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六章 引狼入室

晚上的江州籠罩在一片霓虹璀璨中,連天上那輪朦朧的弦月也失去了色彩。

顧錦城開車拐進了一條背街小巷,巷口有一盞昏黃的老路燈,兩三隻蛾蟲繞著路燈飛舞。幾隻野貓正在瓦房的屋簷上追逐,時不時傳來像是嬰兒的啼哭聲。車子越往巷子深處開去,越是一片漆黑。除去兩束刺眼的車燈,巷子裏再沒了照明的路燈。

蘇流年從副駕駛座上回過頭來,“培培,你們這怎麽還是這樣?”

“上報很久了,還是不見有人來管。開慢點,這個時候有很多老人在巷子裏散步的。”葉培培將頭伸出了窗外,擔心突然躥出一個老人來。

“你以後別加班了,一個女孩子獨自走這條巷子還是很危險的。”蘇流年叮囑道,“你家裏的公公婆婆年紀也大了,小磊還小,讓他們總是擔心你,我也過意不去。”

葉培培淺笑道:“我所做的都是我本職工作,不能因為我和你的關係就開小灶啊!否則到時候公司裏的人還不知道怎麽在背後議論我呢。我覺得現在這樣挺好,真的,不用擔心……就著前麵了……”

顧錦城按照葉培培指的方向踩下了刹車,前方不遠處的瓦房前亮著燈,依稀可見一老一少的身影。葉培培趕緊下了車,直奔那兩個身影而去。蘇流年和顧錦城也隨後下了車,金茜茜隻是將頭探出了車窗。

“婆婆,小磊……外麵風大,不是讓你們別在外麵等我嗎?”

葉培培小跑上前,小磊乖巧的喚了一聲“媽媽”,便撲入了葉培培的懷裏。

一旁白發蒼蒼的老人和藹的笑道:“每天都習慣了,你也不用擔心我們,我們這樣才能安心……這……這不是蘇小姐嗎?”

蘇流年趕緊上前頷首笑道:“我們在外麵一起吃了飯,就一起送培培回來了。”

“蘇媽媽!”小磊甜甜的喚了一聲。

“小磊最乖了!等周末了,我帶你去遊樂場玩!”

“好啊!好啊!小磊最喜歡遊樂場了!”

葉培培的婆婆趕忙側身相讓,“不如進屋坐坐,這外麵風大,小心著涼!”

“是啊,一起進屋吧……茜茜還在車上?”

“今天就不麻煩你們了,車上還有一個朋友,還要送她回家,所以我們改天來坐。”蘇流年恭敬的向葉培培的婆婆欠了欠身。

顧錦城不知道何時從車上提下了一大包東西,笑道:“這是我朋友從家鄉帶來的一些土特產,並不名貴,留著給小磊嚐個鮮吧!”

“這……”老人不知所措的看向葉培培。

葉培培還想推辭,蘇流年卻對她點了點頭,她便隻得言謝收下了。

一番寒暄之後,葉培培抱著小磊,陪著婆婆,一直目送著顧錦城的車子消失在了夜色中。夜風瑟瑟,葉培培輕歎了口氣,扶著婆婆進門回房。

“蘇小姐身邊的那個男子,就是你常說的顧家少爺?”

葉培培點了點頭,老人又感慨道:“挺和氣的,看來是個好人啊!”

“有些人是戴著麵具生存的,麵具下的那張臉,隻有他自己才知道。”

葉培培的聲音突然暗沉了下去,老人似懂非懂,牽著小磊進了裏屋,獨留下葉培培一個人仰望著頭頂的那片夜穹。沒有了靡靡之音,沒有了燈紅酒綠,那輪晴月終於顯得格外的耀眼,也格外的冷清。葉培培無奈的歎了口氣,眼角蕩漾的淚水,是她埋藏在心裏最深的秘密。



“葉培培一個月的工資有多少啊?”

蘇流年回頭看向金茜茜,不解問道:“什麽意思?”

“你沒有扣別人的工資吧?她怎麽還住在這麽破爛的地方!”

金茜茜透過車窗看向這條破舊的巷子,鼻子裏發出不屑的哼哼聲。

蘇流年無奈道:“培培一個人的工資要養活四張嘴,自然不容易了。我也和她說過,可以幫她找一個比這裏壞境好的地方,對小磊的成長教育也好,可是她拒絕了我。”

“這就是窮人的自卑心理在作祟!”金茜茜掏出了自己的化妝包,一麵塗著口紅一麵說道,“越是窮得來沒米下鍋的人,越是害怕別人的幫助。好像是瞧不上她們一樣!”

“窮人也有傲骨!”

顧錦城猛地一打方向盤,金茜茜身子一晃,豔麗的口紅立刻從她的嘴角劃到了她的臉頰,晃眼看去就像是觸目驚心的血痕。

“顧錦城,你會不會開車啊!”

金茜茜一頓抱怨,趕緊用紙擦掉了臉上的口紅。

顧錦城冷哼了一聲,什麽話也沒說。

蘇流年來回看著他倆,緩緩說道:“其實培培不想離開那裏,還有一個原因,她認為她的丈夫還會回來,一旦她離開了,她的丈夫就找不到她了。”

“那個賤男人跟著別的女人跑了,欠了一P股的債,丟下一個爛攤子,要是我是葉培培,我才不會帶著拖油瓶還要照顧男方的父母!我是吃飽了撐得!”

“既然是跑掉的男人,就別傻等著了,他是不會回來的,要是會回來,當初就不會跑掉。”顧錦城隨口說著,一腳刹車,已經到了蘇流年以前的公寓。

“好久沒有回來過了。”蘇流年感慨著下了車。

金茜茜挽過她的胳膊,淺笑道:“過去的總歸都過去了,生活還是要繼續。”

蘇流年笑著點了點頭,伴著金茜茜,身後是顧錦城,一同進了電梯。

“原來你家在這裏。”顧錦城依靠在電梯裏,手裏無聊的轉著車鑰匙。

蘇流年白了他一眼,“自然沒有你顧上校的公寓好!”

“我也認為。”顧錦城壞笑道。

蘇流年沒有來及反駁,電梯叮的一聲已經到了。

這棟公寓的特點就是每層隻有一戶人家,電梯直通他們的大門。隻要電梯的門一開,便是這戶人家的客廳。電梯的按鈕是指紋掃描,所以十分的安全。而這種類型的公寓在江州市也隻有這個小區才有,所住的人家非富即貴。

“小姐,是小姐回來了!”

蘇家的下人張嫂立刻迎了上來,“夫人也才回來,在浴室裏。”

蘇流年點了點頭,道:“你去忙你的,我這裏沒什麽事。”

張嫂領命欠身,為他們倒了茶水就忙去了。

顧錦城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裏,環顧四周,難得什麽話也沒說。

金茜茜從小在這裏長大,對這的環境極其熟悉,不禁感慨道:“一切都沒有變啊!要是你也還住在這裏就好了,我們又可以睡在一張床上講鬼故事!”

“我才不要了,小時候你嚇得我連上廁所都要張嫂陪著。”

蘇流年和金茜茜都紛紛翻出了往事,屋子裏頓時充滿了她們的歡聲笑語。

趙麗梅正巧出了浴室,聽見客廳有聲音,便探出身子來一看,頓時鐵青著臉色,低吼道:“喲,真是稀客啊!顧上校怎麽光臨寒舍了?”

“沒事上來坐坐,不歡迎?”

“怎麽敢呢?”

趙麗梅穿著浴袍站在了他們的麵前,金茜茜趕緊起身向趙麗梅打招呼。

趙麗梅一時間沒認出金茜茜來,將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假笑道:“哎喲,這不是金茜茜嗎?五六年沒見了,如今出脫的越發漂亮了,差點都認不出來了!”

“伯母記性真好。”

“我就不說客套話了,我來是想給你說一聲,茜茜暫時住在這裏。”蘇流年開門見山道。

趙麗梅不屑的冷笑道:“瞧你這態度,是不是想把你父親活活的氣得跳起來啊?”

“如果父親還在,你就得意不久了!”

“可惜你的父親已經不在了!”趙麗梅捂嘴咯咯的笑著,絲毫不在意已經滿臉蒼白的蘇流年。

顧錦城起身牽住了蘇流年的手,笑道:“事情已經說完了,我們就回去了。”

“等等!”趙麗梅突然變得一本正經,“你究竟收購了多少蘇氏集團的股份?”

“這個你一查不就查出來了嗎?何必來問我?”

“那你們又準備給我們多少?”

“這個你得去問我奶奶,如果你有膽子的話!”

顧錦城的眸子突然一冷,不容趙麗梅和金茜茜開口,便強行帶走了蘇流年。

氣得趙麗梅是連連跺地,衝著和上門的電梯怒吼道:“你拽什麽拽!也不看看是在誰的地盤上!”

金茜茜的眸子一轉,立刻上前安慰道:“伯母別生氣!生氣可是會多長皺紋的,還容易變老。伯母這麽青春靚麗的,為了外人,不值得。”

“外人?”趙麗梅的眉梢一揚,“不錯,他們都是外人!犯不著我生氣!哎呀,怎麽說的我也覺得自己好像老了很多似的……張嫂張嫂,拿鏡子來,我得仔細看看!”

金茜茜趕緊摸出了自己的化妝鏡,一麵替趙麗梅按摩著太陽穴,一麵笑道:“伯母還是傾國傾城,更添成熟女人的風流韻味,是一般人無法比擬的。”

“你這丫頭的嘴真甜!”趙麗梅嗬嗬的笑了起來,“比那蘇流年強多了!”

“伯母以後有什麽事情盡管吩咐我,我能住在這裏,也是托伯母的福!”

趙麗梅滿意的點著頭,緩緩閉上了眼睛,指揮著金茜茜替她按摩肩膀。

金茜茜奸笑著環顧屋內,歐式風格的裝修大氣華麗,和她小時候住的不過四十平米的房子相比,簡直就是人間天堂!而現在,她終於回來了,從小到大的夢想眼見著就要實現了!不管是蘇氏集團,還是這蘇家,還有那個顧錦城,到頭來都會成為她的!

必須,都是她的!
更多

編輯推薦

1總裁的情人老婆...
2冷魅總裁獨寵妻...
3冷總裁的退婚新...
4誤做總裁妻
5錯愛霸道總裁
6總裁逃妻:新娘...
7總裁大人不要啊...
8不做緋聞妻:總...
9總裁,放了我
10撒旦總裁不要跑...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總裁,別胡來

    作者:微風中搖曳  

    總裁豪門 【已完結】

    本文主角淩妍妍六歲時被父親拋棄成為孤兒,大學畢業的她做著各種兼職。一天晚上她路上遇到流氓,匆忙中向正...

  • 總裁的獵愛行動

    作者:過路人與稻草人  

    總裁豪門 【已完結】

    她是歡喜集團的董事長,風華正茂,貌若天仙,二八年華(二十八歲了)無人問津,實在是嗚呼哀哉啊!不行,獵...

  •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

    作者:慕齊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五年前,她被迫與他簽下生子協議。黑暗的屋子裏,他不知是她,她不知是她。五年後,他依舊用卑劣的手段強占...

  • 總裁嬌妻不太乖

    作者:金水達蓮  

    總裁豪門 【已完結】

    20歲的丁蕊醉酒後稀裏糊塗的被LD跨國集團總裁楊旭帶回了房間,被吃幹抹淨了不說,脖子上還被強行種下了一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