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九節 敵後(1)

  獨立團的任務就是掩護抗大分校的學員深入到敵後。抗大分校的學員經曆了陝北的洗禮,已經成了革命的優秀種子。毛主席號召,要把這些革命的種子撒到敵後去,在敵後生根發芽,長成一棵參天大樹。這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理論的又一次實踐的過程。

  抗大分校的學員由兩部分組成,一部分是經曆過長征的老兵,革命骨幹,是幹部學員;還有一部分像趙果這樣出身的知識青年,投奔到了陝北,是戰士學員。抗大分校在出發前,把幹部學員和戰士學員進行了混編,以利於提高戰鬥力。畢竟是抗大分校,武器裝備差強人意,平均三四個人一支槍,沒有槍的就給發上兩顆手榴彈。總之,一切都裝備了起來。好在有獨立團的保護,分校的學員並沒有太大的壓力。

  通過封鎖線時,仗還是不可避免地打了。

  還是通往山西的那條封鎖線,鐵路旁縱橫著敵人的戰壕。在這之前,先頭部隊對這一帶的地形早就摸好了,而且買通了偽營長。到時候偽軍睜隻眼、閉隻眼的,隻要鬼子不出聲,他們就不會放一槍。

  盡管有了先頭部隊的鋪墊,馬團長仍不敢大意,對通過敵人的封鎖線還是做了周密的部署。一營和二營占領了兩翼通道,三營負責斷後,中間是抗大分校的學員,他們要保護好這些革命的種子。這種戰鬥序列和紅軍通過湘江時如出一轍,不知是條件反射,還是心理感應,趙大刀的右眼一直跳個不停。他預感到,今晚將有一場惡戰。

  他把自己的想法對馬團長說了,馬起義眨巴著眼睛道:打起來怕個球,咱是響當當的獨立團,不是紅軍那會兒了,讓人家追得到處跑。

  夜半時分,近兩千人的隊伍同時撲上封鎖線時,還是出事了。

  這道封鎖線是經過精心挑選的,偽軍多,日軍少。偽營長在這之前,把巡邏隊抽調到別處去了,留給獨立團兩個小時的時間通過。雙方不放一槍一彈,裝作誰也看不見誰。可萬萬沒有想到,就在這時候,一小隊鬼子巡邏到此,發現了八路軍的大部隊。鬼子有三十多人,要說收拾這幾十個鬼子不在話下,一個衝鋒,發一聲呐喊,就能把三十多個鬼子踩成肉泥。不料,剛和鬼子交上火,就從四麵八方湧上來更多的鬼子前來支援,那些原來退縮回去的偽軍,被日本人督著也真真假假地包圍過來。行進中的部隊,隻能打這場遭遇戰了。一營、二營就地阻擊,三營負責掩護分校的學員,不顧一切地往前衝。

  槍聲、炮聲、喊殺聲,伴著馬嘶和雜亂的腳步,把暗夜重重地包圍了。

  馬起義的槍是第一個打響的。馬團長的槍聲就是命令,獨立團的槍聲風一樣刮起來。趙大刀左手握槍,右手拿刀,兩隻眼睛頓時血紅了。他甚至忘記了自己保護馬起義的使命,剛開始還隨著馬起義跑前跑後,不停地提醒著:團長,小心炮彈。

  他這麽一喊,馬團長也聽到了炮彈的呼嘯,把身子伏在馬背上,等炸彈落下去了,又重新衝上去。

  趙大刀忽然覺得自己把注意力都用在了團長身上,很不過癮,這一發現之後,他就用目光瞄著敵人。火光中,他看見一營的陣線被敵人撕開了一道口子,有十幾個戰士正在與蜂擁過來的鬼子肉搏。他猛發一聲力,呐喊著拍馬衝過去,大刀左揮右砍間,三兩個鬼子的頭就落了地。趙大刀一時興起,眼前就隻有鬼子偽軍了,他左衝右突,揮手砍倒一個,一揮手,又是一個。一個敵人的機槍手,抱著挺機槍沒命地狂掃著,他打馬過去,斜刺裏殺出,機槍手的頭就落地了。他彎下腰,抱起機槍,把大刀插在身後,將機槍架在馬的脖子上,槍和人一同嘯叫起來。

  大約兩個時辰後,一切都靜了下來。獨立團和抗大分校的學員已經順利地通過了敵人的封鎖線。敵人並不敢追趕下去,一仗下來,獨立團和學員都有損傷。

  天亮的時候,趙大刀看到了馬起義。趙大刀的一張臉已經掛了花,汗水和血水凝在臉上,馬起義也比他好不到哪裏。兩個人一時間就那麽對視著。

  突然,馬團長就朝趙大刀吼起來:你小子跑哪兒去了?

  趙大刀這才清醒過來,他明白自己失職了,忙從馬上跳下,懷裏還抱著那繳來的機槍,垂頭立在馬團長的麵前,很沒底氣地說:團長,我失職,沒有保護好你。

  馬起義愣愣怔怔地望一眼趙大刀,低聲地說了句:我這麽個大活人,用你保護?

  說完,打馬走了。

  趙大刀反應過來,忙騎上馬去追團長。

  追上馬起義時,馬團長仍不理他。趙大刀知道自己錯了,賠著笑臉:團長,是我的錯還不行嗎?我失職,沒有當好你的警衛。

  他一連說了幾遍,馬團長才轉過頭,扔下一句:你小子打起仗來是隻虎,我沒有看錯你。

  趙大刀愣了一下,直到這時,他懸著的一顆心才放心了下來。

  當兩個人出現在趙果麵前時,趙果正在和幾個學員圍坐在一起吃幹糧。學員們見馬團長過來,紛紛立起身。趙果的紅纓槍不見了,身旁多了一隻三八大蓋。槍立在她身旁有些不諧調,她看了一眼馬起義,又看了眼趙大刀,捂著嘴笑了。

  馬團長從馬背上跳下來,趙大刀也跳了下來。馬團長被趙果笑得有些莫名其妙,他拍了拍衣服,又抹了把臉,一張臉就更花了。馬起義終於明白趙果為何發笑了,圍著她走了一圈,就發現了那支槍,便說:你這丫頭可以呀,說說這槍是哪兒來的。

  趙果挺著胸脯道:從敵人手裏奪來的唄。

  馬團長不信地搖搖頭。

  關於這槍的來曆,趙果的確是在吹牛了。確切地說,槍是被她“碰”上的。就在她隨著隊伍往前衝的時候,人被這杆槍絆倒了。也就在這時候,她看到了敵人的屍體,也看到了這杆槍。原來扛在肩上的紅纓槍早被驚得摔出去很遠,她是第一次如此近的看見敵人的屍體,

  當時的樣子可想而知。她沒有時間驚乍,周圍到處都是往前奔跑的腿,她立起身,抓過槍,趔趔趄趄地跟著隊伍跑去。第一次經曆戰鬥的趙果,是在奔跑中完成的。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