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章 鬼砌牆還是迷魂陣

第三章



等走出這房間的時候,終於有信號了,大石頭撥通了黃風的手機,叫他們帶兩個人和電筒過來,最好把獵狗也帶過來。出乎意料的是,黃風在電話裏說,已經趕過來了,正在半路上,難不成黃風有先見之明?不管怎樣,能越快越好。

打完電話之後,兩人在門口外麵呼吸著新鮮空氣,裏麵的那臭氣實在不好受。

大雨過去之後,綿綿的細雨又跟著來了,漸漸入夜,路上行人也少了。任天行和大石頭兩人被雨淋透了,偶爾打了個寒顫。

偶爾幾個過路人,路過這裏的時候都加快了腳步,眼睛還在他們倆身上打轉。

大石頭一臉不解的說:“奇怪,怎麽每個人看我們都像看怪物一樣?”

任天行倒是不在意,淡淡的說:“可能看出來我們是外地人吧。”大石頭一想也對,對於外地人總是不禁多看兩眼的。

任天行拿出手機,撥了個號。

“是小區嗎,我是任天行。”

“任sir,哈哈,怎麽有興趣找我,不是我給你惹什麽麻煩了吧。”對方哈哈笑了一下,按理說一個警察給一個流氓頭子打電話,還能有什麽好事。

“嗯,倒是沒什麽事,有沒有長風的消息。”

“那小子,不知道,你要想找他,問一下王丫頭,估計在她那。他出院後我都找不到他。”

“嗯好,謝謝!”任天行心裏琢磨,那王丫頭前天給他打電話,問這完顏長風的下落,這小區怎麽叫我去找她。

“任sir,先別掛電話,你現在人在哪裏,過來喝幾杯再說。”

“嗬嗬,有空我一定找你,不過現在我在湘西這邊。”

“湘西?你去湘西幹嘛?別告訴我你在鳳凰縣!”對方驚訝的問了一句。

“你怎麽知道?”任天行楞了一下,說自己在湘西一帶,對方居然提了一句鳳凰縣,這有什麽古怪。

“糟糕,你等等,我叫剛子跟你說話吧”敢情剛子現在跟他在一起。

在鳳凰縣有什麽不對了?任天行心裏嘀咕著,沒多久,電話那頭傳來了剛子的聲音。

“任大哥,你去鳳凰縣長風大哥怎麽沒跟你一起去?”

“他那小子神龍見首不見尾,我隻能自己來了。有什麽問題嗎?”任天行淡淡的笑了笑。自己來的時候特意找了長風幫忙,但是一直找不到他,他就像是消失了一樣。

“老大你別逗了,不是跟你說著玩的,鳳凰縣那地方太邪門了,而且那批人比你早到鳳凰縣了,長風不在,您自個小心點。”

“邪門?”

“還記得我上次跟你說的湘西趕屍嗎?”剛子問了一句。

湘西民間,自古就有趕屍這一行業,趕屍匠就用草繩將屍體一個一個串起來,每隔七、八尺遠一個,黑夜行走時,屍體頭上戴上一個高筒毯帽,額上壓著幾張書著符的黃紙垂在臉上。這些屍體都是死在他鄉異地,托趕屍匠給帶回來土葬的。

不過都是早些年的事情了。而且,那些趕屍的都是人扮的,為的就是偷運毒品,特別是在民國的時候。

任天行點了點頭說,來之前在咖啡廳的時候剛子特定說過,還因為這個賺了自己的200萬,不過倒是不在意的說:“這倒是聽說過。”

“任老大,你要是跟長風在一起那就算了,如果是自己在那裏可要小心點。。。。”話筒的聲音越來越弱,最後沙沙的響。

“喂 ,什麽,大聲點!”任天行聽的不清楚,搖了幾下手機,媽的,關鍵的時候就出問題,看來是之前淋雨的時候手機進水了。

電話那頭的剛子“喂!喂!”了幾句,見到任天行掛了,不由的罵了一句,在小區耳邊說:“老任他掛斷了!”

“長風沒跟他一起,看來麻煩大了!”小區低沉了一下,抬起頭說:“打電話給馬俊峰,我記得他有個朋友在湘西一帶。”

任天行搖了搖手機,沒反映,連顯示屏都沒光。大石頭在旁白唉了一聲,說:“我的手機雖然防水,但是沒電了。我看你手機好像是進水了吧。”

手機壞了,這房子裏麵還不知道有什麽東西在,單單是剛剛的那隻貓就夠恐怖的,那隻貓是什麽貓,居然能讓手鐲引起這麽大的反映。

想到手鐲,小菡從哪裏弄來的,就算是寺廟裏的和尚看來也沒這麽高的法力。如今這個年代,有異能的人少之又少,更何況是高手。回頭一定要問問小菡,這護身符是出自誰之手。

任天行隻是一個普通的警察,隻不過身手比較好,腦子比較開竅,僅此而已。

但是,近墨者黑。不說龍牙部隊的那些怪人,但是長風就是一個很大的謎,還有古晶,馬俊峰。就連之前遇到的森田,中村和櫻子,都是自己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

任天行心裏突然升起了一股很怪的感覺,就像是洗澡的時候被人窺視一樣,渾身不自然。這種被窺視的感覺,來自門外的東北角。

任天行猛的一轉身,往那地方看去,有個人在看著他們。大石頭也發現了那個人。

那是一個老太婆,一頭的長發,弓著腰,手上提著一個煤油燈,嘴裏還叼著一個煙槍,吧嗒吧嗒的在棺材鋪旁邊一個黑暗的角落看著他們。那淡淡的煤油燈燈光映射在滿是皺紋的臉上,偶爾的幾點火星在旁邊閃動著。

這老太婆什麽時候在這裏的?

任天行和大石頭相互看了一眼,這麽明顯的地方,之前來的時候怎麽沒有見到她?

兩人都很肯定的,他們來的時候,這老太婆一定沒有在那裏,除非。。。

除非是在黃風和小菡走了之後,他們進入這間房子的時候才過來的。其實兩人都知道,這個解釋很勉強。

這相差的也就十多分鍾的事情,這鳳凰縣的街道這麽滑,而且下著雨,烏漆麻黑的,這看起來風燭殘年的老婆子,是怎麽到這裏來的。

兩人暗示了一下,一起走了過去,大石頭更是悄悄的把手放在腰間的槍靶子上,而任天行卻做好了提防。

走近老太婆的時候,老太婆顯得有點慌張,猛的吸了幾口煙,之後嘴裏喃喃的說了一串的話。

這老太婆兩隻眼睛,有一隻翻白,好像是瞎子一樣,而另一隻眼睛卻是很有精神。見任天行他們靠近自己,立即縮了一下身子,然後拿起身邊的拐杖打在自己的前麵,似乎不讓人靠近。

大石頭走上前,開口問道:“老婆婆!老婆婆!”

那老太婆充耳不聞,嘴裏繼續喃喃的說一些聽不懂的話,大石頭又叫了幾下,還是沒有反映,任天行說:“人老了一般都會失聰,你叫大聲點。”

大石頭點了點頭,把聲音提高了一點,說是提高了一點,那大嗓門差點沒把任天行給嚇倒,不過這麽一叫,老太婆倒是有反映了。

老太婆很費勁的抬起了頭,手上的拐杖也停止了敲打,嘶啞而又低沉的聲音問:“能說話就好,能說話就是人!能說話就好。”

任天行和大石頭愕然,這老太婆說這話什麽意思。

大石頭表示了一下身份,把證件拿了出來,告訴老太婆自己是警察,然後問了一下她,怎麽下雨天在這裏坐著,怎麽不回家。

老太婆聽力不好,努力聽了一陣才聽到個家字,看了一下他們兩人,又看了一下黑房子,煙槍指著黑房子膽膽顫顫的說:“家,家!有髒東西!”

任天行一愣,這老太婆好像知道裏麵有什麽,急忙追問:“那房子裏有什麽髒東西?”

突然,一陣風平地而起,就像龍卷風一樣,快速的掠過,帶起陰涼的感覺,就那麽一陣風,眨眼就過。

“二娃!二娃!”老太婆眼睛突然亮了起來,指著那黑色的房子直叫,柺杖在旁邊用力的跺著。任天行怎麽也沒想到,這麽大年紀的老太婆有這股勁力,那柺杖打在他們前麵的地板上,居然鏗鏗作響,絲毫不遜於一個成年人。

隻是不知道老太婆口中說的“二娃”是什麽意思,黑房子和“二娃”有什麽關係。

任天行和石磊相視的看了一眼,突然,旁邊的那棺材鋪的門“吱呀”的一聲開了。

這就是陳家棺材鋪,那黑色房子對麵的一個棺材鋪。在這個時候,這棺材鋪居然打開了,從裏麵走出了一個人。

一個年輕人,臉入猴腮,滿臉的麻子,一身的白色衣服,瘦小的身子,長的居然非常的高,最奇怪的是,他的眼睛。

眼睛跟老太婆的一樣,老太婆瞎的是左眼,他瞎的是右眼。

這人出來了之後,一直打量著任天行和大石頭,也沒說話,往那黑色的房子瞟了一眼之後,就扶起老太婆往棺材鋪走。老太婆嘴裏還是叼著“二娃!二娃!”見到有人來扶著他,急忙閉口不語,眼睛瞪了一下大石頭,陰陰的笑了笑,露出一口爛牙,就跟那人走了。

大石頭硬是被老太婆那一笑給嚇的打了個寒顫,這老太婆到底笑什麽,本想追過去問那人,但是不知怎麽著就忘記追了。

任天行想著“二娃”是什麽意思,這二娃跟這黑房子有什麽關係?

大石頭說:“剛剛那小子是不是叫“二娃”,看起來怎麽古裏古怪的!”

不像,這小子要是叫二娃,這老太婆叫的時候還看著那房子叫,好像不是在叫人。

不是在叫人,還是在叫的不是人?兩人相視了一下。

沒多久,黃風和小菡他們帶著四個人來了,還帶來了兩條獵狗。由於人手大部分都調到保護文物的寺廟去了,剩餘的警力並不多。來的四名警員似乎很有經驗,其中兩人拉著獵犬先在門口附近嗅了嗅。

一行八人,每人拿了個強光電筒,逐一進入房間。

八部電筒,還是強光的電筒,在房間裏照的比白天還亮,進去的屋子裏橫七豎八的擺著一些大木頭,好像是一個木工的房子,地下還有木削。

沿著之前都的方向,兩條獵狗在前麵嗅著氣味。

這都什麽年代了,這房子居然沒有裝電燈,黃風在背後囔囔著。

往裏麵走了大致兩分鍾,任天行突然間叫停,用電筒照了一下四周,大石頭一臉迷茫說:“奇怪,那棺材哪裏去了?”

“大石頭,是不是你記錯了啊,會不會在更裏麵一點。”

“不會,你看這牆壁。”大石頭用電筒照著牆壁上的幾條劃痕說:“這是我用槍把子作的暗記,明明是在這裏的。”

眾人相視了一眼,然後四出的看,這裏隻是一個走道,兩邊都是牆壁,走道也就並排三個人寬。

“會不會有暗門?”還是女孩子家心細,小菡說了一句話。

其中隨行而來的兩人急忙在牆上敲打著,發出“嘭嘭”的聲音,這牆是實體,哪來的暗門。

那這棺材哪裏去了?進來的時候沒遇到,出去的時候憑空就有了,如今又消失了。

大石頭心裏稍稍發毛,這種事情,說出去也沒人相信,長這麽大,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麽怪的事情。反而看了一下任天行,鎮定自如,心裏暗自佩服,警界中傳聞任老大破過許多古怪的事情,如今一見,果然沒有錯。

眾人看了幾下,沒有什麽發現,繼續往前麵走。

越往前,那股黴臭味就越濃。前麵的狼狗突然間大叫,沿著那味道想往前麵衝。

走在中間的小菡捂住了鼻子問:“什麽味道,這麽難聞?”

“屍臭!”

“啊!”聽見是屍臭,小菡偷偷的抓緊了任天行的衣角。

屍臭的味道越來越濃,幸好黃風他們都帶了口罩,眾人都戴上了之後,稍微好了點

這味道是從前麵更遠的地方傳來,電筒光照過去,前方依然沒有見到邊際。這房子有多大?

任天行停住了腳步,說:“好像不對勁!”

電筒的光是強光,軍用的那種,一般的話可以照五十米之內的範圍,從進門開始到現在,足足走了有七八分鍾了,如今還有沒有到底。

獵犬在前麵狂叫著,好像前麵有什麽東西。

任天行喝令把一隻獵犬給放了之後,放開的那隻獵犬就飛似的往前麵衝,而另一隻在嗥叫。

“跟著!”任天行第一個衝在前麵,隨之而來的是黃風和幾位隨行的警察。眾人跟著那獵犬跑的走方向追,一行八人,電筒的光柱直晃,一閃一閃,這條走道頓時響起了一陣腳步聲。

“大家停一下,停一下!咱們跑也沒用,白費力氣。”小菡看了看四周,冷冷的說“這房子並不大,但是我們居然走了十多分鍾,不覺得奇怪嗎?這點時間,我們就算從街頭走到街尾也足夠了。”

任天行頭皮一涼,想起了之前中的九菊派的那些陣勢,脫口而出:“咱們被困在陣勢裏麵了。”

“陣勢?”大石頭和黃風一臉驚訝,就連來的那四位警察也摸不著頭腦,這陣勢隻有武俠小說裏才有。

小菡望了一眼大家,說:“要真是陣勢倒是好了,怕就怕咱們碰到了鬼砌牆!”

鬼砌牆!!

三個字一出,眾人頭皮一陣發麻,感覺自己背後涼颼颼的,就像是被陰風吹一樣。

大石頭硬著頭皮,大聲說:“餓死膽大的,嚇死膽小的,這年頭哪能有鬼!切!”見到眾人都不說話,吞吞吐吐的加了一句:“就算有,也不敢近咱們的身,咱們是警察,一身正氣!”

“手鐲還我!”小菡早就見到自己給任天行的手鐲在大石頭那裏,此時伸出手向大石頭討回。

“這,這,嘿嘿,小菡姑娘,這手鐲說實在的,挺好帶的,這個。。”

小菡撅著嘴,一臉堅毅的叫:“拿來!”

看來要不給她還不行,大石頭依依不舍的手鐲脫了出來還給她。

小菡哼了一聲,不理眾人的眼光,手鐲拿到手了之後,用力把手鐲給扯開,見扯不斷,還用小嘴咬。

任天行不解,這丫頭看起來不是這麽小心眼的人,而且這個時候,也不是發小姐脾氣的時候。

出乎眾人意料的是,小菡並不是賭氣才把手鐲拿回來,而是把手鐲給扯斷了之後,把那些珠子有規律的排成了一個“卍”字,然後跟黃風拿了打火機,在那些珠子上一點。

珠子不知是何材質,火光一過,所有珠子一下全燃了,排成的“卍”字帶著火花冒出一陣青煙,散發出一股檀香味。

香煙過出,讓眾人一下精神了許多,也就一陣的功夫,火滅了,一股股惡臭從四周傳來。任天行把電筒一照,不遠處就是一間房間,那隻獵犬在那房間的門口哼哼的徘徊著。

果然是鬼砌牆,把眾人都迷惑了,讓大家來來回回都走在同一個地方。

跟隨來的幾位警察不曾見過這種事情,這樣以來,想而後怕,自己嚇得有點魂不附體,兩腳發抖。

就連大石頭也目瞪口呆,黃風之前也曾跟隨任天行見過幾次類似的靈異事情,上次在西安,張院士被離奇殺害,在很短的時間內死於三種手法,頭與脖子被切開,銀發豎了起來以及兩眼瞪著電視機,好像是被嚇死。這些夠離奇了,但是這次不同,這次是真真正正親自遇到的。

“小丫頭,這你本事從哪學的?”對於小菡,任天行此時充滿了好奇,想不到這小丫頭居然會這一手。

“這倒沒什麽。”小菡拍了拍小手,得意的說:“是慕辰哥哥教我的。不過,我也就會這一手。”

“慕辰?”任天行嘴裏念了一下。

“是啊,他是我們湘西最神秘的人!”小菡一臉仰慕,似乎對那個叫慕辰的人很欽佩。

獵犬在那房間裏嗅著,見到眾人之後,搖了搖尾巴,哼唧哼唧了幾下之後,用爪子拍了拍門,但是卻不敢推。

電筒光一照,門口處滲出一股殷紅的血。

兩名警員吧獵犬給串好了之後,另外兩人同時推門,門被卡住了,兩人同時起腳揣門。

“嘭!”的一聲,那門應聲而倒,很難想像,這門不是被揣開,而是揣倒。

兩警員衝了進去,大石頭連阻止他們的機會都沒有。門板到下帶起的一股陰風,從裏麵吹來。

濃烈的腥臭和死魚般的味道從裏麵傳了出來,就算帶著口罩,但是那味道還是嗆進了鼻子裏,直入胃中。

眾人隻覺一股反胃,從胃中湧出一股酸味,直衝喉嚨。也不知道是誰先嘔吐,跑到一邊狂嘔了起來,其他人本來都忍住了,最後這聲音一起,也跟著把口罩脫掉在一旁吐了起來。

先衝進去的那兩人也在刹那間退了出來,跑的更遠的地方狂吐。大石頭弓著腰,罵了幾句,這都什麽東西,老子見過屍體腐爛了六十天都沒這麽臭。

黃風吐的臉色發青,虛弱的靠著牆在哪裏說:我現在才發現,一個人最難受的不是肚子餓,而是胃裏沒東西了,想吐都吐不出來的那種感覺。說完鼻子一股臭味,又狂嘔了出來。

過了好一陣,終於平息了一下,小菡的小臉都變的蒼白了,望向那警員問:9526,裏麵有什麽東西,這麽臭。

“好多,好多。。。。屍體!”







看書的兄弟姐妹們,給點推薦 收藏和點擊,謝謝

每天更新一章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畫屍人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