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33章

  薑春梅和曉曉看了看尹學軍,又看了看葛冬,不知道什麽意思。

  葛冬毫不掩飾地說:“是的。本來,我想回去看看他身上有沒有什麽值錢的東西,比如手表之類,可是什麽都沒有,我就把他的衣服扒下來了。”

  薑春梅皺了皺眉。

  尹學軍想了想說:“咱們得報案。”

  葛冬似乎不願意和警察打交道,他說:“要去你們去,我不去。”

  尹學軍說:“不,我們四個一起去。”

  葛冬沒有堅持。

  他們回到縣城,直接來到了公安局刑警大隊。隻有一個警察值班,他認真做了筆錄,然後打電話又叫來了兩個警察。警察希望幾個學生能給他們帶路。

  四個人互相看了看,終於,葛冬說:“我一個人去吧。”

  葛冬和警察鑽進了一輛警車,漂亮的警燈閃爍起來,同時拉響了警笛,開走了。

  尹學軍和兩個女孩站了一會兒,薑春梅說:“我們回去吧。”

  尹學軍說:“回去吧。”

  從公安局到美術學校不太遠,一路上,尹學軍始終沒說話。

  曉曉隔著薑春梅,小心地看了看尹學軍的臉色。在昏黃的路燈下,他的臉色很難看。

  三個人回到學校,走進了宿舍樓。男生宿舍在三樓,女生宿舍在一樓。已經熄燈了,樓道裏一片黑暗。

  薑春梅說:“用不用我倆陪你上去?”

  尹學軍猶豫了一下,說:“不用。”

  然後,他一個人朝樓上爬去。

  這是一座舊樓,隻有十幾個住校生,顯得很空曠。他輕輕走上二樓,朝兩旁戒備地看了看,樓道黑糊糊的,盡頭的兩扇窗子滲進黯淡的夜光。

  他繼續朝上爬。到了三樓,他首先朝左邊看了看,樓道空蕩蕩的,沒有什麽。接著,他又朝右邊看了看,頭皮一下就炸了——靠近窗子的地方,模模糊糊好像高高地懸掛著一個人,紋絲不動,正冷冷逼視著他。

  他驚叫一聲,一頭撞開了宿舍的門。靠門的孟勝利被他嚇了一跳——已經熄燈了,房間裏黑糊糊的,他在蚊帳裏大聲問:“誰?”

  “我,尹學軍!”

  “怎麽了?”

  “樓道裏吊著一個人!”

  孟勝利愣住了。另一個叫張古的男生在靠窗的蚊帳裏說:“那是我晾的衣服。”

  尹學軍軟軟地靠在了牆上。

  這時候,他發現屋裏的晾衣繩上也掛著一身衣服,它吊在半空中,黑糊糊,輕飄飄,越看越陰森。

  他站直了身子,小心地繞過它,摸黑鑽進蚊帳,在床上躺下來。他沒有脫衣服。

  孟勝利和張古很快都睡著了,發出一粗一細的鼾聲。隔壁的水房有滴水的聲音。尹學軍睡不著。在失眠狀態下,強行閉上眼睛是一種體力勞動。他一睜開眼就能看見那身掛著的衣服——那是一身西裝,看上去,就像一個人高高地吊在那裏,他沒有腦袋,沒有雙手和雙腳。

  尹學軍猛地坐起來,忽然想到一個問題:穿墨綠色上衣黑趟絨褲子的葛冬是葛冬嗎?

  第二天晚上,孟勝利和張古到隔壁去打牌,隻剩下尹學軍一個人了。

  早晨,尹學軍對孟勝利和張古講述了昨天的經曆,並且叮囑他們,從此,誰也不要在房間裏掛衣服。那身西裝是孟勝利的,他把它摘下去了。

  此時,尹學軍躺在床上,凝視天花板上那盞蒼白的吊燈。

  他知道,那個上吊的人已經跟他回來了。他那長長的身子就附在懸掛的衣服上,衣服摘了,它就附在那個吊燈上……

  突然,有人敲門,他一下就坐起來:“誰?”

  “我。”是薑春梅。

  “你有事嗎?”

  “葛冬來了。”

  “他來幹什麽?”尹學軍警覺地問。

  “他帶來了公安局那邊的消息。我們都在操場上,你下來吧。”

  “好吧,我這就下去。”

  尹學軍走出宿舍樓,拐個彎,來到了學校的操場。

  平時,總有男生在這裏踢球,今晚卻沒有,影影綽綽隻有兩個女生,坐在操場外的一條長椅上,低聲聊著什麽。

  遠處的草坪上有幾個黑影,其中一個對他喊:“尹學軍,過來!”

  他慢騰騰地走了過去。

  葛冬、薑春梅、曉曉坐成了一個三角。尹學軍走到他們跟前,沒有坐,他站在葛冬旁邊問:“公安局查出什麽了?”

  葛冬說:“那個人叫姚三文,是鳳黃縣四中高三的學生,他家在鳳鳴鄉,是個住校生。”

  尹學軍眯著眼問:“他到底是什麽時候死的?”

  葛冬說:“法醫說,他的死亡時間大約是半個月前。”

  薑春梅插了一句嘴:“那就是說,昨天滾下來的那塊石頭不是他蹬下來的?”

  葛冬說:“我早說過,是風刮下來的,尹學軍不信。”

  尹學軍搖搖頭,說:“不過,它肯定是那個高三學生上吊時擺在最上麵的石頭。”

  葛冬點了點頭,表示同意:“警察在那裏搜索了半天,找遺物什麽的,我也跟著四處看了看,那片草叢裏沒有一塊石頭。”

  尹學軍迷惑地看著葛冬說:“這事太巧了,風怎麽就把它刮下來了呢?”

  葛冬說:“山坡上風大,別說石頭,就是人都站不穩。”

  “他為什麽死?”薑春梅問。

  “警察也搞不清。他們到鳳鳴鄉調查了,姚三文在家裏是個好兒子,在學校是個好學生。半個月前,他突然在學校裏失蹤了,最初,學校以為他回家了,可是,後來才發現他根本沒回去……最後就報了案。誰都沒想到,他在山穀裏自縊了。”

  “是不是被哪個女孩拋棄了?”薑春梅又說。

  “警察調查了,沒有這回事。”

  “能不能是因為網戀呢?”

  “他父母說,他從來不上網。”

  “要不然是恐懼高考?”

  “憑他的成績,考大學是沒有一點問題的。”

  “他沒有留遺書?”

  “沒有。”

  “這確實不像自殺……”

  “從哪方麵看,他都不可能是自殺。”

  “那就是……他殺?”薑春梅有點害怕了。

  “他沒有什麽仇人,他家裏也沒什麽仇人,警察在他上吊的現場也沒有發現任何他殺的證據。”

  “真是怪了。”

  一陣風吹過來,曉曉抱緊了肩膀。今天,她沒有說一句話。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