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22章 猴王得仙賜姓(4)

  菩薩叫徒弟:“此河取經人如何過得?”言未畢,河中潑喇一聲,跳出一個妖魔,十分醜惡,手執一根寶杖,上岸與惠岸大戰。兩下架住棍棒,那妖問:“你是那裏和尚?”木吒道:“我是觀音菩薩徒弟惠岸行者,同師父往東土。”妖問:“敢是南海紫竹林中的麽?”木吒道:“是也。”妖連忙拋下寶杖跪向前來,道:“菩薩饒命。我不是妖,我是靈霄殿前卷簾將軍,隻因失手擊破琉璃盞,玉帝責貶在此,饑寒難忍,二三日出水尋個生人食用。

  不覺今日撞了菩薩。”菩薩道:“你既得罪玉帝,又傷生人,罪惡難逃。何不收心向善,待我尋取經人到,你跟他同到兩天,拜見如來,將功免罪,複你本職。”妖道:“我願歸正,隻恐取經人不來,即來亦恐難過此水。”菩薩道:“怎麽難過?”妖道:“此水毫芥不負,隻有前日幾個取經人被我吃了,骷髏浮在水麵不沉,我視為異物,將索兒穿在一處戲耍。”菩薩道:“你可將骷髏穿掛在此,等取經人到,自有用處。我今替你取過法名,以沙為姓,叫做沙悟淨,在此專等取經人到。”

  兩人別了,行不多路,又一高山,有惡氣遮漫。不覺一陣狂風,閃出一個豬妖精,又甚凶險,長嘴獠牙,執著鐵釘鈀,近前就當菩薩一鈀。木吒擋住,道:“這妖休得無理,犯了菩薩,決不輕饒。”妖問:“是那個菩薩?”

  木吒道:“南海觀音菩薩。”嚇得那妖磕頭高叫“恕罪”。菩薩道:“你是何方豬妖?”妖曰:“我是天宮天蓬元帥,隻因帶酒戲弄嫦娥,被玉帝責在豬胎出世,今在此山吃人度日,不覺衝撞菩薩,望乞恕罪。”菩薩道:“你既犯罪,又複為惡,罪難活贖。”妖言:“我願歸正,隻無人指教。”菩薩雲:“你肯向善,我替你取過法名,叫做豬悟能,在此持齋把素,待我往東土尋取經人來,你可跟他去西天見佛,管你複轉原職。”妖怪叩謝。

  菩薩去此前行,隻見空中有一條玉龍叫喚。觀音問曰:“你是何龍,在此受罪?”龍道:“我是西海龍王敖閏之子,因縱火燒了殿上明珠,懺犯了玉皇,吊在此間受罪。望菩薩搭救!”菩薩聞言,即轉玉帝雲:“貧僧往東上尋取經人,路遇孽龍犯罪。啟陛下饒他罪,賜與貧僧做個腳力。”玉帝悉依聽奏,菩薩謝恩,把龍送在深澗之中,吩咐他:“等取經人到,變做白馬①倏(shū)忽——忽然,很快地。

  ②孟秋——農曆秋季第一個月。

  ③望H——農曆每月的十五。

  去上西方,有功許你複職。”

  言罷,師徒行不多路,隻見金光萬道,瑞氣千條。木吒道:“師父,前往放光的是五行山,壓倒齊天大聖在那裏。上有壓帖,乃是唵嘛呢叭呢吽六字。”師徒到山下尋看,隻見大聖睜開火眼金睛。菩薩道:“姓孫的,我領佛旨往東土,在此經過,特留殘步看你。”大聖道:“承蒙看顧,我被如來佛哄壓在此五百餘年,望菩薩方便一二,救我老孫一救!”菩薩道,“你這生事人,我怕放你。”大聖道:“我已知悔了,願發慈悲,指條活路,放我修行。”菩薩聞言心喜,道:“我往東土大唐國尋取經人,教他救你,可與他同在西天,入我佛門。”大聖道:“願去,願去。”菩薩道:“你既向善,須要取個法名。”大聖道:“我已有法名,叫做孫悟空。”菩薩道:“我前收二人歸降,也是悟字排行,你叫悟空,甚好,甚好。”言罷,與惠岸離了此處。

  不日到長安大唐國,師徒變做遊僧入城。天晚轉入城隍廟中。諸神唬得驚慌,皆來迎接。菩薩道:“我到此尋訪取經人,到你廟中權住幾日,汝神各就本壇,休得漏出消息。”師徒遁隱真形,不知何日尋得取經人。

  堪笑妖猴不奉公,當年妄作逞英雄。

  欺心攪亂蟠桃會,大膽橫行兜率宮。

  十萬軍中無敵手,九重天上有威風。

  自遭佛祖如來困,何日舒神再顯功。

  魏征夢斬老龍此表大唐太宗文皇帝登基,改元十二年,歲在已巳不題。卻說長安城外,涇河岸邊,有個漁戶,名喚張稍,每日提魚街頭貨賣,沽飲而歸。路逢椎子名李定,問道:“張稍哥,這幾日生產如何?”張稍道:“這幾日生意好。

  我因得長安城裏西門街上有一個賣卜的先生,我每送他一尾金色鯉魚,他便與我卜課,百下百著。今日我又去買卦,教我在涇河灣頭邊下網,西邊拖釣,定獲滿載而歸。明日提魚入城,賣錢沽酒,相請老兄坐敘。”二人從此別去。

  正是路上說話,草裏有人。原來涇河水府有一個巡海的夜叉,聽見說百下百著之言,急轉水晶宮,詳以上項事回奏龍王。龍王聽得甚怒,就要仗劍上長安,誅滅那賣卜的。台前水臣奏道:“大王若去,必有雲從雨助,恐驚①黎庶,得罪上界。莫若變個秀才,訪問真假,然後差人誅滅不遲。”老龍聽了,遂搖身一變,變做一秀士,徑至賣卜先生處。見招牌上寫“神卦先生袁守誠”。龍王見牌,複問人曰:“這賣卜的是誰家人?”眾人道:“是當朝欽天監台正袁天罡的叔父,袁守誠是也。”龍王聽訖,入門與先生見畢。先生問曰:“公來問何事?”龍王曰:“請卜天上晴雨?”先生隨卜一課,斷曰:雲送山頂,霧罩林稍。若占雨降,準在明朝。

  龍王曰:“明日甚時下雨,雨有多少尺寸?”先生道:“明日辰時布雲,巳時發雷,午時下雨,未時雨足,共得三尺二寸零四十八點。”龍王道:“此言不可戲。如明日有雨,依你斷的時辰數目,我謝課金五十兩,若無雨,或不按時辰數目,我與你實說,定要打壞你的門麵,扯去你招牌,趕出長安,①黎庶——黎民百姓。

  不許在此惑眾。”先生欣然答道:“這個一定。”兩別。

  龍王回宮,與眾水臣談話未訖,隻聽得半空中叫涇河龍王接旨。龍王一看,隻見一個金衣力士,手棒玉旨來到。即整衣焚香接旨,力士回空而去。

  龍王看旨,見時辰雨數與那先生判斷者毫發不差。龍王唬得毛骨竦然,對水臣言曰:“世上有此靈人卻不輸與他去?”水臣道:“行雨悉自大王,明日差過時辰,克減點數,就是他斷卦不準,把他趕出長安,有何不可也?”龍王依臣所奏。次日,巳時方布雲,午時發雷,未時下雨,申時雨止,卻隻下三尺零四十點,改了個時辰,克了三寸八點。

  龍王又按落雲頭,仍變做白衣秀士,到袁守誠卦鋪,把招牌扯碎,便罵:“這妖人惑眾,卜課不靈,說個日下雨的時辰點數,俱不對。你急出長安城,饒你死罪!”守誠全然不動,仰天大笑:“我無死罪。你說我不認得你?你是涇河老龍,今日下雨克減點數,改過時辰,犯了天條,難免一刀,你還在此罵我?”龍王聽說,心驚膽戰,慌忙跪下,道:“先生休怪,我前言戲之耳,不覺有犯天條,望先生救我一救!”守誠道:“我救不得你,我指你一條活路。你明日午時三刻,天曹命魏征處斬;魏征乃唐太宗臣,你去哀告唐太宗救你,方保無事。”龍王聞言,含淚拜謝而去。

  是夜,龍王三更時候,去到皇宮門首。太宗正夢出宮,忽見龍王變作人相,跪倒在前,高叫:“陛下救命!我乃涇河老龍,有犯天條,該魏征處斬,望陛下救我。”太宗道,“既要魏征處斬,朕可救你。”龍王聞言,叩謝而去。

  卻說太宗夢醒,念念在心,早晨歸朝,兩班文武皆齊,惟魏征未到。太宗即著當駕官齎旨,詔宣魏征。那時魏征欲進朝,忽見仙吏捧玉旨一道,著他午時三刻,夢中斬龍。魏征才謝天恩,又見聖旨來宣,隻得入朝。太宗見魏征到,令眾臣退,宣魏征入後殿,令宮人取棋盤,君臣對弈。未審勝負如何,且聽下文分解。詩曰:守誠卜課徹天機,龍王拙計自招非;唐王受托相保救,故召魏征對弈棋。

  唐太宗陰司脫罪卻說太宗與魏征弈棋,正當午時三刻,魏征忽然睡著,太宗亦未呼喚。

  霎時魏征醒來,俯伏在地道:“臣卻才暈困,望陛下赦罪。”太宗道:“寡人不罪。”言未畢,隻見秦叔寶等拿得一個龍頭,擲在帝前。太宗問:“此是何物也?”叔寶道:“十字街頭落下一個龍頭,微臣不敢不奏。”唐王啟問魏征。魏征叩頭道:“此是涇河老龍,有犯天條,被天兵綁在斬龍台上。

  玉旨詔臣處斬,故臣卻才一夢斬之,因此頭落虛空。”太宗聞言甚恐,勉強令叔寶將龍頭懸掛市肆諭眾。於是群臣皆退,一時憂悶回宮,身體稍覺不安,是夜二更時分,蒙朧睡著,隻見龍王高叫:“太宗,還我命來!”扭住下放,得觀音菩薩喝開,那龍王徑去陰司具告不題。

  卻說太宗醒來,汗流遍體,口叫“有鬼”。驚得官人太監一夜無眠。不覺天明,百官進朝,不見太宗坐殿,隻聞太後召醫官入宮,方知太宗有疾。

  三五日後,眾臣等醫官出宮,問是何疾。醫官道:“聖上脈已出科,疾恐不①諱。”眾巨大恐。忽聞太後有旨,宣徐茂公、鄂國公、護國公。三公奉旨,人宮禮畢。太宗道:“朕寢門外入夜就有鬼魅呼號,朕甚恐懼。”叔寶道:“陛下寬心,今晚臣與敬德把守宮門,看有甚麽鬼崇?”是夜二人披掛在門,太宗安寢無事。守過幾晚,太宗不忍二將辛苦,命畫工寫出二將形容,貼在門上,夜間亦安妥無事。過一二日,又在後門乒乒乓乓磚瓦亂響,後圖魂征真形在後門,前後雖保無事,身體漸重,命至將革。魏征奏道:“臣有一事,可保陛下長生。”太宗道:“病至如此,怎麽保得?“魏征道:“臣有友人崔玨現任酆都判官,夢中常與臣相會。臣修得有書,進與陛下,帶到陰司,將書付與他,必放陛下回陽。”

  太宗接書在袖,遂瞑目而亡,魂靈去至幽府。行至草野之間,見一官跪於路旁,口稱:“陛下,赦臣未及遠迎之罪。”太宗問曰:“你是何人?”

  那人道:“微臣姓崔名玨,存日與陛下丞相魏征舊好。”太宗聞言,大喜道:“有勞先生遠迎。朕駕前魏征有書相拜。”太宗付書,崔玨開看,知是求加壽。崔玨道:“陛下寬心,微臣管取送陛下還陽。”道未了,十殿閻羅皆來迎接。太宗相見禮畢,分賓主坐下。秦廣王拱手言曰:“涇河老龍告陛下許救而反手之,何也?”太宗曰:“朕夢老龍求救,實允他無事。來日朕宣魏征弈棋,不覺他一夢斬之,此是人曹出沒神機,那老龍犯罪該死,非朕之過也。”十王聞言,命崔判官取生死薄來,判官急轉司房,先把簿一看,見太宗注定貞觀一十三年該死,被崔玨將濃墨一筆,把一字上添了兩畫,遂將生死簿呈上。十王從頭一看,見太宗名下,注定三十三年。十王道:陛下已畢一十三年,還有二十年陽壽,請反本還陽。”太宗聽得,躬身稱謝。十王差崔判官、朱太尉送太宗還魂。太宗又問宮中老少安否。十王道:“俱安。但禦妹壽似不久。”太宗於是再拜啟謝道:“轉陽世無物可酬,謹以瓜果相奉。”

  太宗別十王,那太尉執引魂幡在前,崔玨隨駕在後。太宗舉目一看,不是舊路,問曰:“路差矣!”判官言:“不差,陰司有來路無去路,今要在轉輪殿出身。”太宗一路遂跟他行走,過了陰山等一十八層地獄,又過奈河橋,卻到枉死城,隻見一夥無頭無頸的鬼攔路。太宗嚇得慌張,口叫:“崔先生如何?”判官道:“不防。那是六十四處煙塵,七十二處草寇,盡是枉死的。陛下把些錢鈔與他,方過得。”太宗道:“寡人空身,實沒有錢鈔。”

  判官道:“那河南開封府,有一人姓相名良,他有一十三庫金銀在此。陛下可立文約,與他借過,回轉陽世還他。”太宗聞言,就立字借過金銀一庫,判官與他給散。道:“陛下轉陽世,再做水陸大會,超度這夥孤魂。”於是眾鬼散去。判官令太尉搖動引魂幡,過了枉死城。不知從何出身,且看下文分解。詩曰:魏征夢中斬龍王,太宗未得救其殃;老龍不忿陰司告,唐王一旦命申亡。

  幸得判官崔玨救,複增陽壽放還鄉;路逢怨鬼相阻絕,廣借金銀買命長。

  ①疾恐不諱——言病得很重。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