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八章

  這究竟是誰的錯?你的?我的?生活抑或宿命?

  到了,就是這兒。倫子指向那片充滿蒼涼感的倉庫說道。

  這兒?!這不是老刀的地盤嗎?媽的!我就知道老刀根本就沒那狗膽!原來是跟老鬼聯手!阿堂吼道。

  我記得楓原來跟我說過你救過老鬼一條狗命,可他總是跟楓生意道上的兄弟作對,當年也是讓楓弄得挺慘。小飛說道。

  所以這就是我擔心和疑惑的地方……走吧,進去就知道了。倫子點了根HILTON說道。

  工廠裏已經長起了荒草,零零星星有幾條生鏽的鋼管躺在煤渣路上。鋼筋混凝土的建築表麵爬滿了青綠色苔蘚,三個人被高大的倉庫包圍。倫子隱約看見幾個人的身影便對阿堂和小飛說,走,應該就是那邊。三個人隨手撿起幾條細鋼管插到腰後。

  來到二號倉庫時裏麵發出劇烈的機器振動聲,隱約聽到有人在叫喊:

  你他媽還想怎麽樣?!事兒我已經給你們做了,你現在趕快放人!不然老子現在也把你剁了拿回家喂狗。倫子聽到是小八的聲音,便止住了腳步說:

  先別進去,在這看看。

  看?看個屁啊?!進去直接把小八那王八羔子做了!還有那個老鬼!阿堂怒吼道。

  誰?!誰在外麵!你去看看!鬼蒼說道。

  我說阿堂,你他媽什麽時候能變得穩重點?!我告訴你小八要是出什麽事你後悔都來不及!小飛說完就給了阿堂一拳。倫子往倉庫裏瞧了一眼,裏麵的人眼看就要出來了。

  時間來不及了!我先進去,畢竟我跟他能說上話。你們在這等著,記住,不到萬不得已千萬別進來。我不想你們再出事。說完倫子把剛撿起的鋼管交給小飛。

  這用不上了,你們趕快到倉庫右邊去!

  這怎麽行?!萬一有什麽事怎麽辦?!我跟你一起進去!阿堂把倫子推了一把。

  我讓你們快點過去!怎麽?!聾子啊?!倫子看著鬼蒼派來的人眼看就要到門口了,壓低聲音怒吼道。

  嗯,小心點!放心!有我們你不會有事,咱們命大!小飛說完便拉著阿堂跑了過去。

  倫子心裏也沒底,不知道這次到底自己能不能完整地回來。他突然想起了爸媽和梁頭,覺得滿是愧疚;似乎又看到楓當時的眼神,堅定且微笑。倫子知道他一定要回來,而且是要帶著小八一起回來。他知道其中肯定有隱情,他堅信小八是條漢子。

  你誰啊?!活得是不是沒滋味兒了跑這兒來?!滾!出來一個染著黃色頭發的人說道。倫子左手一拳便把他打到地上沒再起來。周圍的人全圍了過來。鬼蒼在後麵說:

  都回來,他是我兄弟。

  倫子從人群中撞出了一條路走到鬼蒼身邊,眼神黯然。突然他看到軋鋼機上綁的人是老刀,小八被鐵鎖銬在一旁,淩亂的長發,嘴角鮮紅的血絲,看起來是受盡了折磨。倫子看到那紅色的血液時心裏頓時一陣酸澀,竭力壓製住奔騰不息的怒火,說:

  打也打夠了,砸也砸夠了,該放人了吧?

  放?放他還是放我?!我的生意一直被楓和他們壓到現在!我從來沒有被道上的人正眼瞧過……沒等鬼蒼說完倫子就給了他一拳。

  你還有臉提楓?!他的名字你有資格提?!周圍的人全跑了過來正準備要開打,鬼蒼喊道:

  都給我滾回來!他擦去嘴角邊的血絲,笑了笑繼續說:

  是,楓是我叫老刀幹的!沒了他我就是這片的杠把子!我就是要他們都用羨慕的眼神看我!就是要把這地方都變成我的!你看看這廢掉的工廠原來不也是老刀的,現在這是我的,永遠都是我的!鬼蒼雙手張開,像是在貪婪地吸收所有的空氣歸自己所有。眼神顯出極端的貪欲。

  早知道這樣,當初就應該看著你被萬雷他們活活踩死在街上!錢真的那麽重要?!兄弟到底在你心裏擺在幾號?!小八砸場子是你叫去做的吧?到底為什麽?倫子說道。

  為什麽?!好,那我就告訴你,就是為了錢!老刀那王八蛋借我的錢到現在還不還,場子根本沒辦法維持下去,底下的人都已經鬧翻了,這還不算什麽!最可恨的是楓在我最困難的時候把我的兄弟都挖了過去,是他讓我一無所有!他既然做得這麽絕那我就要讓他死!可是到現在場子的生意還沒有好轉,小飛和堂把所有的客人都搶了過去。我從老刀口裏知道小八是他弟,而且他和你們是兄弟,所以就讓小八來做掉你們的場子,要是他不做我就把他哥給廢了!怎麽樣,夠周密吧?!哈哈!鬼蒼頭低了下去,雙拳緊緊地握著。

  值得嗎?!這到底是誰的錯?是你?還是我們?!倫子無奈地笑著說道。後麵不知是誰朝他頭上給了一棍子,血遮住了他的眼睛,順著麵部滑到嘴邊。

  小八慢慢醒了過來,模糊看到倫子的身影,卻不敢確定,他知道自己已經沒有臉再去麵對他們。可等他回過神來再看時發現那真的是倫子,被一群人圍住顯得孤立無援。小八發了瘋似的狂吼道:

  你他媽來這幹嗎?!你不要命了?!快逃啊!快逃……不用管我。小八用盡了所有氣力。

  鬼蒼,看在我的麵子上放了小八和老刀。錢的事我會想辦法。倫子用手背擦去眼角邊的血,指著小八說道。

  放屁!我告訴你我現在誰都不信,就隻認錢!今天要麽拿錢要麽你們的場子都給我停了!否則就叫人收屍!周圍的人把倫子圍得更緊,每個人都顯出猙獰的笑。周圍的空氣頓時凝聚。血腥的氣味彌散整個頹敗的倉庫。

  喂喂喂!我說老鬼啊,這可就是你的不對,雖說倫子能打可你也不能拿這十幾號人來對付他吧。讓我數數……十八頭呢,好多啊,我好怕啊……門被一個人踹開,後麵黑壓壓全都是竄動的身影,每個人都搖著頭笑,手裏拿著家夥。

  倫子,你說你也太不夠意思了,有這麽好玩的事也不叫我……苦了兄弟我啊!萬雷說完後對著身後的兩個人繼續說:

  阿界和平子,你們說倫子他夠意思不?

  哎……我說倫子啊,有事兒也不給我們說一聲,看來是把我們兄弟忘了吧?平子依舊笑得那樣咄咄逼人。

  我們來晚了。阿界對著倫子點點頭說道。

  我說萬雷,你小子怎麽知道我在這兒。倫子的心頓時熱血沸騰,兄弟們就在麵前,用著父母才有的充滿心疼的眼神看著他。

  要不是小飛和阿堂,我看你這次可要真睡這兒了。萬雷指了指後麵的小飛和阿堂。兩個人對著倫子笑了笑。倫子心裏很明白,如果這次不是他們來自己就真要去見閻王老子了。他朝對麵幾十號兄弟意味深長地點了點頭,便對著鬼蒼繼續說:

  兄弟,事情鬧到這地步你該滿意了,實話告訴你,你在這根本不可能混出個名堂。當初撿你的這條命算是現在放人的籌碼。錢的事我來想辦法。

  倫子,我服你了。鬼蒼說完便叫人把小八身上的鎖子解開。小八癱到地上,模糊中看到倫子和後麵的弟兄,身體抽搐,哭喊著對兄弟們說:

  對不起,是我對不起你們!我他媽就不是人!我對不起楓,對不起他……小八用盡身上僅有的力氣。倫子突然倒在地上,血不停地從額頭往下流。

  快點把倫子送醫院!萬雷對萬平和萬界喊道。

  去看你哥好著沒?倫子用完一絲力氣後便暈了過去。

  倫子!小八哭著卻沒有了聲音。

  雷哥,老刀他……老刀他……萬雷手下的兄弟在軋鋼機旁抱著老刀卻說不出話。

  媽的!快說!怎麽了?!萬雷跑過去抓著他吼道。

  他被幹掉了……

  不可能!不可能!他不可能死的!放開!都給我放開!讓我過去!小八發了瘋似的掙脫掉所有的手跑到冰冷的機器旁。

  哥?哥?哥!你醒醒,你不能睡啊!媽還在病床上等你看她啊!哥……哥……你動動,動動好不?!哥……小八爬在老刀的身上痛不欲生,撕心裂肺。小八突然轉過身,用近乎於絕望和帶有極端殺氣的眼神看著鬼蒼,大口呼著粗氣,嘴唇被咬破流出鮮紅的血。小飛仿佛又看到楓出事那天小八那種凶惡的目光,突然叫道:

  萬雷!把小八攔住!

  我他媽殺了你!我操了你祖宗十八代!你他媽不是要錢嗎?!好!老子現在就給你!放開我!都他媽放開我!我要把他剁成肉醬!聽到沒?!放開我!幾個人用盡全身氣力把小八拖著。

  你他媽找死啊老鬼,還不快滾!等著被剁啊?!阿堂和萬雷朝鬼蒼怒吼道。

  鬼蒼低著頭沒有再看小八,帶著身邊的人從後門走了出去。臨走的時候小八對著鬼蒼喊道:“我要血債血還,你等好了!”

  是嗎?好,我等著。鬼蒼沒有回頭。

  小飛,你們把老刀送到醫院,也許事情沒那麽嚴重。萬雷一邊背著小八一邊對小飛他們說道。小八用微弱的聲音說著不連貫的話:

  楓,小八對不起你……倫子你幹嗎來救我……哥……

  萬雷看幾個人都被送到醫院後便給鬼蒼打了個電話,說在後門等他。萬雷沿著泥濘的路走到後門的時候看到鬼蒼一個人坐在滿是煤渣的路上。

  怎麽?敢做不敢當了?!我說你還有沒有點人性?!當初要不是倫子把我、平子和阿界攔住你現在還不知道在哪兒討飯!怎麽才過去幾年就忘了?!你他媽良心都讓狗吃了!你爸那兒有的是錢,養你一輩子綽綽有餘,幹嗎出來混?!我告訴你,打那時倫子撿了你這條命後,我們仨兒就特佩服他這人!你以後要是再去找他們的事兒就不要怪我沒給你提個醒兒!說完後轉身便走。

  我到底還是不是人?看來事情總要有個結局。我欠了倫子一條命。鬼蒼抬起頭看著荒蕪的黑色夜空。

  你估計也要欠老刀一條命。記住,好自為之。萬雷沒有停下腳步,也沒有回頭。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