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二章 鳳凰重生

第二十二章 鳳凰重生

  世間能人異士眾多,隻是這類的人一般都不會在大眾麵前表露出他們的能力,以免驚世駭俗。

  沒有見過,不代表沒有。這類的人,號稱第五種人!

  第五種人,是什麽人?沒有人能回答的上來。

  完顏長風就是典型的第五種人,對於完顏長風,用任天行的話說,他不是人!

  不是人不代表第五種人不是人,隻是這類的人更加神秘,他們有自己的生活習慣,因為這類的人有個不成文的規矩,這種潛在的規矩,時時刻刻約束著他們。

  那就是天規!

  不管你是普通的人,還是第五種人,隻要你是人,一定被天規所限製,順天者昌,逆天者亡。

  想要逆天改命,除非你不是人!

  劉隊人不傻,身為一個縣的刑警隊隊長,自然不會傻。來人一出手就把僵屍給製服,他知道遇到了高人。

  走向前謝過救命之恩後,立在一旁等候那兩人的吩咐。

  那老的掐指算了一算,看了一下醫院大樓,嘴裏嘀咕道:“好重的陰氣!”

  “師父,看來裏麵才是真正的厲害角色!”

  “嗯,不錯,想不到你這陣子進步的倒是挺快!居然也能看出來!”老頭點了點頭,轉頭問劉隊:“任天行呢?”

  眾人心裏一愣,這任天行是誰?

  任天行的名頭,自然不是普通人能知道的。這群人裏,就劉隊知道任天行的身份,但是自從上午到現在,還沒有他的消息,對那老人搖了搖頭。

  “咿!師父,你看~!”那徒弟手指指著遠處一背影,前麵一身穿一件短衫,手拿大弓的女孩正往山上去,急忙叫道:“前麵危險,小姐請回來!”

  那女孩正是金金,照著悅月指的方向走,背後傳來一男子的聲音,她轉頭看了四周,可能不是叫自己,不再理會,繼續往前麵走。

  但是才走兩步,後麵又一聲“小姐請留步”!

  金金臉色一變,不管三七二十一,右手撥下一箭對準背後喊話的那人就射。

  別看她身子薄弱,手上的大弓絲毫不含糊,射出的箭帶起滋滋的破空聲,速度極快。

  任何人都沒有想到,這女孩居然會攻向喊話的,而且出手這麽幹淨利落,如行雲流水,眨眼即到。

  那弓箭勁道非常大,不隻是快,準,還帶了個狠字。箭如流雲劃過之後,擦過那年輕人的頭皮,一撮頭發散落,箭沒入背後一棵大腿粗的樹上。就連那老人也愕然,這麽快的箭法,不是一般人能射出來的。

  “咿!前麵不是馬俊峰嗎?”悅月脫口而出,在金金的後麵跟隨來了兩個人,是悅月和慕辰。

  “金金,是自己人!”悅月喊了一聲,之後跟馬俊峰打了個招呼。

  “他們是誰?”老頭子低聲問了一句。

  “悅月?!”馬俊峰看到悅月和慕辰居然在一起出現,不禁驚喜,對著他師父說:“師父,那人就是悅月,跟在旁邊的那少年就是我跟你提過的慕辰!”

  悅月招呼金金過去打招呼,金金嘟著嘴說:“沒空,我先去找任天行!”

  “金金,他們跟任天行都是好朋友,不如下去問問!”

  金金眼睛看了一眼,想了一下,勉為其難的說:“好吧,走!”

  慕辰和悅月,金金三人趕到馬俊峰旁邊的時候,慕辰對那老人跪下磕頭,恭敬道:“晚輩慕辰,見過古老爺子!”

  “悅月見過古老爺子!”悅月微笑著見禮。

  那老頭子,赫然就是古晶,唯一的正宗茅山派嫡傳弟子。古晶點了點頭回禮。

  金金絲毫不知道古晶是何人,慕辰和悅月見了他這麽恭敬,自己也微微點了點頭,算是見禮了。

  古晶卻不在意,開口誇道:“這位姑娘的箭法真是了得,我看天下用箭之人沒有人能比的上你。”

  雖然不知道古晶何許人也,但是能被人誇,對古晶的印象不由好了幾分,臉色也稍微好了一點,眼光碰到馬俊峰,怒目對著他。

  古晶對馬俊峰喝道:“俊峰,還不快給金金道歉。”看來自己的徒弟以前有可能得罪過金金,不然也不至於讓人家一見麵就賞一箭。

  馬俊峰不知道自己何時曾得罪過她,正在納悶,聽到師父命令,嘴裏囊囊著:“師父,這,這?”見到古晶臉色不對,道歉就道歉吧,反正師命難違。

  馬俊峰扯了一下嗓子,給了金金一個白眼,然後彎腰對金金說:“不知道小子我何處得罪金金小。。。哎喲!”

  正說著,見到慕辰在自己背後擰了一下自己的P股,這可真疼。慕辰附耳過來接著說:“大姐,大姐!”

  “大姐?什麽意思?”馬俊峰心裏琢磨著,一臉迷糊,悅月也湊過來說:“你要說大姐才行。”

  馬俊峰不理會兩人的插嘴,心裏向著,等會在弄清楚他們說的什麽大姐,嘴上賠笑了一下,繼續說:“咳!咳!不知道小子我何處得罪金金小姐,還望見諒!”

  悅月和慕辰閉上眼睛,心裏喊著:完了!

  果然,清脆的兩巴掌已經賞在馬俊峰臉上,騰的一下,兩邊臉上五個手指印清晰如畫。

  除了慕辰和悅月,在場的人都全部愕然,古晶心裏偷笑,看來這小子以前得罪過金金,不然人家也不會這麽大庭廣眾之下給你“賞臉”。

  馬俊峰愣了一下,揉了揉臉,還不好發怒,畢竟人家是女孩,總不能跟她怒吧。看了一下自己的師父,他居然假裝看不到,這,這,自己怎就惹上了這煞星了?

  不行,得問清楚了。

  馬俊峰被打的不甘心,大聲問道:“金金小。。吾,吾!”他正想說“金金小姐”的時候,嘴巴被人給捂住了。

  慕辰幸好及時把馬俊峰的嘴給封上了,低聲說道:“叫大姐,金金大姐!”提醒完了之後,急忙放手。

  “金金大姐?”馬俊峰傻楞楞的念了一句,正想問什麽回事,金金滿意的點了點頭,冷冷道:“這才像話,以後叫我別帶個小字,不然有你好看!”

  靠,原來這樣,這變態女,帶個小字的稱呼都得罪她!馬俊峰終於明白慕辰之前的提醒了。

  一段小插曲過了之後,悅月數了數地上的僵屍,怎麽還差兩具?

  “悅月小姐,看出了什麽?”古晶皺眉問。

  “不對,還差兩具僵屍!”

  古晶點了點頭,看了一下天,之後對金金和悅月說:“這裏交給我,你們兩人去找任天行。”

  掏出符咒遞給馬俊峰,說:“慕辰,俊峰,你們馬上在軍區這裏布結界,每一個陰位,貼一張符!”

  之後轉頭問:“你是老劉?”

  “沒錯,我是。”

  “好,你跟他們幫我的忙,在午夜之前把這些屍體全部給焚化。還有,派個人到縣裏去通知任天行的手下黃風和石磊,跟他們說叫他們按計劃進行。”

  午夜之前,要焚化掉三千多具屍體,這個工程何其浩大。而負責這個工作的,除了派出去一個人之外,也就剩下十一個人,加上彈藥庫看護病人的兩個人,一共十三個人。

  悅月對著劉隊說:“殷縣長在這裏太危險,你還是叫一飛行員先把殷縣長給送回去。”

  劉隊想想也是,這殷縣長要是在這裏出事,自己可是脫不了幹係。

  時間緊迫,劉隊果然是做事的料,馬上派人去做,然後組織眾人去拿汽油,搬屍體。

  古晶一個人站在醫院大樓前,在門口用腳畫了一個八卦,把胸口的護心鏡拿了出來。鏡子有半巴掌大小,古跡斑斑,正麵是銅磨的鏡麵,中間有一陰陽圖案。

  拿著護心鏡,嘴裏念念有詞,用護心鏡往大樓方向一掃,鏡的中央居然射出一股白光,有如電筒一般,略過大樓的時候,隱隱看到大樓被附著一層黑黑的霧氣。

  古晶兩腳站在腳下的八卦圖中心,咬破食指之後在左掌上畫了一個奇怪的符號,對著樓層一掌掌的打過去,口中念道:“天地無極,乾坤借法!李天王急急如律令!鎮妖塔!封!”

  古晶手掌遙遙打在大樓的各個側麵,之後雙腳一曲往上一躍,整個人淩空升高十米有餘,最後一掌打出之後,大樓四周顯出淡淡的黃光,有如被一寶塔罩住,人也徐徐下降。

  把大樓給封住之後,古晶舒了口氣,心裏暗自歎道:希望這方法能夠湊效。

  ××××××××××××××××××××××××××××××××××××××××××××××××××××

  這是泥土的氣息!而且還帶著很清香的植物味道。

  任天行鼻子一動,這氣息徐徐的傳來,雖然還沒有能力睜開眼,但是他的知覺已經漸漸的醒來。

  想睜開眼睛,眼皮特別的沉,怎麽也睜不開。想大喊一聲,但是臉上的肌肉幾乎動不了。任天行感覺到,自己被夾在一個地方,而且夾的很緊,緊到自己的臉部肌肉都無法動彈。

  是什麽東西夾住我了?任天行醒來之後,第一個思考的問題就是這個。整個身子就像被一座山壓著,沒有一處是能動。

  這個時候,他終於體會到了孫猴子被壓在五指山的那種感覺。人家孫猴子還有個金剛不換之身,而且起碼頭部能動,自己什麽都不能,跟他比起來那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越是掙紮,心裏越急,一陣怒火中燒,任天行一股怒氣從心裏伸起,大喝了一聲。隻感覺心裏的那股怒氣從自己的耳朵,嘴巴鼻子等七竅給噴了出來,滋滋的響,雙腳微微一曲,用力一蹬。

  任天行全身突然一鬆,他沒想這麽一蹬居然能擺脫束縛,全身一鬆,一股強烈的陽光刺向了自己的眼睛,而自己的身子正在往上升。

  眼睛被刺的無法睜開,頭嘭的一聲,頂斷了一樣東西,之後連續嘭嘭的頂到了東西。任天行伸手四處亂抓,很幸運的抓到了一截很粗的樹枝,緊緊的抓住,身子漸漸穩住。

  抓住樹枝之後,任天行把腳也手都掛在樹枝上,頭背著光在樹枝上蹲著,這光線實在太要命了,眼睛被射的火辣辣的。

  他就像蝙蝠一樣,卷著身子把自己的頭埋在身子裏麵,四肢掛在樹枝上。

  “啊!”任天行怪叫了一聲,樹枝被他弄斷了,從高空跌了下來,人和大地來了一次曆史以來最偉大的接吻。幾十米高的地方落了下來,活活的跌在地上,把地上的灰塵和樹葉弄的飛濺。

  終於,眼睛適應了陽光,任天行撐起了自己的身子,奇怪的看了一下自己全身。

  全身破破爛爛的,那身軍衣服零零碎碎的,檢查了一下,居然一點傷都沒有。

  真是奇怪,就連臂膀上被僵屍戳傷的傷口都已經愈合,沒有留下任何傷痕。掀開褲子往自己褲襠一看,鬆了口氣,小祖宗幸好還在。

  坐在地上整理了一下思路,想到自己跟蹤那個叫豐臣季男的忍者之後,偷聽了他們的一番話,然後被一個叫德川的人發現。之後用計離間他們,德川殺了豐臣季男,然後。。。

  任天行終於想了起來,那飛僵,飛僵是德川招來的。他居然能控製僵屍!

  腦海一片清晰,原來這德川就是吹嘯之人。慕辰說過,那個嘯聲是讓僵屍複活的咒語。

  但是,為什麽自己不死了?他明明記得,自己聽到自己的骨頭斷裂的聲音,喉結被僵屍緊緊的勒的碎裂,自己神誌開始迷糊,最後感覺到有無數隻手從地下伸出來,要自己下去。最後自己把手雷給拉開了。

  這是夢?還是幻境?看來一定是自己的幻覺,難不成那德川會幻術?

  隻有這麽解釋了。

  悅月!任天行想到悅月還在倉庫裏麵,軍區這麽多僵屍,居然不顧她的安危讓她一人在那裏。真該死!

  任天行起身,急忙往回走,不小心被東西拌了一下,差點摔倒。一看,是一截斷了的樹枝,旁邊一個大洞。

  任天行走進一看,這洞有四米多深,寬度正好是一個人的寬度。

  探頭往下麵一看,一股熟悉的味道傳來,就是那股泥土香味。任天行心裏一緊,原來自己剛剛的感覺是真的,這個洞就是自己之前被埋的地方。

  那也就是說,之前的種種,不是幻境!而是真的!

  任天行緊張的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皮膚還是這麽光滑,自己沒可能是死人,眼光落在腰間的那把槍上,心裏一動,唯一能解釋的是,長風救了自己!

  是長風出手救了自己,這是唯一能解釋的!

  “長風!長風!”任天行大喊了兩聲,聲音飄蕩在山穀之中,但是沒有人應答。

  背後輕輕的腳步聲響起,任天行猛的一轉頭,驚喜叫道:“長風!”可是轉眼間又失落了,驚愕的問:“周師姐,你怎麽在這裏。”

  周芷慧輕笑道:“那個叫長風的是不是欠了你很多錢!讓咱們的小任這麽惦記,連師姐來了也不知道!”

  任天行哈哈賠笑,對周芷慧拱手說:“周師姐大駕,小弟哪敢怠慢,隻是不敢相信而已。”

  “有何不敢相信的?”

  “能讓周師姐到的地方,一定是非同小可,周師姐不會是來這裏觀光的吧!”任天行打著哈哈。

  周芷慧臉色一變,冷冷的看著任天行說:“你當真認為湘西軍區三千多人的命是小事嗎?”

  任天行心裏一涼,額頭發麻,原來她是為了這事來的。

  周芷慧繼續說道:“中宮七星移位,煞星坐居其中,我就算出湘西一定會出事。你作為韋軍長欽點的第一把手,叫你來辦事,沒想到這點事情都辦不了,還要讓我們龍牙的人來親自來,你們刀鋒的人這幾年是不是閑得太厲害。”

  “周師姐真是厲害,居然能算出。。。”

  “任天行!”周芷慧喝住他:“別在我麵前跟我打官腔!你知道現在事情有多嚴重?”

  任天行無奈的聳肩,早就習慣了周芷慧的蠻橫,這事情裏麵內有隱情,根本不是表麵上的這麽簡單,但是實際上自己又沒有任何證據,隻能歎了口氣。

  “算了!”周芷慧見到任天行一臉喪氣,同情之心立起,嘴裏一軟,說道:“走吧,帶我去軍區看看。”

  任天行知道周芷慧心軟了,不會再罵自己,心裏大樂,可是臉上卻不露聲色,老老實實的帶路。

  兩人一時之間也沒有人願意先開口,一前一後的走著,氣氛頗為凝重。

  任天行身上的衣服實在太爛了,手才剛剛撥動了幾下,衣服從背後分開成兩半,噝噝作響。

  周芷慧在背後捂嘴偷笑:“任天行,才一個月沒見,你怎麽好的不學學壞的,以前嘛,知道你好泡妞,招女人喜歡。現在不泡妞了,泡老鼠,招老鼠喜歡,全身上下都是老鼠親吻的成果。”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畫屍人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