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老年癖——訪農民女畫家裴潔

裴積榮

一個人用來局限自己的範圍愈狹小,他在一定意義上就接近於無限。

——茨威格

你把我問住了,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麽愛上這個鬼把戲的,就那麽糊裏糊塗地愛上了,越愛越上勁兒,就像中了魔,自己也管不住自己了。

多得太,如今有多少我也說不清,大約有1000多幅吧!繪畫故事有:孟薑女哭長城,大禹治水,李存孝打虎,唐僧過通天河,絲綢之路,劉全進瓜,薛仁貴征東,遊地獄,鬧天宮,王母娘娘,女媧補天,劉海戲金蟬……民間小品有:老鼠嫁女,二仙玩棋,母子虎,蓮台坐子,吉祥如意,熊貓戲竹,魚兒戲蓮,牛生麒麟,乾坤八卦,雙鳳求凰,魚龍變卦,輩輩封侯,十二生肖圖,跑竹馬,跑水船,鬧元宵,壽桃,佛手,人參果,對雞,對鴨,對鳳,寶葫蘆……哎呀呀,疙瘩麻戲多得太哩!你要不嫌麻煩你就慢慢翻著看去吧!

題材!那都是從生活中來的。我生活在橋山林區,我愛上了這一片綠色寶庫,我要宣傳群眾保護它,我就畫了這幅《貓頭鷹》。看見窗玻璃上消冰,那圖案奇形怪狀的,我就畫了《冰人冰山》《人麵獸身》。看見母親背著兒子,我就畫了《母子虎》。看見貓娃頭圓圓的像山峁,兩耳尖尖像山峰,我就畫了《貓頭山》。看了電影《三笑》,我就畫了《唐伯虎戲秋香》。看見街上一批年輕人學歪了,我就畫了這個《遊地獄》。這個女的,她是審判官竇娥,竇娥在人間受了屈,到陰間平反了。我給平反的!(笑)讓受屈的人當審判官,她一定會主持公道。

改革開放的?有,改革是革命,我擁護得太哩!咋會沒有作品!這不是,《責任田飛出金鳳凰》。這是責任田,這是鳳凰。鳳凰給人間帶來福音。你看,雞鴨,豬狗,牛羊,魚塘;山水生秀氣,人物長精神,農村氣象新。

這是《堯王訪賢》。黨號召發現人才,選賢任能,我就畫了這一幅。老樹添新枝,老牛帶幼犢。這扶犁的,是說路遙知馬力,要在實踐中檢驗人才。

那當然,搞創作嘛,“需叫自我胸中出,且勿隨人腳後行”。在表現手法上不創新還行?我,從來不走舊路。畫《長城內外》,我把長城畫了個半圓,這一下長城就高大雄偉了,從長城內看到統治者的粗暴,從長城外看到人民的苦難,內外聯起來看孟薑女的勇敢、智慧。畫獅子,我將它的背畫成“富貴不斷頭圖案”。這樣好,畫出來的獅子又雄威,又吉祥。畫《青蛙搬家》,我沒有在青蛙身後畫一長串兒孫,我是在它的腿上帶了長長的蛤蟆衣,很像彩帶,讓子孫暗藏其間。有趣吧?有趣的還在後頭裏!就說這張《美水謠》吧!坐在長安城中的皇帝,要喝陝北甘泉水,要人民千裏去送。路程遠我剪了兩個牲靈拉車。這桶中的水沒有從桶底下漏出來。你看,它從上邊冒出來了,在空中如雲團狀,這波翻浪湧表達了民憤民怨。

參加全國展出的?有。《二郎擔山》《大禹王治水》,都參加過全國展出。影響?好。我的作品嘛,那影響一定好得太哩!(笑)

怎麽,你沒看懂!大禹王是太陽,身後是五湖四海,九江八河一條龍。這個“壺”,就是五湖;這個“獅”,就是四海。這兒是王母娘娘和大禹王把水患治成功。看漫天危害牲靈的大水,變成了一條聽使喚的巨龍。這兒是王母娘娘的九個兒子。“九”代表了民眾的力量。

我愛創作民間傳統題材當然有原因,我爸在舊社會是個教書先生,愛看雜書,愛說“古經”。我娘家門前有一棵皂角樹,遇到農閑時節或陰雨天,莊裏人就一個吼一個,“走,到皂角樹下聽古經走!”我做女子時常趴在爸爸身邊聽古經,他能說多久,我就能聽多久。

對了,家庭對我的創作影響可大哩!人常說3歲記到老,我現在創作的,常常有小時候聽來的內容。我奶奶,我媽媽,都會用中草藥和民間偏方治病,我也學會一些,我創作的《中草藥百樣圖》,就是做女兒時學的知識。

我小時候愛看,愛想。愛看花鳥蟲魚,愛看山川草木,就是空中的雲朵,天上的月亮星星我也愛看。手裏拿個玉米棒兒,我愛看那籽兒的排列;手裏拿個花朵兒,我愛看那花瓣的擺布。走到山根下我愛看石頭,走到河邊我愛看浪花,一看起來就看呆了,癡癡地能看老半晌。

對了,你說對了。愛上了就想把它畫出來,繡出來,剪出來,刻出來,做成個藝術品,讓世人看一看大自然的美麗,也看一看我這個小姑娘的手藝,可舊社會的窮人,哪來筆墨紙張讓一個小姑娘去糟蹋哩?一天家裏人“撈河柴”,從洛河裏撈回來一棵樺樹。那個皮呀,光溜溜雪亮雪亮的。我愛上了,就剝下來一片一片地畫呀,剪呀。不巧的是我當時正打擺子(瘧疾病)。媽媽不要我胡拾翻,怕遭磨下病了。我不聽,偷著幹,她來了,我停了,她走了,我又幹。“作品”一拿出來世人驚,“哎呀呀,這死女子巧得太麽!”

從此,我剪的窗花眾人要,眾人搶。我娘家在裴家河,做女子時我剪的窗花蓋了一條村,15歲結婚到楊舒鎮,我剪的窗花又蓋了一道街。誰看誰驚奇!

年齡大了咋!嗨,我胃口大著哩,光幹小玩藝兒哪行!我眼下正幹個大的,創作一個大主題——黃帝。這是一個多幅組畫,已完成了一部分。你看,這是天空閃電黃帝降生;這是黃帝學習勞動;這是黃帝在馴馬——你想嘛,要把野牛野馬拉來為民眾服務,不馴養哪行!這是黃帝製弓箭,這是黃帝擺戰場,戰蚩尤!這是得勝回宮妻子迎駕!——不多不多,你從這兒看,這兒是黃帝升天圖。你看,黃帝乘龍升天,嫘祖乘風追去,夫婦駕雲飛翔。這是群眾殺白馬宰烏牛祭天。這棗山、香盤裏放的都是民眾的供品。這是百鳥朝拜。這是樹木百草朝拜。這是黃帝答謝民眾,從雲中掉下一隻靴子,一匹紅綾……

一個人活到60多歲要經多少磨難,咋能不耽擱哩!要從小時候一直畫到如今呀,我的畫呀那就七騾子八馬都馱不完了。舊社會都說這是婆姨女子剪窗花哩,誰還能把這提到人世上!“四人幫”統治的那一段誰敢搞,一剪子鉸成了“反革命”,你受得了!

你問我過去受的苦難?人老了再甭提過去。我過去受的苦七笸籮八簸箕都倒不完。就說我老漢吧,解放前參加革命,解放後在第四野戰軍後勤處工作,困難時期為了加強農業第一線,拿了退職金回家生產。誰知階級鬥爭一抓就“靈”到他頭上了,把他抓成了反革命。那一段我受的苦就沒法說。老頭子硬是氣的得了“痼症”。臨死時給我留了一句話,說他死了以後叫我不要做“祭飯”,要我好好做兩瓶子花兒放到他的靈前。

那還用問,三中全會以後平反了。

三中全會是太陽,照亮了我老漢,也照亮了我。老畫家靳之林找到我門上來,說這是“農民畫”,是“文化藝術”。公家提倡哩,政府支持哩,我才把這當成事來幹。在老靳的幫助下,我的第一批作品一拿出去就受到了西德畫家白雲台的喜愛,她選購了我的作品,還和我拍了照,後來法國友人吉勒姆教授和夫人娜·蒂娜又選購了我一部分作品。再後來是省上展出,北京展出……

如今的生活!好了好了,如今的日子富得太哩!不愁吃,不愁穿,住的是明門亮窗,磚窯大院,真是兒婚女嫁樂泰然。肩上沒有擔子了,背上不背黑鍋,頭上沒有壓力,我就想給人民幹點什麽,給社會上留下點什麽。要不,咱不是在社會上空走了一回麽!我如今是過了花甲奔古稀的人了,再不敢耽擱了。人一生怕的三平三蹦:平三十,平四十,平五十;蹦六十,蹦七十,蹦八十。——再不敢蹦了,再一蹦就蹦到閻王殿裏去了!(笑)我如今不抓緊時間搞創作,還等什麽呢?

要搶時間嘛,當然忙。忙得顧不上吃飯,顧不上睡覺,顧不上抱孫子。為了畫《橋山八景》這張畫,我早晨5點起床,胡胡麻麻吃了點開水泡饃,趕7點就爬到黃陵山頂上了。看地形,看地貌,看古柏,看道路,看曲徑欄杆,看亭台牌坊,那個漢武仙台呀,真把我看上勁兒了。我覺得心裏驚烘烘的。抬頭看,夕陽壓山了;回頭看,山上沒有遊人了,怕得我急忙往回跑。

看好了還有個畫的問題。咋畫哩,一張一個景太零散,合在一起吧,咋擺哩?我把這個景“反取了”,我是站在黃花溝看橋山全景的。為了取這個景還把我掉在沮河裏!

對著哩,對著哩,心裏有了奔頭了能把人忙成憨憨,就像傻了一樣。我如今又慣下了瞎毛病,夜裏4點鍾就醒了,想呀想,想個沒完沒了。這還真的鬧成個病了。

什麽,你說這叫“老年癖”?!老年人都肯得這種病。人老了愛害病,一百樣病中沒有一樣好害的。唯有這“老年癖”好,於國家有益,於人民無害,個人雖說忙一點可忙得高興。怎麽,你也害上了!(笑)好好,害上了就好,祝你的“老年癖”生長、發展,壯大,害得興旺發達(笑)!

選自《我為貧女做嫁衣》陝西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

作者簡介:

裴積榮,生於1933年,黃陵縣田莊人。作家。著有小說《情宮探》《今夜鄜州月》《祝君晚安》,報告文學集《我為貧女做嫁衣》《西行陽關道》等。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