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五章 危險情人

“你來了。”

蘇流年趕緊站起身來,“我為你們介紹介紹,這位是我從小到大的好朋友,金茜茜。這位就是……”

“這位就是江州市裏大名鼎鼎的顧上校顧錦城先生吧?”

金茜茜趕忙起身相迎,主動的伸出右手,可是顧錦城卻隻是不屑的白了金茜茜一眼,徑直走向蘇流年,摟住了蘇流年的腰際,冷笑道:“你可以把那個‘吧’字去掉。不過,我倒是從來沒有聽過你的名字。”

金茜茜臉上的笑意略微有些顫抖,懸在半空的右手尷尬的收了回來,目光死死地盯著顧錦城摟著蘇流年的手。葉培培不敢吭聲,隻是扭過了臉去喝著自己的冷飲。

蘇流年隻得賠笑道:“他說話就是這個樣子,你別介意。”

“他是你的未婚夫,隻要你不介意就行了。”金茜茜苦笑了兩聲,坐了下來。

蘇流年瞪了顧錦城一眼,才十分不滿的坐了下來。

“聽說,你對我高中的事情很好奇?”顧錦城點上了一根香煙。

金茜茜淺笑道:“我們都是校友,女生又八卦,自然對那段事情很好奇。”

“是嗎?校友……看來你應該是丟進人海裏便找不出來的那種女生,否則我不可能對你沒有絲毫的印象。”

“誰不知道顧上校一直以來都是風靡萬千少女啊!自然對我們三人毫無印象了。”

“不!”顧錦城笑著看向蘇流年,“我對我的未婚妻蘇流年小姐,便十分有印象。高中時期的校花,能歌善舞,學生會文娛部部長,每次考試都是全年級第一,不知道有幾個男生會不知道?”

話音落地,金茜茜一副吃了臭雞蛋的樣子,而葉培培卻是連連稱讚,蘇流年更是驚愕不已地看向顧錦城,他的臉上依舊是溫和如春日的笑容。蘇流年從未想過,顧錦城竟然這麽清楚的知道自己高中時代的事情,是他真的有心,還是隻是請人調查之後知道的?

“那你應該知道,流年高中時候的那段初戀!”

金茜茜豁開了,她就不信顧錦城什麽都知道!

此話一出,蘇流年的臉色頓時如烏雲密布,葉培培也膽戰心驚地踩了踩金茜茜的腳,可是金茜茜藏匿在心中的嫉妒心早已經被顧錦城點燃。

從小到大,金茜茜就生活在蘇流年的陰影裏,所有人都認識蘇流年,卻從來沒人記得她。她的家境貧寒,父親是蘇雄的司機,母親隻是蘇家的下人,所以她千辛萬苦的改變自己,變成現在的樣子,卻依舊被顧錦城出言所傷。

她就不信,這麽多年過去了,她還是要輸給蘇流年!

為什麽,為什麽有些人出生就比別人高人一等?

為什麽,蘇流年從出生起就是天之嬌女,而自己用了這麽多年的時間,卻依舊還要生活在被人嘲笑和遺忘的潮濕角落裏?

金茜茜半眯著眼睛瞪著顧錦城,她就不信這個邪!

“啊,我們還是趕緊點些吃的吧,我肚子餓了!”葉培培趕緊岔開了話題,她現在是真心後悔同意顧錦城來了。

“我記得那個人,是隔壁體校的,對嗎?”

顧錦城的話就像是晴天霹靂劈在了蘇流年的頭上,那段她一輩子也不願意再回憶起的往事,那段她自欺欺人塵封起來的往事,他果然知道!而他,卻從未跟自己說起!

金茜茜和葉培培也傻眼了,顧錦城究竟是從什麽時候開始留意蘇流年的?

“誰沒有前任啊?多大點兒事,隻要現在和將來,都是我陪著你一路走下去,就足夠了。”顧錦城又摟緊了蘇流年,溫暖的一個吻烙印在了她的額上,“好了,你們點吃的吧,我去一趟洗手間。流年點什麽,我就吃什麽。”

說完,顧錦城十分紳士地離去了。

三人都注視著他的背影,直到金茜茜也借口去上洗手間。

葉培培趕緊壓低了聲音,帶著愧疚之意,“對不起,流年,早知道是這樣我就該聽你的話,不讓顧錦城來了。”

“沒事,看看吃什麽吧。”

蘇流年的聲音顯得十分虛弱,她垂下了眼瞼看著手中的菜單,沒有再說一句話,卻連菜單的一頁也沒有翻過去。目光,其實是聚焦在自己左手腕上的一根寺廟裏求來的紅繩。紅繩已經戴了很多年了,都快被她遺忘了,因為它幾乎已經成為了她生命的一部分。

葉培培歎了口氣,隻得自己點了四個人的餐。



西餐廳裏有人在演奏鋼琴,悠揚的曲調扣人心弦,明媚輕婉。

顧錦城站在洗水池前,雙手緊握成拳,手上青筋暴露,臉色鐵青,似乎正強烈的壓抑心中的某種怒火。原來高中時代的往事,並非蘇流年一個人不願提及,連他也恨不得徹底抹去自己高中時候的痕跡。

“顧上校可是在生悶氣?”

金茜茜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他的身邊,濃烈刺鼻的香水味立刻將他包裹了起來。顧錦城皺了皺眉,金茜茜竟然大膽的握住了他的手。他揚起眉梢,轉身正好對上金茜茜放電的碧藍之眼。

“這可是男洗手間,你走錯地方了。”

“隻要你在這裏,那我就沒有走錯。”

金茜茜咬著舌尖,上前摟住了顧錦城的脖子,緊緊的貼在他的身上。

“你是蘇流年的朋友,而我是她的未婚夫。”

“既然隻是互相利用的關係,又何必介意這些呢?”

金茜茜抿嘴淺笑,越發黏在顧錦城的身上,甚至用長腿勾住了他的大腿。

“也是,所以你也不會介意我這樣……”

金茜茜正歡喜成功勾引了蘇流年的男人,誰料顧錦城的話音剛落,他猛地一掌便推開了她。金茜茜狼狽的後退了好幾步,扶著一旁的牆麵才勉強站穩身子。

“你什麽意思?”金茜茜皺眉低吼道。

顧錦城不慌不忙的洗了個手,麵無表情道:“太髒了。”

“你!”

金茜茜惱羞成怒,指著顧錦城的鼻子一頓低吼。

顧錦城卻怡然自得的用烘幹機烘幹了手,揚長而去,氣得金茜茜一人在男廁裏跺地。一直在隔間裏方便的另一個男人沒有聽見聲響,這才裝著膽子走了出來,誰料金茜茜還沒離去。

“看什麽看!沒見過女人啊!”

金茜茜將火氣都發在了這個陌生男人的身上,才氣憤地推門離去。



“都點了些什麽好吃的啊?西冷牛排,五成熟,很會點餐啊!”

顧錦城說笑著坐回了原位,側眸看向蘇流年,“你怎麽不吃呢?”

葉培培趕忙回道:“我們在等你們回來。”

顧錦城淺笑著揉了揉蘇流年的頭頂,便端過蘇流年麵前的牛排。

“你……你做什麽啊?”蘇流年問道。

“你先吃其他的,我替你切好了你再吃。”

“你們在這裏秀恩愛是會遭報應的!”金茜茜惱怒地站在了他們的麵前。

葉培培趕緊起身讓金茜茜坐進去,“就是說啊,你們原本就是金童玉女,大庭廣眾之下還這麽卿卿我我的幸福,簡直是讓我們羨慕嫉妒恨啊!”

“哼!”金茜茜冷哼了一聲,猛地喝了一大口的冰咖啡。

顧錦城佯作乖巧的回頭看向蘇流年,“你覺得幸福嗎?”

“這對我來說是最昂貴的奢侈品。”

“是嗎?那我買給你,讓你一輩子都幸福!”

蘇流年回頭看向顧錦城,顧錦城正好將切好的牛排放在她的麵前。

這個男人,究竟有沒有聽懂自己的話?

還是,自己根本就不懂這個男人?

“別說了,再說我牙齒都要酸點了!”葉培培說著看向金茜茜,“這次你回來,什麽時候走呢?”

金茜茜挑了挑眉梢,“怎麽?我才回來,你就想趕我走?”

“我隻是好心問你。你每次回來都是來去匆匆的,我這樣問也很正常。”

蘇流年探了探身子,道:“是啊,每次你待不了三天就飛走了,搞得我們措手不及,連一頓送別宴都沒有機會請你。”

“這次我不會那麽快走了。”金茜茜的目光有意掃視了顧錦城一眼,“這次我準備回來安定了,也是時候尋覓我的真命天子了。”

葉培培突然來了興致,“當真?你這個花花小姐,終於要安定了?哪家的公子這麽厲害?讓你肯輕易的放棄花花世界。”

“不告訴你!”金茜茜故作神秘地向顧錦城笑著。

顧錦城卻始終沒有看金茜茜一眼。

蘇流年點了點頭,“這樣也好,我們三個就能常常聚在一起了。那個老屋子你也別回去了,你去我以前的公寓住吧。我現在和錦城住在一起,那邊的公寓空著也是浪費。我繼母也不知道什麽時候會回去,培培要照顧小磊不肯過去住,你就搬過去吧!回頭,我和我繼母說一聲就是了。”

“好。”

金茜茜向來不懂得什麽是客氣,尤其不懂得向蘇流年客氣。她們從小一起長大,不分彼此,在金茜茜的心裏,蘇流年的東西理所應當的也是她的。

一頓晚餐的時間很快就結束了,金茜茜提議再去酒吧,可是因為第二天他們還要上班的緣故,也就都推遲了。

“我們先送培培回去,再送你去酒店拿了行李去我的公寓。”

蘇流年一行人出了西餐廳,顧錦城的車已經候在門口了。

金茜茜看著顧錦城為蘇流年開門,喃喃自語道:“不過就是聯姻而已,何必裝得多麽的恩愛,簡直令人想吐!”

“你在說什麽呢?”培培回頭看向身後的金茜茜,“上車了。”

金茜茜回過神來,臉上立刻綻放出完美精致的假笑,花枝亂顫的坐上了顧錦城的軍用悍馬,心裏早已默默的打定主意,隻要是蘇流年的東西,她都要搶過來!
更多

編輯推薦

1總裁的情人老婆...
2冷魅總裁獨寵妻...
3冷總裁的退婚新...
4誤做總裁妻
5錯愛霸道總裁
6總裁逃妻:新娘...
7總裁大人不要啊...
8不做緋聞妻:總...
9總裁,放了我
10撒旦總裁不要跑...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總裁,別胡來

    作者:微風中搖曳  

    總裁豪門 【已完結】

    本文主角淩妍妍六歲時被父親拋棄成為孤兒,大學畢業的她做著各種兼職。一天晚上她路上遇到流氓,匆忙中向正...

  • 總裁的獵愛行動

    作者:過路人與稻草人  

    總裁豪門 【已完結】

    她是歡喜集團的董事長,風華正茂,貌若天仙,二八年華(二十八歲了)無人問津,實在是嗚呼哀哉啊!不行,獵...

  •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

    作者:慕齊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五年前,她被迫與他簽下生子協議。黑暗的屋子裏,他不知是她,她不知是她。五年後,他依舊用卑劣的手段強占...

  • 總裁嬌妻不太乖

    作者:金水達蓮  

    總裁豪門 【已完結】

    20歲的丁蕊醉酒後稀裏糊塗的被LD跨國集團總裁楊旭帶回了房間,被吃幹抹淨了不說,脖子上還被強行種下了一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