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一章

  下井摸石頭的男孩

  要不是參謀武進良的到來,雷下也許就憋死在井底了。

  雷下下井是因為小滿的一句話給惹的。

  幾個伢正在水裏撲騰,弄那種狗爬式遊水,他們比試誰先遊到對麵那間碓屋邊。忽然小滿停了下來。

  “不行,我尿急了。”小滿說。

  “你看你偏這時候尿急,我看你是比不贏就借口說尿急了。”安術說。

  小滿爬上岸去,水漬漬地站在黃昏那柔柔的夕照下,晚霞為他周身的輪廓劃了一圈好看的紅條。他站在石岸上,朝河裏揮動手臂,一些水珠從他的指尖張揚地灑向河麵。

  “誰比不贏了?不如我們來比誰的尿線長。”小滿的聲音很大,一副耀武揚威模樣。

  伢們都爬上岸來。“比尿線比尿線。”他們嚷著,他們覺得這提議好,他們願意玩尿線的花樣,那是鄉間男伢們愛弄的一種好玩花樣。大家在河岸上站成一排,叉開兩條腿,鼓起肚子,指頭夾著那根肉成一個適當角度,然後憋足了勁往下腹地方運一股氣,弄得脹脹急急的突然就將閘門放了,一股黃黃熱熱的水就噴射出來,成一條線嘀嗒於河麵,誰尿得距離遠誰就是贏家。這就是比尿線。

  他們就那麽玩起了這麽個花樣,水麵頓時噝啦啦一陣水響。

  這回贏的當然是小滿,他那泡尿已經憋了有一陣子。

  小滿太得意了,他不該那麽,人說得意忘形,他為這小小的勝利感到得意,所以他嘴裏跳出了那句話。“啊哈,”他說,“任事都該有個來由不是?”

  安術扯了他衣角一下,小滿沒在意。

  “我爺小時候就尿得遠,有人量過,你猜他尿了多遠?五尺三……”他說。

  “凡事都有來由。”他說。

  小滿覺得安術那隻手還在扯他衣裳角,“你看你扯我?好好的你扯我幹什麽?!”

  安術朝雷下嚕了嚕嘴,小滿立即就明白自己口無遮攔無意間把人得罪了。那邊一個同夥黑了臉,那人是雷下,雷下生來就沒爺沒娘,人都說他是沒來由的伢。人家說那是斧頭伯在一個雨天打雷時候從樹下撿來的,不知道生父生母是誰。

  這是雷下的一處痛。為這事,首長還專門跟大家說過,以後不準說沒來由這麽個詞。

  沒想到小滿嘴裏又跳出這話。要擱別人,也許事情能好些,偏小滿個子小小人又怯怯,在這幫伢裏沒不起眼。連這麽個伢也能張狂了說有來由沒來由的話,雷下惱了,雷下容不得。

  誰都以為雷下要有個什麽事。

  雷下沒有。小滿想跟雷下解釋,但沒機會說出那一句。他們看見雷下在河灘上摸起一塊卵石。大家以為雷下要砸小滿,有人“呀呀!”地叫起來。有人說:“快去祠堂叫人!”

  雷下沒砸小滿,他往河堤上狠命砸了一下。卵石上立即有了個缺口。

  雷下舉了那坨石頭給小滿看。“這有個缺口。”

  小滿眉那麽皺著,點了點頭。伢們也那麽看著雷下,不知他葫蘆裏賣的什麽藥。可就在這時,雷下把那坨石頭扔進河邊的那口井裏。

  河邊不遠處有一口井,探頭望去,下麵黑糊糊深不可測,有人用排篙探過,丈多長的排篙探不到底。

  “小滿,你我比試摸石頭,你先來還是我先?”天已黑下來,雷下站在井邊隻現了一團糊影,看不真雷下說話的表情。

  小滿說:“你看天都黑了……”

  “黑不黑一個樣。”

  “你看你看……”

  雷下跟大家說:“你們看,他不敢,他算什麽有來由?”

  這句話把小滿給激了。“誰不敢了?!”這幫伢都是激不得的,小滿想我不能在大家麵前栽了麵子。

  “好吧!”雷下說,“我先下。”說著,他就要沿著比缸口大不了許多的井口往下爬。

  “等一下!我看能不來這個咱就不來這個,弄出事情來對誰都不好。”得孝說。

  雷下沒理會,他就那麽個人,平常蔫蔫的,一句話也不多說,就是臉上表情也成天凝成一塊石頭,誰都難從他臉上看出什麽,可要是惹了他那就不得了。他不跟你來硬的,比如說打一場架,要那樣就沒啥,打個頭破血流也不是個事。

  雷下總跟你來些沒名沒堂的事,比如今天這麽,要和人比下井摸石頭。

  有人找來兩根牛繩,兩根牛繩結在一起有兩三丈長,他們把繩綁在雷下身上。

  “你要是覺得不行,扯一下繩,記住你扯繩子,真的別弄出什麽事來。”安術說。

  說著,雷下已經沒身井裏。

  大家往井裏看,黑黑的什麽也看不到。

  那會兒雷下正向井底爬去,離水麵還有些距離,他必須憑膽量本事往下爬。井壁滑滑的,那是長滿青苔的緣故。井壁是由石頭壘的,就有很多縫隙可利用,雷下的手和腳就巧妙地往那地方用力,一點一點穩穩地往下挪身子。做這勾當其實雷下不陌生,兩年前,前街米鋪家婆娘不小心把頭上那根銀釧掉井裏了。她傾了身子往井口照臉,井口看去似一麵別致鏡子,那婆娘長得還算標致,想用那麵“鏡子”照照,不小心頭上東西就掉到水裏了。那是她娘給她留下的,雖不值個什麽錢,但她傷心得不行。“誰要是能給我撈了來,我給她一塊大洋。”雷下正在河邊放牛,聽了這話動了心,井口在光天化日下咧著張著,像一張奇怪的嘴要把人活活地吞了。雷下被那塊大洋弄昏了頭,想也沒想就下了井。那一回他險些將一條小命丟在井底,但到底他成功了,他得到了那塊大洋。

  後來,他明白有價值的並不隻是那一塊大洋,而是眾人的目光。

  “嘖!”

  “嘖嘖!!”

  “嘖嘖嘖!!!”

  人家向他嘖著,他頓覺自己輕起來,飄飄的那麽。那種感覺很好,那是雷下一生中最得意的時刻。所以,在以後他又偷偷地下過幾回井。就這樣,小滿一說沒來由,雷下就想起了這口井。要是別人說說,也許雷下不會想到這口井,可小滿不能說,小滿是這幫伢裏最蔫巴窩囊的角,他膽小,他怕死。被他那麽說臉上就沒光沒彩的了。

  雷下就想到下井,他覺得該弄個事教訓教訓小滿,讓大家看看。他沒想太多,他就想著這些。

  他已經下到水麵了,水並不深,從上麵往下看水很深,其實並不深,他潛入水中,他想用不了幾下他就能摸著那坨石頭,他想等拿著那坨石頭上去時小滿的臉一定很難看,小滿肯定不敢下來,小滿很尷尬,小滿想哭哭不出。

  雷下聽到上麵安術他們在朝井底喊,他聽不清他們說什麽,隻聽到那些聲音經過井壁的碰撞和井水的過濾變成一種奇怪的聲響,雷下感覺到的是腰間的那根繩,他們在拉那根繩。他們隻要一用力雷下就前功盡棄了,他後悔讓他們係上那根繩。他想解開那個結,可怎麽也解不開,他們打的是死結。

  雷下想,沒摸到那石頭我不能上去。於是他把腳撐在石縫裏,這樣一來他就像一根嵌在石縫裏的木樁子,他們沒法拉他上去了。同時,雷下的手卻不住地在井底摸索。他很快摸到了那坨石頭。可他要起身時,發現情況不妙。

  那隻腳被卡在井底石縫裏了。

  雷下往腳上使力氣,但沒用,石縫裏像有一隻手把他的那隻腳緊緊拽住。他想他完了,他想哭,但在水底哭也沒用。他使勁往外吐氣,他想那些氣會變成一串串的氣泡在井麵咕咚咕咚地翻騰。他想那也無濟於是,他的希望也會像那些氣泡,一眨眼就破滅了。

  我要死了。雷下想。

  但這時雷下覺得有一隻手伸過來抓住了他的那隻腳,把他的腳從石縫裏拔了出來。

  菩薩。雷下想,我命好遇到菩薩了。

  他沒遇上菩薩,那是參謀武進良。

  他們沒想到首長會給他們一個任務,

  參謀武進良急急地往河堤這邊趕來,急了要找得孝他們。

  上頭下來任務,任務來得很突然,看部長臉上神情,任務似乎很緊急。

  他舉著火把,火光映照中那些伢都光著身子,他們圍在井邊,一臉的茫然。那個叫安術的伢手裏還捏了一根繩,繩子吊在井裏。

  “得孝!小滿!雷下!”參謀武進良喊。

  他聽到了兩聲應。

  “雷下呢?”

  安術指了指井下。

  參謀武進良沒多想,“卟嗵”一下跳進井裏。

  就這樣,參謀武進良拽住雷下那隻腳,把他從水裏拽了上來。

  他把雷下弄上來時發現他手裏緊握了一塊石頭。

  “怎麽,你想打我?”參謀武進良說。

  雷下把手裏那石頭舉到小滿眼邊,“你看清了,缺口在這裏。”

  參謀武進良說:“你們玩什麽名堂?跟我到大祠堂去。”

  雷下把手裏那塊石頭拋出老遠,石頭飛到了河裏,濺起一撮水花。

  三個伢跟在參謀武進良身後急步往祠堂走去,神情有點那個。

  祠堂像隻怪獸趴在黑暗裏,那大張的一張獸嘴裏透出捉摸不定的光亮,是那盞馬燈,馬燈光很亮,一有什麽重要事情首長總是把燈芯挑得長些,那樣燈就亮。燈光從門裏窗裏透到外麵,把那些樹弄成了一攤黑糊東西,風一吹,鬼影幢幢。

  首長就站在燈下背對了門,馬燈把他的身影放大在老牆上。參謀武進良走過去跟首長說了些什麽,首長轉過身,得孝他們看見首長的臉很那個,說不上是什麽,具體的說就是首長的臉繃著,臉上的肉有些緊。

  雷下以為首長要為他下井的事發一通脾氣,他發脾氣時那張臉就是那樣。

  首長沒發脾氣,他給三個伢帶來一個意外。

  他們沒想到首長會給他們一個任務,他們盼任務盼了很久,可上麵一直沒給他們派。

  他們沒想到首長那時會對他們說:“給你們一個重要任務。”

  “具體事情武參謀會詳細告訴你們,你們一定要好好完成這個任務。”首長說。

  “雷下,你的事回來再說,你一路上好好反省。”首長說。

  雷下沒覺得那有什麽,回來就是關十天半月的禁閉也值,他們盼任務太久了,他們跟盼什麽似的成天心上有隻手在揪扯不休。

  他們誰也沒想到首長會給他們一個任務。

  從上海來的神秘男人,

  汪鯉程站在高處,滿眼的綠色嘩啦一下朝他逼來,塞滿了他的眼睛。

  山是綠的,水是綠的,田是綠的,連石頭也半截兒綠綠的,他甚至覺得迎麵而來的風也綠得可人……。

  他想,也許一切都是因為那風,風是一個神秘使者,專做那播綠的勾當。他覺得一切的綠都是那風使然。這麽想,汪鯉程更覺得心曠神怡,他甚至擔心他這麽站在風裏,過不了多久全身上下也要綠成一片了。

  他從沒看過這麽好的景致,那天一下船他就被這山水吸引了,他站在那,麵對一山的綠,那灰灰的臉立刻有了紅潤。

  “啊啊!”他那麽啊著。

  那個交通以為他肚裏翻騰。說:“先生你要吐就吐吧,留不得斯文的,吐出來就好了,那麽坐船一個石頭人鐵打銅鑄的人也要狠吐一通。”

  交通說的沒錯,從上海到此地,漫長的旅程汪鯉程都是在船上度過的,先是輪船,二十餘天的海上顛簸。船到香港,然後又是漁船,從香港到汕頭再走河道到大浦。以為該結束那昏天黑地的水上旅程了,沒想到情形更糟。到那他坐進的是一隻小木船,本來就小的可憐的船上又特意給他做了個小艙,那艙很隱蔽,但小得可憐,他高大的身體蜷縮在那就像是被一根長繩緊緊地捆綁著。上船時負責接送他的那位交通跟他說:“先生你就委屈些了,一路上那些狗們鼻子鬼精鬼精,不得不這麽。”整個白天汪鯉程都藏身那麽個地方,隻有夜裏才能出來舒舒僵直的筋骨透幾口新鮮空氣。

  就那麽他一直坐到長汀。那是蘇區,是紅軍的地盤。

  一到那交通和他都長長地舒了一口氣了。

  “好了,到了。”交通說。

  就那時汪鯉程第一次看到那種綠,那種景色叫他情不自禁“啊”出了聲。

  “吐出來就好了……”交通說。

  汪鯉程沒吐,他的臉卻漫上紅潤。

  “怪了?”交通說,“你想吃東西?”

  “嗯!想吃!”

  他步履很穩,神彩飛揚。不像是在水上折騰了一個多月的人。

  “怪了?!我送的人又不是一個兩個,哪個不是一說到了就癱了一樣軟在床上幾天起不了身?”交通嘀咕道。

  那一頓汪鯉程胃口大開,他幾乎把那一甑飯全吃下肚去。

  這就是上頭給他們的任務,

  一行四人往大山深處走去。

  那時候得孝他們早沒了昨晚的那種喜悅,他們沉著臉,臉像抹了糠,灰的難看。

  這就是上頭給他們的任務,得孝他們三人怎麽也想不通,怎麽會給他們攤上這麽個任務。說穿了無非是帶路。要給自己隊伍帶路也沒什麽好說,至少和戰鬥能扯上一點邊。他們說經常能有遭遇戰,就是走著走著兩軍不期而遇了交上火。就是說給自己隊伍帶路運氣好能撈上仗打。

  “他們就是不讓我們打仗。”雷下說。

  看見那男人遠遠地跟在後頭三個伢小聲說上了話。開始時得孝還不讓出聲。

  “算了!管住你那張嘴。”得孝說。

  “什麽?你說算了。”雷下回頭看了一眼得孝。

  “你忘了首長是怎麽說的?有命令叫我們少說話。”

  雷下說:“我是不想說。”

  “那你還說。”

  “我憋得難受。”雷下指了指自己那張嘴,“它要說我關不住,我就不信你關得住,隻不過早開口晚開口的事。誰管得了那張嘴?我看誰也管不了。再說這深山老林荒野地方你就是喊也沒事,人影都沒一個,開口閉口無關大局。”

  得孝覺得雷下說得也在理。沒出村肚裏就有問號勾勾一個連一個扯人,扯得人心裏什麽地方癢癢的,就想問個究竟。

  “他們就是不讓我們打仗。”雷下最先把大家最想說的那話說了出來。

  “不讓,我看是不讓。”雷下說。

  小滿點了點頭,他已經把昨天夜裏和雷下的那場事暫時給忘了。

  “這男人也怪怪的。”得孝終於也說上了,一是他也實在想說,二是他覺得該把話題變變,他不想小滿對任務的事刨根究底,實際他也是不想自己往那方麵多想。

  “是怪怪的,你看他看什麽都覺得新鮮,你看他站在那大石頭上望什麽呢?”雷下說。雷下真就上當了,看得出他有些迷糊,其實他是個很精明的伢,但昨晚的事讓他有些迷糊。昨夜裏的事是有些怪,首長沒為雷下下井的事發火,卻意外來了個任務,還搭上這麽個神秘而奇怪的男人……這一切讓他想不清楚,腦殼糊糊的。

  “能望什麽?看山唄,你看他山都看入了迷,想不出山有什麽好看的,想不出真想不出,有什麽稀奇東西他能看成那樣。”得孝說。

  “他是個大地方人,我看是大地方人。”雷下說。

  關於這男人的來路身份,上頭沒給他們透露丁點信息,還有那男人的神情,這個男人始終黑沉著臉,像是誰欠了他的米還的是糠。這一切就把三個伢好奇心徹底勾了出來。“你猜他是做什麽的?”這問題雷下已經提起好幾回了,但那時還在村裏忌了一張嘴誰也沒把話題扯開。疑問也同樣在得孝肚裏憋著,憋了很長時間了。大清早得孝蹲在林子裏那截樹礅上屙屎腦殼裏還盤旋了這事,這人是個什麽來路呢?有時候伢崽肚裏是存不住疑惑的,那些疑雲像是一種長著的東西,在他們心裏慢慢長成了繩一樣的一種東西,在他們心裏曲裏八拐地繞,把他們五髒六腑都勒出痛來。

  現在,雷下嘴裏又跳出那話,他已經說了好幾回了,得孝覺得扯扯可能好些。

  扯就扯吧。他想。

  他們就扯開了。

  “我看像生意人,他那做派像個生意人。”雷下說。

  “可是……”得孝說,“他能做個什麽生意?”

  “咦?!什麽生意不好做?收鎢砂收山貨販鹽……城裏不是常有人往這邊來?把那邊的鹽巴西藥什麽的偷偷運過來,又把這邊的鎢砂山貨什麽的弄出去,來一趟能弄上一籮銀洋。”雷下說。

  “一籮?你說一籮?”小滿說,小滿一直沉默,但偶爾也插一兩句話。

  “村裏人都那麽說。”雷下說。

  “我不信,又不是你親眼見的,我不信……”

  “反正不少。”雷下說這話時腦子在轉著,他好像突然想起什麽。

  “可是他總得帶一兩個夥計,沒見過單槍匹馬跑生意的”得孝說,“再說一個生意人上頭能下那麽大力氣幫他?”

  “我知道了!”雷下很響地說道。

  “什麽?!”

  雷下朝兩個小夥伴招了招手,三個人立刻湊做了一堆。

  那邊,汪鯉程正朝這邊望,看見三個少年黑黑的腦殼湊緊挨著,像一堆奇怪的石頭。

  “記得丙若他們送信的事嗎?”雷下說。

  “你是說丙若子方和光統胡子他們那次?”得孝嘴裏說道,心裏卻在想,完了完了,又往這事上扯,看來大家肚裏那些問號勾勾攪死人。想必是沒法攔住了。他想,他們該把這檔事忘了,不然有股無名火老在心裏窩著。

  雷下正爬那個坎,其實是塊大石頭,大石挨地的那一截長滿了青苔。青苔很滑,雷下一隻腳沒踏穩,就那麽滑了一下,將膝蓋嗑出一塊血印來。正巧自己提起丙若他們送信那事,一時就把腳上的痛給忘了,側臉看了看著那邊。那事三個伢當然知道。那次丙若他們三個和光統胡子去送一封信,信放在一隻鵝囊袋袋裏,上頭跟他們說那封信很重要,他們千辛萬苦把信送到,沒想到鵝囊袋袋裏那張紙什麽也沒有,隻是一張白紙。原來部隊接到命令要阻擊敵人,可對方數倍於我們,刀眉團長知道凶多吉少,為保護三個少年和一個傷兵,想出了送信這麽個主意。

  “其實是張白紙,其實隻是個借口。”雷下說。

  “你是說這回咱們也一樣?要打大仗惡仗了,上頭有意支走我們?……我看不會,你別瞎想。”得孝跟他說。

  雷下說:“算了,就當我什麽也沒說,是又怎麽樣,有命令在,要服從命令。”

  “你能這樣想就好。”得孝說。

  但他沒想到雷下心裏並不真那麽想。

  得孝那時看了看小滿,他想和小滿也說些什麽,他覺得小滿也有點那個,不過,攤到這麽個莫名其妙讓人哭笑不得的任務誰也難免心裏有點那個。他看看小滿,看見小滿不時回頭看身後的那片林子,好像林子裏有什麽東西。小滿的臉上有一絲驚恐。不過得孝那時沒太留心小滿那張臉,他沒看出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