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11章 靈耀大鬧瓊花會(2)

  上帝曰:“你若肯改邪歸正,我部下前有三十五員大將,你若歸順我,湊成三十六員,我即救汝。”華光連聲應曰,“上帝若肯救我,我情願歸順,永遠不敢有反。”上帝即取來那聚水珠一顆,化成一粒米,叫華光吞下,我便救妝。華光隻得吞下那米,上帝囑曰:“我這米乃是我聚水珠化的,今你吃入腹中,後若有反意,我念動咒語,你肚中水滾起來,七日自死。”華光曰:“若得上帝慈悲,永隨左右。”上帝聽罷,即將降水棒拿起,放了華光。華光告曰:“蒙師父收留,爭奈天兵要捉我得緊,如何得脫天曹?”上帝曰:“你乃火星,可向南方走,南方丙丁火,火助火燒了南天寶德關,方可走脫上界。你在我北方壬癸水,你火焉能鬥得水過,如何走得?”華光聽罷,言曰:“蒙師父指教,奈弟子法寶俱被師父收了,如何去得?”上帝即取前法寶還華光,華光別了上帝,經投南天室德關。見關門緊閉,華光即指出三昧真火,燒了南天寶德關。眾天兵見關上火發,個個隻顧救火,華光即走出南方,下了中界。手下人報知金槍太子,說華光放火燒關,走下中界。太子方才收了天兵,上表奏帝不題。話分兩頭,且聽下回分解。

  華光來千田國顯靈卻說華光得玄天上帝指示,燒了關門,走下中界,身無去向。正憂之間,望見前麵有一座山,生得奇異,有四時不謝之花,八節長春之景,華光便問當方土地:“那山甚麽山?”土地曰:“那山名叫做離婁山,山中有一洞,叫綠水芙蓉洞,洞內有兩個大王在那裏鎮守。”華光又問曰:“是何大王?”

  大地曰:“我不敢對你說。”華光曰:“有何不敢?”土地曰:“我若說出,他在那裏一個便看見,一個就聽見,就了不得。”華光曰:“有我在不妨,你隻管說來。”土地曰:“此山上大王,一個叫做千裏眼,能看一千路外,無所不見;那一個叫做順風耳,聽得千裏路外言語,無所不知。又名叫做離婁,師曠,叫做聰明二大王,吃人無厭,骨積如山。”華光聽罷,發落土地,便去離婁山。

  行不數裏,來到離婁山。那千裏眼、順風耳,坐在洞年,順風耳言曰:“可恨那土地,適才教那華光,說我兄弟在此吃人。於今華光要來這裏收我們,大哥你看來未有?”千裏眼雲:”我也看見了,那賊即日來了,如何是好?”順風耳曰:“他神通廣大,難以抵敵,我生下一計,我與你不免變做兩座大山在兩旁,看那華光,那認得我們?若認不得,待他行至中間來,就把他捉住吃了,豈不美哉!”二人計議已定,合作二大山立在兩邊。華光來到離婁山,四邊看了,不見一人。華光思曰:“聞這兩個妖怪神通廣大,必然有作法於我。我將挪開天眼看,走在那裏去?”華光挪開天眼,看見笑曰:“這兩個妖怪,原來預先曉得我來,先變做兩大山,立在兩旁,要俟我來至中間,要捉我去吃。我不免心生一計,指作三昧真火。左山邊放一把火,右山邊放一把人,燒將起來,有何不可。”說罷,念動咒語,指出三昧真火,燒將起來。那二鬼見火一發,連忙走出來與華光大戰,華光詐敗而走。二鬼趕來,華光將降魔捉鬼槍迎麵一插,哄二鬼曰:“你二人有何神通,如若過得去,要先拔我這根槍。你二人亦拔我的不動。”二鬼曰:“你明殺我不過,敢說此大話。”華光曰:“口說無憑,做出便見,你二人誰敢扯?”千裏眼曰:“不消我賢弟扯,我扯起便了。”說罷,先用手一扯,扯不動,用雙手扯,又扯不動。順風耳亦向前扯,也扯不動。華光曰:“莫說一個扯了,就你二人齊向前扯,也扯不起。”二鬼不知是計,心中不信,二人齊向前扯,又扯不動,被華光念動咒語,將二鬼雙手都粘在那槍柄上,拿不下來,叫苦連天。

  華光一見大喜,言曰:“我這個叫做降魔伏鬼槍,你這兩個妖怪,如何扯得動?你若肯歸降我就罷,若不肯降我,即指三昧真火,把你這兩個妖怪燒死。”二人聽罷,連聲應曰:“情願歸降天王。”華光即化出火丹一粒,化作丸子兩個,哄他曰:“你要我救你,降我之時,要吃我這兩粒丸子,你那手就脫得下來。”二人吃下,便要走去。華光曰:“你二人方才吃的,乃是吾火丹,你二人或是思想走,若走之時,我便火丹發作起來,燒死你。”

  二鬼不信便走,那華光念動咒語,叫那二丸火丹發將起來,把二鬼燒倒在地,叫苦連天,大叫天王救命。華光問:“汝二人今日肯歸降否?”二鬼曰:“若待火滅,傾心歸伏,再不敢反。”華光即叫火滅,那肚裏此丹便不發。二人即拜倒在地,問曰:“天王今要何處去?”華光曰:“我今欲在這裏安身。”

  二鬼稟曰:“縱然天王要在此處安身,此處可好。這裏乃是千田國王管,被我二人作亂,托他的夢,每年三月三日,要辦童男童女來此祭賽,我二人保全他國家風調雨順;國泰民安。”華光曰:”自管今為始,吾與你三個,今後可去千田國王宮室,托他的夢,從今不用童男童女祭賽,要他立我廟宇,刻我三人寶像,春秋二祭,何不好也。”三人說罷,當夜便托夢千田國王不題。

  卻說千田國王升殿,眾臣朝罷,國王曰:“孤昨夜得一夢,夢見一人頭戴金龍冠,頭上多一眼,手提三角金磚,說他是上界天曹之人,名喚華光天王,說他來到離婁山,收下二人,名叫離婁,師曠。那尊菩薩叫孤從今不用童男童女祭賽,可立一個廟宇,春秋二祭,他保我國永遠萬年。孤今欲立廟,眾臣意下如何?”眾臣奏曰:“往年夢用童男童女祭物,我主今得一夢,夢中之神自說不得童男童女,上受春秋二祭,此福神也,安得不從。我主可傳下旨意,擇一地速造一廟,立神寶像,不必疑惑,”王曰:“何處可造廟宇?”

  眾臣奏曰:“今有城外離城五裏,原有一廟,乃是火漂將,今已廢矣。我主可傳下聖旨,將廢廟拆倒,起造新廟,隻有此處最美。”國王聽罷,即傳下旨意,著錦衣衛指揮,帶領禦林軍三千。拆倒廟宇,立神寶像,眾臣退朝。

  錦衣衛指揮宋清得旨,卻去拆倒前廟,再立新廟,名曰天王祠。不日成立,國王親自帶眾文武,上香祭賽。不題。卻說華光得了廟宇;身像受祭畢,吩咐千裏眼、順風耳曰:“你二人可看守香火,不可有害百姓。我去遊遍中界,逢災救災,逢難救難,你二人不可有違。”二人領命不題。

  卻說那火漂將被國王拆了他的廟,立華光祠,心中大怒,欲與華光爭鬥起來,又無華光神通,隻得忍耐,晝夜思量,欲生一計害華光,無有門路。

  忽一日千田國王有一公主,曾許嫁對馬國,聞得華光天王靈感,出殿奏父王曰:“女兒聞天王靈感,欲去廟中行香,望父王準女兒一往。”國王允奏。

  公主即命宮娥彩女,備香燈紙燭,親到天王廟中行香,公主入殿拜畢,叫手下將神幔卷起。“與我看天王寶像生得如何?”軍人即將神幔卷起。公主一見,便口中歎雲:“此天王寶像,真生得美貌。”看罷,上了車駕,由廟前正欲回朝。卻有那火漂將看見,自思:“我被那華光害去廟宇,此仇未報,今見公主,又生得美貌,不免起一陣怪風,將公主拿入我洞裏去,一則成其夫婦,二則國王隻疑是華光拿他公主,以報前仇,可不美哉。”思罷,即起一陣怪風,將公主拿進洞中,安排公主成親。公主不從,火漂將曰:“你說我是甚人,我乃火漂將也。汝父千田國王將我廟宇折卸,立天王祠,我無處安身,隻得在此洞中。今日你到那天王祠行香,我見你生得美貌,起一陣怪風,拿你到此,成其夫婦,為何不從?你若不從,我就把你吃了。”公主自思:“我若不從,豈不被他吃了?”遂假推說:“我被大王拿來洞中,心中驚懼不安。望大王限我數日,若得定心,然後與你成親。”火漂將大悅曰:“也說得是,於今到此,是我妻室定矣,走得到哪裏去?”即吩咐小妖伏侍公主,自去采辦異味,候公主成親不題。

  話分兩頭。卻說千田國王升殿,眾臣朝畢,手下有隨從公主往天王祠行香者,奏曰:“臣等隨公主往天王祠行香,公主卷起神幔,看見華光寶像,便有思心,出至廟前,忽一陣狂風飛沙而來,臣等不能開眼,吹倒在地。風息,待臣等看時,不見公主。臣等隻得回朝見王。”國王聽罷大怒:“此必是華光野神拿去,寡人即傳下聖旨,吩咐禦林軍,可去拆了天王祠。”眾臣奏曰:“論我主前日之夢,其神雲他是上界正神,我主又立廟宇,塑其寶像,安得不思仁義,更以仇報陛下。想必城外有別妖怪,將公主拿去,其中不明。

  乞陛下出道旨意,可寫一通關牒文書燒去,限華光三日之內要送公主回朝,如無,拆之未遲。”國王依奏,即來回天台宮寫牒燒去。國王退朝不題。

  話分兩頭。卻說離婁、師曠見公主被火漂將拿去,國王又有牒燒文到,限三日將公主送回。二人欲與火漂將大戰,救出公主,二人自思又無火漂將神通,又不得天王回來。正憂之間,忽見天王駕一朵祥雲回殿。二人將公主從行香卷幔、出殿、上車回去、被火漂將拿去的事,從頭至尾說了一遍。華光聽罷大怒,即去火漂將那洞裏。卻好那火漂將不在洞裏,華光入後洞,見那公主哭喊救命。華光曰:“不必啼哭,我駕一朵祥雲,送你回去。你必須要到國王麵前奏明,說不是我。”公主領命,華光即駕一朵祥雲,直送公主回朝。國王升殿,公主即將前事一一奏明,說不是華光,乃是火漂將。今得華光救回。國王大悅。

  華光複到火漂將洞中,變作公主,將火丹化做一個棗子,悶坐在洞中,那火漂將入洞,就問公主曰:“你今日身上可好否?若好,可與我成親。”

  公主曰:“尚有些不快。”火漂將曰:“等你一日了,你若再說不快,我要成親,等不得了。”公主曰:“我若與你就成親,也不打緊,恐你久後意懶,必然不要我。”火漂將曰:“若有此心,天地不容。”公主曰:“我也不信你說,你若要我成親,我有一個棗子,你若吃我的,我才與你成親。”火漂曰“吃便如何?”公主曰:“吃便我和你兩個日後和睦。”火漂曰:“既有此好處,何不多拿兩個來與我吃?”公主曰:“一個也夠。”火漂聽說大喜,接過棗子在手,拿上口中,一滾下肚,火漂火上,華光即現出本相,大罵曰:“你這妖怪,這般膽大,拿了公主,連累著我。”火漂大怒曰:“你占我廟宇,前仇未報,今日尚敢來吾洞中欺我?”言罷便欲與華光廝殺。華光曰:“且住,你且說適才吃我那棗子,是個什麽?”火漂曰:“是棗,是什麽?”

  華光曰:“是我火丹。你若不降我,我便叫燒將起來。”火漂將不信,提槍望華光便刺。華光一見,便念動咒語,把那火漂燒倒在地,叫天王救命。華光曰:“你卻才不信是火丹,今燒起來,你信不信?於今火種埋在你肚裏,你肯降否?”火漂曰:“天王饒命,小人情願歸降。”華光聽罷,即叫性火,肚中便不疼痛。華光收了火漂將,在部下聽用不題。

  卻說千田國王升殿與眾臣商議,得華光天王救回公主,同文武親到天王①祠建醮行香不題,後仰止餘先生觀到此處,有詩一首,單道公主。詩曰:婦人當自守閨春,安可天淵去行香,不遇天王神通救,難免身喪洞房中。

  吉芝陀聖母在蕭家莊卻說吉芝陀聖母言曰:“我當日同金睛百眼鬼在北極驅邪院梭婆鏡內,被鏡鎮倒。得遇華光鬧天宮,趕金槍太子,那太子走入北極驅邪院,躲在鏡後,華光把那金磚祭起,打破那梭婆鏡,我同百眼鬼得脫出來,不知他的去向。我今在雲端觀看,見南京徽州府婺源縣蕭家莊,有一蕭長者,名喚水宮,其妻範氏太婆,每夜在後花園燒夜香,祈求宗嗣,接續香煙。我自思不免搖身一變,變化一個撲燈蛾,去那裏打滅燈火,將範氏太婆吃了。我且搖身一變,做了範氏太婆。去迷了蕭長者,與他成親,豈不美哉。”說罷不題。

  ②卻說範氏安人,一夜在後花園排下香燭案,正欲拈香禱告,忽見一大燈蛾飛來,打滅那燈。範氏大驚,正欲呼婢點燈,被吉芝陀聖母變出本相,將範氏安人吃了,變作範氏,晝夜與蕭長者作樂,今日去東家吃一個人,明夜到西家吃一個人,左鄰右舍人家,今日不見一個,明日又不見一個,各各心中煩惱,俱不知真假。範氏輪夜去人家吃人,蕭長者亦不知是假範氏。一日假範氏身懷有孕、對蕭長者說知,蕭長者四十無子,聞妻有孕,十分歡喜,夫妻作樂不題。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