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二十六、提幹風波

  田村即將破格提幹的消息傳到了田遼沈的耳朵裏,他的第一反應是田村的路走得太順了。這麽一想,他就覺得這對田村來說,未必就是一件好事。當初他把田村放在條件最艱苦的十三師,就是希望他能在部隊百煉成鋼,可他入伍才一年多,就要破格提幹。戰爭年代一兩個月就得到提升的人多得很,但那是特殊的戰爭年代,指揮員犧牲了,就得有人站出來接替上去,部隊不能一日無帥;而在和平年代裏,對於田村來說,這一切太突然了。

  久經沙場的田遼沈一時間有些不太適應。看到田村的進步,他從心裏感到高興,也盼著田村能真正成為一個職業軍人。自己老了,總有退休的那一天,他希望自己的生命能在田村的身上得到延續。也正是如此,他要提醒十三師的柳師長,在田村提幹的問題上需要認真地考慮,以使田村成長的根基再紮實些。於是,他迫不及待地給柳師長打了電話。

  他在電話裏說:老柳哇,我看田村提幹的事,能不能再慎重一些啊?

  柳師長以為自己聽錯了,他抓著電話琢磨半天,才回過味兒來:老田,你這是咋的了?你咋也學會前怕狼,後怕虎了?田村是你兒子不假,但也是我十三師的士兵,別以為十三師黨委準備破格提拔田村是看你的麵子,老田,你錯了。這是部隊的規定,他就是王村、李村,我們也要破格提拔,部隊需要正氣。

  柳師長和田遼沈是出生入死的老戰友,多年的交情讓兩人說起話來沒大沒小的。

  柳師長的一番話,讓田遼沈一時沒了脾氣,他在電話裏的話已經說得不那麽連貫了,隻一遍遍地說:那啥,老柳哇,我不是那意思。

  柳師長打著哈哈:不是那啥,你那啥呀?你是不是怕孩子進步啊?孩子進步是好事,等田村的提幹命令下了,你來十三師,咱們好好在一起嘮嘮,沒事我就放電話了。

  柳師長啪的一聲,把電話掛斷了。另一邊的田遼沈拿著電話,怔了好一會兒。

  回到家裏後,他把自己的擔憂對楊佩佩說了。楊佩佩在門診部就聽說了兒子要破格提幹的事,一時高興,下班後還買了田遼沈最愛吃的豬頭肉,準備晚上讓他喝兩盅。沒想到,一進家門,就聽了田遼沈反對田村提幹的意見,她站在那兒,呆呆地盯了田遼沈好一會兒。

  田遼沈趕緊說:你瞅我幹啥?我說的是真心話,我是想讓田村把根基紮牢些,好讓他長成棵大樹。

  楊佩佩一P股坐在沙發上,第一次態度激烈地反對起田遼沈:田遼沈,你說得對,可你別忘了,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田村已經是第二年兵,再有一年多,他就該複員了,失去這次機會,他還會有第二次嗎?

  田遼沈揮著手,提高了聲音:隻要他是塊好鋼,機會就遍地都是。

  楊佩佩不耐煩地打斷田遼沈:我不同意,田村提不提幹是十三師的事,和你沒關係,你最好不要插手田村的事。

  田遼沈也來了火氣,他一甩手道:我這麽做還不是為田村好?

  當時的兩個人,潛意識裏都是在為田村著想,但田遼沈和楊佩佩的想法不一致。楊佩佩想得可能更細致一些,如果田村是自己的親骨肉,她也就不再爭了,是好是壞都由著田遼沈,反正肉爛在鍋裏,好壞都是自家的事。可自從發現田村的親哥哥就生活在田村的身邊時,她就有了危機感,做夢都會夢見田村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後,離開了自己,離開了這個家。她明白,田村遲早會知道自己的身世,有一天他明白了,就會用另一種眼光審視他和這個家的感情,她不想讓這個家和田村的關係蒙上陰影。

  田遼沈遭到了楊佩佩激烈的對抗,他仰靠在沙發上,歎了口氣:田村的事我不管了。

  聽到這樣的話,楊佩佩終於鬆了一口氣。

  田村出院不久後就提幹了。他現在是劉棟那個排的排長。

  田村被任命為排長的第二天,他把劉棟約到了自己的宿舍。在這之前,田村還買了一瓶酒,他想和劉棟好好聊一次。

  劉棟走進排長宿舍時,心裏竟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排長已經是一個人一間宿舍了,這就是幹部和戰士的區別。以前老排長也找劉棟談過話,他也去過排長的宿舍,那時,他以為排長一人一間宿舍是天經地義的。可現在,就是眼前這個田村,昨天他們還上下鋪地睡著,今天卻搬進了幹部宿舍,劉棟不論是從感情上還是心理上,一時無法承認眼前的事實。他打量著田村的幹部宿舍,感到一切都是那麽陌生和遙遠。

  田村在自己的刷牙缸裏倒滿了酒,把它放在兩人的中間,然後盯著劉棟說:來,劉棟,咱倆今天好好喝一回。

  說完,他自己先喝了一大口,又把缸子推到劉棟麵前。劉棟接過缸子,隻抿了一小口,感到一股火辣辣的感覺,從嘴裏湧到喉頭。

  田村真誠地看著劉棟,道:這回是你救了我的命,要是你不給我輸血,我今天還不知在哪兒呢。

  劉棟咧咧嘴說:別說這些,我和你都是HR型血,這是碰巧了。

  田村又喝了一大口酒,嘴裏噴著酒氣:不對,咱們這是緣分,也許這對你沒啥,但對我來說,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

  田村又把缸子推到劉棟麵前,劉棟這次沒喝,他打量了一下田村的宿舍,說:田村,這回你行了,你現在是幹部了,咱們這批兵你是第一個提幹的。

  田村瞅著劉棟說:劉棟,我以前一直瞧不起農村兵,這你知道,可你是我第一個瞧得起的農村兵。

  劉棟用目光緊盯著田村的眼睛:就因為我給你獻了血?

  田村搖搖頭:不,你和他們不一樣,你以後一定會比我有出息。

  見劉棟不置可否的樣子,田村又說了句:最後,我發現咱們身上有著許多相同的地方。

  劉棟不解地望著田村。

  田村似乎有了些酒勁兒,眼神定定地看著劉棟,話也多了起來。

  劉棟趕緊衝他道:排長,我該去上崗了。

  說完,匆忙離開了田村的宿舍。

  站在哨位上,望著滿天的繁星,劉棟忽然間有些想家,想家裏的親人。以前,他也有過這樣的感覺,但從沒有像今晚這麽強烈。沒當兵前他覺得日子很漫長,可眨眼的工夫,他已在部隊幹了一年多,再有一年多就該複員了。入伍前曾發誓在部隊要出息,現在看來當初的想法太簡單了,部隊這麽多人,誰都想出人頭地,機會卻那麽少,又有幾個人有田村那樣的運氣呢。

  那天晚上,他想了很多,也很遠,似乎什麽都想到了,但有些事還是想不明白。

  一個人影向哨位走來,他下意識地問了口令,那人回答:是我。

  田村走到了他的麵前。此時的劉棟已經清醒過來,他問道:排長,你這是來查崗?

  田村站在黑影裏說:以後沒人的時候,你別叫我排長,就叫我名字。

  劉棟說:排長,那怎麽行。

  田村強硬地道:我說行就行,今天晚上我陪你站崗。

  說著就轉身站在了劉棟的身旁。

  劉棟輕喊了一聲:排長。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