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三十八

  卓其的信像雪花般紛紛飛來,讓林夕夢心煩意亂,坐立不安。每接一封信,她給回一次電話,她不得不提出,希望少來信,給她一點時間和空間,讓她沉澱一下感覺,否則她要焦頭爛額。結果,快件很快又來了:

  你在電話裏竟然責備我給你寫那多封信。你對我造成的傷害有多大,製造的痛苦有多深,你無法感受和理解的,因為你畢竟沒有體會。我確實是得胃病了,天天胃痛,火燒火燎。也許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毀滅自己。這個世界實在應該毀滅了,到處充滿欺騙和背叛。我正在采取一步步措施,讓樊田夫這個混蛋付出代價,這一點你“保護”不了他,不管我們是不是夫妻我都需要這樣做。多年來,你一直在苦苦尋求“適合”你的男人,你像試衣一樣逐個去試,許許多多的男人像走馬燈似的從你生活裏走過。如果你還愛,如果你還想與我一起步入黃昏的話,那麽我請你自重,停止你苦苦的尋求。我們之間還有許多問題需要解決,你的若無其事解脫不了任何問題。我承認你有心計,你與樊田夫之間能夠發展到這種地步,是因為我深愛你,對你無限信任和支持,對你毫無戒心,但你也不要忘記中國有句古語,“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希望你與樊田夫之間就此為止,不要再有任何聯係,為你自己,也為他的家庭。我在這裏再重複一遍:如果你不與樊割斷關係,那麽,我就與你斷絕關係。你說是“脅迫”,實際上是你對樊的一種保護,我已經識破你的陰謀。我這樣告訴你,我不是你老師,我便兵刃相見,六親不認!你不仁我為何義?

  林夕夢被卓其這些信攪得六神無主,坐臥不安。她不得不給他回信,希望卓其給她一點時間和空間,讓她把感覺沉澱一下,再作抉擇。因為身在梧桐,父母、朋友、社會對她的影響使她得不到沉澱的機會。發出給卓其的信後,她情緒平靜一點。轉眼間,卓其的信又來了:

  在你收到這封信之前我可能已進京。此時我頭痛欲裂!我從來不頭痛,這是你知道的。昨天那封信,我對你說了一些,關於樊林一章,我無奈,我痛苦,但我不能不接受這個事實。你活得不一定比我輕鬆,我太累了,以至沒有勇氣繼續再活下去。你信任我,我感激你,但我畢竟沒有辜負你的信任,我珍惜我們的愛情,珍惜我們的家庭,我更不想讓別人戳我的脊梁骨。我煩悶得很,這是我最脆弱的時期。昨天下午我獨自在家哭嚎:蒼天啊,你睜開眼吧!但我必須麵對現實,正視現實,為了孩子,我還得去承受不願承受的一切,希望你也能如此。你的來信,絲毫讀不出你的自責,為此我十分悲哀,親愛的,你不要逼我!

  卓其要來北京!

  理智告訴林夕夢必須立刻作出反應。最好是馬上回家阻止他來。然而,回家又能怎樣?現在離婚嗎?不,為時還早。首先,樊田夫至今讓她擔憂,這是一個說話不算話、不能對自己言語負責的男人,她不敢輕舉妄動,把自己的一生交付給他。萬一有絲毫閃失,她沒有心理承受能力去承受這種一時迷失的選擇。再說,剛剛離開梧桐一個月就離婚,戰火仍在樊田夫那裏蔓延著。午飯時,那個絡腮胡子史思遠又送來三封信,兩封卓其的,一封樊田夫的。麵對卓其苦苦的難以割舍之愛,她實在不忍心棄他;而樊田夫那熾熱的情愛,更使她萬般苦痛!矛盾已使她徹底焦頭爛額,嘴唇生瘡。她看完信,一語不發,放下剛打回的飯菜,躺下了。很快地,她進入了夢鄉。

  她與樊田夫在一間無任何擺設的房間裏席地躺著做愛,她的性興奮點像那洶湧的波濤在鼓動著,不斷地從那海中心湧向海岸,一蕩,一蕩……她呻吟著,呻吟著……樊田夫的喃語也隨著性之亢奮而時隱時現……直到她在性之快感中滿足,那樊田夫才拖她起來,她說她已睡著了,睜不開眼……

  夢醒時,陽光正直射在床上,暖洋洋的。

  林夕夢終於明白,她是離不開樊田夫的。性之夢暗示她,在情與性之間,人是傾向於性的。人可以沒有情,但是卻不能沒有性。沒有性也就沒有了生命。她和卓其之間,情是濃烈的,夫妻情,師生情,愛情,感情,然而,性愛已不存在,那點燃生命之火的性愛已經死亡,這是她無法挽救的;而樊田夫,他們之間除了熾烈的愛之火外,更多的是性之愛。性愛在他們之間像那熊熊燃燒的火焰,它熔化著一切,燃燒著一切,它使她感覺到了生命之燦爛多彩、美豔奪目。沒有這份性愛,她無法想象生命將暗淡成什麽樣子。

  林夕夢終於決定離婚了。

  她這才明白,樊田夫電話裏告訴說有人給市長寫匿名信,指控紅星藝術社偷稅漏稅達十萬元之多,但到底猜不出是誰告的,現在看來必是卓其!這是她萬萬沒有料到的!這藝術社是今年春天她一手經營的,她大聲反抗:“那你告的是我!你知道嗎?”

  卓其義無反顧,惡狠狠地回答:“你也不足惜!你不就是個帶×的女人!”

  這最後一句話深深地傷害了她。

  她第一次有種愛已被全部喪失了的感覺,這使她反而輕鬆了一點兒,感到自己與卓其離婚已理由十足,隻是個時間問題。慕宏寬天天來看她,勸她慎重考慮。她想應該讓牛牛有點心理準備。

  這天下午,她帶牛牛來到校園西北角居住過的那間“飼養室”的地方。那棟“飼養室”,那棟生養過牛牛的“飼養室”,已經永遠地從這地麵上消失了。地麵上,已生長出一片新的翠竹,附近已經蓋上了新的教學實驗樓。正是假日,校園沒有人影。林夕夢給牛牛在竹林旁照了幾張相,然後讓他坐到自己身邊,說:“牛牛,你還記得這裏的那棟小屋?”

  “嗯。”

  “一個人一生中會經曆許多大的事情,誰也不例外。”她說。

  牛牛湧出的淚珠滴落在地上,點點頭。

  “假如有兩種情況,一是媽媽死,二是媽媽與爸爸離婚,你選擇哪種?”

  “我都不選擇。”

  “如果必須選擇呢?”

  “為什麽必須選擇?”

  “是這樣……這些日子……你感受到我跟你爸爸之間的一些事情,是不是?”

  “嗯。”

  “你爸爸愛我,我也愛他,但是我們的性格差別太大。我們生活在一起,媽媽苦惱,爸爸也苦惱……”

  “那必須選擇?”

  “對。”

  “我不讓你死。”

  “牛牛?你同意媽媽離婚?”

  “同意。”

  “為什麽?”

  “這樣媽媽還活著。”

  林夕夢哭了,把孩子緊緊抱在懷裏。牛牛也哭了。母子哭了許久。她哭得幾乎要暈過去,幾乎動搖了離婚的決心。牛牛反過來寬慰她,千方百計地讓她高興些回到家後,牛牛把在課堂上用一隻易拉罐手工製作的小椅子,放到她麵前,說:“媽媽,這是我親手做的,送給您,您在上麵放我的照片。”

  林夕夢強忍著淚,把它擺在沙發上,一直不忍心放進包裏。第二天,牛牛又提醒她:“媽媽,別忘了拿小椅子。”

  孩子啊,我不是不想拿,更不是忘了拿,我是心碎拿它不動啊!我實在是世界上最罪該萬死的母親!我永遠也償還不了對你所欠的一切!我為什麽要這麽狠心?我的心為什麽如此之狠?我一直去掩蓋母子分離那種痛楚神經,不敢去觸摸它,一旦觸摸著,我心之劇痛是我所承受不了的。孩子,原諒媽媽,你總會長大,而媽媽卻隻有這一次選擇。

  卓其拉她走進臥室,將門掩上,在她麵前跪下去。“親愛的,我為我們孩子,也為我自己,我求你。”

  林夕夢淚如泉湧,也跪下去,說:“我求你不要這樣。”

  “親愛的,如果你不答應,我就不起來。”卓其執意不起來,要她答應不離婚後方肯起來。

  她哭出聲,說:“如果你這樣,隻能促使我現在就離婚。”

  “我求你,不要逼我。”林夕夢跪在那裏,哭著。事到如今,她不想再掩飾什麽,她把多年來自己對丈夫的愛被蠶食盡以後的心靈變化全說了出來。“我的感情世界太廣大、太豐富,而你已無法填滿我的精神世界。如果說我的精神世界是這個房間,而你對我來說,僅僅是這個房間的一張寫字桌,房間其餘的空間全部空蕩蕩的,我空得痛苦,空得孤獨,空得難以忍受,不得不去尋找其他東西來填充這些空間……”

  卓其拉她起來,讓她坐到寫字桌旁,兩個人麵對麵坐著。他說:“好了,親愛的,我理解你。我同意離婚。但是,在你沒有找到一個適合你的男人以前,我們不要離婚。你什麽時候找到了,我們什麽時候辦理手續。否則,我不能放心你。”

  “蒼天!我怎忍心舍棄了這個男人!”林夕夢陷入了另一種絕望。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