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蔡文姬,漠北,她的生命重新綻放

落日餘暉,涼風習習,北國的馬聲嘶鳴,牧馬人吆喝著牛羊,草原大地上升騰起寧靜的紅霞。

帳篷內,傳來悠揚的琴聲,還有一個女子憂鬱的歌唱。仔細聽,這女子的曲聲,不是牧馬人嘹亮的粗獷,而是輕輕雅雅,含著淡淡憂傷,仿佛江南的雨水滴答,細語綿長。

大漠烽煙遠/夕陽塞上斜/丹心拋綠野/碧血染黃沙/百世迎朝日/千年映晚霞/風吹平野靜/猶在響胡笳。

當年的蘇武不在了,李陵也不在了,這片蒼涼的天空下,又是誰在演繹著這曲憂傷……聽呐,那淡淡的餘音在訴說一切,它彌漫在草原的空氣中,縈繞在你的心房,讓你沉醉,讓你感歎。

錦帽貂裘,胡服異裝,掩蓋不住女子的柔情——她本不屬於這個蠻荒凋零的北地。那把古琴,是她今生的愛物,留下的唯一念想,沒有依靠,沒有親人,隻有這把古琴陪伴在她的身旁。

她本是大戶千金,書香世家,那時的她,心中充滿了年輕的憧憬和夢想。

那年,她十六歲。

“父親,您聽我這曲《昭君出塞》彈得如何?”一曲作罷,她笑語盈盈。

那是一個慈愛的聲音:“文姬,我的乖女兒,這首曲子你彈得很熟練了,小小年紀,便有如此音樂造詣,日後不可限量。不過,唯一不足的是,你彈得過於歡快,經曆尚淺,無法理解當年王昭君惆悵的心情。”

女孩嘟起了嘴,故作生氣地對父親說:“可我在技巧上已經很有造詣啦!”

父親笑著回答:“這首古曲,要彈出離別的蒼涼韻味,你個小姑娘,又怎能夠做到?”

是啊,那時的她,還是一個心高氣傲、充滿幻想的女孩,怎麽能體會到當年王昭君出塞的心情呢?

她這樣想著,不覺笑了,啊,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好像才發生在昨日,可一晃眼,就已韶華流逝。

停下了曲聲,輕輕地撫摸著這古琴,它也老了,再也沒有父親當年贈與她的新鮮光亮。而如今,回想往事種種,她終於能體會到昭君的心情,甚至更甚於她。一個女人,離開了自己的家鄉和親人,在這異鄉漂泊。

昭君,昭君,你那惆悵的魂魄,是否還在大漠中遊蕩?她歎了口氣,悵然地想。

“你的琴聲,越來越深刻綿長了。”帳篷外的男人說。

他有著雄渾的聲音,高大的身軀,那是匈奴人的首領。

她笑笑,不言語。她知道,他一直關注著她。

男人走進帳篷,摘下了皮帽,解下腰帶,從胸口掏出一塊美玉,遞給她:“今天部落首領送給我的中原飾物,你看,我都為你留著。”

她緩緩移過眼神,看了看,輕輕收下。她知道,她不能拒絕,他對自己很好,很關心。

可是,這不是理由。她從未曾想過,會與眼前的這個男人生活在一起。也未曾想過,會從文明的國度,輾轉到蠻荒的北地。記得曾經,她所擁有的是華麗的庭院,雍容的裝飾。那時的她,好文辭,精音律,博學多才,承受了多少羨慕的目光,還有真誠的讚賞。

那是少女春心萌動的季節,正充滿了各種美好幻想。那個深藏在她心中的男子,風度翩翩,俊朗瀟灑,有著敏銳的才思,高貴的形象。

他對她說:“文姬,等著我,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

她羞怯的眼神望著他:“你還會回來嗎?”

他拉著她的手:“會的,終有一天我會回來,風光地把你迎娶,讓你成為世上最幸福的女子。”

女孩的麵頰緋紅,心中充滿了甜蜜。她想,自己會把一生托付給他。她幻想著,期待著,能和心上人共度此生,填詞作賦,月下花前,才子佳人,多麽美好。

可是,一切已成往事。豔羨的目光不在了,繁華的家世不在了,還有那飛揚的青春,也不在了……一夜之間,從大家閨秀跌落到了民間凡女,隨同許多無辜的女子,一同被蠻夷掠去,從此離開故土,流落異鄉。

她看著他,眼神裏充滿了莫名的傷感——那是個遊牧男人,一個擁有土地和牛羊的部落首領。他會作詩嗎?眼前的他,有的隻是粗獷的嗓音,黝黑的臉龐,一身汗味的疲憊和剛硬的舉止。這絕不是她心中那個他的模樣。

他對她說:“我有廣闊的土地,成群的牛羊,你將是我的女人。”

她沒有說話。

他說:“在這大草原上,我會給你一個完整的家。”

她沒有選擇,她隻是一個不能掌握自己命運的女子。夕陽西下,月上東山,冰涼如水的淚滴啊,無聲地滑過她的臉龐……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