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章 援兵

沙沙的對講機聲音響起,此時悅月正在研究這集裝箱裏麵的設備。

  “天行,悅月!我是慕辰!收到沒有,收到沒有!”

  “慕辰?!天行不在,你那邊情況怎麽樣!”

  “你現在在哪裏?我去找你!”慕辰說話似乎很急,還是見麵在說。

  悅月細眉一皺,想了一下說:“咱們在醫院大樓門口見。”

  兩人碰麵之後,悅月身上的那件衣服讓僵屍給撕爛了,如今穿著一件士兵的軍裝,輕盈的身子在軍裝下麵略顯單薄。

  天生麗質,無論穿什麽衣服,都另有一番風味。

  慕辰在心裏讚許了一番之後,沒有太多的時間去欣賞,問悅月:“天行他人呢?”

  “在那邊倉庫發現了一忍者,他追上去了?”悅月大致的指了一下方向。

  “忍者?日本忍者?”慕辰心裏一聲糟糕,從袋子裏拿出一個香,立於額頭上,之後兩眼聚力一盯,香的頭部冒出火苗,根本不用火機點燃。

  悅月心裏震撼,這是什麽功夫?用心仔細的看慕辰,不明白他在做什麽。

  慕辰點燃香之後,兩腳在地上畫了一個陰陽八卦圖,之後左手拿香,右手兩指捏訣,口中念念有詞,一聲“去”之後,那柱香離手,在八卦圖上盤旋著,燃著的那頭冒出一絲絲青煙,凝成了一個旋風狀。

  “叭呢叭呢哄,八卦鬼穀陣,各地諸神顯神通,急急如律令!”

  慕辰緊緊的盯著那柱香,右手在不停的掐著手指指節,好像在照著那柱香來推算什麽事情,悅月知道他在做法,一時也不敢打擾。

  青煙嫋嫋從上到下,形成一小龍卷風,煞是好看。

  隻是好景不長,這小龍卷風盤旋一陣之後,那柱香突然間就滅了,掉落在地上,處於陰陽兩極之間,原本燃著的香半截成黑色。

  “天行!”慕辰喉嚨裏擠出兩個字,一連凝重。

  拿起了那柱香,仔細的捏了一下那黑色,黑色裏麵的香依然是黃色的檀香末,散發著淡淡的檀香。

  “奇怪,真是奇怪!”慕辰不解的看了一下這檀香,嘴裏喃喃的說:“不陰不陽,半陰半陽,即是死,又是生,到底是什麽意思?”

  “人如燈滅,燈滅尚有溫,有再生之力,奇!真是奇!”

  悅月聽的半知半解的,不明白慕辰在說什麽。

  “任天行出什麽事了?”

  “他出事了!”慕辰應和了一句,之後對自己喃喃自語說:“早知道就不讓他請明陽君,折十年的壽,沒想到任天行的壽命這麽斷,居然活不過這十年。不對,這卦象不對,奇怪,連我自己都不明白這卦象的含義。”

  悅月聽說任天行出事了,臉色一變,抓著慕辰的領子大聲的問道:“任天行他怎麽了!”

  “卦象顯示是死像!”

  “死像,什麽意思?”悅月心裏已經感覺到點什麽了,但是不相信。

  “香是追魂香,香滅魂散!死像,死像!不過?”話沒說完,悅月大喝:“不可能,怎麽可能呢!”

  香滅魂散,沒有魂,就是死!

  如果是一個月前慕辰會這麽說,她一定嗤之以鼻,根本不會相信世間會有這種奇門異術,但是經過了這麽多事情,如今不得不相信。

  看慕辰的神情,不像是開玩笑,悅月一時之間心情就像跌下了穀底,臉色黯淡。

  慕辰看了一眼悅月,心裏一陣失落,自己如果是遇到不測,她是否也會這樣呢?一定不會,才認識多久啊!萍水相逢,這不是癡心妄想嗎?

  悅月想到慕辰的話似乎沒有說完,急忙追問:“不過什麽!”

  “不過,追魂香雖然滅了,但是卻落在八卦的陰陽兩麵,你看,落的位置,不差分毫,一半陰一半陽,而且變色的香裏麵居然是好的!”

  “這表示什麽?”

  “不知道!”

  “不知道?!”

  慕辰看著悅月秀目怒視著自己,急忙解釋說:“真的不知道!這卦象我從來沒見過。”

  “那你還說任天行出事?”

  “我是,我是依書直說!”

  悅月心裏慶幸,如果這卦象不能解說,那就是說任天行還不一定有事。

  附近同時幾聲爆炸聲響,兩人相互了一眼,他們終於開始了!

  “呼叫各小組,呼叫各小組,請報告你們的情況!”任天行不在,悅月充當起了領導人物,在這些人裏麵,也隻有悅月有這個能力和經驗。作為SUPPER組織的一個核心領導人物,在禦人處事的能力方麵可以算是最重要的技能之一。

  兩個小組紛紛興奮的報告,幾個手雷解決了四個僵屍,而且沒有人員傷亡,這消息無疑是增加了眾人的信心。

  悅月一聲好之後,讓大家自己小心,繼續搜索。

  這時,一陣低沉的呼吸聲從醫院大樓裏傳了出來。

  慕辰心裏沉了一下,這聲音要其他僵屍的聲音更加陰森沉重。

  看了一下悅月,身上就一把散彈槍,從口袋裏抓了一把糯米給悅月防身。

  悅月問:“你武器呢?”

  “武器?那玩意沒我看家本領能耐!”慕辰拍了拍他那口袋,轉身進入醫院大樓,嘴裏扔了一句:“最主要是我不會用!那麽大塊鐵拿在手裏,逃跑都跑不了。”

  悅月又可氣又可笑,無奈的聳肩,跟著他進入醫院大樓,心裏還想著任天行到底怎麽樣了。

  兩人進入醫院大樓裏,從樓梯悄悄的上去,在搜索第一層樓的時候,沒有任何發現,這醫院背麵靠山,整棟樓都被山籠罩著,隻要太陽過了午時,基本上整個醫院都處於陰麵。

  上了二樓,慕辰嘴裏說了一句:“好重的陰氣!”

  悅月不禁抓緊了手上的槍,這醫院大樓隻有七層之高,之前三號小組就在裏麵出的事故,但是不知道是幾樓,唯一能肯定的是,越上一層,越多一分危險。

  二樓是普通的外傷科,裏麵如今沒有任何一個人,一股股濃濃的消毒水味道。

  “嗡嗡嗡”的聲音從四周傳來,而且越來越大,蕩漾著回音,讓人心理有一股重重的壓力。

  空氣間多出了一股塵味,慕辰臉色大變,驚道:“這聲音,這聲音,難不成是傳說中的凶冥梵音?”急忙掏出一張符咒。

  “凶冥梵音?”悅月念了一下,開口咯咯的笑。慕辰不解的看了悅月一眼。

  悅月手指望窗外一指,外麵四駕軍用直升飛機從遠處漸漸飛來,看來是來支援的。

  嬌嗔的罵了一句:別這麽緊張,你看你還是學道的呢,至於這麽草木皆兵嗎。

  “走,先出去!”悅月走在前麵,這個時候來了緩兵,那真是太及時了。

  這聲音似乎震怒了僵屍,醫院大樓裏一陣淒涼低沉的吼聲,讓他們倆心裏發毛。

  慕辰低聲說:“這聲音似乎是從下麵傳來的?”

  “不可能,我們剛剛上來!”悅月很肯定的說了一句,之後拉著慕辰先往外走再說。

  出了醫院大樓,四駕直升飛機分別停靠在軍區操場上,每輛十多個武裝人員陸續的下來,圍成一個圓形,手上持的不是散彈槍就是火槍,看來這是有備而來。

  為首的四個人在警惕著,悅月認識的就一個人,那就是老劉。

  他們倆也之後一麵之緣,悅月和慕辰出來的時候,附近的武裝人員槍口都對著他們倆,悅月叫了一聲“老劉!”

  老劉仔細看了一下,才想起這是悅月,急忙叫眾人放下槍。旁邊一人低聲在老劉耳邊交談。

  “悅月小姐,真沒想到你會在這裏!”

  “我也沒想到能在這裏見到你!”悅月很禮貌的跟老劉握手,之後介紹說:“這位是慕辰!你們來的太及時了!”

  “慕辰?原來是你!”老劉看來聽說過慕辰,但是慕辰卻是不解,對於老劉,今天也是第一次見。

  老劉哈哈的笑了一聲,解釋道:“馬俊峰給我電話,說我要是在這邊有困難,可以找你幫忙!”

  “原來這樣,這小子就會給我找麻煩!交友不慎啊!”幾人相視笑了一下。

  老劉介紹一下他身邊的人,一位是殷縣長,一位是刑偵隊的劉隊長,還有一位湘南軍區的指導員,叫水行。水行這名字有點特別,讓悅月不禁多看了幾眼。

  殷縣長似乎對悅月的出現有點意外,不冷不熱的點了點頭。

  老劉問起任天行的時候,悅月不隻如何回答,稍微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任天行在追蹤一個忍者。

  說到忍者,慕辰不經意間看到殷縣長眼角一跳。任天行既然不在,還是先動手。

  悅月呼叫了各小組,說有支援到來,大家全力配合!眾人知道有來援,信心十足。

  劉隊長是鳳凰縣的刑偵隊長,這次來的都是自己帶隊多年的精英,而且有湘南軍區的水行提供全部裝備,自然信心十足。

  但是見到軍區有如地獄一般,到處都是屍體,心裏不禁涼了一陣。

  劉隊向殷縣長報告,說:“所有人員已經準備好!請領導指示。”

  殷縣長點了點頭,看了一下水行,想聽聽他的意見。

  悅月看這水行似乎還想先打探一番,不禁擔心的插上話說:“我們最多還有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趕在太陽就落山了之前要清理幹淨。”

  殷縣長冷冷的看了悅月一眼,對水行說:“悅月小姐,這是我們中方的行動,你不便參與,一會我叫人送你回領事館,水行,咱們是否要先摸清情況,然後在行動!”

  “殷縣長果然高明,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先叫偵察兵去探一下虛實!趕在入夜之前摸清情況,一入夜立即一網打盡。”水行似乎對這軍區很熟悉,立即叫了四個人分別到彈藥庫,實驗室,監控室和炮樓四個方向出發。

  慕辰看悅月碰了個冷釘子,對殷縣長瞟了一眼,冷笑道:“要是等到入夜,你們就等著給自己收屍吧!”

  劉隊長唰的一聲,抽出一把手槍對著慕辰,頂在他腦袋上說:“你說什麽!”老劉見不對勁,急忙阻止劉隊長說:“有話好說,有話好說,何不讓他說完!”

  劉隊長收回手槍,一臉鄙夷的看著慕辰,想聽聽慕辰的解釋。

  慕辰冷笑不語,根本不理會這劉隊長。老劉似乎聽出了他言外之意,急忙問:“慕辰,你說入夜之後會怎麽樣。”

  慕辰看都不看劉隊長,對老劉說:“入夜之後便是陽氣變弱的時候,那些髒東西能四處走動,到時候要對付它們,嘿嘿,要比現在難百倍。”

  殷縣長見這長相平平的人知道自己是縣長,居然不屑一顧,心裏不禁有氣,跟慕辰唱反調,說:“我就要等到入夜才動手,看看這些死屍有多大能耐。”

  這話一出,悅月心裏一沉,想不到這縣長居然這麽小的度量。

  悅月諷刺的說:“你認為你們這些人能對付那幾十具僵屍?你也不看看這地上的這些士兵是怎麽死的!”

  話音一落,水行和殷縣長,劉隊長三人臉色不禁一變,悅月乘勝追擊說:“而且,沒有十分的把握,要是讓這些僵屍逃出去,百姓們怎麽辦,鳳凰縣六十萬的百姓,你敢拿他們的性命來做賭注?”

  慕辰見悅月的話似乎有點效果,接著悅月的話說道:“這軍區三千多人,如今幸存者不到二十人,他們都是專業的軍人,你們認為在入夜之後你們有幾成把握!”

  看到劉隊長想喝住,打斷慕辰的話,慕辰作了一個手印的模樣之後,指了指劉隊長的手腕,劉隊長一愣,看了一下自己手腕之後,驚訝的說:“原來是你!”

  慕辰點了點頭,說:“是我!”

  殷縣長被他們一說,臉上掛不住,急忙叫了一聲:“來人,把這兩閑雜人先壓下去,回頭審訊。”

  慕辰和悅月被兩人壓到一角去,慕辰大喊:“喂,喂,誰是閑雜人?要不是有人托我來幫任天行的忙,你當我愛理這破事。”

  “別叫了,沒用的!”悅月比較冷靜,低聲說:“如果他們不趁早攻擊,看來遲早會出事,咱們要想辦法讓他們先出動,不能幹等著。”

  “不用擔心,他們不會拖延的!”

  “你怎麽這麽肯定?”

  “知道我剛剛為什麽指著那個劉隊長的手腕嗎?他欠我一個人情!”慕辰嘿嘿的笑了一聲。

  不過,就像慕辰預料的一樣,不到三分鍾,劉隊長分派了這些人往各個方向進攻。

  這殷縣長雖然討厭,但是還是個聰明人,不敢拿六十萬的百姓來跟他的脾氣作賭注。這次不拖延時間,看來是劉隊長和老劉起了很大的作用,當然,悅月他們那一番話,也許是最大的關鍵。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畫屍人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