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36章

  尹學軍還在四處打聽吳小美是誰。他甚至通過一個人在公安局戶籍科查了查,全縣沒有一個叫吳小美的。

  越找不到她,尹學軍越恐懼。

  所有人死了都要埋在地下,而那棵樹是吳小美的墓。尹學軍甚至懷疑,那棵樹中間是空的,裏麵站著一具女人的屍體。

  如果那塊石頭正巧是那個高三學生上吊時蹬落的,尹學軍也許還不會這麽害怕。可是,他們進北山的時候,那個高三學生已經吊死半個月了。那麽,那塊石頭是怎麽滾下來的呢?

  想著想著,他漸漸明白了——它是在為那個叫“吳小美”的女人尋找下一個目標!

  他的心理矛盾起來,又希望找到她,又害怕找到她。

  他提心吊膽,一天比一天神經兮兮了。白天走廊裏的電話突然響起來,天黑之後有人輕輕敲門,半夜裏宿舍裏的同學起夜……都會讓他的心縮成一團。

  這天,學校請來一個參加過聖保羅美術大展的畫家座談,還沒有結束,尹學軍就一個人離開了。

  他剛剛走出梯形教室的門,後麵就有人拍了他肩膀一下。他嚇得一哆嗦,回頭看,是一個本地同學。

  他神秘地說:“我表弟和姚三文是同學,他了解情況。”

  “你表弟在哪兒?”

  “他還在四中讀書啊。”

  “他叫什麽?”

  “郭昊。”

  “他在那個班級?”

  “高三三班。明天你直接去找他吧。”

  尹學軍還想問點什麽,那個同學已經轉身回到了梯形教室。

  這一夜,尹學軍又失眠了。他希望明天從郭昊的嘴中得到這樣的信息:姚三文之所以自殺是因為半個月前他被班主任侮辱了一頓,或者是到醫院檢查發現染上了性病……

  郭昊是個很文弱的男生,戴著一副眼鏡,他的聲音很小。

  他帶著尹學軍來到學校的圍牆外,說:“你想問什麽?”

  “姚三文是怎麽死的?”

  郭昊壓低了聲音,說:“因為他碰了一塊不該碰的石頭……”

  姚三文、郭昊、孫景龍是班裏成績最好的三個男生。這一天周末,他們結伴到北山玩。到了那個黑洞洞的隧道前,三個人誰都不敢第一個走進去。

  郭昊說:“咱們……回去吧。”

  姚三文說:“都走到這裏了,怎麽能半途而廢呢?”

  他朝裏頭看了看,說:“咱們玩石頭剪子布,誰輸了誰走在前麵。”

  另兩個男生都同意了。

  第一次姚三文出的是石頭,郭昊出的是剪子,孫景龍出的是布。三人彼此相克,沒分出勝負。

  第二次姚三文又出了石頭,孫景龍也是石頭,郭昊出的是布,他贏了,被排除,剩下姚三文和孫景龍繼續賭。

  第三次就要見分曉了。姚三文和孫景龍互相看著對方的眼睛,過了一會兒,他們同時伸出手來——姚三文出的還是石頭,而孫景龍出的是布。

  姚三文輸了。他三次出的都是石頭。

  郭昊幸災樂禍地說:“你三次都出石頭,肯定要輸的。”

  姚三文裝做無所謂的樣子說:“沒什麽了不起,我先走!”說完,他一頭就鑽了進去。孫景龍隨後跟了進去。郭昊走在最後麵。

  三個人走出了那條黑暗的隧道,什麽事都沒有發生。從那時起,姚三文似乎有些輕狂了,他一直走在最前麵。

  他們下了那條羊腸小道,又爬上那個平緩的山坡,看見了那塊平地,後麵的山勢突然陡峭起來。那塊平地上,長著一棵孤獨的樹,看起來它年齡很大了,又高又粗,葉子密密匝匝,深不可測。樹的周圍是茂密的荒草,還有一堆石頭,好像有人曾經要踩著它們摘到樹上的什麽。

  姚三文像猴子一樣爬了上去,踩著那堆石頭,去抓那根橫生的樹枝,卻夠不著。

  郭昊和孫景龍站在不遠的地方看著他。

  他跳了幾下,還是差一點。最後,他爬下來,四處看了看,終於看見荒草叢中扔著一塊石頭,他把它搬起來,摞在最上頭,又一次爬了上去。

  孫景龍突然喊了一聲:“別動它!”

  這時候,姚三文已經爬上去了,他轉過頭來說:“怎麽了?”

  孫景龍的眼裏閃出恐懼的光,他說:“你快下來!”

  姚三文左右看了看,好像感覺到有什麽不對頭,他麻利地爬下來,來到孫景龍跟前,:“你一驚一乍的,到底怎麽了?”

  孫景龍想了想說:“沒什麽……”

  “那你喊我幹什麽!”

  “我們還是離開這兒吧。”

  “為什麽?”

  “我覺得這個地方有點喪氣。”

  “喪氣?”

  “你看……”孫景龍隔著姚三文,膽怯地朝那堆石頭指了指。

  “那是石頭啊。”

  “你看那像不像上吊的地方……”

  姚三文的眼睛一下就瞪大了。郭昊也害怕了,說:“我們還是走吧。”

  姚三文說:“你們總是疑神疑鬼!我不怕。”然後,他徑直走過去,圍著樹轉圈。他被樹幹擋住之後,卻沒有閃出來。

  郭昊和孫景龍互相看了看,小心地走過去。他們看見姚三文愣在了那裏,他們朝樹幹上看去,上麵歪歪扭扭地刻著一行字:吳小美之墓。

  “這裏吊死過人!”姚三文終於恐懼地叫了出來。

  接著,三個人撒腿就朝山坡下跑。

  他們氣喘籲籲地跑下山穀,又順那條羊腸小道跑到隧道前,這才停下來。這時候,姚三文的臉色已經像紙一樣白了。

  “完了,我搬那塊石頭了……”他呆呆地說。

  “那能怎麽樣?”郭昊小聲問。

  孫景龍吼道:“吊死的人踩的東西不能碰!”

  郭昊倒吸了一口冷氣。過了一會兒,他又小聲說:“姚三文,剛才你三次出的都是石頭……”

  姚三文煩躁地說:“閉上你的烏鴉嘴!”

  那天回來,第一個走進隧道的是孫景龍,姚三文走在中間,郭昊走在最後。他總感到脊梁骨發冷。

  郭昊和姚三文在同一個宿舍。

  當天晚上回來,姚三文的神色一直很難看,看見寢室裏掛的衣服,顯得極其恐懼。受他的暗示,郭昊也害怕那吊在半空的衣服了。寢室裏的同學不知道怎麽回事,趕緊把衣服摘下來。

  夜裏,姚三文把蚊帳擋得嚴嚴實實,藏在裏麵,沒有一點聲息。

  郭昊好不容易睡著了,半夜裏卻被驚醒了。他猛地睜開眼,看見姚三文影影綽綽坐在蚊帳裏,指著房頂,大聲叫著:“把那件衣服摘下來!”

  晾衣繩上根本沒有什麽衣服!

  郭昊的頭發都豎起來了,他急忙打開燈,說:“姚三文,沒有衣服!你怎麽了?”

  姚三文隔著蚊帳盯著他,冷靜地說:“別吵,是幻覺,是幻覺!”“對了,是幻覺!”

  姚三文似乎又清醒了幾分,他低聲說:“做夢了……”

  就這樣,每天半夜他都要坐起來,指著房頂驚恐地大叫:“把那件衣服摘下來!”……

  時間長了,郭昊似乎不太害怕了。

  這一天夜裏,沒有月亮,寢室裏一片漆黑。大約半夜時,突然,郭昊看見姚三文的蚊帳慢慢撩開了,他慢悠悠地走了出來。

  郭昊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緊緊盯著他,想看看他要幹什麽。

  姚三文沒有走出去,他一步步走到了郭昊的床前,停下來,慢慢彎下身,把臉貼在郭昊的蚊帳上。那張蒼白的臉在漆黑的夜裏顯得十分恐怖。郭昊抓著被角,連氣都不敢喘了。

  突然,姚三文說話了,他的聲音很低,似乎怕別人聽到:“郭昊,走哇,我倆去北山……”

  郭昊抖了一下,說:“深更半夜,你去北山幹什麽?”

  “……去找她。”

  “她是誰?”

  “吳小美,她在等著我。”

  “不,我不去!”

  姚三文失望地歎了口氣,直起腰來,輕輕地說:“那好吧,我一個人去了……”說完,他直著身子走到門前,無聲地拉開門,走出去,又無聲地把門關上……

  郭昊醒來時,天已經亮了。想起昨夜做的夢,他依然不寒而栗。寢室裏安靜極了。他忽然意識到,昨夜姚三文沒有叫,他第一次睡得這樣踏實……想到這裏,他朝姚三文的床上看了看,發現他的被子疊得整整齊齊,人卻不在。

  他從來沒有這麽早起來過。最初,郭昊以為他上廁所了,可是,等了半天,還是不見他回來。

  姚三文一直沒有回來,直到吃早餐,郭昊也沒有看見他。

  郭昊想,他一定是受了刺激,離開學校,回家了,打算到父母身邊休養幾日。果然,白天上課的時候,一直沒見到他的影子。

  郭昊想起昨夜那個古怪的夢,忽然感到事情有些不對頭。他懷疑,姚三文就是昨天半夜出走的,他在半夢半醒的狀態中,看到姚三文出了門,就做了那個夢。

  放學之後,他和班主任說了這件事,班主任立即跟學校領導反映了這個情況。學校領導想給他家打個電話,可是,他的父母都沒有工作,在街上擺煎餅攤,家裏也沒有電話。最後,學校派人坐長途車去了他家,才知道,他根本沒回家……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