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章 神秘的黑屋

 第二章

  “嘿,這鬼天氣~!夠勁啊!”一個頭高大彪悍的年輕人在茶舍靠窗口處抹了一下臉上被雨濺的水,笑哈哈對一人說道:“風哥,坐了一天的車,一身的汗,等會咱們來洗個天浴,把晦氣給除除。”

  “大石頭,這福氣您自己享受,我和任老大在這裏看你表演!”黃風笑眯眯看著大石頭,我才不陪你瘋呢,這天黑壓壓的,還隱隱有閃電,要這種天氣去淋雨,萬一雷公看上你,給你來個電療,保證你爽到家。

  大石頭身上都是黏黏的,怎麽都要洗一下,但是自己去淋雨又怪不好意思,一定要把黃風給拉上,兩眼軲轆軲轆的轉了幾下看著黃風,轉眼他媚笑著說:“一世人兩兄弟,你總不至於忍心看我一個人在雨中漫步吧,咱們可是有福同享有難。。”

  “有難你當!”黃風趁大石頭沒說完,插上了一句之後,不再跟這小子扯蛋,端著茶換到一長發青年對麵去坐。

  “還是任老大有預知之明啊,知道要下雨,挑了這麽個好位置。”黃風先拍了一下馬屁,大馬咧咧的坐下了,對著茶舍老板喊“老板,加壺茶來!”

  “馬上來!”那老板一口湘西口音應和。

  黃風低聲問:“任老大,咱們來這裏有什麽任務,能不能說一下,我想不隻是來保護文物這麽簡單吧”

  大石頭對著黃風怪叫了一聲“好啊你小子不真夠意思”,本想跟這家夥扯清楚什麽是“有難你當”,見這家夥問任天行,也走了過來附和說:“對啊,任老大,能不能透露點口風!要真保護文物,當地的警力就夠了,如果不夠還可以派軍隊來,哪裏用得著咱們啊。”

  任天行無奈的笑了笑,敲了一下他們倆的頭說:“就你自作聰明!”

  門外有人走了進來,任天行低聲說道:“別鬧了,她回來了。”

  來人串進了茶舍,把雨傘抖了抖,甩了一下長發,然後很恭敬的給任天行敬了個禮,叫了聲:“任警官。”

  “嗯,小菡,有什麽消息?”

  “鳳凰縣的刑警大隊已經到達墓地駐守勘察,隻不過我爸和劉隊長他們說要請您親自過去一趟。全部警力一共25個人。”

  任天行點了點頭,吩咐小菡說:“你跟劉隊他們打招呼,說我來這裏的消息一定不能讓人知道,這是機密。”

  “嗯,知道,我爸已經收到機密文件,他們說一定會全力配合你們。”小菡抿嘴說了句:“我爸說任大哥務必要到我家走一趟,好讓小菡跟著學習學習。”

  任天行哈哈笑了笑,摸了摸小菡的頭說:“小丫頭沒多大,怎麽就跟我打起官腔來了,你爸那是一縣之長,你應該跟他學習猜對。”

  “我爸啥都不會,就會吹牛拍馬屁”小菡抗議說:“哪像任大哥您,是刀鋒特種部隊出身。”

  任天行等人一聽,臉色一變,看了看四周。小菡立即捂嘴,哭喪著臉說:“我。。我。。”

  “下次注意點場合,別亂說話。”任天行看四周沒人,鬆了口氣。

  大石頭扯了一下黃風的衣服,在他耳邊低聲的說:“風哥,這妞長的正點,你看她那眼睛,嘿嘿,咱們任老大好像還沒對像,你說這次任老大會不會。。。”

  “就你多事,就你多事!我敢打賭,前麵就算站著個比她美十倍的,任老大也不會動心。”黃風敲了一下大石頭的頭,心想著,這小子是小鬼沒見過大饅頭,要是讓你見到悅月姑娘,不知道你啥反映。

  大石頭當然不知道悅月是誰,摸了摸額頭,一臉不信的說:“不可能,這麽漂亮的妞都不動心,那是不可能,更不用說什麽比這漂亮十倍的。”仔細打量了一下那妞,嘴裏嘀咕了一句:“怎麽會不動心呢,除非老大不是男人!”

  大石頭剛剛說完,自己立刻意識到自己在說老大的壞話,臉色一變,偷偷看了一下老大,見任天行好像沒聽見,就黃風在旁邊嘿嘿的笑,不由的伸了伸舌頭。

  那被稱為小菡的女孩見任天行背後兩人在說悄悄話,其中一人還對自己伸舌頭,注意力一下轉到任天行的背後,任天行支呼後麵的兩人來打招呼,說:“這兩位是我帶來的助手,這叫大石頭,這是黃風!”一邊說一邊指著兩人給小菡介紹。

  小菡笑眯眯的跟他們兩人招手道:“你們好!石大哥,黃大哥。剛剛你們兩人在談論什麽?”

  “沒有,絕對沒有!”大石頭緊張的搖了搖手,心想,這丫頭耳朵不會這麽靈吧,立即偷偷的扯了一下黃風,示意他來幫忙解圍。

  黃風喜上眉梢,眼角輕輕的瞟了一下大石頭,笑著說:“沒有,怎麽會沒有呢?”

  大石頭一聽,心裏頓時緊張了起來,好啊你小子,這個時候不幫我打一下場,還趁機陰我,正想發脾氣,見黃風的後麵一句話,頓時放了心。

  黃風接著說了下去:“大石頭說小菡姐非常漂亮,是他見過最漂亮的。”

  女人最喜歡聽到的就是別人誇她漂亮。就算是王母,也不例外。

  小菡一聽說有人誇她漂亮,眉開眼笑的謙虛了一番,心裏別說多高興。

  一番客套之後,眾人都坐了下來,任天行給小菡倒了一杯熱茶。

  小菡喝了口茶,對著任天行神秘的說:“剛剛我回來的時候遇到了一件怪事。”

  “嗯?”眾人頓時感興趣了,特別是大石頭,脖子伸的老長,看這丫頭說的怪事是什麽。

  “那裏!”小菡指著街尾的一間黑色的房子說:“那張告示很奇怪。”

  眾人隨著小菡指的方向看,從茶舍望去,那是一張白色的紙。

  一張白色的告示貼在街尾的一個黑色木房門前顯得額外顯眼,路人路過之後,瞟了一眼告示之後顫抖了一下身子就加緊腳步走了。

  任天行他們不知道那告示上寫著神秘,讓人這麽忌諱,看到小菡對這告示這麽奇怪,三人相互看了一眼之後,任天行說:“走,去看看!”。

  任天行叫了一聲:老板買單!

  那茶舍的老板一臉怪異,好像見到什麽不可思議的事情,最後搖手說:“不要錢,不要錢!”

  這老板怎麽回事,好像怕咱們?任天行本想走過去,但是那老板急忙晃著雙手,擺明了死活都不要。

  小菡捂嘴低聲說:“這老頭不會是聽見我之前說的話了吧?”

  眾人點了點頭,不過“刀鋒”組織的名頭,一般人不會知道的,任天行盯著老板看了幾眼之後,留下了茶錢放在桌子上,眾人就出了茶舍。

  “黃風,回頭查查這老頭的來曆!”任天行吩咐了一句。

  天空黑壓壓的一片,原本細細的雨突然間加劇,偶爾一陣雷聲霹靂,把整個街道都照的閃亮。

  黃風和大石頭走在前麵開道,對著漂泊的雨絲毫不在意。大石頭個子高大,在前麵大搖大擺的走著,吹著口哨偶爾故意瞟了黃風一眼。

  這條街的地麵都是那種大石頭拚成的,平時走的時候感覺很涼爽,但是下雨天了,這石塊就變得異常的滑了。

  黃風見大石頭一搖一擺的走,絲毫沒有留意地上,擔心的喊道:“大石頭,慢點走別摔了。”

  “哼,就知道咒我,我要是真的摔。。”大石頭走到那告示下麵的時候突然間愣住了,那下麵的話也忘記說下去了。

  告示上簡簡單單寫著幾個字:“招學徒:膽子大,身體好,相貌醜。”下麵簽名還有一個血紅色的高頂竹帽。

  這告示看起來普通,但是內容卻非常的奇怪。

  招學徒有招肯幹能幹的,有招老實巴交的,有招能多幹活少拿錢的。但是這個告示招的卻是膽子大相貌醜的。而且後麵的簽名沒有寫,隻畫了個帽子。

  大石頭撓了撓後腦,左看右看,嘴裏傻笑道:“這條件好像很我還行。嘿嘿,嘿嘿!”

  這話一說,黃風“撲哧”一聲失笑,但是見到任天行皺著眉頭,不敢放聲大笑。

  大石頭也憨笑了一下,然後把那告示揭了下來,遞到任天行眼前。

  “轟隆隆!”一聲雷聲突然間灌入耳中,大石頭剛剛揭下告示雷聲就大作,把他嚇的兩腿差點就軟下來。

  任天行接過告示之後,把小菡和大石頭往身後拉,抬頭看了看天,突然又是一聲雷聲,一道白光隨之而來,“劈啪”的一聲打在前麵那黑色房子上麵,房頂冒出一陣青煙。這一道閃電下來,黃風他們三人都不由自主的被嚇的後退了三步,躲在一屋簷下。

  雨水把告示都打濕了,紙上的字被水滲的模模糊糊的,沿著水慢慢的染了一片,任天行心裏奇怪,這字好像不是墨水寫的,放到鼻子旁聞了一下,居然有一股刺激的味道,不由的眉頭一皺,這是什麽東西。

  黃風和大石頭帶著小菡王對麵的房子跑去躲雨,黃風剛剛舒了口氣,小菡驚叫了一聲,又跑了出來。小菡指著躲雨的那屋簷吞吞吐吐的說:“棺。。。。棺。。。。棺材。。”

  黃風和大石頭兩人抬頭一下,額頭上麵一張匾寫著:“陳家棺材鋪”,兩人頓時也覺得背後涼颼颼的,急忙跟著出來。

  天空被烏雲遮住,大雨淋漓,閃電雷鳴的時候,找個地方躲雨居然是棺材鋪,任何人遇見都感覺心涼。

  小菡寒顫了一句:“好邪門。”

  街道兩排房子都是清一色的朱紅漆,之後眼前這間房子是黑色的,不隻是黑,還是非常的黑。

  一個黑色的房子對麵是一家棺材鋪!

  任天行抬頭看了一下天氣,又看了一下這兩房子,心裏隱隱感覺有什麽不妥。

  突然,又一聲雷聲帶著閃電霹靂,任天行腰間突然一陣顫抖,之後一股冰涼的寒意傳了過來。

  任天行的第一直覺就是,這房子裏麵有古怪。剛子說那批來躲舍利子的人已經到了鳳凰縣,不知道他們落腳點在哪裏。櫻子居然也在裏麵,這女人實在太恐怖了,上次布了個天雷陣,差點要了自己小命,幸好有長風出手。

  這次長風不在,要是遇到她,這事就要靠自己了。這房子這麽古怪,而櫻子他們有會那些邪術,他們極有可能躲在裏麵。

  大致的看了一下房子,拍了一下黃風說:“小黃,你帶著小菡先去跟劉隊他們打招呼,說我晚點過去,大石頭,你等會跟我進去。”

  “任老大,這。。。,要不讓大石頭去劉隊那裏吧,我跟你。。”

  “風哥,任老大叫你作護花使者,你就老老實實的聽話,怎麽能讓小菡妹子是對著我這張驢臉呢?”大石頭故意把臉拉的長長的,臉上還有幾個青春痘,看起來卻是不雅。

  跟任天行一起做事,那是他申請了好久才調過來的,哪能這麽輕易就讓黃風把自己支走呢。

  任天行隨手一擺,把他那長發整了整說:“你們先走,如果有事還有個照應。”

  黃風是自己親手訓練出來的,一向都是精明能幹,要他先把小菡帶走,是為了讓自己省心。而且,黃風跟大石頭不同,之前在西安的那件兵馬俑的事件,黃風也參與過,這次九菊派的人在鳳凰縣,這些人不是一般人能對付的,如果讓大石頭送小菡過去,中途遇到這些人,以他的個性,一定會出事,這點黃風自己何嚐不知道呢。

  黃風點了點頭,帶著小菡先走一步。剛剛走出沒幾步,小菡對黃風說了一聲“等等”之後,又返跑回來,把手上的傘遞給任天行說:“任大哥,要不這傘給你用,我和黃大哥先走。”任天行搖了搖頭也沒接,甩手叫他們先走。

  小菡撅了一下嘴,拉過任天行的手,從自己手上把一手鏈解了下來,塞到任天行的手上說:“雨傘可以不要,但是這個手鏈一定要帶上,是開過光的,有些時候這個東西比槍還管用。”

  任天行看了一下小菡,這丫頭一臉的固執,看來不拿還不肯走,欣然的接過手鏈。小菡見到任天行同意,臉上頓時一臉喜色,之後一蹦一跳的跟著黃風先走了。

  看著這兩人走後,大石頭拿著手上被雨淋濕的告示,往那間黑色的房子走去。

  黑色的房子,有一個暗紅色的門,說是門,其實還不如說是一塊木板,直接把門擋著,從外麵的縫隙還能看到裏麵的那絲燈光。

  大石頭在門前叫了幾下,又拍了拍門。等了半餉,沒人應門。大石頭卷起袖子把那木板一推,放在一邊就進去了,手掌都沾滿了一層的暗紅色。大石頭眉頭一皺,聞了一下手掌之後對著任天行說:“咿,好像是朱砂的味道,這門怎麽會塗上朱砂呢?”

  “我看看!”任天行拉過大石頭的手,聞了一下,果然是朱砂的味道。這門上怎麽會塗上朱砂呢?要是古晶他們幾個在就好了。

  任天行把小菡給他的手鏈拿了出來,遞給大石頭說:“帶上!”

  “任老大,這。。這有什麽用,我又不是女人,一向不帶首飾的。”

  “叫你帶上就帶上,這麽多廢話!”

  房子裏麵一片漆黑,幾乎是伸手不見五指,偶爾閃電劃過,照亮了整個屋子。借著閃電的光線,兩人大致了一下這房子。這房子不算大,除了這間之外,還看到了一條往裏走的過道,敢情這是一座院子。

  兩人全身都濕透了,大石頭嘿嘿笑了一下,甩了甩衣服上的水,伸頭往屋裏喊說:“有人在沒,請問有人沒有?”幾聲之後見沒人出聲,大石頭說:“估計沒人在,任老大,你說這告示是不是有點惡作劇。”

  “不知道,咱們剛到湘西這裏,還是多留意留意。”任天行點燃了火機,在四周仔細的看了一下。

  屋裏顯得很簡單,擺放著幾個大木頭,還有幾個黑色的大罐罐,四周傳出一股濃濃的黴味。

  大石頭鼻子嗅了嗅,驚訝的說:“怎麽有福爾馬林的味道?”

  這地方怎麽會有福爾馬林呢,難不成。。。。

  大石頭把槍從腰間抽了出來,悄悄的握在手上。

  福爾馬林是醫業用藥,主要是防腐,多數這種氣味在醫院解剖室和太平間最常實用,除了防腐防屍臭,就是消毒。

  別看大石頭四肢發達,但是頭腦卻不簡單,不然也不能在警界混這麽多年,這點小時又怎麽能不知道呢。

  兩人靠著牆,慢慢的倚靠火機的點光往房間深處走。

  任天行拉了一下大石頭,說:“小心點,別亂開槍。”大石頭點頭應了一下。

  福爾馬林的味道是從房間內部傳來的,越往裏麵走,味道越濃,而且隱隱聞道一股莫名的臭味,那種臭味類似死老鼠的味道。

  “屍臭!”大石頭牙縫裏啃出了兩個字。

  屍臭的味道比較特別,不像死老鼠的味道那麽嗆。屍臭的味道透出一股讓人做嘔的感覺,而且還有一股酸味。

  “你小子,鼻子倒是挺厲害,往前走,小心點。”任天行讚賞的點了點頭。

  兩人不敢走的太快,這時候要是有一把電筒那就好了。火機上的火苗熄了又打,整個屋子除了火石碰撞的聲音之外,幾乎能聽到他們兩人的心跳聲。

  任天行走在前麵,步步為營,火機上的光越來越小,走了幾分鍾還沒到頭,這屋子還不知道有多大。

  大石頭喘著氣,低聲的在任天行耳邊說:“任老大,再過不久火機點不燃了,咱們要不要打電話派人過來。”

  “好,咱們往回走,在門口守著叫劉隊他們帶兩個人來。”

  大石頭見任天行同意,從兜裏掏出手機,撥打了幾次都撥不通,看了一下手機屏,嘴裏罵道:“什麽破手機,在這裏居然沒有信號。”

  大石頭罵歸罵,但是絲毫不含糊,一直打開手機用手機屏幕的光線代替電筒,雖然光線不夠大,但是在這麽黑的屋子裏,已經能看到附近一兩米的範圍。

  任天行的火機快點滅了,如今沒有電筒,隻能原路返回。

  進來的時候任天行在前頭,往回走,大石頭舉著手機在前麵慢慢的走著。

  突然“哎喲”一聲,大石頭整塊身體就往前摔,任天行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他左手。

  大石頭被任天行拉住,沒有摔倒,但是手腳卻是無意中顫抖了一下,吞吞吐吐的道:“我的手,我的手。”

  任天行拉開大石頭,從腰間抽出自己的佩槍,湊過頭看大石頭的手。

  “你的手怎麽了?”

  “手,手,手鏈好緊!”大石頭難受,彎著腰左手想把那手鏈給扯下來,這手鏈是小菡給任天行的,任天行又叫大石頭給帶上,之前還好好的,但是不知道怎麽的,這手鏈突然間就緊繃住了,勒的手腕緊緊的。

  之前小菡給的時候,自己沒細看,如今看了一下手鏈,這手鏈是一串珠子串成的,上麵有一串不知名的字符被刻的小小的,很多都看不清楚,但是很多字符中間都包圍著一個“卐”字,密密麻麻。手鏈緊緊的緊箍著手腕,手腕附近的肉都逐漸顯得紅腫。

  大石頭忍著痛,用左手拿槍,額頭一陣的冒汗。

  前麵的這副棺材來的時候明明沒有東西,怎麽會被它絆倒呢。而且,這棺材是高的,差不多到自己的腰高,又怎麽能絆倒呢?

  任天行點燃火機,擺在他們兩麵前的是一副漆黑色的棺材,這棺材不大,看來是給幾歲的孩子專門訂製。

  任天行摸了摸棺材,突然棺材裏發出了一聲悶悶的聲音。任天行被嚇的拉著大石頭退後一步,驚叫著:“有聲音~!”

  在這麽一個漆黑的房間裏碰倒一副棺材,任你膽大也被嚇出三分汗。這棺材裏麵居然還有聲音。

  大石頭左手舉起槍,右手不停的甩著手,以減輕手腕的痛。

  悄悄的走進棺材旁,咬了咬牙,把棺材蓋猛的一掀,自己立即往後一退。

  棺材蓋被掀開一角,但是卻沒有任何動靜。

  任天行深深吸了一口氣,把火機再次點燃。棺材裏傳出“嗒嗒”的響聲,兩人湊過頭去往棺材裏一看。

  裏麵黑漆漆的,沒有東西。

  正鬆了口氣,一個黑影從裏麵串了出來,帶起的一股風把火機給熄滅了。

  “吱!吱!”兩聲槍響對著黑影,那黑影串了出來之後就往房間深處串,黑暗中見到兩個碩紅的東西。這東西往前跑了幾步之後,又轉身跑回來,一陣風似的往任天行他們兩人撲了過來。

  大石頭大驚失色,前麵兩槍居然打不中那東西,額頭虛汗冒了出來,見它再次撲來,再次舉起槍來。但是這東西速度非常的快,槍還沒舉起來,大石頭已經感覺到它迎麵撲來,慣性的把雙手擋住頭。

  本來被勒的緊緊的手腕突然間想得到釋放一樣,一股黃色燦爛的金光從手腕就像水波一樣從手上散開,一波接著一波。

  那東西嗥叫一聲,之後被那金光彈到一邊,撞在牆上又掉了下來,哼哼了幾下就往深處跑。

  大石頭不知所措,看了一下手上的手鏈,緊張的問道:“那什麽東西~!”回想起剛剛那陣黃色的光,不禁愕然,說不出話來。

  “是貓!”任天行眼尖,一下就看了出來,見大石頭盯著手上的手鏈,拍了拍肩膀,說:“有些東西,你不信也得信!以後這種事還會遇到更多。”

  “聽你教官說你抓賊的時候連四層樓高都敢跳,這還被嚇著?”任天行淡淡的笑了一下。

  大石頭大大的舒了口氣,把手槍收了起來,檢查了一下那棺材,說:“那是抓賊,這要是賊就簡單了。”看了四周黑漆漆的,不禁說道:“黑漆漆的,還擺著一個棺材,別弄出個鬼來,槍也沒用。”

  這些倒是讓任天行看在嚴厲,這小子果然不愧是老手,怪不得上麵的人派他作我助手。

  說到鬼,大石頭心裏不由的一涼,這時候想到這個,感覺心毛毛的,偷偷的看了一下四周,想到手上有一個可以防身的手鏈,心裏放鬆了許多。

  兩人默不作聲,悄悄的退了出去,到大門口的時候,雨已經小了,大石頭撥弄著手機,還是沒有信號。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畫屍人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