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13章

  張清兆回到家,打開門,母親和王涓已經回來了。

  他愣了一下,顯得很不自然。

  王涓警覺地看了看他,問道:“孩子呢?”

  “我正在找呢!剛才我跑下樓去買煙,回來他就不見了!”

  母親一下就跌坐在沙發上。

  王涓盯著他,眼淚“刷刷”淌下來,她一字一頓地說:“你把他扔到哪兒了?”

  “我沒扔!”

  王涓又問了一句:“你把他扔到哪兒了?”

  “我真的沒扔!”

  王涓聲嘶力竭地喊叫起來:“你把他扔到哪兒了!”

  “我說沒扔就沒扔!”

  母親手足無措地看看兒媳,又看看兒子,顫巍巍地說:“得得得,都別吵,馬上找!”

  張清兆猛地轉身,大步走出去了,似乎很冤屈,很生氣,很焦急。

  王涓和母親也緊跟著跑了出來。

  天色有點黑了。平時,總有一些鄰居聚在樓下打牌,今天卻不見一個人。

  母親對張清兆說:“你朝那邊找,我們朝這邊找!”

  說完,她們就朝東跑去了,張清兆一個人朝西走。

  他對自己說:這一關肯定要過的,必須挺住。

  回過頭,已經看不到母親和王涓的身影了,他就在一個石凳上坐下來,忽然想到:也許,產科的那個病房裏,這時候隻剩下了一個空被子,那個嬰兒已經不見了。

  他不是被人抱走的,而是自己爬起來溜掉的。

  接下來,他會去哪裏呢?

  產房?去代替另一個即將出生的嬰兒?

  王家十字?

  火葬場?

  他坐了大約十幾分鍾,忽然聽到了王涓和母親的腳步聲,她們好像回來了。

  他急忙站起身,回到了樓下。

  王涓臉色蒼白,失魂落魄,仇恨地看了他一眼,慢慢地走上樓梯。

  母親走到兒子跟前,嚴厲地問:“你個小畜生,到底把雨生弄到哪兒去了?”

  張清兆煩躁地說:“我真的不知道!我下樓買煙,回來他就不見了!”

  母親心急如焚地說:“進屋趕快報警!”

  張清兆在樓梯上追上王涓,輕聲說:“涓,你相信我,這個孩子不屬於我們,別想他了。我們再生一個,生一個我們自己的孩子!”

  王涓猛地轉過頭來,雙眼已經哭得通紅,她憤怒地說:“你滾!”

  張清兆隻好住口。

  他知道,現在王涓正在氣頭上,最好不要惹她,等她消消氣再說。

  盡管這一關不好過,但是他的心裏十分輕鬆——終於把這個穿雨衣的惡鬼扔掉了!

  他跟在她身後,默默地上樓。

  樓道裏的燈很暗,樓梯的邊沿已經破損。

  外麵的雷聲隱隱響起來,雨好像已經下來了。

  他家在三樓。

  到了家門口,他看見門半開著。一定是王涓和母親出來時太著急了,忘了鎖門。

  房間裏傳出一陣哭聲,很細弱,很委屈。

  他像被電擊了似的哆嗦了一下,一步就跨到王涓前麵,衝進了家門。

  哭聲是從臥室裏傳出來的。

  他跑過去推開臥室的門,一眼就看到那個嬰兒的繈褓又出現在了床上,在靠牆的那一端——那是他生下來一直躺著的地方。

  他驚呆了。

  王涓和母親也跑了進來。

  王涓推開他,撲過去就把那個啼哭的嬰兒抱了起來,緊緊摟在懷裏,好像生怕誰搶去一樣。

  母親又驚又喜,瞪大眼睛說:“回來了!雨生回來了!”

  張清兆一言不發,緊緊盯著那個嬰兒的眼睛。

  那雙眼睛一直緊閉著,似乎專門在對著王涓哭。

  張清兆沒看見他的眼淚。

  他覺得這是一場噩夢。

  外麵黑得像扣了一口鍋。

  雨停了,房子裏有一股又冷又腥的雨氣。

  張清兆躺在客廳的沙發上,全身的神經都緊繃著。

  現在,他更加確定這個嬰兒不是人了。

  現在,他的老婆就把這個不是人的東西摟在懷裏,香甜地睡著……

  睡前,母親和王涓一直在猜測這是怎麽回事。

  她們認為,可能是哪個鄰居來串門,發現家裏沒人,就開了個玩笑,把雨生抱回了家,過了一陣子,又把他悄悄送了回來……

  張清兆一直沒有說話。

  她們都不知道,張清兆把他扔到了醫院裏,可是,他自己又回來了!

  張清兆忽然覺得自己很笨。

  他曾經想到,這個嬰兒被丟棄之後,也許會自己爬起來,爬進產房,爬到王家十字,爬進火葬場……

  為什麽沒想到他會再次爬回家呢?

  張清兆突然萌生了一個惡毒的念頭:今夜,把這個詭怪的東西殺死!趁著母親和王涓熟睡,輕手輕腳溜進臥室,掐斷他的脖子……

  很快他就放棄了這個想法。

  殺了他的結果是什麽呢?

  他將背上殺死親生兒子的惡名,而且將被戴上手銬和腳鐐,押赴法場。

  那時候,全城的人都會站在大街上圍觀,一睹他的尊容。他們將永遠記住他的名字。

  法場的草很高,鬱鬱蔥蔥,那是死囚犯的血滋潤的。

  他的褲腿係著,那是怕他的屎尿流出來。

  法警把他放在草叢上,他雙膝軟軟地跪下了。

  他看見幾隻螞蟻在草叢中忙忙碌碌地搬食,其中有兩隻還打了起來。

  槍響了,一顆子彈射進他的腦袋,他“撲通”一聲栽到草叢裏,那些螞蟻驚惶四散……

  接著,他就會被抬走。

  接著,他就會被送到火葬場,推進那個冷森森的停屍房……

  有活人走進來的時候,那個房子一片死寂。活人都離開之後,天黑了,那個停屍房裏就有各種各樣的響聲了。

  半夜時,他旁邊那幾張屍床上的白布都慢悠悠地掀開了,上麵的死屍一個個坐起來……

  他們都穿著灰色的雨衣。

  他們都是白慘慘的石膏臉。

  他們的手裏都捏著一遝鈔票,一個勁兒地朝著他笑……

  張清兆不敢再想下去了。

  他喪失了所有的勇氣。

  他躺在床上,身體一動不動,大腦一動不動,就像在等死。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