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45章 祖師收遮天帳(2)

  離了陳沙地,來到一地,名龍門寨,有一妖姓李名寨龍,作起妖法,把住祖師等去路。被朱元帥在前丟起五毒袋裝住,押見祖師。玉旨到,封作先鋒李元帥,手執銅錘,包巾勇字盔,相隨祖降邪。李帥謝恩,叩見祖師。祖師付火丹一丸與李帥食下。不知後來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祖師過太保山降邪

  卻說祖師離了龍門洞,又到紫清洞。有一妖姓副名應,把住去路。腰間有一法寶,名照魔鏡,若拋起一爍,人自然頭目昏花。祖師正同眾人前行,那副應當頭攔住去路,眾將各執器械捉他,副應一見,拋起照妖鏡,眾將忽覺頭目昏花。祖師大驚,親自殺出,妖又用鏡,祖師即將劍自南方一指,指出丙丁火煉其鏡,不能用,被祖師向前捉住,副應叩頭願降。祖師付火丹與副應食下,寫表奏帝。玉旨到,封為糾察副元帥,隨師降邪。

  ②禁獄、禁子——禁卒,舊時稱在牢獄中看守罪犯的人。

  祖師又行至一山,名叫太保山,山中有一十三個妖精作怪,號為十三太保。一年要本地人備十二個童男童女祭賽,害人無數。一名超文,二名吳卿,三名周旺,四名彭幹,五名範意,六名張申,七名李路,八名王禮,九名吳安,十名劉剛,十一名田能,十二名沈侑,十三名朱立。此十三人皆有神通。

  若遇天兵出戰,他隻要將手打自己之身,敵軍滿身疼痛,俱被捉獲。時逢五月初五日,眾太保相邀出遊,見祖師等至,攔住去路。眾將各見妖精,皆爭先殺出。那妖精隻用手自打自,眾將俱叫疼痛,龜蛇二將見打忙把祖師背起,馬元帥連忙來助祖師。祖師說曰:“我雖走脫,此妖必定速追,但不知是何妖精有些神通?”馬帥曰:“我想惟有三清真人方識其中之事。”祖師同馬帥即去至三清觀,拜見三清,備言其事。炒樂真人曰:“這妖非別物,其物生主,見在南北界為神,其人姓殷名高,請他去方降得那些妖精。”三清聽罷,即吩咐妙樂真人去南北界水火山見殷高不題。

  卻說殷高正在鎮守南北界水火山,見真人齎法旨到,連忙出接入,參見畢,真人曰:“金闕化身,為因下凡收黑氣,去到太保山,遇見一夥妖精,不能收伏,來投三清。三清法旨令汝前行助師,不可有違。”殷高聽罷,離了南北界,同師來到太保山、見黃旛、豹尾二人把住去路。殷高歎曰:“這孽畜我多時不用你,你就在此興妖作怪!”高殷即時作法,將殺氣吐出,遍地金光,現出太歲真形,三麵四手。那二妖不能走動,露出真形,卻是槍裏兩把豹尾。殷高取了,同祖師來到太保寨,正見十三太保。殷高出戰,與十三太保大殺一陣。殷高大敗,回見祖師。祖師憂悶,殷高曰:“祖師不必憂悶,某雖不勝他,我有師父撒真人,現住南天洞。我去見我師父,若得他來,必能降伏此妖。”祖師曰:“汝既有令師,火速前去求救。”言罷,殷高別了祖師,直至南天洞玄教宮,見撒真人。真人正坐,殷高參見拜罷。撒真人曰:“弟子慌慌忙忙,來此為何?”殷高將太保之事說了一遍。真人曰:“真武是金闕化身,吾與你同去助他,若他人則不可行。”真人言罷,收拾法寶同殷高來見祖師。祖師相見大喜。

  次日平明,殷高同真人出陣,喊殺連天,那一十三人亦披掛出陣,與殷高大戰。正要行法捉殷高,被撒真人將法寶水含中中一噴,取出白紅二索,丟起半空,把那十三太保盡串作一串,露出真形,卻是十三個骷髏骨。撒真人於骨中每一個人火丹一丸,吩咐殷高:“頭戴一個骷髏,項掛十二個骷髏,你可同師行道。”殷高領命,祖師拜謝。撒真人別了祖師,駕雲而去。奏知玉帝,玉旨到,封殷高為地司統殺太歲,至德尊神光武上將殷元帥,掌管天下諸神殺。殷高謝恩,同師而行不題。不知後來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祖師河南收王惡卻說有個薩真人,名首堅,行醫救民。一日來至河南,見一廟,名叫做都管廟。廟神姓王名惡,每年六月六日,要地方人民備羊十牽,牛十牽、豬十隻,酒十壇祭賽。如無,行瘟害民。地方人民排作會首者,一樣家貧,俱典妻賣子賣女,十分可憐。真人知此事,放一把火將廟燒了。王惡見真人神光出現,不敢抵敵逃去。薩真人燒了廟,往徽州去。王惡叫小妖行瘟,可憐一村百姓,十家人煙九家病,夜間托百姓夢,叫百姓造廟還他,如若不造還他,他放火燒人房屋。百姓晝夜惶惶。一日,王惡出遊,見一家姓孫名壽,有一女年方一十八歲,十分美貌,於夜間變一後生去迷那女子。那女子名千金,被迷一月有餘,不似人形。家下大小十分憂悶。

  一日祖師來到河南,入孫家投宿,見孫壽悶悶不悅。祖師曰:“我等師徒是出家人,來此投宿一宵,明日便行。長者為何不悅?”孫壽曰:“非師父等借歇,我不歡喜。舍下有一事掛心,故此不悅。”師問曰:“何事?”

  孫壽曰:“吾有一女,年方十八,不知被甚鬼迷了,夜夜來此,道他有神通,故此憂悶。”祖師聞言大怒,謂孫壽曰:“貧僧當與長者捉此妖,以報長者。”

  言未了,忽強風一起,半空中現出一人,身長九尺,麵如黑鐵,手掄金鞭。

  孫壽曰:“正是此人。”祖師聞言,即令馬元帥與他交戰。華光領命,手持主槍,走上雲端大罵曰:“你這潑妖快下馬納降,與我押上天曹便罷,半言下肯,少刻一命難存。”王惡大怒,掄鞭便打。二人在半空戰上三百餘合,未分勝敗。王惡現出神通,將金鞭丟起,千千萬萬金鞭墮下。馬元帥亦將金磚丟起。二人又戰上有五十合,不分勝敗。祖師拔出寶劍來助戰。王惡力怯不能抵敵,收了金鞭,大敗而走。華光放出火車、火鴉、火丹,從後追趕。

  祖師將劍一指,那妖化一道金光而走。

  走到徽州府,又遇薩真人在此行法。看見王惡,心中大怒。言曰:“這妖精又在此來!”真人手持令牌,念動咒語,那妖不能走脫,被薩真人捉住。

  著一天將押去見祖師。天將押王惡見祖師,言曰:“本宮知化身來此收黑氣,故收此將來順祖師。”祖師大喜,付火丹與王惡食下,寫表奏知玉帝。玉旨到封為豁洛王元帥,賜金牌一麵,上寫“赤心忠良”四字,遵從法令,隨師行教。王惡謝恩。祖師曰:“汝性最剛,既為好人,倘前心不改,安能受得赤心忠良四字,心有不足之處,玉帝問罪,後日悔之晚矣。”王大笑曰:“大丈夫一言可以興邦,知過必改,便為好人;安有不便之處,小將蒙帥父收留,自今以後,我不受錢,不容情,有人行吾法者,吾當保護其身,有索人錢者,吾就打死他。”祖師笑曰:“你言雖是,亦要慈悲為本。”王帥唯唯領命。

  祖師與眾臣言曰:“某日離天曹下凡,今經三十餘載,四方黑氣可以收盡。某夜來細觀,惟有西方尚有妖雲不散。”叫朱帥吩咐曰:“更有西方妖雲不散,汝可用五毒袋去收盡而回。”朱帥得令前行,去到西方,丟起五毒袋,不能收那黑氣。回見祖師說前事。師自又同眾將齊去,各用法寶丟起,其氣更衝。祖師曰:“似此如之奈何!待我去問師父妙樂天尊,再作道理。”

  說罷,去見妙樂天尊。天尊曰:“汝來此為何?”祖師曰:“弟子下凡收氣,今已將盡,惟西方尚有一朵黑氣不散,弟子師徒不能收得,故來投師父指示。”

  天尊曰:“那黑氣乃是妖星,今在釋教天中。不能得出,故此難收。若得一成道佛子相助,方可收得。”祖師曰:“哪有佛子?”天尊曰:“此去雪山有一太子,虔心修行,乃是楚王之子,今已成功。你可先去見焰燈佛受記,為釋教弟子。後托焰燈佛去接那雪山太子來。那時方可收釋教天中黑氣。”

  祖師拜謝,別了天尊下凡,吩咐鄧帥眾等在凡間地方等待,自同馬帥也住西方去參拜焰燈佛。

  焰燈佛一見祖師、馬元帥,即問曰:“玄天是無量拜佛,馬元帥乃是妙吉向如來佛在西天極樂世界,來此為何?”祖師曰:“弟子神通微細,敬來參拜尊師。”焰燈佛曰:“汝是妙樂天尊弟子,又是金闕化身,何必拜貧僧為師?”祖師曰:“要歸正果,當習五十三參之道。”焰燈佛受拜畢,笑曰:①“弟子汝來意下拜,不知汝為西方星之氣,故來拜我。此事要我接雪山太①(ai)——同“愛”。

  子來,便能除卻此氣。”焰燈佛即令文殊、普賢前去接太子。文殊、普賢曰:“他乃是凡夫修行,未知功成如何,安可輕易接他?”佛笑曰:“妝二人既然不信,將變一物試之便見。”二人領命而行。文殊變鷹去,普賢變雀去。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