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46章 祖師收遮天帳(3)

  二人來到雪山。太子淨坐禪壇打坐,文殊變一鷹打雀去投太子。太子一見那雀,抱在懷中。鷹趕來,口出人言曰:“我打那雀,你救入懷中去,我今要吃你救他,肯舍肉與我吃麽?”太子曰:“汝饑,既要吃我之肉,此處無刀可割,你去采一枝利竹來,我自割肉與你吃。”鷹聞言飛去。又變一虎,趕一隻白兔而來,兔又來投生。太子一見,又救入禪壇,從而避之。虎又出人言曰:“你救他去,則我餓死,你不能兩全。”太子曰:“兔小不能救你之饑,汝可在下麵去,等我墮下與你吃。”虎聽罷下去等候。太子於禪壇中墮下,一霎時間天花蓋地,忽起金蓮,將太子接上西天,入見焰燈佛。參拜受記畢,與祖師相見。師曰:“煩師兄帶某下凡降妖,當有厚報。”太子曰:“貧僧初入西方,未有神通,安能助人?”焰燈佛曰:“祖師乃金闕化身,汝可同他下凡,收盡黑氣回來,入中天聽經未遲。”太子叩謝,同祖師下凡,見眾將畢。

  次日平明,祖師同太子於西方界中,喊殺連天,叫妖精早出納降。忽見①妖雲在道近前,內有一和尚出陣,號作鐵頭將軍。師曰:“觀汝光頭褊衣,項掛佛珠,必是天中之人,何故走下凡間,放黑氣於下界,遍害民生?”和尚曰:“我歸我處,你來尋我,非我尋你。”掄起鐵缽,望師便打,師持劍相迎。祖師戰妖不過,方欲近前,那妖一見,真氣一至,便走入鐵衲洞中。

  祖師驅動眾將,一直趕去,將洞門緊緊困住,眾將各用法寶打入洞中,俱不能傷他。太子將骷髏打動,那妖在洞中頭昏眼花,走出洞門,被李帥捉住,押見祖師。那妖不肯歸順。馬帥曰:“孽畜不順,鐵乃金之類,火能克金,某將火煉死這孽畜。”妖曰:“好耍好耍,與我淨煉些,我決不順汝。”眾將又曰:“既火不能燒他,鐵必懼泥,吩咐泥星化成一堆黃泥,火烈於內,將那和尚丟入其中。”那妖聽罷歎曰:“不能如此,我順我順。”祖師大悅,付火丹一丸與他食下,送太子回上天曹,去見焰燈佛聽經。玉旨到,封為猛烈鐵元帥,手執鐵棒,隨師行道不題。不知後來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祖師收得雷電神

  卻說祖師離了西路,又行一處,名石雷山,其山中藏有諸雷神,常常出現見人:五方雷公將軍,八方雲雷使者,五方雨雷使者,雷部總兵行雷。此山前有一長者,姓實名元,有二女,一個年有一十六歲,二個年方一十四歲,在家內吃飯。一日切冬瓜食,將冬瓜瓤中子丟在灶廚下溝內;雷使者於半空中看見,隻說是飯,便責那女子有罪,即時行雷公,打死那二個女子。雷公看時,不是飯,卻是冬瓜子,悔之不及,領見雷使,言明前事,使者曰:“事到今日,將錯就錯,我度你歸天公便了。你二人名是誰?”女子曰:“我名叫做朱佩娘,妹子朱孛娘。”雷使曰:“我今度你姐妹二人,將雷電鏡二麵,與你收管,號影刀娘。我要打人,你先放電光,照得明白,又將骷髏一個、扇一把與你朱孛娘,號做月孛娘,打動人不能行走。”二女子領命不題。

  卻說祖師至石雷山,隻聽雷霆之聲,電光閃閃。祖師向前用劍一指。大①褊(pian)——衣服飄揚貌。

  喝一聲,各雷使俱出。一見祖師俱跪倒在地。祖師問其故,眾雷使曰:“我等皆因兄弟不舍分離,玉帝命於此處受劫。”祖師曰:“你等順我否?”雷使曰:“某等兄弟身無可依,又聞祖師乃金闕化身,敢有不從?”祖師聞言大喜,曰:“你等既肯順吾,吾收汝等在部下為將。妝等兄弟不忍分離,春夏震南,秋冬震北,以得全汝兄弟之情。”眾雷使聞言大喜,拜謝歸順。祖師寫表奏知玉帝。玉旨到,封朱佩娘為雷部電母,朱孛娘為月孛天君。又於東北天界,請風伯師、雨伯師二人,帶風令雨令隨師行教。封雷公九天霹靂大將軍。祖師大悅。

  見中界黑氣俱盡,人民安樂,眾將入三十三天,朝玉帝,奏說前事。玉帝大悅,賜繡墩同坐。玉帝曰:“今幸黑氣收完,卿可帶眾將去守把南天寶德關。不可遲誤,恐有妖往下界擾亂。”祖師謝恩。五帝加封祖師為混元九天萬法教主玉虛師相玄天上帝、蕩魔天尊。上管三十六員天將,每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與眾將同遊下界,巡察善惡。賜金波天曹禦酒二杯,玉帝親送出殿。祖師謝恩而別,點齊部將上任,大設筵宴,賞勞三軍,把守天門,來受萬方香人,無量壽佛。

  禦封玄帝部將姓名於左,計開:萬法教主神功妙濟許真君,海瓊白真君,果嚴教主濟微傅教祖元君,洞玄教主辛真君,清微教主魏元君,混元教主路真君,都掌金輪如意趙元帥,關羽封為顯靈關元帥,龍興玉田黃封為苟畢二元帥,龜蛇封為水火二將,張健封盡忠張元帥,龐喬封混炁龐元帥,副應封為糾察副元帥,正一靈官馬元帥,朱彥夫封管打不信道朱元帥,催廬二將軍,李伏龍封先鋒李元帥,雨田封降妖辟邪雨元帥,鄧成、辛江、張安封為鄧、辛、張元帥,任無別、寧世誇封為二太保,劉俊封為玉府劉天君,雷瓊封為威靈瘟元帥,石成封為神雷石元帥,廣澤封為風輪周元帥,謝仕榮封火德謝元帥,商委、師曠封聰明二賢,康席封為仁聖廉元帥,高員封為降生高元帥,孟山封為酆都孟元帥,王鐵、高銅封為虎丘王、高二元帥,王誌封九州豁洛王元帥,雷公封為九天霹靂大將軍酆都章元帥,楊彪封為楊元帥,殷高封地司太歲殷元帥,鐵頭封為猛烈鐵元帥,朱佩娘封為雷部雷母,朱孛娘為月孛天君。

  祖師複下凡間救苦

  卻說武當山揚子江中,有水螺精、馬精、蝸精、篾纜精,眾精見祖師在凡間,不敢作亂。聞師上天,眾精於江中興波作浪,遍害客商,怨氣衝天。

  祖師在寶德關看見,心中大怒,言曰:“斬草除根。我下凡間四載,掃清黑氣。不想又有此四妖潛於江山。今見某上界,又在凡間作亂。古雲,‘斬草不除根,萌芽依舊發。’”即時作法,變出八十二般化身,取出一身,同眾帥把守寶德關,真身離了上界,直入武當救民。

  來到揚子江邊,祖師作法。指出三味真火,煉幹江水。眾精見水幹,滾上岸看時,卻是祖師於岸上手持七星劍作法,眾精一見便走。祖師趕上,殺未十合,眾精俱死。惟有蝸精、蔑纜精走了,不能捉得,又未知下落。祖師十分優悶,隻得回轉天曹,管理眾帥,把守天門。指一化身,複下凡間,於武當山鎮守二精,救濟萬民,若有官船過江有難,祖師披發持劍,現身半空中救之。江中五湖四海龍王,都來朝賀。官員客商,常常得救。塑祖師一個神像於武當山下,立一廟宇供養,祖師托百姓夜夢,又塑三十六員天將,手持降魔七墾劍,腳踏滕蛇,八卦龜。凡有官員人民行船過江,祖師常常現身救護,各各得救。到江邊過者,俱入廟中行香,香火不息。

  至入於我朝永樂爺爺三年,黃毛韃子反叛,我主大驚,點兵迎敵,大敗而走。正在危急之間,忽然半空現出一人手執寶劍,帶有三十六員大將,驅動風雷黃蜂等獸,當頭殺去。把黃毛韃子頭目答裏慶、答裏賀、高木兒、鄧甲虎盡皆殺死。永樂不知何神,得勝回朝。差使去上清宮請將張天師至殿。

  我王問曰:“朕與韃子交兵,一戰而敗。正在危急,忽見空中有一神,披發仗劍,白臉長須,帶有三十六員天將,內有龜蛇等相隨,自北殺來救朕性命,殺死韃子,朕今得回朝,欲報那神救朕之恩,未識何方之神,故此召卿來見朕,實為此事,卿必識之。”天師奏曰:“若披發有龜蛇者,非別神,乃是北方真祖上帝。”我主聞奏大喜,曰:“卿識是玄天上帝,香火今在何處?”

  天師曰:“其神自成正果,救濟萬民,遇災救災,逢難救難。行船有過者,皆得其救。各商原立有一廟宇,在武當山下。”我主曰:“百姓尚知報恩,朕之天下身命,俱得此神之力,安可忘之!卿既奏原有廟宇在武當,朕來日排駕親去武當行香,觀其神像,立廟報答。”傳下旨意,即統朝中文武天師,來至揚子江武當山。

  我主排駕入廟行香。見祖師相貌與我主前見相似,心中大喜。行香畢,回朝大宴眾文武。出下旨意,著金總兵督工,隆平候領夫匠三萬,去武當山建造金殿,塑祖師金身,起三十六殿,七十二宮。魯班下凡助工,不一年殿宮神像俱全,總兵、隆平候回朝,上造殿完表章。我主大悅,連升總兵三級,選天下有德的道士四十八員奉為道官。我主著天師去建七日十夜大醮,自去上香禮拜。隆平候出班奏曰:“陛下今已建立廟宇,塑師神像,無下感陛下之誠,但恐日後進香者多無錢糧供應,星官又缺食祿,非久計矣。乞我主大發慈悲之心,用何處錢糧賜舍,以成萬載之香火矣。”我主聞奏大喜,出下旨意,賜香燈田五百頃,麥米田百頃,但有倒損,盡皆修理,永享萬萬年香火。我主在武當正欲設宴群臣,忽報江中浮起一鍾,飄飄而來,我王傳旨,命武大抬進大殿,卻是七寶鑄成銅鍾,聲聞百裏。我主看見,即時大喜。即離了武當山,排駕同眾文武官員回朝。

  武當山祖師大顯威靈,逢難救難,遇危救危,四海風平波息,民感神恩。

  人家孝子順孫,求伊父母,無子求嗣者,無有不驗。名揚兩京一十三省,進香祈福者,不計其數。有虔心者,半空中自然飄飄然飛大紅緞,張掛於身上,名曰掛彩。天下萬民,不論男婦小兒,或有一步一拜者,紛紛然而來,口念無量壽佛。萬感萬應。至今二百餘載,香火如初,永受朝拜。天下太平。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