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32章

  葛冬和薑春梅也停下了,葛冬隔著薑春梅和曉曉問尹學軍:“你想看什麽?”

  尹學軍說:“反正我得去看看。”

  葛冬說:“要去你自己去吧。”

  尹學軍轉身就走了。薑春梅望著他的背影,見他一直不回頭,就說:“我們跟他一起去吧。”

  “麻煩。”葛冬小聲說。

  三個人最終還是跟在了尹學軍後麵,一起朝那個山坡上爬去。

  尹學軍爬得很快,轉眼就爬到了山坡頂端,他剛剛直起身,就傻在了那裏。突然,他轉身就朝下跑。

  “怎麽了?”葛冬驚惶地問。

  尹學軍聲嘶力竭地喊了一聲:“快跑!——”

  三個同伴不知道他看見了什麽,但是都感到大事不好,連滾帶爬地朝山坡下逃竄。曉曉跑在最後,她哭了起來:“等等我!”

  尹學軍根本不理會,他像瘋了一樣在前頭狂奔。

  葛冬停下來,轉過身等她。

  山坡上,除了薑春梅和曉曉在一前一後地跑,並沒有任何東西追下來,山坡頂端依然是一片陰森森的死寂。

  薑春梅氣喘籲籲地說:“他到底看見什麽了?”

  葛冬說:“我哪兒知道!”

  曉曉衝到葛冬跟前,一下就抓住了他的胳膊。

  “沒事兒。”葛冬說。

  可是,她的身子抖成一團,死死不放手。葛冬就一手拉著她,一手拉著薑春梅,快步朝前走。

  尹學軍已經跑下山坡,衝上了那條羊腸小道。

  薑春梅說:“他是不是看見了蟒?”

  葛冬說:“肯定不是!”

  薑春梅想了想,說:“……難道那裏真埋伏著一個人?”

  葛冬迷惑地說:“可是,什麽人會藏在那裏呢?”

  薑春梅說:“我想是個瘋子,說不定他在這個山穀裏生活很多年了,滿臉都是長長的頭發……”

  葛冬還是搖頭:“我想,要是個瘋子的話,他不至於嚇成這樣。”尹學軍跑到了那條隧道前,終於停下來,坐在地上,驚恐地朝那個山坡的方向張望著,大口喘著氣。實際上,從這個角度看不到那個山坡,中間被一個山包擋住了。

  三個同伴很快來到了他跟前。

  “尹學軍,你到底看到什麽了?”葛冬彎下身,急切地問。

  尹學軍呆呆地說:“一棵樹……”

  “樹怎麽了?”

  “它很高很粗,長著密匝匝的葉子,離我隻有十幾米遠……”

  “我問你跑什麽?”

  “樹上吊著一個人……”

  曉曉和薑春梅幾乎同時抖了一下。

  葛冬低聲問:“男的女的?”

  “男的。”

  “是不是誰在樹上掛了個假人?”

  “肯定是真人!”

  那一幕已經深深刻在了尹學軍的眼睛裏——山坡頂上有風,那個人的衣服‘嘩啦啦’地抖著。他穿的是一件墨綠色上衣,一條黑趟絨褲子。

  “你看清他的臉了嗎?”

  “沒敢看。”

  葛冬慢慢直起身,說:“我還以為是強盜呢。死人有什麽好怕的!”

  尹學軍顫巍巍地說:“那個人吊死的姿勢特別怪……”

  “怎麽怪?”

  尹學軍好像眼看就要精神錯亂了,他低下頭,煩躁地說:“別問了!”

  葛冬就不問了。

  停了一會兒,曉曉小聲說:“我早就感到今天不對頭。你們看,上午我們來的時候,在隧道裏……”她說到這裏,好像忽然想到了什麽,又咽了回去。

  薑春梅說:“我們馬上離開這個地方!”

  尹學軍站起身,說:“對,趕快走!”

  可是,他朝黑洞洞的隧道裏看了看,又遲疑起來。

  薑春梅想了想說:“我在前麵走。”

  葛冬說:“我在最後麵。”

  薑春梅第一個鑽了進去,隨後,尹學軍也鑽了進去,曉曉緊緊跟在尹學軍後麵。他們走進隧道之後,突然聽見還沒有走進來的葛冬尖叫了一聲:“誰!……”

  他們撒腿就跑!隧道裏太黑了,盡管三個人驚恐至極,但是跑得並不快,尹學軍撞在了薑春梅的身上,又絆了曉曉的腳,他們磕磕碰碰,你推我搡,一起朝隧道的另一端奔逃……

  他們跑出那條隧道之後,又朝前跑了很遠,才停下來,站在一起,驚恐地朝後看。

  天色暗下來,隧道裏更黑了,它死寂無聲,深不可測。

  過了很久,葛冬還沒有出來。三個人都沒有說話。

  完了,他們把葛冬留在了隧道的另一端,留在了那個可怕的山穀裏,他可能永遠都出不來了。這條隧道,似乎是隔斷幽明兩界的一條黑暗通道。

  有人嚶嚶地哭起來,是薑春梅。沒有人勸她。此時,大家的腦袋裏都是一片空白。暮色中,隻有薑春梅不知所措的哭泣聲。

  沒有一個人敢返回去看個究竟。現在,他們隻有等待。

  突然,隧道裏傳出了腳步聲。

  薑春梅一下就不哭了,她惶恐地看了看尹學軍;尹學軍緊張地看了看曉曉;曉曉不安地看了看尹學軍,又看了看薑春梅。

  那腳步聲越來越近,不是跑,而是走。

  山穀裏除了葛冬,就是那個吊在樹上的人。三個人都意識到,假如走出來的這個人不是葛冬,那麽,他們誰都別想走了……尹學軍的雙腿開始哆嗦起來。

  葛冬從隧道裏顯現出來時,臉色十分蒼白。這次他沒有笑,他冷冷地走向三個同伴。

  曉曉站在了尹學軍的背後。

  尹學軍遠遠地問了一聲:“剛才……你遇到誰了?”

  “一個守山的人。”葛冬一邊說一邊慢慢走到三個同伴麵前,停下來:“我告訴他山穀裏有個吊死的人,他就讓我帶路,領他去看看……”

  “你去了?”薑春梅問。

  “去了。”

  “那個人……長得什麽樣?”

  葛冬搖了搖頭:“還是別說了。”

  “為什麽?”

  “說了你們會害怕。”

  “你不說出來我更害怕!”

  葛冬看了看薑春梅,過了半天才低聲說:“他的眼珠紅紅的,就要鼓出來了。舌頭耷拉著,都快舔到胸脯了。還有,他的腳尖朝下,直直地垂著,像跳芭蕾舞的一樣。他的身子太長了,骨頭都脫節了,已經不像人。一雙胳膊張得大大的,好像正在撲過來……”

  曉曉緊緊抓住了薑春梅的手。

  停了停,葛冬又說:“那棵樹上,還刻著一行歪歪扭扭的字——‘姚三文之墓’。”

  尹學軍叨念著這個陌生的名字:“姚三文……”

  薑春梅突然說:“葛冬,你穿的是誰的衣服?”

  尹學軍這才注意到葛冬穿的是一件墨綠色上衣,一條黑趟絨褲子。他猛地朝後退了一步。

  葛冬嘻嘻地笑起來。

  薑春梅急切地問:“你說呀,這是誰的衣服?”

  尹學軍死死盯著她,說:“穿在一個死人身上,風吹雨淋,不是浪費了嗎?”

  薑春梅說:“你快脫下來!”

  葛冬說:“我穿著不合身嗎?”

  薑春梅生氣了,大聲說:“你不脫,我再也不理你了!”

  葛冬說:“好了,我脫。”他慢騰騰地脫下那身衣服,使勁一甩,扔進了路旁的山溝裏,然後說:“走吧!”

  四個人順著山道朝鳳黃縣城走。

  天已經黑下來,風有些涼。山道上很靜,隻有幾雙腳板磨擦沙石路麵的聲音。葛冬和尹學軍走在中間,薑春梅走在葛冬旁邊,曉曉走在尹學軍旁邊。除了葛冬,另外三個人的臉色都很白。

  曉曉又說:“我早就感到今天不對頭……”

  三個人都停下來,轉頭看她。這是她在隧道那一端說了一半又咽回去的話。

  “你們看,上午我們來的時候,在隧道裏,葛冬突然唱起了京劇,什麽‘不該把兄吊起來’;到了那個山坡上,春梅又朗誦詩,說什麽‘太陽的臉吊在半空中’;後來,葛冬又講他叔叔走鋼絲摔下來,被吊在了半空中……”

  薑春梅說:“這些事就是挺蹊蹺。”

  她們說話的時候,葛冬總是不時地看尹學軍的眼睛。尹學軍敏感地說:“你總看我幹什麽?”

  葛冬欲言又止。尹學軍追問:“到底有什麽事?”

  葛冬終於說:“我說出來你別害怕……”

  尹學軍緊緊盯著他,不說話了。

  “你可能不知道,老輩有一個說法——所有吊死的人,都會變成惡鬼,他們上吊時墊腳用的凳子、磚塊、石頭,千萬碰不得,否則他們的陰魂就會追隨你,一直把你纏死。”

  “你什麽意思?”

  “剛才我到山坡上觀察了一下——那棵樹下的草很高,很荒,有一堆石頭,肯定是上吊的人事先撿來的,他把那些石頭高高地壘起來,踩著它們,把脖子伸進了樹上的繩套裏……我發現,最上麵的那塊石頭不見了。”

  “你是說……”

  “那塊從山坡上滾下來的石頭,就是那個上吊的人死前蹬開的石頭。”

  尹學軍的脊梁骨一下就涼了——剛才他摸了它!

  曉曉和薑春梅都看他。薑春梅忽然想起了什麽,轉過頭,不安地問葛冬:“我沒有碰著它吧?”

  葛冬搖搖頭。

  此時,尹學軍萬念俱灰。

  曉曉小聲說:“學軍,別想了,不會有什麽事……”

  葛冬也說:“是的,不會有什麽事,那隻是一種迷信說法。我們走吧。”

  四個人繼續朝回走。

  那個黑洞洞的隧道已經消隱在沉沉的夜色裏,看不見了。低處,紅紅綠綠的燈火閃爍起來。

  尹學軍突然停下來,對葛冬說:“其實根本沒有什麽守山人,對不對?”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