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37章

  毫無疑問,姚三文精神崩潰了。

  他像夢遊一樣,準確地找到繩子,深更半夜離開學校,一個人爬上北山,鑽過那條隧道,來到讓他最恐懼的那棵樹下,把繩子掛上去,然後吊在了脖子上……可以肯定,如果姚三文理智清醒,是不會這樣做的。那麽,是誰勾了他的魂?

  當然是那個叫吳小美的女人。

  吳小美到底是誰?

  尹學軍覺得曉曉最可疑。最近,她總是試圖接近尹學軍,從表麵看,她好像喜歡上他了,甚至和薑春梅還有爭風吃醋的意思,但是,尹學軍卻認定這一切都是假象。

  這天晚上,尹學軍莫名其妙走進了那個恐怖的山穀。

  天上有昏暗的月光,山穀裏到處都黑糊糊的。草很高,很硬,他走在裏麵有些艱難。風不大不小,刮得樹木“嘩嘩啦啦”地響。

  尹學軍不知道他為什麽要來這裏,不知道這是夢境,還是夢遊。如果是夢境,就說明他還在床上;如果是夢遊,就說明他真的來到了這個山穀……

  他還懷疑自己變成了姚三文,已經失魂落魄,被一種詭異的力量牽到了這裏。

  他隻清楚一點:這一次肯定是凶多吉少了。

  他抬頭朝山坡頂上望去,恍恍惚惚看到一個黑影。再仔細看,發現那個黑影正朝他走下來!

  他傻住了。

  黑影很高,高得令人驚異。

  他一點點看清,對方是個男人,他穿著墨綠色上衣,黑趟絨褲子,像跳芭蕾舞一樣,用一雙腳尖走路。

  他走到尹學軍麵前,站住了。在詭譎的月光下,他的臉呈鐵青色。他粗聲粗氣地問:“你看到一塊石頭了嗎?”

  尹學軍呆呆地搖了搖頭。

  他在草地上掃視了一下,慢慢轉過身去,一邊朝山坡上走一邊繼續尋找。令人驚駭的是——他的背麵竟然是曉曉的臉!同時,他變成了女聲,顫巍巍地說:“你要是看見了,告訴我一聲啊。”

  ……尹學軍一下睜開了眼睛。

  雖然四周的環境是寢室,但是他的心境還沉陷在噩夢中,久久回不過神來。

  忽然,他產生了一個可怕的念頭——到那個山穀裏去,把那塊石頭找到,搬回來!

  這樣想著,他就慢慢坐起來,穿好衣服,下了地,輕輕朝門口走去。

  雖然隔著蚊帳,但是他聽得出另兩個同學都在酣睡著,其中一個還在斷斷續續地說著夢話:“那是個窮鬼……鑰匙藏起來了……你哭什麽……”

  出了門,他無聲地把門關上,然後輕輕下樓……

  此時,他感覺自己越來越像那個姚三文了。可是,他必須找到那塊石頭,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現在,它成了尹學軍心中最黑暗的一部分,越想越害怕。他感到自己要瘋了……

  他決定偷偷把那塊石頭搬進學校來,擺在路邊。

  這樣做有三個好處:一,學校裏人氣旺盛,天天浸染它,時間久了,也許它就不會那樣陰邪了;二,他天天都可以看見它,慢慢會削減對它的恐懼;三,學生們不知道真相,很多人會坐在它上麵,那樣的話,說不定晦氣就分散了,就衝淡了……

  深更半夜,尹學軍奔向北山。他不知道,此時他的精神已經有點走板了。

  三裏山路,十幾分鍾就到了。

  麵對黑洞洞的隧道,他抖了一下,最後還是跨了進去。隧道裏黑得不見五指,他伸出手,摸索著朝前走。腳下坑坑窪窪,他走得踉踉蹌蹌。

  突然,他的手摸到了一個毛烘烘的活物,它猛地飛起來,接著,很多很多的活物都“呼啦啦”飛起來,聲音驚天動地。

  尹學軍急忙蹲在地上,雙手緊緊抱住腦袋。他猜測,隧道頂端倒掛著無數蝙蝠,蝙蝠就是會飛翔的老鼠。

  過了好長時間,它們才靜止下來。在這樣漆黑的環境裏,蝙蝠和尹學軍都是瞎子,但是它們有超聲波。

  尹學軍走得更小心了。他擔心走著走著,陡然撞到一個倒掛的死屍身上。

  謝天謝地,他走出來了。

  他跌跌撞撞地走下山穀,朝黑糊糊的山坡上望了望。

  姚三文被警察拉走了,山坡頂上,已經沒有死屍。但是,那棵樹還在,它又粗又高,葉子密密匝匝,深不可測,就像一個人茂密的頭發……

  他收回目光,走進了山坡下那片草叢,蹲下身,四處摸那塊石頭。漸漸地,他瞪大了眼睛——那塊詭秘的石頭不見了!

  他慢慢直起身,感到一股寒意穿透了骨頭。

  第二天,尹學軍沒有去上課。

  他發燒了,感到身子越來越輕,似乎飄了起來,最後,吊在了那根晾衣繩上。那根晾衣繩一頭係在窗戶上,一頭係在門框上。他吊在上麵,居高臨下,輕輕悠蕩著。

  門“吱呀”一聲開了。

  他感到自己輕飄飄地落了下來。孟勝利走進來,他走到尹學軍的蚊帳前,朝裏麵看了看,說:“你退燒了嗎?”

  “好了點……”尹學軍說。

  “給,泰諾林。”他說著把一瓶藥掏出來,放在了床頭櫃上。

  “謝謝你。”

  “我還得去上課,你快喝了吧。”

  孟勝利說完就走了出去,輕輕把門關上。房子裏安靜下來。太靜了,反而嘈雜起來,另一種聲音緩緩泛起,那是尹學軍耳朵裏的聲音。他的身子又一次飄起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門又開了,張古和孟勝利下課一塊回來了。孟勝利一邊把本子塞進枕頭底下,一邊拿起飯盒,說:“尹學軍,你生病了?”

  他倦倦地說:“還在高燒。”

  “那得去診所打吊針。”

  “你不是給我買藥了嗎?一會兒我吃點就行了。”

  孟勝利愣了愣:“我沒給你買藥哇!”

  他也愣了:“剛才你沒回來?”

  孟勝利說:“沒有啊。”

  他打了個寒戰,大聲說:“你剛才明明給我買了一瓶泰諾林!”一邊說一邊朝床頭櫃看去,床頭櫃上光光的,什麽都沒有。

  他張大了嘴。

  孟勝利和張古交換了一下眼色,接著,孟勝利走到他的床前,說:“你是燒出幻覺了,我們送你去醫院吧。”

  “不用,我挺挺就能過去,你們吃飯去吧。”

  孟勝利看了看張古,說:“你想吃什麽,一會兒我們給你打回來。”

  “我什麽都不想吃。”

  “那怎麽行!”

  “那你們就給我打回點米粥吧。”

  孟勝利和張古走出去之後,宿舍裏又剩下尹學軍一個人了。他努力回想剛才孟勝利一個人進屋的情景,回想他的一舉一動,越想越害怕……

  孟勝利分明回來過一次,他還走近了自己的蚊帳,把一瓶藥放在了床頭櫃上,那不可能是幻覺!

  門被推開了。

  尹學軍立即望過去,看見孟勝利輕輕走進來。尹學軍不知底細,隻有直直地盯著他。

  “好沒好點?”孟勝利一邊說一邊蹲下身,伸手在床下掏什麽。

  “好了點。”

  “我取個東西。”孟勝利又說。

  尹學軍想問他:“剛才是不是你給了我一瓶藥?”但是,他沒敢。

  孟勝利好像拿出了一隻碗和一雙筷子,然後退了出去。

  尹學軍盯著門板,使勁地想——這個孟勝利是不是幻覺呢?

  不知道過了多久,當他的身子再次飄起來時,門被敲響了。宿舍裏的學生都去吃飯了,樓道裏靜極了,那敲門聲顯得很清脆。

  他輕飄飄地落到了床上,問道:“誰?”

  門外傳來一個陌生的女聲:“是我。”

  尹學軍的頭腦一下變得十分清醒了,就像窗戶上不太透明的玻璃突然被打碎。他猛地坐起來,撩開蚊帳,說:“你找誰?”

  “請問,尹學軍在嗎?”

  “我就是。”他一邊說一邊下了地。他站起來時,感到一陣昏眩,差點摔倒。

  門輕輕開了,一個陌生的女孩走進來。她頭發直直的,穿著一件刺繡白色襯衫,一條藍色牛仔褲,一雙白色旅遊鞋,挺文氣的樣子。

  尹學軍不敢肯定這個女孩是不是一個幻覺。他警惕地看著她,沒有說話。

  她打量了一下尹學軍的臉,說:“你是……尹學軍?”

  “是。”

  “聽說,你一直在找我?”

  尹學軍的頭皮一下就炸了:“你是……”

  “我是吳小美。”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