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六章 再入黑屋

第六章

小菡指了一下附近一中年男人,對著任天行說:“任警官,這是縣衛生局的劉局長!”

劉局長眼光正巡視著眾人,見到任天行向自己看來,急忙走了過來跟任天行握手:“是任先生吧,免貴姓劉。”

來之前就聽說任天行是國際刑警,所以很多事情都不方便問,再加上縣長親自給他的電話,這不得不來,見到任天行之後很客氣的跟任天行握手,

任天行點了點頭,禮尚往來也作了自我介紹。

劉局長說:“任警官,你們的事情我大致已經清楚了,如果是一隻死雞,在一個封閉的地方死了7天,會長出蛆蟲,空氣不流通就會生成很多種病菌,這種病菌一但跟人接觸,就會有很多不通的病中,甚至形成禽流感。”

清楚了就好,看來小菡已經全部跟他說了,這也好,倒免了一番口舌。

任天行對醫學病理並不精通,劉局長這一說,他不由的愕然:“禽流感?一隻死雞都這麽嚴重?”

這一隻雞就這麽厲害,那裏麵那麽多的家禽。。。。

“這正是我所擔心的!”劉局長看了一眼那房子,說:“我們衛生局隻有十三名工作人員到場,其中有四名是細菌學的專家,這種工作他們比任何人都有經驗,所以這些人的工作分派,希望由我來安排。”

“劉局,這就辛苦你們了!”

“任警官客氣了,這都是我們分內之事,應該的,應該的,我們一定會全力配合。”劉局皮笑肉不笑,跟任天行打著官腔。

他一助手悄悄在他耳邊問:“他們怎麽把這門堵死了。”劉局低聲說:“別多事,他要怎麽作配合他就是了,有些事情還是不知道的好。他是上麵派下來的,咱們可要好好表現。”

任天行沒時間理會老劉談的什麽研究價值,見到人手派來了,急忙分配人手,把黑房子隔壁的房間全部空出來,然後叫人用用石塊把牆給堵上,要是僵屍從側麵出來,到時候就會出問題。

那些穿白掛的醫生到帶著口罩,個個都背著噴桶,裏麵裝著殺菌的藥劑,在房子四周全部給噴上。

任天行分派了任務之後,稍稍的放心。老劉這廝見他緩了口氣,走了過來,給他遞了一瓶礦泉水。

“老任,這次說了你也不會相信,這地方居然能找到佛家至寶“舍利子”,還有一個很神秘的玉石,叫玉玲瓏。”老劉得意洋洋的說,這可是他這一聲考古中,最大的成就。

任天行恭喜了一下,問起了老劉發現這地方的經過。

寺廟處於鳳凰縣的東北角,那個地方是一個亂葬崗,一個寺廟處於亂葬崗附近,夠奇怪的了。

亂葬崗有近五百年的曆史了,方圓三公裏之內無人居住,當地居民說,由於這裏陰氣太重,經常有鬼叫,夏天的時候鬼火一片片,以前附近還有幾個村落,不知何時開始,這幾個村落的人就陸陸續續的搬走了,剩下了稀稀拉拉的破房子。

老劉帶著隊考古隊經過這些村落的時候,給自己的感覺就很不對勁,眾人在附近搜索了之後,在進入亂葬崗的入口,發現了一座很破舊很破舊的院子。

這院子築的非常的高,足有兩人高的牆壁,而且是紅磚綠瓦。

“要不是你親眼看到,你都不相信,這是個寺廟!”說到此,老劉重點說了這一句,繼續說下去。

你都不會相信,這兩人高的牆壁,門高一米一。

“不到一米?”任天行驚訝了一句,一米一,那成年人豈不是要弓著腰進去?

“會不會是因為寺廟下陷的原因。”

“我起初也這麽想,所以把門基挖了幾下,不一會就到門基了!”

任天行說:“這麽說,這門是故意這麽設計的?”

“不錯,我作考古這麽多年,從來沒有見過這麽怪異的事情。”老劉回憶了一下那門的經過,最後沉沉的說:“等我們進去之後,還有更奇怪的事情。”

任天行皺了皺眉頭,正想等著老劉繼續說下去,街尾處又一陣車聲,幾輛軍用解放牌汽車已經到了,軍隊來了。

“黃風,你和大石頭那裏怎麽樣了?搞定了趕緊把整條街的人都遣散了。”任天行對著黃風喊了一聲,黃風應道:“馬上就好!”

老劉瞄了一眼之後,說:“你先做事,回頭你到我那裏去。”

“聽你這麽說,不去也不行了。”任天行無奈的聳肩,之後想起一件事後,問道:“對了,小菡把這些警察都帶來了,寺廟那邊安全力量豈不是薄弱了。”

老劉臉上露出一絲微笑,輕輕罵道:“臭小子,終於知道關心我們了。放心吧,刑警隊的劉隊在那裏,當地軍區還派了四十名武警來附近紮營,這陣勢,一隻蒼蠅也飛不過去。還有,李寶國也來了!”

任天行見他這麽自信,沉沉的說:“還記得前陣子西安張院士他們是怎麽死的?”

老劉見他提起那事,臉色一變,看著任天行問:“你來鳳凰縣。。。。”

“沒錯,我就是為他們才來的,他們已經到鳳凰縣了,而且,很肯定的告訴你,他們的目標就是你那裏的文物。不過還好,有李寶國在。”任天行拍了一下老劉,轉身去接來人。

兩排的軍人武裝的整整齊齊,跑步進了街道,一領頭的在前麵帶路。

這才是真正的軍人,全部武裝,一身的軍裝,個個帶衝鋒槍。領頭的一人帶人到了之後,喝了一聲立正之後一雙虎目往人群裏搜索。

這幫人一來,引起了眾人的注意,幾個醫生在低頭私語:怎麽軍區的人也來了。

任天行走到跟前之後,二話不說,掏出證件遞給那領頭的。領頭的那人看了之後,還給任天行,渾厚的一聲“敬禮”,眾官兵統一動作,那姿勢瀟灑威武。

任天行也回禮了之後,那些官兵才稍息,靜候等命令。

領頭的那人叫江國華,這名字很普通,但是軍人出身,很自然的流露出一股煞人的氣勢。任天行把情況大致的跟他說了一下,並未提起裏麵有僵屍的事情,隻是說裏麵有凶猛的野獸,隻要一出來就要用最強的武力,一招斃命。

江國華立正喝道:“保證完成任務!”之後見任天行跟自己同齡大小,又見任天行很隨和,立馬拉起臉來笑著問:“首長,是什麽猛獸這麽厲害?”

任天行微笑著說:“是僵屍!”

這小子一點都不相信,撓著後腦傻笑,操著一股山東口音說:“首長,俺見識短,僵屍這玩意沒見過,湘西這地方一向流行著有趕屍之說,但是俺在這裏當了十多年兵,沒一次遇到過。您就別拿俺開玩笑了!”

任天行閉口不語,這個時候不是跟他談論這東西的時候。

江國華喝了一聲,把來的軍隊分成三撥,第一撥跟大石頭,第二撥跟任天行,第三撥跟自己,然後高喊一聲:“抄家夥!”之後後麵幾個官兵把三個大木箱從車子裏抬了出來,一打開,都是彈藥,手雷,火箭筒等。

分派了彈藥,這幫軍人在附近的房屋上,最佳的守候點布置了阻擊手,機槍手。

黃風全部負責小菡帶來的這些人,用石頭把那小黑房封的差不多了,叫來幫忙的群眾和警察全部退出來,負責遣散這條街的所有居民。

天已經黑了,將近十點多,這些居民雖然不知道怎麽回事,但是看到這些人裏,有軍人,有警察,荷槍實彈的,這陣勢比打仗都恐怖,被遣散的時候,街道辦的主任還真起到了帶頭作用,這讓黃風省了不少心。

所有的警察都退了出來,在附近布好警戒線,不讓外麵的人進來,有這些軍人在,他們也隻能當下手。大石頭拿了把散彈槍,黃風也拿了一把輕型衝鋒槍。

劉局不明白怎麽這麽多軍人到這,但是又不能問,幾次頂到喉嚨的話都被活生生的吞了下去,見眾人都做好武裝準備,知道這房子裏麵一定不是病菌這麽簡單。

“劉局長,叫你們的人等會跟在戰士們的後麵!”任天行本想把這些醫生給先拉開,又擔心一會進去的時候,沒有醫生在會出問題。

“打開前門!”任天行帶著石磊和六名戰士,準備從前麵先進去,這六名戰士都是重裝,其中一個帶著火焰槍!劉局長安排了三名醫生隨行。

黃風和其他人在後門待命,房子兩側由江國華負責,在黑房子隔壁的房間裏架好了機槍。

江國華扯著嗓子喊:“準備!”黑房子每側十二位軍人全部架起槍支,對準牆壁做好隨時射擊的準備。“大家聽著,等會隻要有東西從牆壁衝出來,先把他龜孫子的打個稀巴爛!”

大石頭搓了搓手,把散彈槍上好子彈,說:“這玩意夠勁,好久沒碰了,嘿嘿!”

任天行擔心的說:“這些東西還不知道能不能有效呢?萬一要是沒效,我們這次無疑是自尋死路。”

大石頭摸著槍身對任天行說:“任老大,你調的這些人和裝備,怎麽都算一個加強連了,看我這槍多棒,等會保準一槍一個,實在不行,給他個黑子嚐嚐,外麵還有火箭筒等著呢!”

“大石頭,你別亂來,要能把這地方給炸了還省事,但是這地方病菌太多,萬一不能及時清理,你知道後果多嚴重?”

大石頭點點頭,心裏想著也對,但是看9526那警員的腳就知道這病菌多厲害了,萬一要是外泄,這後果不可預測。

“開前門,咱們進去!”任天行一揮手,開始進入黑房子。前麵的戰士把前麵推積的石頭給拔開。

江國華急匆匆的跑步來到任天行身邊,把手機遞給任天行說:“任先生,縣長的電話。”

任天行看了一眼,接過電話,自己還沒說,電話那頭就傳來了一陣笑聲說:“小任,你來鳳凰縣怎麽不先來我這裏坐一下,你韋叔叔可好。”

任天行開口說:“殷縣長,我也是剛剛到,還打算先去你那裏拜訪,不過遇到了點事情。”

“嗯,小任啊,看來你長大了,處理事情都知道輕急緩重!”縣長在電話那頭一幅長輩的模樣,誇了一下任天行,然後繼續說:“有些事情急是好事,但是一定要籌劃好,比如說,要調用衛生局和軍區資源,也要做好相關手續工作的嘛。你這不是讓我這縣長難做嗎?”

“是!是!殷縣長教訓的是,這些手續本來要經過你點頭的,這事情比較急,而且也怪天行心急,要是有不對的地方,回頭向您請罪。”

“哈哈!你小子,有你的啊,嘴巴這麽甜。剛剛跟你開玩笑呢!”縣長哈哈大笑,之後說:“你需要什麽資源盡管吩咐就是了,我全力支持!”

“不敢!不敢!借我個膽子也不敢用用“吩咐”這詞,您這是說笑了。我需要的資源一定跟您開口,不會跟您客氣,先這樣。”任天行看那堵上的門開的差不多,把電話給匆匆忙忙的掛上還給江國華。

黃風低聲問了一句:“是殷縣長打來的?我猜一定不是好事!”

“你小子行啊,成精了!”任天行摸了一下黃風的頭,說:“趕緊準備去。”

這殷縣長表麵上是打電話收支持任天行的工作情況,但是任天行知道,這實際上是對他發了一次警告,要調用軍區和衛生局的資源,居然不向縣長申請,說調就調。任天行心裏不屑的笑了笑,怪不得說政府的辦事效率這麽地,每件事都按這個手續辦,辦好了之後這事情說不定就黃了。

對於這個警告,任天行一點都不在意,你自己的身份和權力,別說一個小小的鳳凰縣,就是整個湘西都能全部動起來。

“任警官,我也要跟你進去!”小菡不知何時走到任天行身邊,任天行之前忙著指揮他們,差點都忘記這丫頭也在,急忙推著她到一邊,說:“大小姐,裏麵很危險的,你還是不要進去的好,萬一有什麽閃失,你爸那裏我怎麽交待?”

“不行,我就是要進去!”小菡白了一下任天行,撇嘴說:“最多我走在你後麵!而且你們這麽多人,才不怕呢。”

“任老大,門開了。”大石頭喝了一聲,帶著人先進去。一位戰士跟著大石頭,一邊轉過頭來,露出疑惑隻色。

“說好了,別亂走,跟著我背後。”任天行告誡了一下小菡之後,見那名戰士看著自己,還以為是等自己呢,一擺手讓他先進去,自己也跟著他們。

一行十多人魚貫而入,任天行和小菡等人被夾在中間,前後都有戰士保護著。

進入房間之後,前麵的戰士拿出幾根螢光棒扔在前麵,這螢光棒是軍用特製的,隻要一激活這螢光棒,就像電燈一樣亮,一根能維持十分鍾左右。

一時之間,整個屋子都亮了。

大石頭自進來之後,就收斂了在外麵大大咧咧的神情,一臉的凝重,槍上了堂,一步一步的往前走。有了這把槍,好像膽子也大了不少。

那幾名戰士跟在大石頭後麵,這些戰士都是平時訓練出來的,這次的行動連長雖然沒有指明,但是心裏都知道,不是演習這麽簡單,眾人沒有一個吱聲,沉沉的喘著氣。

“這房頂上是什麽東西!”小菡仰望著房子說了一聲。

小菡沒說之前任天行還沒注意,如今一說,都抬頭看。這房頂上了黃色,上麵還掛著一袋一袋的東西。

“房頂上那些袋子裏麵是什麽東西?拿下來看看。”任天行手指指著袋子。

兩名戰士相互一望,一名戰士半蹲著,把槍收到背後,兩手放在兩跨上,口裏說:“小武,上。”

被稱為小武的戰士點了點頭,助跑了兩步,一腳踏在那人兩手上,借著兩手往上推的力向上躍,這一躍就是四米多高。一下把一袋子扯了下來。

“把袋子放地下!”任天行向隨行的四名醫生指了一下:“看看是什麽東西?”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畫屍人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