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3章

  這件詭怪的事,讓張清兆受了很大刺激。

  他兩天沒有出車,躲在家裏,回憶在停屍房的每一個細節。

  到城裏開出租車五年了,他每時每刻都很小心,沒有發生過一次交通事故。

  他算是一個善良的人,假如撞了人,他不會逃逸。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他的膽子很小,他寧可接受處罰,也不想日後被抓住嚴懲。

  有這樣一句話——常在河邊站,沒有不濕鞋的。

  三年前的一天晚上,兩個警察突然來到他家,把他帶走了。

  他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到了公安局之後他才知道,原來,前一天晚上,在王家十字路口發生了一起車禍:有個男人帶著妻子過馬路。

  他妻子懷著孕,剛滿九個月,丈夫陪著她遛彎。突然下雨了,很急,路麵上轉眼就有了積水。

  幸虧他們拿著傘。

  夫妻倆過路口的時候,猛地拐過來一輛出租車。

  那車開得太快,而兩個人又撐著傘,躲避不及,被那輛車撞了個正著。

  司機明明知道撞了人,但是由於當時天黑,又沒有人,他連刹車都沒踩,猛轟油門瘋狂逃竄了。

  丈夫爬起來,看到妻子四仰八叉地躺在馬路上,圓圓的肚子已經被軋扁了,鮮血濺了滿地,他悲慘地叫了一聲。

  這是一起特大交通事故,那個孕婦和腹中的孩子都死了。

  幸存的丈夫一口咬定他記下了那輛車的牌號——濱A65927.濱A65927是張清兆那輛車的牌號。

  警察對張清兆進行了訊問。張清兆百般爭辯,聲稱他根本沒有撞人。

  警察當然不相信,把他留置了。

  王涓聽說張清兆被抓了起來,嚇壞了,急忙從老家趕來,四處找張清兆的表哥,請他幫忙。

  張清兆的表哥叫陳勝,在市交警大隊當交警,他不在事故科,在宣傳科,是科長。

  知道這個關係的人,都以為張清兆是因為他才到城裏跑出租的。實際上不是這樣。

  陳勝是個小肚雞腸的人。

  多年前,他在中學當老師,因為一台照相機,他和張清兆弄崩了,兩家多少年都沒有來往。

  老實人強起來,十頭牛都拉不回。這麽多年來,張清兆一次都沒有主動找過陳勝。

  有幾次,和張清兆在一起等活兒的出租車被扣了,司機來找他幫忙,他每次都一口回絕。

  別說別人,就是他自己因為違章被扣了駕照,都沒有求過這個親戚,他寧可交罰款,甚至參加學習班。

  就這樣,他們的關係越來越生分。

  果然,陳勝接到王涓的電話後,連麵都沒露。

  兩天後,張清兆被放了出來。

  警方經過調查發現,出事的那天晚上,張清兆確實和兩個朋友在家裏喝酒,車停在樓下,沒有開出來。

  那兩個朋友先後作了證。

  張清兆回到家之後,聽說王涓給陳勝打過電話,把她罵了一頓。

  那之後,他一直暗暗慶幸出事那個晚上他沒有出車,要不然,很可能就說不清了。

  警方認為,那個受害者丈夫提供的車牌號有誤。

  當時是黑天,而且下著大雨,他一定是看錯了。

  另外,他眼見著妻子一眨眼就被軋得鮮血四濺,不成人形,那種打擊無疑是巨大的,極有可能陷入了精神恍惚狀態。

  後來,警察又調查了和這個牌號相近的幾輛車,都一一排除了。

  直到現在,那輛肇事車都沒有找到……

  時隔三年,王家十字又發生了一起車禍!

  張清兆開始回想,六月五號那天晚上他在哪裏……

  那天晚上,他一直趴在第二醫院門口等活兒,隻拉了一趟,是一對夫妻,抱著一個孩子。

  他們是從醫院出來的,那孩子好像病了。

  一路上,那對夫妻沒說任何話,隻有那個繈褓中的孩子哭個不停,一直到下車,還在哭,哭得人心煩意亂。

  第二醫院在市中心偏東,而王家十字在西郊。

  他肯定沒去過那個偏僻的十字路口。

  可是,那具被撞死的屍體為什麽要糾纏他呢?

  事情就這樣不明不白地過去了。

  王涓的預產期越來越近。

  張清兆把母親從農村接來,照顧她。

  他照常出去拉活兒。

  這個家全靠他的車輪子賺錢糊口。自從買了這輛夏利車之後,家裏就沒什麽積蓄了,現在又要添一口人,他突然有了一種急迫感。

  他聽說,到醫院生個孩子得花不少錢,還得給醫生塞紅包。

  張清兆不吝惜這點錢,千金難買母子平安,這道理他懂。

  這天晚上,他又到第二醫院門口等活兒。

  天陰著,但是沒有下雨。

  他等了半天也不見有人坐車,心裏惦記老婆,就到旁邊一家公共電話前,給家裏打了個電話。

  是母親接的,她說:“王涓沒什麽事,你放心吧,她在看電視呢。”

  張清兆放下電話,一轉身就看到有個戴墨鏡的女人正在他的車旁轉來轉去,等著司機回來。

  他急忙跑過去。

  “走嗎?”她問。

  “走走走。”張清兆連忙說。

  那女人打開車門,鑽進去,坐在了後座上。

  張清兆上了車,一邊發動車一邊問:“小姐,你去哪兒?”

  “李家斜街。”

  張清兆猶豫了一下。

  這是一個大活兒,少說也得二十塊錢,但是,去李家斜街要經過王家十字。

  他通過頭上的反光鏡朝後看了看,那女人的墨鏡幾乎遮住了半張臉,他看不到她的眼睛。

  “怎麽了?”她問。

  “啊,沒事兒。”他一邊說一邊把車開動了。

  一路上,兩個人都沒有說話。

  張清兆時不時地抬頭看反光鏡一眼,他總覺得她擋在墨鏡後的眼睛一直看著自己。也就是說,她雖然坐在後麵,但是她的眼睛卻一直懸掛在他的頭上。

  他想,也許是他的警覺引起了這個女乘客的警覺,不能再鬼鬼祟祟地看人家了。

  路燈沒了,越走越黑暗,雨稀稀拉拉地掉下來。

  過王家十字的時候,張清兆緊張地四下看了看,四周黑糊糊的,沒一個人影兒。

  他忍不住又通過反光鏡朝後看了一眼,那個女人好像還在定定地看著他。

  他猛轟油門,開了過去。

  過了王家十字大約又走了一站路,到了李家斜街,那個女人說:“師傅,停下吧。”

  張清兆把車停在路邊。

  那個女人付了車費,下車走了。

  她走出幾步,又回過頭來,警惕地看了張清兆一眼。她始終沒有摘掉墨鏡。

  張清兆慢慢把車開走了。

  朝前走就是郊外了,張清兆想返回去,必須得經過王家十字,沒有路可以繞行。

  他掉轉車頭,朝回開。

  路上太安靜了,隻有兩旁黑糊糊的房子和白晃晃的車燈。

  他的膽子像一隻正在泄氣的皮球,慢慢地抽縮著,他甚至不敢朝前開了。

  前些天,這個路口軋死過一個人……

  如果下車查看,也許還能在路麵上看到殘留的血跡……

  那個古怪的乘客就是在這個路口下的車,他下車之後就不見了蹤影,始終沒露出臉來……

  而死在這個路口的那個人躺在火葬場裏,一夜間手裏就多了一遝錢,那正是他找給那個古怪乘客的錢……

  他蒙著白布,張清兆到最後也沒看到他的臉……

  他的臉已經沒有了,燒掉之前,火葬場美容師為他做了一張石膏臉……

  石膏臉……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