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一章 僵屍大戰

第二十一章僵屍大戰

  真正的僵屍大戰這個時候才拉開帷幕。

  四輛武裝的直升飛機帶來的四十人,被分成了八個組,配的全部都是強爆炸性的裝備,散彈槍,手雷,火箭筒,甚至還有兩台迫擊炮。

  殷縣長和老劉是屍變的時候,被人牆保護著,最後乘坐裝甲車逃出去的,目睹一幅幅被僵屍撕碎的場景,他們自然知道僵屍的厲害。

  普通武器,如手槍,衝鋒槍,就連穿透力最強的AK47對僵屍都沒有效果。散彈槍還勉強能打斷僵屍的局部肢體,手雷等強爆炸性武器能把僵屍炸的粉碎。

  五個小組分散了之後,跟前麵的小組匯合。

  半個小時,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是對手銬扣在直升機上不能活動的他們來說,這半個小時比一年還長。

  人多力量大,沒多久,連續的爆炸聲和槍聲陣陣響起,聲音透過背後的大山反彈回來,更顯得恐怖。

  偶爾長長的幾聲慘叫聲,響徹在四周,殷縣長聽了之後躲到了直升機上緊張的探頭張望。這老劉雖然是做考古的,但是不失為一個漢子,就算手無縛雞之力,也跟著劉隊他們一起去。

  槍聲變得急奏了起來,連續不斷的爆炸聲從四周傳來,慕辰在悅月的耳邊低聲的說:“熱鬧開始了!”

  悅月點了點頭,之後想起了一件事,急忙對殷縣長說:“壞了,殷縣長,僵屍如果被炸開,會散出一股屍氣,那屍氣的毒非常的邪門!”

  殷縣長瞟了悅月一眼,不搭理悅月,兩眼急切的看著前麵。

  “喂!喂!聽到沒啊!”悅月提高聲音。

  殷縣長皮笑肉不笑的說:“悅月小姐,這是是中國,更詳細一點,這裏是中國的湘西鳳凰縣,不是美國,還輪不到你指手畫腳。”他點起一根煙,根本聽不禁悅月的話,吹了一口煙之後,冷笑道:“你們SUPPER組織暗地裏派你來這裏,有什麽目的?”

  慕辰狐疑的看了一下悅月,這SUPPER組織他從來沒聽說過,一時之間對悅月的身份感興趣了。

  悅月不禁鄙視他,感歎的說:“看來在殷縣長眼裏,這些人的性命真的是一文不值。”

  殷縣長臉色一變,之後哈哈狂笑,一陣陣的爆炸聲把他的笑聲給淹沒。直升機外麵一陣腳步聲。

  跑來了兩個人,提著一箱子的東西,還有一個人捧著一黑色的盒子,捧到跟前之後,那黑色的盒子蓋子不小心給弄的脫落,裏麵赫然是一台筆記本。

  悅月暗自看了殷縣長一眼,這筆記本是之前在倉庫裏麵的那台。

  本來還以為這殷縣長隻是一個心胸狹隘的政客,如今看來,他可不是個簡單的人物。

  而殷縣長也知道了這東西被這兩人看到,但是絲毫不在意。

  他指揮那兩手下把東西般到直升機的後麵的一個箱子裏,然後上好了鎖。慕辰一直盯著他們,悅月暗地裏掐了一下慕辰,叫他假裝看不見,但是這小子居然裝傻,不明白悅月的意思。

  悅月“噓”的一個動作,禁止他開口問,在他手心上寫了一個“逃”字。

  慕辰看了一下手銬,掙了一下,之後無奈的看著悅月,這手銬這麽緊,怎麽逃。而且他還不明白悅月為什麽要寫個“逃”字。

  殷縣長把東西鎖好了之後,在那兩人耳邊低語了幾下,那兩人點頭看了一下悅月和慕辰,之後點了點頭。

  殷縣長回到直升機座位上,陰陰的笑道:“這裏僵屍橫虐,我叫他們先送你們離開這裏。”一揮手,兩人把手銬打開之後,反扣著慕辰和悅月,帶他們到軍區的一角去了。

  “喂,你們想幹什麽,要帶我們去哪裏!”悅月大聲的喊,她知道這殷縣長不會這麽好心。轉眼給慕辰一個眼色,叫他趕緊想辦法,但是慕辰卻不明白她這時候的意思。

  那兩手下喝了幾聲,沒止住聲音,幹脆從地上的死屍上扯下一件衣服,撕開之後塞進兩人的嘴裏。

  悅月掙紮著,但是絲毫沒用,看來這殷縣長是要殺他們滅口了。到現在想不通的是,倉庫裏為何有一台電腦和一些化驗品,那個忍者,跟殷縣長是否是一夥的。

  不過,已經遲了,慕辰終於明白過來悅月為什麽要跟他說“逃”字,雖然不明白為何要殺了他們,但是如今生死關頭,就算明白也已經晚了。

  兩手壓著他們倆走到一倉庫後麵,掏出了手槍,把兩人使勁一推,舉槍就射。

  兩聲槍響的同時,一陣呼嘯的風聲從一邊劃空而來,兩手下慘叫了一聲之後,倒地翻滾。

  “金金!”慕辰睜眼一看,一女的身穿一件短衫,背上背著一盒箭,手上拿著一把弓,傲然的站在一輛車上。

  “好一個巾幗英雄,好帥的箭法!”悅月心裏讚道,那兩人被弓箭打穿了手掌,大腿處每人兩箭直慣而入。

  金金微微一笑之後,縱身跳了下來,把那兩人的槍踢到一邊之後給那兩人送了幾腳,從他們身上拿起了手銬的鑰匙。

  慕辰和悅月被解開之後,一陣輕鬆,搓了一下手腕,慕辰感謝道:“金金小姐來的真是時候!”

  金金突然瞪大了眼睛,凝視著慕辰說:“你說什麽,再說一次!”

  慕辰摸不著頭尾,不知道那句話怎麽惹了她,結結巴巴的說:“這個,這個,金金小。。”

  “大姐!大姐!聽到沒有!”

  “對,對!大姐,大姐大,大大姐!”慕辰急忙附和,誰叫人家救了自己一命呢,不過想來這丫頭好像不喜歡人家稱呼她的時候帶個“小”字。

  悅月對他微微點頭表示感謝,她也甜甜一笑。

  金金問:“你們怎麽搞成這樣,任天行呢?”

  “任天行?”慕辰嘀咕著,右手習慣性的摸著自己嘴角的那顆痣,尋思著怎麽一來就找任天行,他有什麽好的,我也不見得比他差。

  “問你呢,發什麽愣!”金金大咧咧的拍了一下慕辰的肩膀,慕辰哎呀的叫了一聲。

  這肩膀被那飛僵弄傷,屍毒入侵,幸好有糯米可以去屍毒,剛剛敷的糯米沒多久,屍毒已經退的差不多了,但是也漸漸的變得有感覺了,金金這一拍,拍的正對地方。

  疼的讓他眼睛冒光,隨手指著悅月,哭喪著臉說:“你問她吧。”

  悅月指著任天行追趕忍者的方向說:“往那邊去了。”

  金金點了點頭,不理會他們倆,轉身往那方向追去。悅月急忙拉住她,說:“現在先不要過去,軍區裏太危險。”

  “那幫傻蛋,死的死傷的傷,連自己的顧及不了,不用擔心。”金金嘴裏的傻蛋,想來是指那些軍人。

  悅月低沉的說:“這裏有僵屍!”

  金金一聽,這話湊效了,狐疑的看了四周,指著地上的屍體說:“這。。。”

  “沒錯,這些人都是給僵屍咬死的!三千多人,三千多!”悅月說到此,心情十分沉重。

  “那不行,這樣的話我更加要去找任天行,他一個人太危險!”金金掙脫悅月,不再理會,拿著弓就往前麵跑。

  慕辰和悅月相視看了一眼,追吧,一起上!總不能讓金金一個人去。

  四周的爆炸聲和槍聲響起,一陣陣的慘叫聲不絕於耳,之後一人大聲喊道:“大家閉氣,捂住鼻子,這氣味有毒。”

  話音剛剛落,又幾個慘叫聲響起。

  悅月和慕辰偷偷的來到直升機後麵,殷縣長正拿著槍瞄準著金金,一個手刀的姿勢,悅月一下打在殷縣長的後腦上,把他打暈。

  在直升機裏麵找到對講機之後,急忙呼叫其他小組。

  “1號收到,1號收到!”對講機傳出急促的聲音,說:“來援的很多兄弟都被中毒暈倒,我們傷亡很大!請指示。”

  “2號收到,我們這邊已經清理了幹淨,不過傷亡很大,請指示。”

  “請報告你們的具體位置和傷亡情況。重複,請報告你們的位置和情況。”

  1號小組和2號小組分別跟來援的官兵匯合,雖然傷亡慘重,但是兩個小組的基本上解決他們那邊的問題。

  總共34具僵屍,任天行他們來的時候,已經解決了9具僵屍,解決這9具僵屍的代價,是三千多名官兵的性命。剩餘的25具僵屍依然是一個巨大的威脅。

  任天行和悅月在車庫這邊解決了兩具,還有一具小的紅毛僵屍給逃跑了。剩下的就23具。

  緩兵來之前,其他4個小組分別解決了三具。但是3號小組的4個人如今下落不明。

  老劉和劉隊帶著這些人有備而來,跟其他小組接應之後,由於過度的自信,炸碎僵屍之後,不及時的離開,導致很多人中了屍毒,短短兩分鍾時間,中毒的人全部倒地,抽搐而死。在不到一刻鍾裏麵,消滅是近十具僵屍,但是帶來的近四十個人,如今死傷二十二人,還剩十八人。

  聽到這個數據,悅月不禁心涼。如今剩下還有十具僵屍在軍區裏,但是天色已經漸漸變黑,看來不到十分鍾就全部變黑了。

  十分鍾!短短的是十分鍾~~!

  悅月拿起對講機,叫1號把對講機交給劉隊,之後很堅定的說:“劉隊長,你們還有十分鍾的時間,如果十分鍾內不能解決剩餘的十具僵屍,後果不堪設想。”

  劉隊長似乎殺怒了,十分鍾要解決十具僵屍,這是開玩笑,是對自己的諷刺嗎?

  狠狠的罵了一句之後,二話不說,把對講機摔到一角,之後扯著嗓子喊:“兄弟們聽了,平均分成兩組,大家集中火力一起開火,不要分散。”

  分成兩組之後,劉隊帶著十個人,正想往醫院大樓裏麵衝的時候,突然間感到天色黑了下來,抬頭一看,老劉在旁邊驚訝道:“不好!天狗食月!”

  一大片的烏雲在天邊飄動,遮住了太陽,天色變的黑暗。

  天提前黑了。

  悅月和慕辰相視了一眼,慕辰臉色大變,低沉著說:“天狗食月,糟了!走,去幫忙,反正也走不了了。”

  劉隊見天色變黑,心裏沉了一下,看著眾人都看著他,不禁挺起胸膛,這麽多人還在這,還怕什麽。

  天黑了之後,眾人不自覺的靜止了下來,沒有個人說話。

  四周一陣“砰!砰!”的聲音,遠遠傳來,很有規律性的,非常的低沉,這是什麽聲音。

  劉隊一個手勢,讓眾人圍成一個圓圈,警惕著四周。

  一陣爆炸聲響起,是另一個小組那邊的動靜。劉隊壓著手叫大家冷靜,不要自亂陣腳。

  那邊傳來一陣騷亂,之後“嘭!嘭!”的幾聲槍響,一火箭筒爆炸聲響起,火焰四射,那邊的一倉庫被炸的翻天。

  手雷聲陸續響起,爆炸聲震的耳膜發痛,在這距離還能聞到硝煙的味道。

  老劉低聲說:“看來他們遇到了僵屍,咱們要不要去幫忙?”

  “如果真是遇到僵屍,去了也來不及了,咱們先靜觀其變。”劉隊一番話,到是挺在理。

  那一組足足有十二個人,轉眼之前,槍聲漸漸弱了。

  遠處一人跌跌撞撞的跑了過來。

  “自己人,不要開槍!”劉隊下了命令,自己往前麵跑去接應那人。

  那人半身子都是血跡,左邊臉血肉模糊,被劉隊扶了之後睜眼看了一下劉隊,急促的說:“僵屍!僵屍,快走!快!”話音剛落,人就斷氣了。

  劉隊緊張的喘氣,兩眼通紅,拿起槍後退了幾步,看了四周之後,無奈的一聲:“撤退!”

  眾人聽到命令之後,相互看了一眼,劉隊重複了一遍,大喊:“撤退,沒長耳朵啊!”

  “等等!”老劉喝住劉隊,“不成撤!”

  “不能撤?!”劉隊等著血紅的眼珠,嘶啞的吼了一句:“同來的四十位兄弟,如今隻剩下這些兄弟,你說不能撤?”

  喘著氣,劉隊似乎說紅了眼,抓著老劉的衣領狠狠的說:“這些都是我們湘潭地區的飛虎隊精英,跟我出生入死多年,如今你說不能撤!”

  老劉很堅定的說:“要不消滅僵屍,誰也不能撤!”

  “撤退!”

  “不能撤!”

  “這是命令,你敢違抗命令,我嘣了你!”劉隊散彈槍架在老劉的胸膛上。

  老劉一臉堅毅,大聲喝道:“這僵屍不除,今晚就不隻是這三十個跟你出生入死的兄弟死亡,先有三千多名官兵陣亡,後有六十萬百姓,如果不能解決,你知道要死多少人。”

  不管能不能退,已經晚了。

  老劉和劉隊開口愕然,遠處另一組的方向,三具僵屍,直楞楞的手在前麵,一跳一跳的蕩悠悠過來,而前麵的醫院大樓,也有三具僵屍破窗而出,一躍一跳的圍了過來。

  一共六具僵屍。

  劉隊放開了老劉的衣領,散彈槍上膛,一咬牙,狠狠的說:“好,今晚就拚了,為了六十萬的百姓。”

  僵屍一顫一顫的跳來,嘴裏呼出一股股青煙,空洞洞的兩眼裏麵一點小紅點,看的人心裏發寒。

  仰天吼了一聲之後,劉隊大喝一聲:“開火!”

  十把槍同時開火,百千發子彈在同一時刻打在僵屍的身上,一陣陣的青煙從僵屍身子裏冒了出來。

  兩具僵屍被集中的槍火打得頭顱斷裂,滾到一邊之後,那腳被散彈槍打飛。屍身千瘡百孔,倒地不起。另外的四具僵屍被打的倒地了之後在此彈起來,如此反複多次。

  “瞄準他們的頭和腳,集中打!”劉隊似乎看出了訣竅,一聲令下之後,眾人把火力都集中到最近的兩具僵屍身上。

  這兩具僵屍被打的跟前麵兩具一模一樣,被打的稀巴爛,隻是一具僵屍的頭被打的往眾人這裏飛了過來。

  頭顱撞在兩人身上之後,掉落地上,一股青煙從嘴裏冒了出來。其中一人聞到一股死老鼠的臭味之後,臉色大變,嘴裏喊道:“小心屍氣!”之後就倒地。手上還緊緊的抓著散彈槍,槍把子落在地上之後,慣性的扣住了扳機,散彈槍“嘭”的一聲在眾人背後走火,槍口處的三個人被槍打中,血肉橫飛,一人的大腿被活活的打算,大腿根部噴出一股股熱血。

  旁邊的人急忙一腳把頭顱踢遠,眾人急忙扶著傷員後退十多步。

  噴出的血腥味似乎刺激了僵屍,他們紅著眼向眾人攻來。

  “操,沒子彈了!”一人看了一下自己的槍,拿著槍柄衝了過去:“老子跟你拚了!”

  “回來!”劉隊大驚失色,急忙叫他回來。

  天空一陣陰涼的感覺,兩隻手從空中插了下來,**了那人的頭顱裏,活活的把整個人給叼了起來。

  老劉喉嚨“軲轆”一下,這在空中飛的居然是僵屍。傳說中的飛僵!

  子彈用光了,但是眼前還有兩具僵屍,天空還飛著一具,看來,隻能同歸於盡了。

  劉隊長咬了咬牙,對剩下的四個沒有手上的兄弟說:“兄弟們,如今退也退不了了,早死晚死也是死,今天無論如何也不能把這僵屍給放了,大不了同歸於盡。”

  一兄弟眼淚盈眶,手裏握著兩手雷,梗塞著說:“劉隊,我聽你的!”

  “劉隊,我們都聽你的!”其餘三個人隨聲應和。

  劉隊滿意的點了點頭,兩眼盯著那兩具跳來的僵屍,隻要再多近幾步,就讓自己跟他一起同歸於盡。

  飛僵把那具屍體扔了之後,吼了一聲,兩眼發綠,一個轉身,飛身往劉隊攻來。

  再近一步,再近一步。劉隊心裏倒數著,隻要距離夠了,自己就握著手雷撲上去,死死的抱著。

  “天地無極,乾坤借法!”一聲蒼老的聲音從遠處傳來,一道黃光打在飛僵的身上,那飛僵被打的跌落在另一角。

  眾人心裏一震,這是什麽功夫,抬頭一看,一老人背上背著一把劍,手上擺著一手勢在喃喃有詞。

  “般若般若蜜!神劍伏妖!”那老人身上的一把木劍自己跳了出來,畫了一個長弧,刺入飛僵的身子裏。

  飛僵被刺如之後,慘叫的叫了一聲,老人趁機拿出一道服,口中噴了一道口水,一個縱身,把符咒貼在那飛僵的額頭上,一聲“禁!”飛僵立馬不能動彈。

  “叭尼叭尼哄,風火雷電鬼,急急如律令!”一年輕人從另一邊飛奔而來,手上捏了幾道符咒,一鄭,符咒發出一股黃光,打在跳躍的那兩僵屍身上,爆裂聲響起,那兩僵屍被打的飛出好幾米遠。

  劉隊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失聲叫道:“輕功,居然是輕功!我不是在做夢!”

  那少年飛奔而來的時候,腳尖輕輕的點了點地麵,就像燕子一樣輕飄飄的,越過前麵草莆的時候,兩腳也點著邊角一下躍高了三米多。這功夫絕對是輕功!

  這兩人的到來,似乎增加了戲劇性,老的一臉懊悔,歎氣說:“我們來晚了!”

  “師父,長風大哥怎麽會不在這裏。”

  那老的瞪了他一眼,說:“你問我,我問誰?”

  老劉聽到他們倆對話,心裏一驚,難不成他們說的是長風?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畫屍人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