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章

清晨,公寓外下起了小雨,淅淅瀝瀝的,天空灰灰的,有點曖昧。

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寬大的床上,可這不是我的床。雪白的被單遮蓋著我**的軀體,可我靈魂卻已經四分五裂,頭一陣陣疼痛。我看著散落在地上的西褲、拖鞋、浴巾、內衣,昨晚的一切變得慘不忍睹、不堪入目。

我到底做了些什麽,我為什麽要那麽做?

天曉得!

我抱著頭坐起來,然後毫不猶豫地給了自己幾記耳光。

門“吱呀”一聲被推開了,一個女子蹣跚地走了進來。她眼窩紅腫,麵容憔悴,一件寬大的襯衣套在她身上,而那下麵又是怎樣一具布滿齒痕的軀體呢?

胭脂在床邊坐下,躬身的那一刻,我看到她臉上滿是痛苦。

“昨晚……”我心口壓抑得幾乎都要爆炸了,我不敢與眼前的女孩對視:“你去告我吧。”

胭脂沒有說話,她低下頭,手指輕攪著我眼前的被單。許久後,一滴淚打在我的手背上,胭脂淡淡地說:“八年了,八年了,你對她的愛,難道真的跨越了時間與空間的隔閡嗎?昨晚你趴在我身上的時候,卻呼喊著另一個人的名字。幽若,多美的名字……”

我一窒,腦海中一片空白。

我隻記得,昨晚我瘋狂地撕扯著一個人的身體,瘋狂地呼喊著一個人的名字。難道那身體與名字是分離的?是錯位的?我在一個女孩的身上呼喊著另一個女孩的名字,我感到一種更大的負罪感。

“能抱抱我嗎?”胭脂的聲音有些顫抖。

我怔了一下,緊握著被單的雙手緩緩鬆開,試探著伸了過去。我感覺我的手都是充滿罪惡的,我真想把它剁掉。可現在它卻要去擁抱一個被它蹂躪過的軀體,它不感到羞恥嗎?

就在我的手觸及到胭脂的肩膀的時候,胭脂突然無力地傾倒在我的懷中,就像那晚我第一次把她抱進這所公寓裏一樣。

胭脂的頭枕在我的大腿上,她手一點一點攀上我的脖子,在那裏環住。

“能吻我嗎?”

我的心髒顫抖了一下,然後輕輕托起胭脂的臉,在那濕潤的唇上吻下去,輕輕地,沒有瘋狂,甚至沒有任何欲望,仿佛這一吻早已風化在歲月的長河中,從此不休,從此不朽!

就在唇齒交合間,我的唇忽然一痛,她咬了我,狠狠地咬了我的唇,我的心。

我癡癡地看著胭脂,她的眸子竟滿是激情。

“能聽我講一個故事嗎?”

我點點頭。

“很漫長的?”胭脂一隻手摸索著我的臉頰。

“有多久?”

“大約需要十八年的時間。”

我抓住她的手,望著上麵清晰的齒痕說:“不算久。我以為需要一萬年呢?講吧。”

“嗯。”胭脂輕吟了一聲,嬌小的身軀在床上蜷縮成一道優美的弧線。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女孩。她的父親在她出生的前一天病死了,她是私生女,所以她沒有姓。但在女孩殘缺的記憶裏,一個男人充當了她父親的角色,那個男人是她父親的朋友,他給予了她無限的父愛。她很愛那個男人,那種愛甚至超越了一個女兒對父親的愛。在她十歲那年,女孩的母親在一次意外的交通事故中死去了。女孩徹底變成了孤兒,但她並沒有感到孤獨。因為那個男人將他攬進了懷裏,告訴她,她將成為他的女兒。女孩記得那天剛好是冬至,男人帶著女孩去一個很大很大的商場買玩具。男人讓女孩盡情地挑,他告訴女孩,這家商場是他開的。將來他會把這個商場當作嫁妝送給女孩,可女孩心底卻默默地說,她長大之後,隻願嫁給他。盡管女孩知道,那個男人已經有了家庭。”胭脂的身體有些顫抖,她的十指深深地掐進我的肉裏。

“可是一切美好的願望都被那場火災毀掉了。蜂擁的人流將他們衝散,女孩被擠在了一個角落裏,她能聽見男人在喊她,但她的聲音太小了,她的回應男人根本聽不到。最後,男人的聲音消失在人海中,她被所有人遺忘了。女孩很害怕,她四周都是火苗,她蜷縮著身體,在濃煙中哭喊。誰來救救她?誰來救救她?就在女孩盡乎絕望的時候,一雙手臂將她抱了起來。女孩睜開眼,看到了一個陌生的少年,火光映著那少年蒼白的臉。少年抱著女孩衝出了火場,把她交給了一個警察,然後拚命巡視人海。女孩永遠記得那少年的眼神,剛毅、憂傷、甚至隱隱還有些頑劣。女孩一直盯著少年,她發現少年的眼神突然變得異常驚恐,她想問她怎麽了。可她還沒有開口,那少年竟然再次衝入火海。抱著女孩的警察試圖拉住少年,可隻扯下了他一片衣袖。身邊的人說,那少年這樣衝入火海,簡直是送死。因為沒有人能從那樣的煉獄中逃生出來,明知必死無疑,可他為什麽還要去呢?女孩不懂。”

我抱著胭脂的手臂顫抖了一下,心髒劇烈扭曲著,仿佛隨時都可能蹦出來。八年之殤,如一柄鋒利的匕首削著我的皮肉,然而削下的地方隨即又開始愈合,但那痛卻永遠無法愈合,因為我痛在心中,痛入骨髓。那日所發生的一切早已模糊,我隻記得幽若撲入我懷中那溫柔地一笑。我不能確定自己是否真的救過懷中的人,但我們彼此的那份熟知,仿佛遠不止八年前的那場烈火之緣。

“後來在那名警察的幫助下女孩終於回到了她視同如父的那個男人身邊,男人緊緊地抱著她,一遍一遍地說‘不要怕,爸爸在這裏’。女孩不怕,沒有什麽可怕的。她隻要躺在男人懷裏,她就什麽都不怕。可是,女孩一切的希望與幸福都毀在了那場火災。男人的公司破產了,他經受不住社會各界的壓力。在一個深夜,男人和他的妻子自殺了。女孩再次成了孤兒,世界上再沒有任何人會去關心她,給她溫暖。但女孩卻在孤獨中奇跡般活了下來,她學會了對抗這個世界的唯一方式—冷漠。”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麽事值得女孩留戀的話,就隻剩下那個少年了。女孩知道那個少年竟然在那樣近乎浩劫的火災中奇跡般活了下來,但女孩知道有時候活著遠比死去更痛苦。有一年清明,女孩去給她最愛的男人掃墓,不料卻與那少年擦肩而過。女孩幾乎認不出他了,他已不再是昔日那個少年,他的目光平淡得甚至看不出一絲生機。於是女孩開始注意他。每年清明少年都會去掃墓,他在一個孤零零的墓前一坐就是一天,他嘴裏說著什麽,表情很複雜。是幸福?是苦澀?還是……”

“是另一種冷漠。”我摟緊胭脂:“冷漠分兩種:一種是對世界,另一種是對自己。他的冷漠是後者,他把所有的痛苦都壓在心底,冷漠地對待自己,這是一種自我懲罰。所有美好的東西都不應該屬於她,都應該和他的愛人長埋地下……”

“真是這樣嗎?也許就是這樣吧。”胭脂拉過我的手掌,輕輕掰開,然後伸出食指在上麵淺淺地畫了一個圓圈,她想圈住什麽呢?

“女孩本以為她將永遠不會對這個世界再有任何感覺,可她錯了。在一天黃昏,她遇到了一個人,那個人告訴了她一個天大的秘密。原來當年的那場火災是一個陰謀,一個名叫孫程東的惡人利用他老子的權勢放高利貸。他用卑鄙的手段騙得了女孩心愛男人的信任,然後向他放高利貸,那家商場就是男人利用借高利貸的錢建成的。可誰會想到,孫程東竟然暗中命人放火,引發了火災,然後在男人身無分文的時候逼債,最後逼死了男人。”胭脂的眼中閃爍著寒光,嘴角抽動著。

“那個男人叫林濡濤,對嗎?”我問胭脂。

胭脂點點頭。

我終於明白了孫程東為什麽會一夜暴富的緣由了。但隨即便是一股無法抑製的憤怒燃燒著我的身體,此刻我真想把那個孫程東撕成碎片。他為了牟利,竟然製造了八年前的那場火災,是他害死了我的幽若,是他害得我如此孤苦,好笑的是這麽多年來我還傻子似把他當成朋友。

“孫、程、東!”我一字一頓地說,手一點點收緊。

“啊!”胭脂呻吟了一聲,“你弄疼我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