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八章 小菡居然。。。。

第八章



絕對不會,如果隻是一個人眼花,那也就罷了,但是不可能全部的人都眼花,黃風,大石頭,那幾個跟隨而來的警察,全部都看見了。

入眼的34具屍體全部掛在上麵,一蕩一蕩的,就像是被掛著的臘腸。

大石頭絲毫不敢放鬆,之前進來的時候,這些死屍一個個的往下掉,活脫脫的像香港電影裏的僵屍片,差點沒把自己給嚇死。

把散彈槍上了堂之後,一槍打向一個屍體,一聲槍響之後,那屍體的的下半身被打的跟上半身分家,一條腿“啪”的一聲掉在他腳邊。

這一槍之後,眾人微微鬆了口氣,要是這些死屍會動,那麽這一槍他們一定會有反映。任天行把醫生叫了進來。

三名醫生進入之後,見這情形不由的臉色大變,其中一人忍不住,跑出房間嘔吐了起來。大石頭心直口快,冷笑道:“還是醫生呢,嘿嘿。”

“大石頭!”任天行對大石頭喝了一下,之後用對講機呼叫劉局長,叫他們把所有醫生都帶進來,還通知了江國華。

“大石頭,見到小菡沒?”

“沒有啊,這丫頭剛剛還在你後麵啊?不會又自己跑哪裏去了吧。”大石頭反問了一聲。任天行看了一遍,這丫頭沒影了。

醫生們進來之後,急忙在四處噴上消毒水,還提取裏麵的那些液體,池子中的一些殘留物,還有拍照的拍照,錄像的錄像,一片熱鬧。

那些軍人協助著醫生,架上了長梯,把掛在左右兩側的那些屍體都放了下來。老劉在一旁用放大鏡仔細的看著。

“老任!你看,這些都是文物啊!看到沒,清朝的官服,脖子上掛著的珠子,好家夥,三品官啊,還有這個,明代的服飾。”老劉一邊研究這些死屍,一邊招呼任天行過來看。

讓老劉激動萬分的是,居然還有一個將軍,身穿金縷戰衣,一臉霸氣,胸前一塊護心鏡明耀耀。

這些死屍身上的衣服經過這麽多年的腐蝕,居然沒有全部腐爛,任天行把那具明代屍體的衣服給掀開,這屍體的水份被蒸發的差不多,手上的筋骨曆曆可見,皮膚呈黑色,手上的指甲有一尺多長。見到這指甲,任天行不知如何心裏一顫。

再仔細看了一下那位將軍,看朝代好像在宋朝,脖子上掛著一金鎖。

老劉見任天行目光放在死屍的手上,用鉗子點了一下指甲,說:“一個人死了之後,他們的頭發和指甲,還可以繼續吸收體內的養分,繼續生長,而明代的一些地方風俗,有留甲的習慣,這些指甲不知道是人死後才長的還是死前就有的。

不過,這些死屍保存的可以說是目前為止最全,最多的屍體,我敢保證,如果對外發布,這些屍體比那些木乃伊更有研究價值。”

任天行點了點頭,指著其他的屍體說:“如果是留甲的風俗,也隻是某個時代才有的,比如您說的明朝,但是這些怎麽解釋?”

不隻是一具屍體,一共三十四具四體全部都放了下來,排在一起,所有的屍體指甲都非常的長,足足有自己的半個中指長,更長的有一個中指。

這麽多屍體,惟一的相同之處就是,都是有很長的指甲,而且每個屍體額頭上都有一張黃符。

這種情形讓他們聯想到電影裏的那些僵屍片,眾多的僵屍造型都是長指甲長牙齒的,這些特征,地下的屍體都符合。

但是這個時代,誰會相信有僵屍,就算是有,一物降一物,電影裏的那些符咒,在這些屍體上不也都存在嗎。

老劉怔了一下,遲遲答不上來,隻能苦笑。任天行見到老劉想把額頭上的黃符給撕下來,不禁喝道:“不要動那符咒!”

有些東西,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符咒這種東西,自從很古老很古老的時候就已經存在,幾乎可以說是人類文明發展的時候跟隨一起興起的。

任天行親身體驗過神奇的符咒力量,在被中村困在黑煞陣的時候,長風用自己的精氣畫符作的結界。

這麽多的屍體怎麽處置,任天行本想拉回縣醫院,但是老劉堅決不同意,這可是文物,萬一丟了一具,就是損失重大,他還對那具缺了下半身的屍體感到遺憾,見到大石頭嘴裏都不客氣,心裏有氣,真想罵大石頭破壞國家財產。

最後江國華同意先把這批屍體拉回軍區,這樣比較安全,任天行點同意。說好這麽做了,醫生運來了真空袋,把屍體放到裏麵去,以防出去的時候會腐爛。

大石頭和黃風在旁邊看著他們忙乎,之後嘖嘖乍奇:“這屍體的膚色跟其他屍體不一樣,居然還紅色的。還有,那具是白色的,你看看,旁邊那具,青色的,不對,是青紫色。”

一醫生經過他們旁邊,隨口就說:“這些膚色有可能是因為細菌引起的變化,你們看看這麽多家禽,不過,真不知道這些死畜放在下麵有什麽用。”

黃風無奈的搖了搖頭,跟大石頭去找任天行,見他在門口那愣著,叫了一聲:“任老大!”

任天行轉頭看了一下他們倆,之後指著那扇門上的一個圖案。那個圖案是一個類似菊花的圖案,很明顯是被劃上去不久的。

黃風愕然說:“菊花?!”

“菊花?什麽意思?”大石頭不明白,一朵菊花有什麽奇怪的。

“難道是九菊派?”黃風明白任天行在擔心什麽了,在這個地方見到這個標誌,這九菊派的人也到了這裏。

黃風在跟大石頭講九菊派的事情的時候,讓大石頭聽的目瞪口呆,這九菊派這麽邪門?

“連長,有發現!”一名戰士報告,江國華聽到之後,急忙湊了過去,這一聲喊的挺大,任天行他們聽到之後也跟著過去了。

正麵的牆是空的!牆的上麵還畫了一個奇怪的圖案。

江國華請示了一下任天行,之後一個“挖”,幾名戰士急忙用工具把那牆給挖開。

這牆裏麵到底有什麽東西?一塊磚,一塊磚的把牆給挖開的時候,露出了一張席子。

那席子裹著東西,把東西一拉出來,是一具死屍。

“是屍體,好像是女性!”奇怪的是,這屍體怎麽會封在牆裏麵。

把席子打開之後,那屍體的模樣依稀可見,一個穿著裙子的女孩。

任天行怎麽看了都眼熟,這女孩之前見過,但是想不起來是誰。

黃風嘴裏喃喃說:“怎麽這麽眼熟?”

“小菡?”大石頭嘴裏吐出了兩個字,之後很肯定的說:“是小菡,你們看她的手腕。”

那女屍體上麵的手腕有一條手鏈,這手鏈是再熟悉不過的了,早在一個小時之前,小菡曾經給過任天行的。

任天行呼著大氣,這怎麽可能呢,剛剛小菡還在,不會,一定不會,肯定是巧合。

“醫生,醫生!”任天行大喊了一聲:“有沒有法醫?”

任天行蹲在屍體旁邊,用手捧起了那隻手,把那手鏈拆了下來。這手鏈,跟小菡之前給的一模一樣。

兩名醫生走了過來,檢查了一下這死屍。

“死者女性,年齡在23到25歲之間,長發!”一醫生看了一下眼珠,那眼珠已經發白,醫生停頓了一下,有意無意的看了一下任天行,說:“根據瞳孔顯示,死者已於一個月前,甚至更久。具體身份我們需要做DNA分析之後才能確定。”

“怎麽可能呢,難不成小菡有同胞姐妹?小菡!小菡!”任天行扯著嗓子喊了幾聲,沒見有反映,把口罩給摘了下來,強忍著臭味提高了聲音再喊。

這丫頭剛剛還在的,怎麽跑哪裏去了,拉起大石頭說:“帶兩人分頭去找!”

“劉局,見到小菡沒?”見到衛生局局長在跟著兩個醫生談話,他走了過去。

“任先生,請您先把口罩帶上?”劉局長提醒任天行。

但是任天行不在意,繼續追問:“見到小菡沒”

“小菡是誰?”劉局長驚訝的反問了一句。

任天行不禁微怒,說:“你們之前來的時候,帶你們來的那女孩就是小菡。”

劉局長和旁邊幾位醫生相互看了一眼,說:“任先生,我們來的時候是縣長給我親自打的電話,告訴我們你這裏的地址,還派了幾名警察跟我們一起來,我們這幫人裏根本沒有女孩,不信你問問老劉!”

任天行盯著劉局的眼睛,試圖從裏麵找出一絲破綻,但是足足盯了半分鍾,感覺劉局說的都是實話,絲毫沒有說謊的成分,鼻子哼了一聲,轉身去找老劉。

一醫生在劉局的耳邊嘀咕道:任先生好像不對勁,進來的時候我看到他好像跟空氣說話。

劉局長看著任天行點了點頭。

老劉的反映跟劉局長的一樣,根本沒有見到什麽女孩。任天行以為他在開玩笑,氣呼呼的指著老劉說:“這可不是開玩笑的時候,你別鬧的過火,之前你跟我說寺廟的事情的時候,小菡就站在我身邊,就那女孩。”

老劉說了幾次沒見到,但是任天行一臉的不信,自己也不由的心底有火,這任天行搞什麽名堂,想到自己之前對大石頭發脾氣說破壞國家文物,看來這小子是為了這個事情來找自己麻煩,不由的開玩笑的指著那女屍說:“是不是跟那女孩長的一樣?”

“終於想起來了吧!”任天行樂的拍了一下老劉的肩膀,問道:“幾分鍾前還見她在裏麵,現在不知道跑哪裏去了,我懷疑這屍體跟她是不是有什麽關係。”

任天行見到老劉皺著眉頭看著自己,問道:“有什麽不對?”

“老任,你是不是撞邪了。那個叫什麽小菡的,我真的沒見到,咱們這幫人裏麵沒一個女孩。”老劉見任天行不是跟開玩笑,不禁替任天行擔心,繼續說:“你等等,我給你看樣東西。”

老劉轉身找了個人,從他手上拿了一部攝像機,扔給任天行說:“這是你們進來之前拍攝的,你自己看看。”

任天行把攝像機擺弄了幾下,倒帶從頭看起。

錄像十分清晰,拍照著眾人從街頭走進黑房子的錄像,一抖一動的,然後就是任天行跟劉局長的握手,這個鏡頭幾乎是照了全身,還有一個遠處取景,任天行附近的景物都能看清楚。

任天行心裏一驚,喉嚨像塞住一樣,在自己跟劉局長握手的時候,明明是小菡站在自己的左邊,還挨著自己,但是攝像機裏,一點也痕跡也找不到。

第二個鏡頭,大石頭帶著人進入黑房子之後,任天行還跟小菡在說話,但是攝像機裏看到自己的那個場景,說的好聽點,是自己在嘀咕,自言自語,說的難聽點,在對著空氣說話。

“黃風,大石頭,你們過來!”任天行把兩人叫了過來,這兩人匆匆跑了過來之後,見到任天行一臉蒼白,好像不對勁。

任天行把攝像機塞給他們,說:“你們看看有什麽不對勁!”

兩人看了一遍,抬頭說:“好像沒什麽不對啊?很正常”他們還以為是攝像機出問題了,拍了拍攝像機,能正常播放。

見到任天行氣色不好,兩人急忙又看了一遍,大石頭不明白的說:“任老大,好像很正常啊,咿,你怎麽一個人在那裏自言自語。”

大石頭說到“一個人在自言自語”之後,跟黃風相視了一眼,兩人臉色也變了,終於看出異樣了,張著嘴異口同聲的說:“怎麽沒有小菡?”

老劉聽他們這麽一說,臉色也變了,如果說任天行要跟他開玩笑,完全可以理解,但是根據黃風和大石頭的反映來看,這個“小菡”完全不是杜撰出來的,難道真有這個人。

“老劉,是誰通知你來這裏的?”

“是縣長!”

任天行跟黃風借了電話,撥了幾次,這裏麵完全沒有信號,急忙走了出去,叫大石頭和黃風處理現場。

撥通了縣長的電話,任天行很客氣的跟縣長打了個招呼,縣長笑哈哈的打著官腔說:“小任啊,你那邊的事情都搞定了沒,劉局說發現了很多死家禽,這一定要控製好,做好消毒工作,還有,那些屍體是怎麽回事。”

“嗯,我們會小心處理,那些屍體我們還沒弄清楚。”任天行應付了幾句之後,直接開門見山的問:“殷縣長,您是不是有個女兒?”

電話那頭縣長愣了一下,之後歎了口氣說:“嗯,沒錯,小女到今年,也該二十三了。小任,你怎麽想起來問這個。”

也該二十三?聽這聲音,好像很沮喪。

“您這話是什麽意思?”

縣長又歎了口氣,好像還點了一個煙,沉默了一會說:“對不起,無可奉告。”

任天行聽出好像有什麽不對勁,但是既然人家這麽說,自己也不好過分,很客氣的說了一句話:“多謝縣長對我工作的支持,令愛今天表現的非常勇敢,如果她回來。。。。”

“什麽,你說什麽,你再說一次!”電話那頭一陣急促的喘氣聲,之後問道:“你說我女兒今天表現的很勇敢?”

任天行點了點頭,沒過一會,縣長好像發了脾氣,絲毫不顧任天行的身份,對著話筒一聲厲喝:“任天行!我知道你身份特別,可以隨意調用各種資源,但是作為縣長,我隻不過是跟你提個醒,讓你知道一點基本的禮貌! 你做人做事要有個量。”一句罵聲之後,氣的掛斷了電話。

任天行不知道哪裏說錯了話,拿著手機愣著,在思量著縣長的話。之後撥通了亞太區國際刑警總部的電話,要求把鳳凰縣縣長的所有資料,甚至包括私隱的資料也傳了過來。

電話那頭跟任天行接頭的人把這縣長的資料一一跟他說了一遍。這縣長看起來沒有什麽奇怪的,研究生畢業後回縣裏考公務員,之前韋叔叔是他的同學,然後經過十多年的打拚,才爬到鳳凰縣縣長這個位置。

不過也奇怪,這殷縣長不管是學曆還是能力,都算不錯,而且還跟韋叔叔是同學,怎麽到縣長才混了一個地方縣長的小官。後來再聽下去,原來爬不上更高的,是因為他自己容人的度量太小,上麵的人不敢用這類的人,所以隻能呆在一個小縣城裏。

從資料上看,還勉強算一個清官,他的夫人早年就去世了,三年前又娶了一個,還有一個女兒,女兒隨母姓,叫殷小菡。

不過資料顯示,殷小菡早在兩年前就染怪病死了,是縣長親自下葬的。掛完電話之後,任天行背後一陣虛汗。

剛剛掛斷的電話,突然間又響起了起來。任天行接過電話,正好問對方是誰,話筒裏傳來了一陣陰冷冰冰的女人聲傳來:“任警官,謝謝你!”

這聲音就像是從地獄裏傳了出來,帶著一絲絲的幽怨和冰涼,話筒上的餘音讓人聽了直入心房。

任天行整個身子都變得冰涼。

“小菡?!”一定沒錯,是小菡的聲音,電話那邊就一句話之後,就斷線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畫屍人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