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四章 緋聞少年

“蘇氏集團高層什麽時候做出的這個決定,我怎麽不知道?”

顧錦城和蘇流年回到了總裁辦公室,關上了門,蘇流年終於問出了口。

“我隨口胡編的。”

顧錦城環顧了辦公室一眼,隨性的鬆了鬆領帶,慵懶的坐在了沙發裏。

蘇流年大步向前,站在了他的麵前,難以置信地問道:“胡編的?這種事情,可以胡編的?”

“為什麽不可以?這原本就是我奶奶的意思,隻是還沒有來及和你們的高層通氣而已。如果那些股東再找你的麻煩,你讓他們去找我奶奶就是了。”

“可是……”

“流年。”

蘇流年的話被敲門聲打斷了,她回頭看去,果然是葉培培。

葉培培見顧錦城也在辦公室裏,便淺笑著說:“要不我待會再來吧?”

“沒事,我也準備走了,你定的位置在哪裏?”

顧錦城抬眸看向蘇流年,“你要去哪裏?”

“我一個好朋友從英國回來了,我們準備去聚一聚。”

“好啊!我正愁不知道時間怎麽打發呢……”

蘇流年見顧錦城準備起身,便趕緊說道:“你要和我們一起去?”

顧錦城側了側頭,看向葉培培,“不可以嗎?”

葉培培立刻笑顏如花,頻頻點頭,“當然可以!顧上校與我們同行,求之不得呢!”

“可是……”

“我先去取車,你們在大門口等我。”

顧錦城重新係好了領帶,絲毫不理睬蘇流年臉上的尷尬,揚長而去。

葉培培一直目送著顧錦城進了電梯,故作神秘的在蘇流年耳邊說道:“我覺得這個顧錦城和傳言中的不一樣,太不一樣了!”

“你幹嘛讓他跟來啊?”

“反正茜茜還沒有見過他,大家一起去認識認識也好。”

蘇流年無奈地搖了搖頭,“你倒是說說,你打聽到的消息究竟是什麽樣子的?”

“顧錦城在商界裏的名聲不怎麽好,都說他是一個十足的紈絝子弟。雖然不務正業,但是卻從來不近女色。因為這樣,有很多關於他的揣測,有人說他是取向有問題,和你訂婚隻是一種掩飾;還有人說,他是那方麵有問題,做不起……所以啊,現在很多人都在打賭!”

“打賭?賭什麽?”

“賭你們什麽時候分手啊!隻要你們分手了,他們就會知道顧錦城一直以來不近女色的原因了。”葉培培說著壓低了聲音,胳膊肘撞了撞蘇流年的手臂,“說真的,你們……咳咳,到底做沒有啊?”

蘇流年頓時臉一紅,別開了身子,“別告訴我,你也打賭了?”

“我怎麽會?隻是好奇啊!”

蘇流年抓過一旁的提包,輕輕拍打在葉培培的後背上,“小心點,好奇心可是會害死人的!你還打聽到什麽消息?一邊走一邊告訴我!”

葉培培點了點頭,跟著蘇流年進了電梯。

“雖然他在商界裏的名聲不怎麽樣,但是在部隊裏的榮譽,卻是頂呱呱的!加上他還是全市的自由搏擊冠軍,所以短短的時間裏,他一躍成為了最年輕,也是最帥氣的上校。無論是軍隊領導還是他的戰友,都對他十分敬重。聽說曾經有很多危機,都是靠他才化險為夷的。”

蘇流年嘟著嘴,喃喃自語道:“有這麽厲害嗎?”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但是剛才看他一直護著你,三言兩語就為你擋下了記者的責難,還讓白榮春和趙麗梅兩人吃了啞巴虧,所以,我覺得他挺厲害的!至少,不像是傳言裏所說,他在商界的領域裏,不可能真的無能!”

蘇流年垂下了眼瞼,訂婚鑽戒刺得她的眼睛生疼。

“所以,我認為,你要是想要重振蘇氏集團的雄風,就要好好把握住顧錦城!”

“他未必會心甘情願的幫我。”

“放心吧!你畢竟是他的未婚妻啊!”

葉培培勸慰著拍了拍蘇流年的肩頭,電梯正巧已經到了一樓。



蘇流年和葉培培挽著手,說說笑笑地走出了寫字樓。

寫字樓外的天空一片湛藍,金黃的陽光明豔照人。顧錦城戴著墨鏡,黝黑的頭發在陽光下略泛金紅。他雙手插在褲兜裏,慵懶的依靠在軍用悍馬的車門上,微風拂過,是淡雅的古龍香水味,過來行人中的各色美女都不由得多看了他兩眼。

“這樣的男人,我自認為沒有魅力把握住。”蘇流年嘟嘟嚷嚷地說著。

葉培培卻是抿嘴一笑,“你不會是在吃醋吧?”

蘇流年瞪了葉培培一眼,“我會吃他的醋?別侮辱我的眼光!”

葉培培暗自偷笑,看著蘇流年踩著十二公分的高跟鞋,像是走台步似的站在了顧錦城的麵前。顧錦城摘下了墨鏡,恭敬地欠了欠身,又十分紳士的為她開了車門。蘇流年隻是淡淡的冷哼了一聲,沒有再看顧錦城一眼。

“兩位小姐,想去哪裏?”顧錦城學著司機的腔調。

“去亞特西餐廳,我在那裏訂了位置。”

“沒問題!”

顧錦城一踩油門,悍馬乘風而去。

亞特西餐廳是江州市五星級的西餐廳,裝潢高貴典雅,多是富商名流或是影視明星聚集的地方,一般市民連一杯檸檬水都消費不起。而且占據了市中心最好的地段,如果不是紅燈堵車,他們二十分鍾就能到,可偏偏現在是下班高峰期,死活折騰了四十分鍾,他們才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

“我去停車,你們先上去。”

蘇流年和葉培培下了車,直接在服務員的招待下進了西餐廳。

“茜茜!”

蘇流年遠遠地就看見大廳的軟皮沙發裏坐著一個時髦的女子,桃紅色的齊臀包裙,露出了修長豐潤的大腿,金黃的大卷發,碧藍的瞳孔,胸前若隱若現的溝壑不知道吸引了多少富二代前來搭訕。如果不仔細瞧一瞧,隻會把她當作外國人。

金茜茜聽見了蘇流年的聲音,回眸看來,果然是一張豔美誘人的麵孔。

“好呀好呀,一別兩年,你倒是越來越美啊!”蘇流年上前緊緊抱住了金茜茜。

金茜茜笑顏如花道:“再美也美不過你!誰不知道,你從小到大都是我們學校的校花啊!如果你自認為第二,那就沒人敢做第一了!”

“你少來打趣我了。”

金茜茜鬆開了蘇流年,看向一旁的葉培培,笑道:“你倒是越來越有職業女性的韻味了!”

“男人都不喜歡我這種。”葉培培淺笑著,“話說,你這是美瞳吧?一點都看不出來。哪裏買的?推薦推薦。”

“這個是我從英國帶回來的,家裏還有一些,下次帶來送給你們。”

“那這次重逢見麵,你就沒什麽送給我們的?”蘇流年打趣道。

金茜茜抿嘴笑了笑,“當然有,我們坐下再說。”

葉培培轉身向服務員低語了幾句,服務員便領著她們坐在了一張靠窗的四人座上。金茜茜坐在蘇流年的對麵,葉培培卻讓金茜茜往裏麵挪了挪,坐在了金茜茜的身邊。

金茜茜笑道:“怎麽了?還有人要來嗎?”

“人家流年現在都是有家室的人了。”

“對啊!我也聽說了,你和顧氏集團的公子訂婚了?”金茜茜探了探身子,眨著眼睛問道,“就是當年迷倒了我們全校所有女生的顧錦城,對不對?”

蘇流年呷了一口檸檬水,勉強的點了點頭,“全校女生裏麵不包括我。”

金茜茜立刻像是花癡一樣的感慨起來,“哇!還記得高中的時候,他和一個女生交往,後來還為了那個女生和自己的好兄弟打了一架,轟動全校啊!當時我就覺得他帥斃了!想不到,最後得到顧錦城的人,竟然是你啊!蘇流年,老實交代,怎麽開始的啊?”

“哪裏有什麽開始啊……隻是商業聯姻而已。”

蘇流年擱下了水杯,淡淡的歎了口氣。

金茜茜皺了皺眉,“聯姻?真的嗎?依你的條件,怎麽能這麽委屈自己啊?你讀書的時候,追求你的人也不少啊!怎麽……怎麽會……還有,那個人還和你聯係嗎?”

葉培培見蘇流年的臉色暗淡了下去,便趕緊推著金茜茜的胳膊,道:“別想岔開話題了,剛才說有禮物給我們的,怎麽還不拿出來?”

金茜茜撇了撇嘴,從包裏拿出了兩個包裝精美的禮盒,尷尬的氣氛這才稍稍緩解。但是蘇流年的心卻依舊還想著金茜茜剛才說的話,是啊,自己好歹也是海歸,家境富裕,長相也是數一數二的,當年那麽心高氣傲的誰也瞧不上,到頭來卻也隻是淪落到商業聯姻這個境地。

而且,那個人,也有三四年沒有和自己聯係了。

也不知道他過得好不好,是不是,也結婚了?

“流年?流年,你在想什麽呢?”

葉培培推了推蘇流年的手,這才把她的思緒拉回來。

“你怎麽不拆開看看?”

蘇流年“哦”了一聲,便拆開了自己的禮物。

正巧這個時候顧錦城停好了車子上來,在大廳環顧一眼後,就找到了蘇流年。

金茜茜喝了口卡布奇諾冰咖啡,慢慢說道:“我聽說高中時代和顧錦城交往的那個女生後來甩了他,這件事,顧錦城有沒有給你提過?”

顧錦城的腳步一頓,目光如炬地瞪向金茜茜的背影。

“這種事情,他怎麽會跟我說?”

“也是,畢竟你們隻是互相利用而已。”

金茜茜聳了聳肩,正要喚服務員,回眸間,用餘光正好對上了此時此刻顧錦城猶如要吃人一般的火辣辣目光。
更多

編輯推薦

1總裁的情人老婆...
2冷魅總裁獨寵妻...
3冷總裁的退婚新...
4誤做總裁妻
5錯愛霸道總裁
6總裁逃妻:新娘...
7總裁大人不要啊...
8不做緋聞妻:總...
9總裁,放了我
10撒旦總裁不要跑...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總裁,別胡來

    作者:微風中搖曳  

    總裁豪門 【已完結】

    本文主角淩妍妍六歲時被父親拋棄成為孤兒,大學畢業的她做著各種兼職。一天晚上她路上遇到流氓,匆忙中向正...

  • 總裁的獵愛行動

    作者:過路人與稻草人  

    總裁豪門 【已完結】

    她是歡喜集團的董事長,風華正茂,貌若天仙,二八年華(二十八歲了)無人問津,實在是嗚呼哀哉啊!不行,獵...

  •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

    作者:慕齊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五年前,她被迫與他簽下生子協議。黑暗的屋子裏,他不知是她,她不知是她。五年後,他依舊用卑劣的手段強占...

  • 總裁嬌妻不太乖

    作者:金水達蓮  

    總裁豪門 【已完結】

    20歲的丁蕊醉酒後稀裏糊塗的被LD跨國集團總裁楊旭帶回了房間,被吃幹抹淨了不說,脖子上還被強行種下了一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