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12章 靈耀大鬧瓊花會(3)

  卻說那天曹玉皇上帝,說華光反了中界,恐後有患,又招軍買馬要捉華光。不知後來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華光在蕭家莊投胎卻說華光天王遍遊天下,來到朝真山洪玉寺,便去參拜佛前火炎王光佛。

  參拜禮畢,火炎王光佛問華光曰:“弟子,你這兩年不來,往何方棲身?”

  華光即將收千裏眼、順風耳,國王立廟事說了一遍。光佛曰:“此處棲身不定了,目今上帝要起兵來捉你。”華光曰:“若再起兵來,如何是好,望師父指引弟子去路。倘能躲得,久不敢忘師父。”光佛曰:“若得一人好安處,將身投胎就不妨。”華光曰:“於今聞千田國王立廟之後,受萬民香煙,如何好便去投胎?”光佛曰:“你今要躲難,此事亦自有說。”華光對師父曰:“弟子去時要如何去?”光佛曰:“當日如來賜你五通,不如都去投胎,總作一胞胎,為個肉球樣,待母分娩出來。”華光曰:“凡人哪曉肉球裏麵之事,必說是鬼胎不肯割開。若將來害了,如何了得?”師父曰:”你放心前去,我隨後就來救你。”華光蒙師父指教。隻得化五通金光,飄飄蕩蕩,隨風飛舞,來到南京徽州府婺源縣蕭家莊。華光在雲頭看蕭家人自言自語,說安人①建醮(jiào)——設壇祭禱。

  ②安人——六品官之妻的封號。

  懷胎二十個月,未見分娩。華光在雲頭自思:“不若就投此處脫胎去吧,”

  三更時分,便入蕭安人寢所。五通共化成一網白米,滾入安人胎中。

  安人醒來,便覺腹痛,叫醒蕭長者,蕭長者起來,即備香燭當天禱告,乞早降生一男子,接續香煙。禱畢,侍女出報長者曰:“安人分娩了。”長者問曰:“是男是女?”侍女曰:“不是男女,乃是一個牛肚樣。”長者大驚,自入看時,果是一個牛頭肚樣。長者大怒,便令家童:“扛出去,丟在河內,勿與外人知之,被人恥笑。”一個家童領命,即把那牛肚抬去河邊,丟在河內。那牛肚一滾上岸,家童大驚。又丟去河內,那牛肚又一滾上來。

  如此數次,眾家童驚得慌忙回報長者說。“那牛肚丟下水去,又滾上來,如此數次,無奈他何?”長者曰:“如此可埋地裏。依然抬轉,埋去後門也罷了,不可令人曉得。”說罷,家童即去抬回家來,長者悶悶不悅。

  卻說火炎王光佛變作一僧,入蕭長者家去化緣,長者在堂上,和尚向長者跟前合掌打個問訊。長者回禮曰:“長老光臨,有何見諭?”和尚曰:“特來化緣。”長者曰:“我有事幹,約你明日來也罷。”和尚曰:“長者平日是好善的人,貧僧今日來到貴府化緣,為何見推?”長者曰:“非老夫往日好善,今日見推不舍,我不說你不知。老夫平日齋戒好施,年至四十無兒,今年幸得房下有孕,懷胎二十個月,今日分娩,老夫不勝之喜,看時卻是一牛肚樣,老夫命家童抬去河邊,丟在河內。家童丟下去,滾起來,丟下去,又滾起來,家童無奈他何,就回報於我,我恐外人知之,叫家童依然抬回家來,待夜間埋在後門。有此物件於心,故許長老說明日來。不然我就舍,豈有見卻。”和尚聽罷,即賀喜曰:“此物不叫牛肚樣,乃一肉球。”長者曰:“果是肉球,要他何用?”和尚曰:“長者年四十無子,今日連有五位貴子。”

  長者曰:“一個不見,哪有五個在何處?”和尚曰:“此肉球內有五個孩子。”

  長者不信。和尚曰:“你若不信,我即將戒刀剖開你看。”和尚說罷,即將肉球剖開,裏麵果有五個孩子。長者大驚。和尚曰:”不必驚恐,乃是五尊菩薩,他日成功上天,長者定然有份。此報長者布施之念。”如此,長者大①悅。和尚曰:“今日乃是九月念八日,是他兄弟五人生辰,我不免就代五位令郎,各取一名。”長者曰:“如此多感盛情。”

  於是和尚即代大的取名叫做蕭顯聰,次名顯明,三名顯正,四名顯誌,五名顯德。取名畢,曰:“五位賢郎髒腑凡人不同。”長者曰:“有何不同?”

  和尚曰:“凡人髒腑是皮肉的,令郎髒腑各有一樣,內乃是金輪髒、銀輪髒、銅輪髒、鐵輪髒、華光髒,有此辯別。”長者曰:“今日生他下來,他要如何?”長老曰:“三日便能言語,長成日,必有四位拜辭先去修行,有一位常在家,要隨他而行。”長者聽罷大悅,留和尚用午膳。和尚曰:“貧僧有一事要速去,不敢相擾,容日再拜。”長者即送和尚分別而去。蕭長者即同五個孩兒,入寢室去見母。母曰:“你五兄弟作一胞胎,我又生一個女兒。”

  華光曰:“隻有我兄弟五人,何又有妹子?”母曰:“你若不信,現在後壁。”

  那女子即出相見。華光忖曰:“必是前那朵瓊花又來投胎。”稟母曰:“妹子取名叫做瓊娘。”母曰:“可。”長者曰;“今日有你兄妹六人,可同出堂開筵作樂,以會諸親。”四個兒子稟母曰:“華光同妹子在此伏侍父母,不才四人先辭父母,要去修行,候功行緣滿,迎請老母同往西方見佛。”父母曰:“既如此,我亦不留。你兄弟可要孝順,免我掛念。”囑罷,四子即①念——廿的大寫體。念八,廿八。

  辭父母而去。隻有華光同妹子在家看待父母。長者不勝之喜,請客排宴不題。

  卻說吉芝陀聖母,自從生下華光兄妹六人,比從前更厲害十分,整日在蕭家莊吃人。但有田戶來往完租並各項來往的,三吃五吃,吃時俱選後生精壯者。每日如此,有一日,龍瑞王正駕祥雲,要朝山恭禮法主,在雲頭看見吉芝陀聖母在蕭家莊吃人,怒曰:“這孽畜居心不改,今又在凡間蕭家莊吃人,萬民受害。今我不免變作一個方僧,在他家去化緣,那孽畜必然要起心吃我,那時便變出本相,就把那孽畜拿去,打入酆都,除卻這害,有何不可。”

  說罷,離下雲端,即變做一個方僧,行了一裏,入了蕭家莊,敲動木魚叫化緣。門上看門家童報入後堂,後堂蕭安人正坐之時,家童回稟曰:“門首有一個和尚,來問我家化緣。”安人心中大喜,便思量把那和尚來吃。即吩咐家童,可請那和尚進來。家童領命,出來與和尚說知。和尚即同家童入見安人。近前深深打了個問訊。安人回禮畢,即叫家童去排齋筵,不題。家童去了,那安人側身一睹,見那和尚一表人物,便要動手吃那和尚。和尚見安人起不良之心,即便顯起神通,變出本相,走向前一把扯住。那安人回避不及,就被那和尚捉上雲端,解入酆都去。瑞王顯出神通,用遮鏡遮了千裏眼,與他看不見千裏事,又用鐵寶丸二個塞住順風耳,不能聽千裏之事。龍瑞王安排定了,依然回轉禪壇不題。

  卻說家童備齋出來,不見安人,又不見和尚。當日長者不在家,有瓊娘出問其事。家童將化緣事說了一遍。瓊娘自思,想必是和尚拿去。便大哭要出門行路,跟尋母親。沿途而哭,不見母親。左衝右撞,叫苦連天,哭哭啼啼,若慈鳥失母之狀,令人聞之慘然。來到一處,乃是西鄉村。張一郎派到今年乃是個社頭,又有一名李進為社長,二人乃是個會首。此處有一烏龍大①王,遞年要辦童男童女祭賽,方才村中一年無事,若無童男童女祭賽,一年不得平靜,自然起瘟出瘴。若辦那童男童女去祭之時,燒了紙,祭主走開,那烏龍大王自出,受那童男童女去。二人派著是會首,沒得一個人去,怎生是好。正說之間,忽見一女子哭哭啼啼而來,高聲叫苦,要尋母親。二社長一見,便起殺人心,口中不說,心中思量,便問曰:“你母是那一家出身的?”

  女兒曰:“我母乃姓範,我自幼未出閨庭,不知外婆家住在何處。我母親因今早見一和尚來我家化緣,我母親叫備齋,家童備齋來前,那和尚將我母拿出門外,我即趕出跟隨,並不見蹤跡。敢問列位長官見否?”一社長曰:“你姓什名誰?”瓊娘曰:“奴家乃是前村蕭家莊蕭長者女兒,名喚瓊娘。”二社長又問曰:“你令尊到何處去?”瓊娘曰:“爹爹出門尚未回莊。”二人即附耳商議,詐言曰:“你若是前村蕭永富長者令愛,你那是我外孫女。不敢相瞞,我是你外公;那一個是我弟郎,你該叫他叔翁。你如今不必啼哭,你母被那賊禿拿到此過,不想剛剛被我兩兄弟撞見,那賊禿被我二人打走去了,你娘救得在我家裏,你既是我外孫女,我即同你會見你母。”瓊娘不知二人是假,隻說是真,聽二人哄,便隨二人而行。二人領到家中,囚在空房內。二人大喜,商議停當:“你得一童女了,如今再去尋一個童男,社日①好祭。”二人商議不題,瓊娘被二社長哄至家來,囚在屋內,心中思想,不見母親,又自不得回家,終日放聲大哭不題。

  卻說華光在半空中,打聽天曹消息,駕雲欲回,忽然聽見號哭之聲。立①遞年——遞,依次更替。連年的意思。

  ①社日——祭土神的日子。

  住雲腳,細聽卻好似妹子哭聲,驚慌下來一看,果是妹子瓊娘。近前問妹子曰:“你因何到此?”瓊娘曰:“哥哥正不得你回來。母親因前日有一和尚到俺家化緣,母親被他拿出門來。一時間隻顧尋母,慌慌忙忙,步走錯路,被此處二人,將我哄到此間,囚禁在此,不知何意。哥哥可救我回家,去尋母親!”華光聽罷,言曰:“我且先送你回去,待我變做你,看那二人回來,如何生意,然後再去尋母親。”華光駕祥雲,送瓊娘回家。自搖身一變,變作瓊娘。那二社長回來,心中憂悶,言曰:“童女已有了,沒有一個童男,明日又是社了,怎生是好?”李進曰:“童男何處討得?你又沒兒子,我又沒兒子,沒奈何,明日隻得將那童女拿去廟中,與那烏龍大王。可對他說,我二人若有兒子,我自拿一個來湊,我二人又沒兒子,止有童女,望大王可憐,看他容否。若不容,再作計議。”張一郎曰:“說得是。明日即備香紙燈燭,取出童女,到烏龍廟中祭賽。”華光聽見自想曰:“我正不知囚我妹子為何,原來有此種事。我不免與他押到廟中,看那烏龍大王將我如何。若有反意,我卻除了那妖怪,然後去尋母親。”

  那二社長次日果將華光拖出縛了,押到廟中祝罷,退出廟門外,各自散去。忽然起一陣怪風,閃出一漢子,頭似大桶,口若血盆,齒如釘耙,伸出手來,欲把華光來吃。被華光現出本相,取下降魔槍便刺,那烏龍大王見了那槍,不能走脫,伏倒在地,被華光捉住。烏尤大王叫天王救命,華光曰:“你若要我饒命,你可改邪歸正,你可要吃我個丸子。”烏龍大王曰:“情願吃天王丸子,歸須天王。”華光聽罷,即取出火丹一枚,化作丸子,付與他吃了。華光道:“你方才吃我的丸子,乃是我火丹子,你久後若有了反意,那火丹便從你肚裏燒起來。”烏龍曰:“再不敢反了。”華光囑曰:“你今即順了我,你今夜可托夢村中人,要從此不用童男童女祭賽,止用三牲酒醴。

  可立我神像,你可在此受享祭祀,看守香火,我離此去尋母親,”華光囑烏龍而去。烏龍大王即托夢不題。

  卻說華光回轉離婁山,問千裏眼、順風耳二人說:“我母被哪個拿去,在那裏可見麽?”千裏眼、順風耳答曰:“老安人被龍瑞王拿去,不知他用何神通,我看不見拿在哪裏。”順風耳雲:“我聽不知拿在何處?”華光曰:“你們一個看不見,一個聽不見,怎生是好!”千裏眼、順風耳言曰:“龍①瑞王拿去必不在別處,定在幽冥。天王若要知老安人下落,除非要假太乙救苦天尊設一道場,講經說法,聚集各方孤魂等眾諸般野鬼來聽經卷。天王即時審問,必知端的。如其不然,難知下落。”華光聽罷,次日即於華光寺中,口念真言,變作天尊,設立道場,講經說法。三界孤魂諸鬼,無有不到。華光當日乃是佛家弟子,亦知經卷一二,將經講罷,問眾鬼曰:“蕭家莊有一蕭太婆安人,汝等可見否?”眾言未見,華光自思,若龍瑞王拿去,必不到此,隻得吃齋散畢。眾鬼散去不題。且聽下回分解。

  ①假——假借名義。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