?”墨霖心緒難平,滿腦子都是這個念頭。

“我遲早有一天要打通三脈七輪,變成比他更強大的墨者!”墨霖雖然滿臉的灰土,到處是傷,和心中卻前所未有的堅強。從孫起的這一槍中,他看到了武道的巔峰力量,這讓他有了更強的動力和勇氣。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洪荒青蓮聖卷
4八神異界遊
5鬥神狂飆
6全係修真大法師...
7近戰召喚師
8魔法通行證
9逆龍道
10獸戰天下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