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五章 僵屍

是僵屍,一群的僵屍。

  那些僵屍的撞門和吼聲,使得任天行他們逃出了大門之後還感覺背後涼嗖嗖的。

  “直娘賊的,要不是親眼見到,打死我也不信世上有這東西!”大石頭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咽了一下口水說:“這玩意槍都搞不定,要被他們衝出來咱們就死翹翹了。”

  衝出來?給大石頭這麽一提醒,眾人不由的擔心了起來,這玩意要是出來了,現在還沒有方法控製他們,要是傷了人,這事情可就大了。

  眾人臉色凝重,任天行咬牙作了決定:“封,以最快的速度把門給封死!”

  “小菡那丫頭呢?”任天行看了一眼,怎麽缺個人,不會還在裏麵吧。黃風很肯定的說,小菡已經出來了,不知道哪去了,可能這丫頭被嚇的先走了。

  不管了,這麽大個人,遇事也能分輕重,如今也隻有封門這個方法了。

  那警員把警犬栓在一旁,跟黃風去在在附近一個門一個門的拍,專挑壯的來幫忙。那些鄰居雖不知道怎麽回事,但是見到是警察征人,也十分的配合。

  大石頭和任天行把那木門給拉上之後,還找了兩個繩子給往外拉緊了,最後把栓警犬的那條鐵鏈也用上了,用自己的褲腰帶代替警犬的鐵鏈。

  做完這些,黃風已經帶來了幾個人,任天行詢問了一下來的幾個人,知道這間黑屋子有後門,急忙分派了人手,吩咐他們找石塊之類的東西,想盡一切辦法,把前後兩扇門給堵上,能堵多死堵多死。

  眾人雖然不知道為什麽要堵上,也沒有人敢問,見是他們是警察,一定不會錯,而且鳳凰縣的人都有一個特點,就是有些事情人家要是不說,他也不會主動去問。

  媽的,這小丫頭跑哪裏去了,任天行借了黃風的手機打了幾次電話給小菡都沒能打通,心裏有點著急,這丫頭可是殷縣長的千金啊,要是出個萬一,自己這臉往哪裏擱。

  “喂,古老,我是任天行。”任天行拿著手機撥通了古晶的電話,這擺平這種事情,沒有幾個比古晶更加適合的了。

  “任天行?任警官,我是小馬,馬俊峰,我師父在靈靈堂,現在不方便,您有什麽事我回頭轉告他。”

  “小馬,長風在你那裏沒有,怎麽打他電話電話都打不通。”

  馬俊峰哈哈笑了一下,說:“長風師叔神龍見首不見尾,我們去接他出院的那天他人就沒了,不知道跑哪裏去了,怎麽,找他有事?”

  感覺任天行好像沉默了一下,馬俊峰繼續問:“還有什麽事我能幫忙的?”

  “小馬,實不相瞞,我這裏出了點事,正想請教一下你們這些專家。”任天行很認真的說:“我現在在湘西,遇到了一見怪事。”

  “湘西?別告訴你是在鳳凰縣?”馬俊峰對任天行在湘西感覺很奇怪。

  任天行說:“你猜對了!”

  “啊,難不成你遇到了趕屍?”

  “差不多!”任天行歎了一下,點了一支煙,說:“我見到了僵屍!”

  “僵屍?真的是僵屍?你等等,我去叫我師父接電話。”馬俊峰似乎對僵屍很顧忌,蹬蹬幾下往樓上跑。

  沒過多久,手機那邊傳來了一聲蒼老低沉的聲音:“小任,你說你遇到了僵屍?”

  “嗯,我似乎很幸運,一下看到了34具僵屍,差不多一個連。”

  “你還有心思開玩笑!”古晶立即喝道:“你趕緊離開那裏,有多遠跑多遠,這玩意就算是我遇到都怕三分,你還遇到34具,記住別靠近它。”

  “古老,有沒有辦法搞定它們?”

  “搞定?除非我祖師爺顯靈,就算我出手,也不一定能搞定,更不用說差不多一個連的。”

  這麽嚴重!任天行心裏突然沉了幾分,開口說:“不行,要想個辦法,這玩意在縣城裏麵,人太多了,要是讓它們出來作惡,不知道死多少人。”

  任天行說到這裏,突然想到一件事情,想了一下,還是對古晶說了:“還有一件事,我在附近看到了一樣東西,一朵刻在門口上的菊花。”

  “菊花?難不成跟九菊派有關?我說這九菊派怎麽這麽容易就袖手,原來他們還有目的,小任,你要盡快找到長風,叫他幫你,記得你身上備點糯米。”

  “糯米?”任天行問了一下,這糯米有什麽用。

  “糯米可以散屍氣!別問這麽多,你照做就是了,我要找點資料,看能不能幫得上你,回頭聯係你。對了,你們要是有機會控製住僵屍,一定想辦法用火把它給燒死了。”古晶把電話掛了,這混小子,惹什麽不好,偏偏惹上僵屍。

  “師父,好像任警官這次捅馬蜂窩了。”

  “不隻是馬蜂窩這麽簡單!”古晶長長的歎了一下氣,說:“這僵屍是最邪門的,寧願得罪鬼王七分,也不好得罪僵屍三分。”

  “那任天行如果跟它們對上,豈不是死翹翹?”

  古晶點了點頭,想了一下,又搖了搖頭,似乎這方法不可行,負著手在一邊焦急的來回走。

  

  雨剛剛停下不久,風吹來還能聞道一股雨水的香味。

  任天行在這條街道的走了不遠,又返了回來,這條街道的房子都是清一色的朱紅大木頭,很古典的建築,但是都是以木質為主,他在思量著如何用火這個方法來解決。

  “任老大,這些房子都是木質的,咱們封了門口,不知道這玩意會不會破牆而出。而且這門口。。。”

  任天行把他手機還給他,說:“黃風,你打電話給當地的軍區,叫他們派一個武裝連過來,要重武裝,把火焰槍,燃燒彈,還有火箭筒給帶上!”

  “這,老大,這,這陣勢。。。嗯,要不要跟這裏的縣長打個招呼?”起用火箭筒這玩意,這陣勢也太大了,黃風遲疑了一下,說:“啟動到二等級別的軍火,會不會引起恐慌,而且,這邊的軍區要是問起來,這還不好說。”

  黃風這人考慮的還是比較全麵,作偵察兵的人還是比較心細。

  任天行說:“不用,沒有最好的辦法之前,一定要這麽做,而且,跟軍區的人提起的時候,用我們的身份,就說是一級機密,要他們配合。”

  大石頭在一邊聽到要派軍隊過來,還有火箭筒這好玩的玩意,不禁手癢了起來,嘿嘿,就這破僵屍,之前還敢嚇唬我,等會讓你嚐嚐我大石頭的厲害。

  一群人在忙忙碌碌的搬石頭,開始還不太引人注意,但是隨後越來越多的人都紛紛都聚過,交頭接耳的議論,黃風和大石頭想驅散他們,但是人太多了,而且分布的光,趕都趕不走。

  “大石頭,把那些圍觀的人想辦法叫他們散開,還有,想辦法聯係街道辦事處,叫他們配合!”

  “好!”

  一老頭子好像挺有威望,退開了眾人,拿著手電東照照,西照照,見任天行這幫人,隻有一個穿著警服,拉著那警員就問:“我說同誌,你們這是幹啥!”

  那警員一邊指揮人搬東西,一邊應付著說:“大爺,這事暫時不方便說透露,您先讓讓!我們有任務在身。”

  大石頭走了過來,說:“大爺,您有事跟我說!別妨礙他們工作!”

  那老頭瞪了他一眼,上下打量著他:“你不是本地人啊!你們這是要幹什麽?你是什麽人!”

  幾個街道的年輕人剛好路過,見老大爺在跟人爭執,這不是街道的主任嗎,怎麽好像在跟人爭執,一看跟老爺子說話那人個頭老高,急忙氣勢洶洶的走到老大爺身後,別讓老爺子吃虧了。

  “大爺,我們這是辦公事,您看這天都黑了,先回去歇息吧。”大石頭瞟了一眼這老頭身後剛來的人,絲毫不在意,先把這老頭打發走了,沒想到這老頭還橫了起來。

  “小娃子,我問你你是什麽人!大家都停手,一個都不許動,張娃子,二狗子你們停手,先別搬,弄清楚了再說!”這大爺這一喝,倒真是見效,那寫幫忙搬封門的人馬上停了下來。

  “老大爺,你想幹什麽?”

  “問我想幹什麽,我還問你想幹什麽?你給我說說,為什麽要把這屋子給封了,還有,你憑什麽叫我們群眾給你們辦事。”這老大爺雙手插腰,見大石頭一臉茫然,為了表示自己的身份,從兜裏掏出了一條紅布,係在右手肩膀處,然後把一工作證掛在脖子上。

  大石頭一看,那紅布上寫著“街辦處”,那牌子還寫著是主任,自己正想找他們呢,這來的正好。

  大石頭把證件掏了出來,說:“大爺,這是我證件,這事我正好想找你呢。”

  證件?頂多一個警員證!警察要是把這房子給封了,還需要其他證明,跟街道辦打招呼呢,哪有這麽大權利說封就封?

  老頭看了一眼大石頭,這小子要是警察,怎麽不穿製服,看一下證件先。

  老頭眼睛不好使,看了一下沒看清楚,把老花鏡給帶上之後,電筒照上才看的清楚。這不是警員證,要是警員證這老頭還沒這麽激動,他雖然不知道這個部門是什麽,但是看到紅章和鋼印裏的“軍委”兩個字,是傻子都知道怎麽回事了。

  老頭以為是自己看出,仔細看了幾遍,才確認沒錯,之後吞吞吐吐的說:“同誌,你要封這房子,要征用人,也要有個手續對不對。”

  “老大爺,這房子裏麵是一種傳染疾病的病源,時間不允許,具體事宜我等會叫殷縣長通知您。”大石頭在老頭耳邊低聲的說。

  “不用!不用!您就別麻煩縣長了!”要縣長給他親自打電話,這還得了,這老頭雖然老,但是挺識趣的。

  “我就知道有問題,我就知道有問題!”老頭點了點頭附和著大石頭,對著眾人說:“張娃子,二狗子,還有你們幾個,李家那媳婦,叫你老公別喝酒了,趕緊出來一起幫忙!”

  這一招呼,人頓時多了起來,這老頭一招呼,大家夥又幹了起來。

  大石頭有這老頭幫忙,輕鬆了許多,把附近看熱鬧的人都趕走了,還把靠近這黑屋子的附近的好幾個房子的人都請了出來,所幸的是,靠近這黑房子的都是開一些小商店的,沒有幾個人住,這些人出來了之後,都安排去旅館。

  “大爺,這屋子是誰的,一般都有什麽人來往!”大石頭聽這老頭的意思,好像知道點什麽。

  老頭指了一下這房子,說:“這房子啊,黑房!以前是看更的老頭住的,後來老頭去世了,就他孫女來住,再後來,他孫女把房子賣給一個算命的,這算命的都好久沒見過他了。”老頭子說了幾下,左右看了一下之後,頭湊到大石頭耳邊去說:“這個屋子可邪乎了,聽說這房子是以前趕屍的人留下的,後來解放之後,分給那個看更的老頭子,凡是住過的人,都說有髒東西!”

  不一會而,幾輛車停在街尾處,下來了一群人,匆匆忙忙的趕了過來。

  是小菡,身後還跟著一群警察過來,連大白掛也來了。

  “死丫頭,還以為你先開溜了,也不打個招呼。”

  “嘻嘻,任警官,大石頭!”小菡一臉汗水,趕到之後,說:“我去找慕大哥,沒找到,我爸說隻能派這些人過來了。”

  “老任!”一個熟悉的聲音的從人群裏傳了出來。

  “老劉?”任天行一看是老劉,向小菡點了點頭,對老劉哈哈笑了一下,問:“你怎麽也來了?寺廟那邊誰在作工作。”

  “我要不來,豈不是讓你小子壞了我的事?”老劉拍了拍任天行肩膀,說:“小菡說你這裏發現了僵屍,我過來看看,事先跟你說,這要真是僵屍,無論如何也要留幾具,很有研究價值的。”

  任天行白了他一眼,這老家夥為了研究,連命都放後麵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畫屍人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