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章 滿屋的屍體

  第四章

  屍體!好多的?

  黃風臉色一變,已經顧不得什麽了,閉氣之後先帶頭進去,偵察的功夫是他最拿手。

  剛剛進門幾步,右腳被一東西給抓住,重心不穩往前麵摔。任天行在後麵眼明手快,右手一撈,硬是把他給拉了回來。

  “腳,什麽東西拉著我的腳。”這陰森森的地方,又這麽多屍體,該不會是鬼。。。

  想到這,黃風頭皮發麻,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兩腳打顫。

  這地方實在太邪門了,裏麵還不知道有什麽東西,任老大、大石頭你們還不快把我給給拉回來。

  用力拉啊,天啊,這腳怎麽被爪的死死的,鬼大哥,鬼大姐們,你們冤有頭債有主啊,小弟也隻是吃碗公家飯而已,何必這麽認真呢,你要是放了我,我回頭給你們燒錢,燒元寶蠟燭。

  任老大,大石頭,你們都輕點啊,這麽用力腳就斷了。

  哎!真他媽的沉,黃風這小子別看他個小,兩人拉他現在都覺得沉,終於拉回來了,帶著一陣骨頭的脆響。

  黃風還以為是自己的腿斷了,臉色一下刷的就綠了,完了,這次殘廢了,咿!怎麽腳踝除了有點麻麻的,居然不疼。

  腳是沒斷,不但沒斷,還多了一隻腳。拉出來之後,把一隻腳骨頭也拉了出來,小菡見到白森森的骨頭,驚叫了一聲,躲在任天行背後。

  是牛腳,不用怕,任天行看到帶出來的骨頭碩大,那根本不是人的,黃風的腳就是插在那些骨骼當中,這小子平時膽子挺大,今天都怎麽了。

  黃風驚魂未定,兩警員扶著他,任天行站在門口,電筒照在門前,地板上都是一堆堆的骨骼,黑壓壓的一片,滿地的屍蟲在殘餘的肉體內肆虐,一隻隻如手指一般肥壯。

  果真像那先進來的人說,滿屋子的屍體。,裏麵的屍體一排一排的,囤積成山。

  屋子裏麵非常的大,大的不敢相信,中間有一個圓池子,很大很大的一個圓池子,池子中間,積累著一堆堆的屍體。

  豬馬牛羊雞鴨等等各種各樣的畜生囤積在那裏,四處橫擺著牛頭馬尾,一截一截的蹄子,那橫擺在那裏被泡的發白發胖的死豬,肚皮上空洞洞的。大熱天的氣味根本散不去。

  池子中積滿了一小部分的液體,那液體**不離十,就是福爾馬林。池子旁邊有一條濾水的溝,麵冒出一股股的暗紅色的漿。

  怎麽都是家禽的屍體?這些家禽是誰弄來的,最重要是,把家禽放這裏作什麽?黃風一連串的問題提了出來。

  我怎麽知道,聽都沒聽說過,任天行凝神看了再仔細看了幾眼。這些死畜生擺在這裏已經很久了,屍蟲到處橫走,到底是誰把這麽惡心的東西擺在這裏。

  “會不會是培養病菌?”

  不可能,這人的目的一定不會這麽簡單,如果這樣培養病菌,沒有任何防範措施,自己都會被帶病。

  如果不是特定的培養病菌,那一定是有目的,除非把這麽多死畜的屍體堆在一起的人是個變態狂。

  “我進去看看!小菡你們幾個在門口把電筒給拿好了給我們照路。”

  “我跟你去!”

  任天行點了點頭,叫大石頭也把口罩給戴上,從腰間把槍給掏了出來。

  外麵的六人分別在門口把電筒往裏麵照,一時之間裏麵亮如白晝。

  任天行一步一步的踏過去,盡量不跟那些屍體接觸,但是屍體實在太多了,走了五步居然用了一分多鍾。

  “9526,你電筒怎麽老晃?”

  “我。。我腳難受!裏麵太濕,透入皮鞋裏了。”

  黃風看了一眼,掏出了紙巾遞給他說:“脫鞋!”別看黃風一臉嚴肅,對手下的人卻實不錯。

  9526投過一絲感激,接過紙巾就把鞋子給脫了下來。

  鞋子一脫,右腳整個腳掌的變成了豬肝色,就像是被黃蜂給蜇腫的一樣,上麵還有幾個像膿包一樣的包,其中一個靠近腳趾的包已經破開了,流出一股黑色的血,五根腳趾的肉幾乎都被腐蝕掉了,白森森的骨頭苯湧杉?

  9526鼻子裏哼了一聲,一陣暈眩就昏了過去。其他倆人急忙扶著9526,另一個跟著他一起進去的警員一臉驚恐,慢慢的脫下自己的鞋子,然後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黃風臉色一變,眼睛略過9526的鞋子,右邊的鞋子有一角是濕的,這腳被腐蝕了,媽的,地上的那液體比硫酸還厲害!

  9526哀叫了幾聲,黃風查看了一下他的腳,問:“有什麽感覺?

  “癢,又麻又癢!”9526帶著哭腔!

  “痛不痛!”

  9526搖了搖頭,想身手去抓癢。

  “別弄破,你們兩個,先把9526送去醫院。記得別碰他的腳,也別讓他撓。”兩人領命之後架著9526就走。

  黃風對任天行喊道:“任老大,你們回來,別碰地上的液體。”

  “給衛生局那邊打電話,通知他們來幾個人。”任天行喝了一聲,轉身對著大石頭說,沿路回去!別碰到屍體和那些液體,看來這裏有很多有害細菌。

  大石頭猛點頭,一手拿著電筒一手拿著槍,轉身往回走,突然,眼睛略過左側的一個暗處,不由的愣住了。

  任天行見大石頭停住腳步,沿著他的視線往左側看去,黑呼呼的地方有兩個怪異的紅光,一閃一閃。

  兩人心裏一鎮,同時舉起電筒和槍往那處照過去。一隻黑色的貓蹲在地上,正在啃著一塊骨頭,見到有光照了過來,狂吼了一聲,一幅蓄勢待發之景。

  是那隻貓,關在棺材裏的貓!任天行一邊低聲的對大石頭說,一邊舉起槍瞄準了那隻貓。

  媽的,一隻貓嚇了老子兩次,大石頭定了定神,舉起槍就射。“吱!”一聲往貓身上打,這槍是帶了消聲器的,子彈劃破空氣朝那貓飛疾而去。

  那貓速度非常快,本來想往人身上撲,但是見有東西過來,急忙往上串。

  “媽的,老子就不信這貓比子彈快!”大石頭連續射了三顆子彈,那貓連續往上串了三次,每次都躲開了子彈,串完之後還咧嘴哼著,絲毫不怕子彈。子彈射完之後,想起之前那串手鏈,嘴裏喃喃說,這不隻是貓這麽簡單。

  黃風和兩警員見狀,正要衝進來幫忙,任天行急忙喝道,不要進來,你們在門口守著。

  這地下不知道多少陷阱,要是盲目進來,無異於找死。三人本想堅持,但是見到9527的腳,心裏不由打了個冷顫。

  任天行瞄了一眼,打開了保險,扳機一扣。“卡!”的一聲,沒有火花,沒有子彈,隻一股熱風從槍**了出去。那貓知道厲害,嗥叫一聲之後,連忙拚命往上串。

  任天行槍口跟著貓串的方向,電筒的光一直鎖在它身上,這貓串的太快了,一下到了上麵。

  電筒沿著它的軌跡往上台,那貓,不見了!任天行吸了一口冷氣,看的目瞪口呆。

  在左側的上方,貓神秘的消失了,電筒照到的,居然是屍體。

  人的屍體,就像是上吊一樣,掛在那裏,不隻是一具,是一排。左側上方居然掛著一排的屍體。屍體四肢往下催,從下往上看,隻看到一張張蒼白的臉,手腳一吊一吊的。

  任天行吞了吞口水,定了定神說:“媽的,這都什麽玩意!”

  有一種肉,浸泡鹽水之後,用繩子把肉掛起來,這叫臘肉。

  這一排的屍體,整整齊齊的掛在這屋子的左側上方,完全類似臘肉的做法。

  不隻是左側,轉身看了一下後麵,右側也有。17具,每側17具屍體!

  有見過臘肉的,你有見過臘屍的嗎?

  任天行不管三七二十一,推著大石頭就往外麵走,所幸的是他們走的並不遠,沿著路回去幾下就到了。

  有死屍,有死屍~!大石頭驚魂未定,嘴裏喃喃的說,黃風給了他一個響頭,長眼睛的都看得到有死屍,這遍地不都是?

  不是家禽的屍體,是是。。。。大石頭從沒遇到過這麽荒誕的事情,第一次遇到,被嚇的有點失常。

  “是死人,人的屍體!”任天行接著大石頭的話,電筒指向上方。

  “對,對,是人的屍體!”大石頭附和了一下,拍了拍胸膛,他奶奶的,老子當警察這麽多年,啥沒見過,就算是碎屍案,烹屍案,也不錯如此,老子還怕他不成。嘴裏說的鏗鏘有力,眼光掠過那門口,聲音不由的弱了許多。

  黃風和小菡楞了一下,沿著光線往上看,任天行兩手把小菡的眼睛捂住說:“小丫頭不許看。”

  “我不是小丫頭,讓我看看,看了也不會死”小菡掰開任天行的手。

  “好啊!你要不怕被嚇著你就看!”任天行很幹脆的放開手。這一放手,這丫頭倒是不敢看了,撅著嘴在一旁候著。

  黃風目不轉睛的看著哪些屍體,不相信的揉了揉眼睛,還把大石頭的電筒也搶了過來,一起照,看了半餉,喉嚨響了一下,吐出一句話:“文物!一定是文物!”

  瘋了,黃風你瘋了,這死屍也叫文物!

  不是文物是什麽,你仔細看,倒數第三個穿著,那是明代的的裝扮,還有,那女屍,一定是有錢人家的,衣服都是錦衣,看過電視沒,你看那老頭,一定是清代的,穿著官服,如果沒有猜錯,還是個四品。你們說,這不是文物是什麽?

  這所謂的文物,居然在這種鬼地方,滿地的病菌,但是那些地上的液體都不知道有多毒,而且這些文物是誰放這裏的?這些死家畜是有什麽用的。

  “小菡你怎麽了?”見到這丫頭好像神情不對,任天行關心的問了一下。

  “這。。。。這。。。。。”小菡指了指屋裏,說:“這會不會是僵屍?”

  “僵屍?”眾人異口同聲的說。

  “這裏的老人說過,鳳凰縣這裏以前的趕屍人,把屍體送回他們家鄉之後,這些屍體要先吊起來兩天才能入土。這些屍體會不會。。。,不過不可能,這麽多屍體,怎麽會都在這裏。”

  “啪!啪!”兩聲響聲從屋裏傳來。

  兩隻警犬突然之間狂躁了起來,對著屋裏狂吼,之後哼唧哼唧的往大門跑。黃風喝了幾下也沒停,不禁問那警員:“PC3789,怎麽回事。”

  “屋裏好像有動靜!”大石頭接了一句話,電筒往裏麵照去。但是,光線過處,沒有發現什麽東西。

  兩隻警犬嘴裏怒哼著,一個勁的往回退,絲毫沒有停下來。“回來,回來,這麽膽小怎麽當警犬,回家看我怎麽收拾你。”那警員一個人拉著兩條狗,有點吃力。

  任天行接過一條繩子,把一隻狗給拉了出來,之後用力拍打它腦袋叫它蹲下,好不容易整好了,把塑料袋纏在狗腿上,四條都纏好了之後,摸了摸它的頭,叫它進去。

  警犬先是不敢進去,繞著任天行的腳邊轉,後來被鼓勵了一陣,膽子也大了起來,搖搖尾巴就衝進去了。

  衝進去之後,一聲淩厲的慘叫聲,那隻警犬不知道被什麽東西攻擊攻擊,叫了幾聲之後再也沒了消息,外麵的那隻警犬也跟著狂吼了起來,眼睛變的通紅。

  裏麵傳來一陣“啪啪”的聲音,之後,一聲嘶啞低沉的聲音從裏麵傳來出來,餘音陣陣。

  任天行電筒一照,那兩排掛著的屍體不知道何時,全部都掉了下來,整整齊齊的站在那裏,兩手向前,硬邦邦的伸著。

  這神態,比電影裏的僵屍片還好恐怖,其中有幾個屍體嘴裏還冒著白煙,滿嘴的爛牙,黑黝黝的。

  屍變!快走!

  就算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走路,這種情況還不知道是什麽回事,那真實白癡了。眾人一見這情形,早就嚇的心涼了半截,聽任天行這麽一吼,一下子全部都往回走。

  任天行把小菡往前麵推之後,嘴裏大喊:“大石頭,咱們殿後!”

  “好!”大石頭雖然害怕,但是畢竟是警界精英,在這行業裏混到這個份上,沒有幾分膽量根本上不了台。之前隻是太過意外而被嚇著了,如今見自己的上司都帶頭了,自己怎麽也不能示弱吧。

  “任大哥,你要小心!”小菡和黃風他們跑在前麵。

  那些僵屍似乎蘇醒了一般,嘴裏一個個吐出了一股白煙之後,吼了一聲,伸著手往外麵闖。

  “掩護我!”任天行轉身往屋子裏走,在門口處把那門給拉起來,大石頭手握著槍,挺直著腰板,風聞不動的在那裏,見僵屍往前跳,一槍就打了過去,槍槍入眉心。

  被打中的僵屍直接倒地,大石頭心裏一喜,隻要這僵屍能有槍解決就行。但是才喜了沒幾秒鍾,僵屍又直楞楞的彈了起來,被打中的眉心處冒出一股熱氣。

  “媽的,不管用!”大石頭把槍收進槍套,一起跟任天行抬那木門。兩人把木門合上之後,立即撒腿就跑。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畫屍人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