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七章 那把槍裏麵的靈體嘰咕

第七章



一醫生把那袋子慢慢的拆開,這袋子是麻布的,包裹的並不是很嚴,但是裏麵有一個防水的膠帶。膠帶一打開,是一堆白色的粉末。

借助著電筒的光,醫生用手撚起一坨白色的粉末,仔細的看了一下,嘴裏說道:“白色粉末狀,裏麵含有結晶體。”

“含有晶體?”大石頭脫口而出,這含有晶體的白色粉末狀,好像是海洛因的獨家特征。

任天行說:“能不能檢測出來是什麽東西?”

“檢測儀器在外麵!”

任天行拿起對講機,叫劉局長派人進來把這東西帶出去,盡快檢驗。

一醫生從外麵進來,把這帶東西輕輕的先提出去。

三名戰士在大石頭的帶領下,繼續往前走。這條走道,就是之前跟任天行他們走的走道,每走一步,都扔一條螢光棒先探路。

醫生跟著眾人走,沿途在牆壁上,地上都噴上了消毒液。

小菡緊跟在任天行後麵,絲毫不敢放鬆。走道剛剛走了一般,一股低沉的聲音從裏麵傳來,這一聲就像是從地低傳出來的聲音,響的讓人聽了心裏寒顫。

那三名醫生聞聲之後,相視了一眼,這喊聲是什麽東西喊?

“大石頭,在前麵小心點。”任天行掏出了那把槍,低聲的對大家說:“大家小心了!”

石磊點了點頭,一個手勢,讓那三名戰士一個注意上方,兩人注意前方。在眾人後麵的三名戰士也把注意力提高了。

一陣沙沙的聲音,對講機響 了:“任警官,那些袋子裏麵的白色東西是石灰粉。”

“石灰粉?”

“沒錯,是石灰粉,不過好像裏麵有點碎玻璃。”任天行嗯了一聲,心裏想著,這石灰粉放上麵有什麽用。

再走十幾步就到了前麵的那間房間,但是到這裏,已經聞到了一股惡臭的味道。那些醫生進來的時候就已經把口罩發給眾人,這時候正好用的上。

腐爛的味道越來越濃,特別是福爾馬林的味道,比起之前進來的要濃很多,裏麵傳來了幾聲低沉的聲音,一戰士口中喝道:“誰,出來!”

大石頭又在前麵扔出了兩根螢光棒,那螢光棒一扔出,一股黑影呼嘯著飛來。大石頭還沒來得及反映,那黑影撲上左邊的那名戰士的頭上。大石頭一看,是之前那隻黑貓

那戰士被那黑影撲中之後狂吼了起來,嘴裏喊著:“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忍著點!”兩名戰士見夥伴被那黑貓撲上,這麽近的距離不敢開槍,急忙空手把貓給扯下來。

三人用勁一扯,把那黑貓往前麵一扔,一股鮮紅色的血隨後從那戰士的臉上噴了出來。那戰士眼睛空洞洞的,流出一股紅色的血,眼睛旁邊還帶著一張皮。

這貓居然把一個活人的眼珠給挖了出來。

大石頭端起槍就射了過去,“砰”的一聲,這散彈槍後作力非常強,一股硝煙味之後,在貓的身上印出幾朵火花。

黑貓被打中,狂叫了幾聲,在地上竄著,兩隻紅色的眼珠一直盯著眾人,嘴裏叼著一隻帶血的眼珠。

見他還不死,兩戰士端起衝鋒槍就對它開槍,一陣槍響,幾乎同一時間,所有的火力都往那貓身上掃去,那貓被打的亂竄。

大石頭和兩位戰士心裏發驚,就算是大象被這樣的火力攻擊,不死也倒下了,這隻是一隻貓而已,但是居然還能亂竄。

任天行把受傷的戰士扶了過來交給一醫生之後,見這火力還打不死這邪貓,臉上不禁一變,往前麵站了一步,端起槍就射了出去。

“哢嗒”一聲扳機聲,從手槍的槍管裏射出一股神秘的炎熱力量,那貓對這股力量很顧忌,見到任天行射來的這股力量之後,一聲狂喊,往一邊急忙竄開。

任天行哪能讓它這麽容易就跑,一槍讓它躲開,急忙射第二槍,但是還是讓它躲開了。心裏一怒,抓緊了槍把,凝神瞄準那黑貓。

黑貓躲開了兩次之後,目光全部放在任天行身上,對著任天行張牙舞爪的,對於大石頭他們打過來的子彈絲毫不在意。

“他媽的,這黑貓這麽邪,子彈都打不死!”大石頭咬著牙,掏出一顆手雷,往黑貓那裏扔了過去。

“果真打不死嗎” 任天行冷冷的哼了一聲,把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在槍上之後,扳機一扣,再次射向那黑貓。然後抱著小菡叫了一聲“臥倒”!

黑貓的速度非常快,眨眼就到了另一邊,但是黑貓沒想到,這次射來的速度比之前的要快上不止十倍。

一股火熱的力量打在黑貓身上之後,黑貓腰上一股液體噴了出來,哀叫了一聲之後竄到房子深處。

“彭!”的一聲爆炸聲,大石頭扔的那手雷正好在這時候炸開了。

黑貓受了任天行的槍傷,正想逃跑,被手雷一炸,啪的被氣浪衝在牆上之後,掉到地上死去。

眾人從地上爬起來,對講機那頭黃風焦急的聲音傳來:“任老大,你們怎麽樣?”

“沒事,咳!咳!大石頭剛剛放了個屁!”任天行被煙霧熏的咳嗽,頭上一堆的灰塵。小菡在後麵“噗哧”的捂嘴笑了起來。

“江連長,有位兄弟受傷,叫醫生進來接應!”

“收到,收到!”

任天行叫一名醫生帶著那名最後戰士先出去,就人要緊,其他人要注意安全。望著那名戰士被醫生扶著出去,任天行心裏不禁難受了起來。

手雷把前麵砸開了一個坑,裏麵那屋子也炸爛一個洞。洞裏透出一股腐屍的臭味,一醫生脫口而出:“屍臭!”

任天行和大石頭他們幾個人之前進來過,暫時還能忍受,倒是那幾名戰士和醫生,聞到那股味道之後,就像任天行他們之前的神情,臉色發青,娛嘔為快。

醫生很老練的把一瓶藥打開,噴在眾人口罩的鼻子處,這是一股類似檸檬味的香精,裏麵還有部分酸味,這東西可以暫時屏蔽臭味,過濾有毒氣味。

這樣一來,終於鬆了口氣,感覺舒服了多了,任天行把大石頭拉了過來,說:“你看著小菡。”回過頭向後麵的人說:“火焰槍過來!”

那名背著火焰槍的戰士蹬蹬就走到前麵,背後背著一個大鐵罐,裏麵都是易燃燒的燃料,手上拿著一把油槍,一股小火在徐徐的燒著。

“跟著我,等會見到不對勁,用火燒。”任天行指著前麵的門和那個洞,然後對身後的人說:“醫生等會聽我吩咐,做好消毒殺毒準備,各位兄弟,等會見到一些東西,大家要鎮定,聽我命令!”

遇到這隻貓,讓眾人不由的心驚膽顫,但是見這貓最後還是被殺了,心裏稍微定了一下。軍人畢竟是軍人,有著堅強的意誌和絕對服從的精神,心裏就算是怕,也不會表現在表麵上。

任天行帶頭在前麵,步步為營,不敢放快腳步,走到那隻貓身邊,任天行低下頭,一隻手拿著槍,一隻手摸著那隻貓。

這隻是什麽貓,普通的槍支都傷不了他。

那貓的毛非常的光滑,黑的發亮,左手接觸了那貓的身子之後,任天行身子一顫,那把槍從右手散發出一股陰涼的感覺,透過身子,傳到那隻貓身上,之後一股很大的吸引裏,似乎把貓給全部吸進槍裏。

這種情形完全沒有意料到,但是任天行對這種感覺非常的享受,就像一身大汗的人突然間到了空調下麵,渾身的舒服。

“嘻嘻,舒服吧”一種孩童的聲音從心底傳了出來。

“你是誰?”任天行脫口而出,看了看四周,眾人聽見任天行這麽一說,急忙做好防禦準備,5支槍往四周架好。

大石頭看了四周,沒有敵蹤,見任天行蹲在那裏摸著那邪貓的屍體,奇怪的問道:“任老大,你跟誰說話!”

“沒,沒事!”任天行假裝仔細觀察著這貓來掩蓋自己的失態。一個手勢,叫其他人先走。大石頭左右看了看任天行,之後無奈的聳肩,帶著人往前麵走。

那聲音在任天行腦海裏又再次響起:“他們聽不到我說話,隻有你才能聽見。嘻嘻!你要想對我說什麽,隻要你腦子裏想什麽我就知道了。”

“你是誰?”任天行心裏默默的問,這聲音好像沒有惡意。看了一眼這隻貓,這聲音好像不是這麽貓說的。

“我叫嘰咕!”那聲音突然打了個飽嗝,尷尬的嘿嘿笑了幾下,然後說:“你不認識我,但是我認識你,我在這裏。”任天行的右手上的槍突然震了幾下。

“是你!”任天行一陣驚喜,居然是槍裏的那靈體跟他溝通。

“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嘰咕得意的說:“你要怎麽報答我?”

“這,這,嘿嘿,要不回頭我給你燒一些紙錢和元寶蠟燭!”任天行摸了摸頭傻笑,前陣子自己和悅月,長風三個人被困在櫻子布置的天雷陣裏麵,要不是這靈體及時趕來,他們三人還不知道是死是活。

全靠它把那些冤魂厲鬼給搞定了,長風才能破陣,最後這把槍居然是它的居所。貌似它跟長風很熟悉,長風為了不讓其他靈體再入駐這把槍,最後用封印把入口給封了,嘰咕就一直呆在裏麵。

怪不得長風說過,如果這把槍能留下來,那將是自己的得力助手。這把槍不裝子彈的時候,隻要集中精神,就能把這把槍的靈力給發揮出來,但是,這把槍隻對靈體有效。

“笨蛋”嘰咕罵了他一句:“元寶蠟燭是那些遊魂野鬼吃的,我可不是那種小角色。”

任天行深深吸了一口氣,這家夥居然口氣好大,不禁問道“那!你想要什麽?”

“把它的眼睛給我吃!”嘰咕指著那隻貓,一臉饞像,你把它眼睛挖出來,放到我身邊就行。

任天行點了點頭,拿起一把匕首就往貓眼睛上挖,順口問道:“你叫嘰咕?怎麽之前我跟你溝通不了?”

“ 笨蛋,因為地方不對,隻能在至陰之地我們才能相互感覺到。”

“至陰之地?”

“沒錯,這個地方就是至陰之地。”

任天行的匕首戳了幾次,居然絲毫傷不了死貓的皮毛,嘰咕叫他把自己的血滴在那貓的眼睛旁邊才能挖出來。

任天行半信半疑,用匕首把食指給劃破,一滴鮮血滴在貓眼珠上,那眼珠突然間由紅變綠,任天行輕輕的把匕首拿了起來,用力一挖,一顆綠色的眼珠掉了出來,這眼珠十分怪異。

放在手上,一股陰冷的感覺傳來,把眼珠輕輕的放到自己的槍旁邊,那把槍傳出一股強大的吸引力,那眼珠被吸近旁邊,化作一縷青煙,進入槍裏。

任天行如法炮製,再挖另一隻眼睛給嘰咕,那嘰咕滿足的拍了拍肚子,然後就沒消息了。

“喂!喂!嘰咕,嘰咕?”任天行在喊著嘰咕,過了半響,見沒反映,不禁苦笑的搖頭道:“媽的,這靈體跟人一樣,吃飽了就不管別人了。”任天行本來不相信這世間真的有鬼怪,如今這種年代,科技這麽發達,怎麽會有怪力亂神之說。但是自從上次遇到長風之後,跟他在一起的種種事件,不得不讓他相信。

那房間被炸開了一個洞,在螢光棒的照射下,透出一股淡淡的氣體,醫生們打開消毒的噴筒,在出口處到處噴,還在一旁放了一堆白色的粉末,這粉末具有很強的吸附性。大石頭和其他五名戰士端著牆對著那門口,小菡在大石頭的背後,一雙秀目緊張的看著門裏。

門裏麵,將是另外一個天地,相對於裏麵來說,門外幾乎是一個天堂。

當一個戰士踢開了那門之後,火焰槍第一個先燒了進去,然後螢光棒連續扔了四五支,一時之間,裏麵亮如白晝,入眼的就是一堆一堆的死屍。

火焰槍把前麵幾米的地方全部給燒成灰燼,地麵上留下一片黑色的痕跡,就連那些白骨都倘然無存。

沿著被火焰槍燒盡的地麵,任天行等人魚貫的進入房間裏,圍成一團。空氣中散出一股很難聞的味道,燒焦的臭屍體味道,腐蝕後的屍臭味,蛆蟲的酸味,還有一股混濁的空氣味,混在一起。

入屋之後,大石頭喝了一聲:“大家小心那些死屍!”

原本從房梁上麵下來的那些死屍,全部都看不到了,一名戰士脫口說:“上麵!”

任天行抬頭一看,左右兩側的屍體還是原原本本的掛在上麵。眾人武器都舉向上麵,等待著開火的命令。

之前明明是看到這些死屍會動的,如今怎麽都在上麵?難不成是眼花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畫屍人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