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二十五、醫院

  蘇小小是在田村手術後的第三天來到醫院的。

  嚴格地說,田村的傷並不致命,幾塊彈片擊中了他的背部和腿,手術加上路途上的失血,使田村目前急需輸血。師醫院並不大,平時隻存有少量血漿,而田村的血型又是少見的HR型,碰巧師醫院和幾家地方醫院的血庫也血源緊張,隻能靠現場采血了。

  警通連得到這個消息時正是夜半時分,連長吹響了緊急集合的哨子。警通連一百多號人跑步來到醫院,驗血後,隻有劉棟的血型合適。手術正在進行著,由於失血過多,田村已經出現昏迷症狀。

  劉棟先後抽了兩次血,第一次是四百毫升,第二次是二百毫升。田村在輸入劉棟的六百毫升血後,終於醒了過來。

  田村的受傷,驚動了田遼沈和楊佩佩。手術後的第二天上午,兩人就出現在田村的病床前。田村的身上纏著紗布,正躺在那裏輸液,大量血液的補充,使他的臉上慢慢有了些血色。

  看見走進來的父親和母親,他咧開嘴笑了一下。

  楊佩佩疾步上前,一把抓住田村的手,眼淚就流了下來。她看看這兒,摸摸那兒,不停地問著:兒子,疼嗎?

  看見楊佩佩緊張的樣子,田遼沈輕描淡寫地道:你也是搞醫的,又不是沒見過傷員,別大驚小怪的。

  楊佩佩這才控製住自己的情緒,躲在一旁擦拭著眼睛。

  田村看著母親,輕聲安慰著:媽,我沒事兒,就一點小傷。

  聽了田村的話,田遼沈衝兒子笑笑,道:兒子,行!這一點你像我。我負傷的時候,也從來沒叫過疼,軍人嘛,就該有個軍人的樣子,軍人的職業就是流血犧牲。

  田遼沈這麽說,一半是說給田村聽,一半是說給楊佩佩聽的。在兒子麵前哭哭啼啼的,樣子總是有些不雅,更重要的是不符合身份。

  楊佩佩果然停止了哭泣,她坐在兒子的床前,拉著田村的手,憐愛地望著。

  田遼沈背著手,在病房裏踱了兩步,才問道:兒子,聽說你救的還是個女民兵?

  田村點點頭道:手榴彈沒有扔出去,掛在她的辮子上了。這件事我有責任,事前沒有提醒她。

  田遼沈彎下腰,凝視著兒子的臉:好兒子,你現在像一個真正的戰士了,等傷好後要主動向上級承擔責任。功是功,過是過。

  一旁的楊佩佩聽不下去了,衝田遼沈說:孩子傷還沒好,就別說那些責任不責任的話了,你就不能說點好聽的。

  田遼沈道:別忘了,咱們的兒子現在是個戰士了。

  楊佩佩打斷田遼沈的話:田村,聽說給你輸血的是一個叫劉棟的戰友?

  田村點點頭,告訴母親:在新兵連的時候,我們就在一個班。

  田遼沈想起了什麽似的,問:是不是列隊的時候站在隊尾的那個?

  田村興奮地看著父親:對!爸,你怎麽了解得那麽清楚?

  田遼沈滿腹心事地點著頭道:是你們領導介紹的。

  楊佩佩又接著說:聽醫生說,要不是他給你輸了那麽多血,你可就危險了。你們連一百多人,卻隻有他給你輸了血,看來你們真是有緣哪。將來你可不能忘了人家,是人家救了你的命。

  田村聽話地點點頭。

  田遼沈那次沒有在醫院裏多停留,見田村的傷勢已經穩定,他下午就離開了。軍機關的很多事還等著他去處理。楊佩佩不放心兒子,留了下來。

  楊佩佩是在第二天出現在警通連的,她要看看兒子的救命恩人劉棟。在連長、指導員的陪同下,他們來到了劉棟的宿舍。她來前又專門買了一些營養品,他們進來的時候,劉棟正躺在床上休息,因為獻血,連隊給了劉棟三天全休的假。

  見連長他們進來,劉棟就坐了起來,楊佩佩快步上前,扶住他:快躺下,阿姨來看看你。

  連長介紹:這是田村的母親,軍機關門診部的楊主任。

  劉棟站起來,向楊佩佩敬禮道:首長好。

  楊佩佩用手輕按著劉棟的肩膀:孩子,快坐下。

  劉棟坐在床沿上,楊佩佩也坐在了他的身旁,充滿感激地說:是你救了田村,多虧了你啊,阿姨真是太謝謝你了。

  劉棟不好意思地低下頭,憨憨地說:這是我應該做的。換作別人,如果血型合適的話,也會這樣做的。

  連長也在一旁插話:也怪了,全連一百多號人,怎麽就隻有他倆是HR型血呢?

  楊佩佩笑了,她看著身邊的劉棟,慈愛地說:這就是你們的緣分,以後你們可要相互幫助,共同進步啊。

  見劉棟認真地點點頭,她又關切地問:劉棟,你是哪裏人呀?

  我家是大柳樹縣劉家公社的。

  楊佩佩喃喃地念叨著:大柳樹縣?劉家公社?

  是,首長。劉棟肯定地回答。

  這時的楊佩佩仿佛有了心事,說什麽都有些心不在焉。她在連長和指導員的陪同下走到院子裏時,忽然停下了腳步:你們能幫我查查劉棟的檔案嗎?

  指導員不解地望著她。

  她忙解釋:我想了解一下劉棟的家庭情況,他畢竟救了田村,以後總要找機會感謝他的家人。

  指導員胸有成竹地說:不用查檔案,劉棟的情況就在我的腦子裏裝著呢。他家住址是大柳樹縣劉家公社靠山大隊王家屯。父親叫劉二嘎,已經病故多年,母親王桂香,還有一個哥哥和姐姐。

  指導員說完這些時,楊佩佩險些暈了過去,指導員和連長趕緊扶了她一把,道:首長,你這是怎麽了?

  直到這時,楊佩佩才似乎驚怔過來,忙笑笑:這兩天可能沒休息好,有點頭暈。

  連長、指導員就一起把她送到了招待所。隻剩下楊佩佩一個人時,她手撫著胸口,倚靠在床上,嘴裏喃喃著:太巧了,真是太巧了。

  她慢慢站起來,在屋裏不停地走著,她怎麽也沒有想到,兒子竟和他的親哥哥在一個師裏當兵,又在一個連隊。她開始懷疑自己是在做夢,她不敢相信眼前的事會是真的。這麽多年了,王桂香一家的情況一直在她心裏裝著。大柳樹縣劉家公社靠山大隊王家屯,這個地址她太熟悉了,她不止一次地往這個地址寄過東西。仿佛上天將這一切早都安排好了,二十年前,老天讓這哥兒倆分開,二十年後又讓他們碰在了一起。如果不是這次田村受傷,這個謎底也就不會被揭開;如果不是來看劉棟,她也不會知道這些。。。。。。楊佩佩茫然地呆愣在那兒,一時竟不知身在何處。一低頭,她看到了床頭櫃上的電話,她已經無法獨自承受這突如其來的巧合,她拿起電話,接通了田遼沈。

  田遼沈在電話裏奇怪地問:你不是想住兩天嗎?怎麽這麽快就要回來了?

  我有重要的事,必須回去對你說。

  田遼沈在電話裏打著哈哈:孩子不就是受了點傷嘛,用得著你這麽一驚一乍的嗎?

  楊佩佩不想在電話裏說太多,放下電話後,就望著窗外發怔。

  母親離開的消息,是指導員告訴田村的。指導員說首長工作脫不開身,就提前走了。楊佩佩也是這麽對指導員交代的,她本想看一眼田村再走,可她又怕見到他,就用了這種不辭而別的方式。

  楊佩佩進了家,就急三火四地給田遼沈打電話。田遼沈一隻腳剛踏進門,就喊起來:出啥事了,搞得這麽緊張?

  楊佩佩直視著田遼沈,似乎想從他的目光中找到慰藉,此時的她已是六神無主,仿佛兒子的秘密已是盡人皆知。她遲遲不開口的樣子,倒是讓田遼沈沉不住氣了,他衝著她瞪眼叫道:到底是咋了?是不是田村的傷又有啥變化了?

  她慢慢地搖搖頭,眼淚嘩地流了下來,她帶著哭腔道:田村那個雙胞胎哥哥找到了。

  田遼沈不認識楊佩佩似的望著她,許久,才問道:你是咋知道的?

  她低泣著:你知道給田村獻血的劉棟是誰?他就是田村的親哥哥。說完,就又擦起了眼淚。

  田遼沈一時也不知說什麽好,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他在吃驚的同時,有了一種宿命的感覺。這就是命運,也是緣分。

  楊佩佩抹著眼淚,又氣又恨地說:都怪你,當初要是不讓田村去十三師,他怎麽會和劉棟在一起呢?

  田遼沈也長籲了一口氣:我看哪,這也不是啥壞事,田村的身世咱也沒想隱瞞一輩子,遲早也會告訴他的。咱們隻是他的養父母,這一點從一開始就不能懷疑。

  楊佩佩仰起臉,無助地看著田遼沈說:那現在也太早了,萬一田村知道自己的身世,以後。。。。。。楊佩佩畢竟是女人,二十年了,她早就把田村當成了自己的孩子,當成這個家的一部分,她不敢想象有朝一日,失去田村後,她的生活會怎樣。

  田遼沈坐到椅子上,手敲著桌子提醒道:你放心,首先田村不是那樣的孩子,他就真是那樣的孩子,咱們也要麵對現實。

  楊佩佩聽了田遼沈的話,又一次涕淚橫流,她嗚咽著:不,田村是我的孩子,我不能沒有他。老田,趁田村還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你把他調離十三師吧。

  田遼沈騰地站了起來,快速地在房間裏踱著步,他真的要好好想一想了。終於,他停下步子,下定決心地說:不行,咱們不能做對田村不利的事,如果他有一天真的知道自己的身世了,提起當年咱們絞盡腦汁地隱瞞他,他又會怎麽想?他會瞧不起我們的。就讓他留在十三師,如果他自己知道了,就讓他知道好了。他已經是大人了,他有權利選擇自己未來的生活。

  田遼沈說完就離開了家,回辦公室上班去了。話是這麽說了,可他的心裏也難以平靜。田村的音容笑貌此時頑強又清晰地出現在他的眼前,從感情上來說,他非常喜歡田村,無論是心理上還是現實中,他早就把田村當成了自己的親生兒子,甚至越來越覺得田村像自己了。田村小時候淘氣,闖了不少禍,他表麵上很生氣,內心卻很高興,仿佛看到了兒時的自己,更看到了自己生命的延續。

  田遼沈在經過激烈的思想鬥爭後,認為田村已經長大了,父子遲早有一天會像真正的男人一樣坐在一起,麵對事情的真相,作出男人的選擇。他不想把事情搞得偷偷摸摸的,那不是男人,更不是軍人應該做的事情。決心已下,田遼沈的心裏一陣輕鬆,在情感上,他會一如既往地把田村當成自己的兒子,這就足夠了。至於以後,那是田村自己的事情,讓孩子自己去選擇吧。

  正當田遼沈和楊佩佩為田村的真實身份愁腸百結時,田村在病房裏迎來了蘇小小。

  蘇小小一路生風地出現在他的病床前,他吃驚地瞪大了眼睛。蘇小小那條又黑又長的大辮子不見了,隻剩下一頭齊耳短發。她一見到田村,就蹲在床邊,抓住了他的手:哥,讓你受苦了。

  蘇小小一哭,田村的心裏也是一陣陰晴雨雪。他們分別才短短三天時間,卻像一個世紀般漫長了。他在這之前幾百次地想象過和蘇小小分別的場麵,卻沒想到會在那樣的情景下和她分別。他因疼痛而一次次地陷入昏迷,每當他醒來的時候,耳畔都回響著一遍遍熱切的呼喚:哥,你醒醒呀--她抱著他的時候,他真切地感受到了她的體溫和真情,那時他就在心裏發誓:我這輩子忘不了你,我以後一定來找你。

  此時麵對著蘇小小,他百感交集,眼淚也跟著湧了出來。他顫抖著聲音說:你怎麽來了?

  蘇小小咬著嘴唇道:哥,你為了救我都傷成這樣了,我能不來看看你嗎?

  蘇小小的出現,讓田村的情緒有了很大的改變。在醫院裏有醫生、護士的照顧,偶爾連長、指導員也會過來看看,當然還有他的戰友們,但他們代替不了蘇小小。

  蘇小小一來,醫院裏就傳開了,田村救的那個女民兵來了,還是個很漂亮的女民兵呢。

  認識不認識田村的人,都借故到他的病房來看一眼蘇小小,他們看了,就抿嘴笑一笑,並不當麵說什麽,隻是在背後議論著英雄救美的話題。醫生就開玩笑說:我要是碰上這樣漂亮的女民兵,也會當一次英雄,就是傷得再重一點兒,也值了。

  連長和指導員得到蘇小小來看田村的消息,也一起來到了田村的病房。連長和指導員來時,蘇小小正在喂田村吃蘋果,她正把切成小塊的蘋果喂到田村的嘴裏。看見他們親昵的舉止,連長、指導員怔了一下,然後熱烈地和蘇小小握手,嘴裏寒暄著:你就是那個蘇小小吧?

  蘇小小似乎早有心理準備,她伶牙俐齒地說:我是蘇小小,來看看我的救命恩人。要是沒有田村,說不定躺在這裏的就是我了。

  連長、指導員對蘇小小來看田村說了感謝的話,還拿出一張軍區報紙給蘇小小看,上麵有一版報道了田村救女民兵的英雄事跡,還登了照片,這篇報道正是劉棟采寫的。

  看到報上的內容,蘇小小激動地衝田村喊道:哥,你都上報紙了。

  田村淡淡地笑笑,等連長、指導員走後,他才仔細讀那篇報道。劉棟是他的戰友,自然對他很了解,文章裏寫了田村入伍以來的點滴細節,這讓他感覺很真實,也很親切。當他看到劉棟描寫的全連一百多號戰士爭搶著獻血的情節時,他的眼睛濕潤了。

  田村放下手裏的報紙,心裏自問著:你真的就是英雄了嗎?

  他以前對英雄的理解可不是這樣的,隻有在戰場上出生入死,甚至戰死疆場,才是英雄;而自己所做的一切又算得了什麽呢?被人這樣讚為英雄,他自己都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田村還不知道,隨著這篇報道的發表,十三師學習田村英雄事跡的熱潮已經開始了。田村勇救民兵的行為,成了十三師宣傳教育的典型。

  那幾天,蘇小小在離師醫院不遠的一家地下室式的招待所裏住下了。她每天一大早就來到田村的病房,手裏端著一瓦罐滾熱的雞湯。雞是蘇小小買的,花錢請招待所的人燉好後,再熱騰騰地送來。

  田村在蘇小小的照料下,倚在床頭慢慢地喝著香濃的雞湯。他的傷恢複得很快,已經可以輕微地活動身體了,經過幾日的休養和滋補,臉色也紅潤起來。精神很好的田村就常常和蘇小小有說有笑的。

  有時候,蘇小小看到田村說得有些累了,就唱歌給他聽。田村閉著眼睛,聽著蘇小小清亮、甜美的歌聲,如風如霧,絲絲縷縷般飄進了他的心裏,他仿佛又回到了歇馬屯的農家小院。

  這段時間裏,師裏的各級領導都紛紛到醫院看望田村。那天上午,柳師長在警通連連長、指導員的陪同下也來到了病房。在這之前,指導員已經向師長匯報了田村的傷情和蘇小小的情況。

  柳師長見到蘇小小時,並沒有顯得很吃驚,他甚至和藹地打量了一下蘇小小,笑著說:誰說軍民感情不如戰爭年代了?看看這位蘇小小同誌,對我們比戰爭時還親。

  蘇小小紅了臉,一時不知說什麽好。

  有人給她介紹道:這是我們的柳師長。

  蘇小小喃喃著:田村是我的救命恩人。

  柳師長衝她點點頭,然後握著田村的手道:怎麽樣,我說過和平年代也可以成為英雄,隻要你有一顆英雄的心。

  田村不好意思地說:師長,我這算什麽英雄呀?出了這樣的事,我有責任,怪我經驗不夠。

  柳師長哈哈大笑道:現在不談責任,你的任務就是把身體早日養好。

  柳師長又說了一些別的,就走了。走到醫院外麵,他皺著眉頭衝指導員說:那個蘇小小在這裏照顧田村,影響怕不太好吧?

  指導員望著師長說:剛開始我也這麽覺的。她說是田村救了她,要盡一點心意,我也就沒好意思讓她走。

  柳師長拍拍手道:你跟她談談。田村是軍人,住在部隊醫院裏,有醫生、護士們照顧著,讓她放心地回去吧。感謝的心意咱收下,軍人作出犧牲也是應該的。

  指導員回到病房後,就把蘇小小叫了出去。田村見指導員把她喊到病房外,心裏就什麽都明白了。一個年輕姑娘,又不是他的親人,天天在他的床邊轉來轉去的,總是顯得不太好。這幾天,他已經從醫生、護士的神情中看出一些苗頭,他們不說什麽,但看他的眼神卻很有內容。他一見到大家那種複雜的眼神,就感到心虛氣短。

  蘇小小很固執,指導員向她講明情況後,她的眼睛裏就蓄滿了淚水,不過很快,她就堅定地告訴指導員:是田村救了我,他現在還沒有出院呢,我是不會離開的。

  指導員聽了她的答複,為難地抓了抓頭,就從軍民魚水情講起,又講到了部隊的紀律,說現在這樣對田村的影響不好。話都這樣說了,蘇小小就沒有了脾氣,她不想給田村添麻煩,更不想因為自己,讓田村受到別的傷害,她隻能不情願地答應了指導員。

  再回到田村床邊時,蘇小小很久沒有說話。田村見狀,先開口道:你回去吧。我很好,這兒的情況你也看到了。你媽在家裏也沒人照顧,我也不忍心。。。。。。沒等田村說完,蘇小小就低下了頭,兩行眼淚順著臉頰落到白床單上,她小聲嗚咽著:哥,我真的不想走,我舍不得你。

  田村警覺地向門外看了看,阻止著她的啜泣:別人都懷疑咱們了,等我探親休假的時候,就去看你,你就安心回去吧。

  蘇小小戀戀不舍地站起來,從內心來講,她舍不得走,她還有許多話沒有說,許多的情感沒有表達。她站在那裏,淚眼蒙癦地望著他:哥,讓我最後再給你削一個蘋果吧?

  田村看著她的淚臉,心裏也是酸楚的,他點點頭。

  蘇小小拿了隻蘋果仔細地削好,又切成很小的塊兒,做完這一切的時候,她抬起了頭,情緒也似乎平穩了許多,她笑著說:哥,我看著你吃,你吃上一口,我就走。

  田村聽話地把一小塊蘋果放到了嘴裏,卻始終沒有品出它的滋味。

  哥,那我走了。蘇小小扭過頭去,看也沒看他道。

  他含混地應了一聲。

  轉過身,蘇小小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走廊裏傳來了帶著哭音的歌聲,是那支熟悉的《沂蒙頌》。聽著遠去的歌聲,田村的心都碎了,他用被子蒙住頭,在心底裏喊道:小小,我一定要娶你。

  田村能下床行走的時候,軍區政治部根據他的表現,批準他榮立二等功。在和平年代,二等功就意味著最高的榮譽了。連長、指導員,包括戰友們都紛紛到病房來向他祝賀。

  他在祝賀的人群中看到了劉棟,他走到劉棟麵前,一把抱住了他,在他的耳邊說道:謝謝你,劉棟。

  劉棟拍拍田村的後背,大咧咧地說:沒什麽,不就是輸了點兒血嘛。

  他放開劉棟的時候,眼睛裏已經有了淚光。他沒有想到自己會立功,而且是這麽大的榮譽。從事情發生到現在,他一直認為自己是有責任的,身為民兵的教官,出現了這樣的事故,是他的工作沒有做好;而劉棟為了救自己,還獻出了六百毫升的血。

  自從劉棟為他獻了血後,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一直在回避著他。這是劉棟第一次出現在他的病房。此刻,他覺得有千言萬語要對劉棟說,可最後隻用一個擁抱就完成了自己內心要表達的東西。

  劉棟站在人群裏,心裏很平靜,不過當初他是有些嫉妒田村的,畢竟田村在不經意間完成了一次飛躍,而這個飛躍是他可望不可及的。從入伍到認識田村,在田村麵前他一直都很自卑。田村的父親是高幹,而這次的救人,更驗證了命運一直都在眷顧著田村。在這樣的事實麵前,他隻能心服口服。晚上睡不著的時候,他曾無數次地問過自己,如果自己是田村,麵對即將爆炸的手榴彈,自己能像他那樣義無反顧、英勇果斷嗎?答案是不確定的。那是瞬間或者說是下意識的行為,誰也不可能設計好了後果,再去完成這樣的冒險,憑這一點,他是佩服田村的,最初的嫉妒慢慢地變成了欽佩。

  田村的身上仿佛被一種看不見的光環籠罩著。劉棟在心裏為他祝福著。聽人說,連隊黨支部已經向上級打了田村破格提幹的報告。按照部隊的規定,榮立二等功的士兵,是可以破格提幹的。

  此時的劉棟隻能遠遠地羨慕著田村。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