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八節 過程

  馬起義求婚未成,遭受的空前絕後的打擊。

  他走回窯洞,拉過炕上的被,昏頭昏腦地睡了過去。

  趙大刀不用問,也知道事情的結果了。他顯得很興奮,跑前跑後地忙活著,先是給馬團長倒了熱水,又端來了飯菜。馬起義沒有吃喝的願望,翻了一個身,瞟了眼桌上的飯菜,倒頭又睡下了。趙大刀就說:團長,起來吃點兒吧,人是鐵飯是鋼,不吃咋行呢?

  他說這話時,臉上的表情是悲苦的,心裏卻美得要死。他抑製不住自己的興奮,一離開團長的窯洞,就捂著嘴樂。

  那天傍晚,趙大刀喜氣洋洋地、興高采烈地看望了趙果。見到趙果,他就豎起了大拇指說:妹子,你真行,我還擔心你被馬團長給拿下了呢。

  趙果紅著臉說:我到延安是來革命的,不是來結婚的,什麽拿下不拿下的。

  趙大刀聽了,就不停地點頭。

  兩個人就在梁上輕鬆地走著。趙大刀一興奮,走起來的腳步就很輕鬆,趙果小跑著才能跟上,她氣喘著說:大刀哥,咱又不是急行軍,走那麽快幹什麽?

  趙大刀意識到了,便放慢了步子,邊走邊聊,說到興奮處,他們就哈哈地笑著。趙大刀發現這是自己到延安後最高興的一個晚上,馬團長求受挫,他卻樂不可支,這讓他自己都感到吃驚。當他看著趙果的背影消失時,他才意識到自己為什麽這般高興,原來他一直擔心趙果被別的男人娶走。在他內心深處,已經把她當成自己的親人了。想到趙果目前還是屬於自己的,就藏在心底裏,他就幸福得想跳想唱。於是,他就蹦著高地往回走去。

  一抬頭,被前麵立著的黑影嚇了一跳。走近了,才發現是馬起義站在梁上。誰也不知道他站在那裏有多久了,像一棵樹,腳下紮了根。

  趙大刀結結巴巴地說:團、團長,你咋來了?

  馬起義輕咳一聲,壓著嗓子說:你小子倒挺高興,你們都說什麽了?

  趙大刀這才知道團長早就來了,一切盡收眼底。他知道自己也沒有必要再藏著掖著了,就說:趙果說了,她不想結婚。

  馬起義又“咳”了一聲,跟著趙大刀往回去。

  大刀,你現在是不是特別得意?

  趙大刀又作出了悲傷的表情,覺得團長不高興,自己卻一臉的幸福,有點太不夠意思,忙搖著頭說:團長,我沒有。

  馬團長就背了手,一搖三晃的樣子,臉上掛了譏笑:咱倆打賭,你贏了,你就特得意,是不?

  趙大刀一臉真誠地表白:我沒想打賭的事,這可是你說的。

  馬團長又說:大刀,別忙著下結論,等三個月以後,我再讓你看結果。

  說完,扔下趙大刀,鏗鏘有力地向前走去。

  趙大刀聽了馬團長的話,心裏一緊一緊的。他呆望著團長的背影,抓了抓頭,又想起趙果說的話:我到延安是來革命的,不是結婚的。這時,他又高興起來,孩子似的跳著腳地追上去,嘴裏嘀咕著:你以為你是皇上呀。

  趙大刀以為事情也就到此為止了,沒想到沒過幾天,馬團長又抖擻精神,騎著那匹棗紅馬,風一樣地又出現在抗大分校的操場上,大著嗓門喊:趙果,趙果,馬起義看你來了。

  窯洞裏,趙果聽見了,仍埋下頭看書。

  馬團長就一聲高一聲地喊:趙果,趙果――

  趙果在織布機上揪下兩團棉球,在耳朵上塞了,一副眼不見、心不煩的樣子。

  馬起義見趙果沒有出來的意思,就不屈不撓地繼續喊著。

  馬起義的呼喚吸引得不少人都把頭從窯洞裏探出來,驚驚詫詫地望著他。

  和趙果同一個窯洞住的李靜忍不住了。她比趙果早來陝北兩個月,上海人,比趙果大兩歲,處處總以大姐的身份自居。

  李靜聽著馬起義的呼號,衝趙果調侃:趙果啊,你聽聽,這聲音多難聽。你要是再不出去,那個馬團長就該瘋了。

  趙果就說:那就讓他瘋去。

  馬起義這樣一次又一次,死皮賴臉地糾纏著趙果時,另外一個人也悄悄地出現在趙果的身邊。他就是幹部隊的王遵義,名字和遵義城有關,紅軍到達遵義休整時,他才改了這個名字。紅軍長征時,他就是營長了;到陝北,部隊進行整編後,他仍然還是營長。在與胡宗南的部隊打了一陣子後,紅軍為了培養、保護骨幹力量,王遵義派到抗大分校學習去了。

  幹部隊和趙果所在的學生隊在一起,平時接觸的機會比較多,幹部隊的人就找學生員隊的學員結對子學文化,幹部學員就教學生們舞刀弄槍。

  王遵義和趙果是一組“對子”,每天閑暇時,先是王遵義教趙果軍事,刀刀槍槍地舞上一陣子,弄得一汗水了,王遵義就說:趙果,咱換個科目吧。

  馬起義對趙果的糾纏,王遵義也是心明眼亮。每次馬起義來纏趙果時,王遵義就躲在一旁,滿臉是笑地看。有幾次,馬起義窮追不舍的樣子,讓趙果亂了方寸。她就去找王遵義想辦法,王遵義不慌不忙地說:你喜歡這個馬起義嗎?

  趙果搖搖頭,一副說不清、又有些懼怕的樣子。

  王遵義就說:那就讓他折騰吧,他折騰不出啥花樣來。

  趙果擔心地問:那他找領導咋辦?

  王遵義正色道:這是延安,是解放區,共產黨的天下,你來延安的目的是什麽啊?

  趙果挺了胸答:革命唄。

  王遵義就笑了,說:這就對了嘛。你是來革命的,不是來結婚的,誰也不能把你咋樣。在延安,人人都是平等的。

  趙果聽了王遵義的話,心裏就踏實了。以後,在馬起義的窮追猛打麵前,她頗顯示出一副大將風範。畢竟身後多了“高參”王遵義。後來的王遵義也愛上了趙果,還和馬起義發生了搶人事件,不過,那都是幾年以後的事了。

  趙果一步步地向他走過來。

  馬起義嬉皮笑臉地說:我知道你會出來。

  趙果不苟言笑地板著臉:馬團長同誌,我說過了,我不會和你結婚的。

  馬起義收了笑容,也一本正經地說:我今天不是向你求婚的,我要跟你交流交流。

  趙果甩了一下頭發,仰起了臉:交流什麽?

  馬起義似乎早有準備,從挎包裏拿出一本皺巴巴的書說:這本書裏有好多字我不認識,想請你幫我讀讀。

  趙果疑惑地看了眼馬起義,接過書,翻到了第一頁。

  馬起義一副很受用的樣子,眯著眼,聽趙果朗聲讀起來。

  趙果的聲音很好聽,馬起義後來幹脆閉上了眼睛,搖晃著腦袋。

  趙果讀了一氣兒,又讀了一氣兒,後來就把書合上了,遞給馬起義:我今天還有事。

  說完,轉身就走了。

  馬起義衝趙果的背影喊:明天我還找你讀書。然後,寶貝似的把書放到挎包裏,興衝衝地向趙大刀走去。

  趙大刀正牽著馬在梁上等著。他見了趙大刀就說:大刀,咋樣?

  趙大刀沉著臉說:團長,我覺得不怎麽樣。

  馬起義就說:你小子懂個屁!追女人就像攻山頭一樣,先要學會偵察,然後再想辦法接近,找準機會,一個衝鋒就拿下了。

  趙大刀咧著嘴,一副牙疼的表情。

  馬起義看著趙大刀,發狠道:你小子就瞧好吧,我馬起義啥時候吃過敗仗?!

  團長,女人和陣地可是兩碼事兒。

  馬起義的聲音就大了一些:趙果就是陣地,她是最硬的陣地,我也要把她拿下。

  從那以後,抗大分校就有了一道獨特的風景――

  每天的傍晚時分,趙大刀牽著馬站在梁上,馬起義則立在分校的操場上,閉著眼睛聽趙果給他讀《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直到不久後,獨立團和抗大分校接到了命令――部隊向北方挺進。

  抗日已經到了收官階段,陝北的毛澤東大手一揮,所有的八路軍武裝,突然間從地下冒出來一樣,蜂擁著向日軍撲去。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