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五章 詩意的人生履痕——《雪魂詩稿》序

  我與李大坤先生相識已有10載有餘,知其印畫皆工。然而,不久前大坤突然將一部擬出版的《雪魂詩稿》交付與我,並言之鑿鑿地囑“教正”之後,“煩請給作個序言”,委實令我驚訝。“雪魂”是大坤的筆名,《雪魂詩稿》豈不就是大坤的詩作麽?況且,這部詩稿洋洋近400首,又都是格律詩,非深諳古詩詞者難以涉獵。大坤為人坦誠直率,但由我作序卻令餘委實難以頜首。原因倒不是諸事雜陳,而是我的確不懂詩,尤其不懂古體詩。雖然讀過不少名詩佳句,又因多年從事“編輯”瀏覽過不少詩稿,但終究與詩屬“焉知有漢”。然而,大坤盛情,話出口落地成坑,隻得不揣冒昧鬥膽為之。

  《雪魂詩稿》,沒有按詩作反映的內容,條分縷析,歸納成若幹章節,而是根據詩作發生的時序自然排列。這樣雖然顯得有些隨意,但恰恰強烈地折射出作者身處不同歲月的不同景遇的不同意緒和喜怒哀樂。從1968年8月寫就的《七絕·北海見荷花有感》到2007年7月23日的《訴衷情·六十感懷》,時間跨度整整30個春秋。期間經曆了被稱之為“十年浩劫”的“文革”和如狂飆突至的“改革開放”,世事變遷,命運沉浮,景遇嬗迭;意氣風發,身患惡疾;成功的喜悅,感到平碌的失落;浸淫畫印的執著,遊覽名山大川的陶冶,交朋把盞的酬唱,自題畫作的怡情,等等,一曲曲訴諸衷腸,一闋闋心靈呼喚,一首首或慷慨或悲壯或昂揚或悱側的長誦短頌,且行且吟,從而匯聚成一部生命的交響。不是那種雕章琢句的文字把玩和脫離實際的無病呻吟。因此,顯得真實、生動和使人產生發自心底的共鳴。

  格律詩講究合轍押韻,對仗工整。“有韻則生,無韻則死;有韻則雅,無韻則俗”。字句質帖雋永,比興意味深長。“物色在於點染,意態在於轉折,情事在於猶夷,風致在於卓約,語氣在於吞吐,體勢在於遊行。”當然,時下的新古體詩,對格律並不苛刻誅求,而且在音韻節奏上不拘泥於古典詩詞的規範,力求於自由散淡中彰顯當代意識和對文化意蘊的修為和追求。大坤的詩在格律上師法傳統,但在表現內容上不刻意升華造作,而是求平易酣暢。如《七律·為配合“國貿三期工程”郊外購一廉宅》:“購得雙橋一處房/溫泉東裏在朝陽/板樓南北和風暢/畫案東西破筆狂/簡潔裝修應正好/糊塗居住了無常/夕霞信步濃蔭落/淡寫鬆枝淡寫腸。”此詩既合韻律,又描寫了作者購買新宅的方位、規格以及愜意盎然的心情。既以物寓意,又借景抒懷。這種駕輕就熟的能力,如果不對格律詩潛心研習是難以信手拈來和運用自如的。

  大坤的詩,一個鮮明的特點是詩情畫意相得益彰。這在眾多的題畫詩中得到充分的詮釋。詩是心靈的圖畫,畫又是心靈的詩篇。“石破枝橫瘦骨強/花紅不是自堂皇/惟憑一股淩霄氣/不讓三冬占斷香。”這首《七絕·題梅花》的詩作,惟妙惟肖地繪製出一幅在嶙峋的石岩旁,一顆雖不粗大但卻虯然的梅幹,如蒼龍橫空出世,枝幹上點點紅梅淩雪傲霜,俏不爭春,在襲人的嚴寒中彌漫著沁人心扉的暗香的生動圖畫。“歸雁回時映碧空/山如綠浪繡春風/飛泉絕頂凝新墅/雲卷雲舒入幾重。”這首《七絕·題山水畫》,是畫,也是詩。碧雲天,南歸雁。山舞翠浪,春風繡川。素練絕頂垂千尺,紅瓦新墅掩山間。這如詩的畫和如畫的詩,既達到了至美的詩的奧義,又具有精湛的山水畫深邃的意境,使詩的意象以及語言的色彩呈現出古典的情韻和濃鬱的藝術感染力。“雨歇青山翠/泉歡白練寒/幽林飄渺處/雲霧自飛還。”這首《五言·題自畫山水畫》,除了上麵所言具有畫的意境,還彌漫著濃濃的道憚意味:空靈、靜謐、舒緩、清雅、安恬和幽深,構成形與神的合一,意與韻之相誚,從而得大之象和大自在。

  應該說,大坤先生的格律詩,已經形成了自己的穩定的藝術風格,也步入了一種自由的創作境界,同時也證明他對古典詩詞的稔熟。我相信,憑借他廣博的對古詩詞的文化底蘊和深刻的人生體驗,一定會寫出更多更精湛更富有文化內涵的優美詩篇。

  寫於2008年6月1日京華鬆鶴齋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