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三十四

  春節前夕,樊田夫畫展在梧桐文化館展廳如期舉行。八十餘幅作品裝裱一新,高懸牆壁。這些作品,大部分是林夕夢近兩年來珍藏起來的,有小部分是為畫展趕作的。作品多以捕捉瞬間現代生活感受、展示生命、回味人生為主題,但熱愛故土和懷戀童年的作品也占據了很大位置。

  梧桐各階層各行業人士應邀而來。所有朋友也來了。廣播電視台、報社等新聞記者也來了。還邀請到了白浪島一些知名畫家。畫展規模之大,參觀人數之多,是梧桐有史以來從沒有過的。

  卜田偉也來了。林夕夢微笑著迎上去:“卜老師,您好!”“哦,小林。”

  林夕夢對這稱呼非常反感。既然是老師,就應該稱呼她名字才是。或許他以為眼前的學生已長大了。她是長大了,可是,那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撕考卷的事卻曆曆在目。她學生時代曾對許多個老師有過這樣或那樣的傷心記憶,因為她神經過於纖細,過於敏感,別人不自覺中就傷害了她。長大以後,再見到這些老師時,她總能夠對他們輕鬆愉快地回憶起當年的事情,從而令老師們感到驚異、後悔,當然也有歡笑。這足以證明她已經理解並原諒了他們,卻唯獨對卜田偉這位美術老師例外。她和卓其結婚時,還請他吃過糖,喝過酒,後來時常見麵,相互也算友好,但她始終沒有把那次撕考卷的事告訴他。

  在她的意識裏,是他卜田偉毀滅了她在繪畫藝術上的夢想,是他卜田偉毀滅了她在繪畫藝術上可能出現的輝煌,這是她所永遠也不可能饒恕和原諒的。後來,在她的教學過程中,她總是極其小心地怕傷害那些學生的自尊心,唯恐因自己不留意的一個分數、不恰當的一次批評,而毀滅一個很有特殊天賦的孩子的前途。也是上天懲罰卜田偉,他後來找了一個幹瘦如柴而且凶神惡煞般蠻不講理的老婆;而她,直到現在,那個當畫家的夢想再也沒有出現過。

  此刻,林夕夢望著他,這位曾令許多女孩子心馳神往的白馬王子,當年的韶華已無處尋覓,無情的歲月增添了他滿臉皺紋,卻沒有讓他的事業有所建樹。她微笑著,仿佛這個畫展是她本人的,落落大方地征詢卜田偉的意見。

  “怎麽樣,卜老師?”

  “確實不錯,想不到樊田夫的畫進步這樣快。前幾年他在部隊時回來搞那次畫展,我也看過,效果就很不錯,沒想到這次比上次水平又高出一大截子。這畫展要是在大城市舉辦,他可能一舉成名。”

  聽卜田偉這樣讚美畫展,林夕夢心裏既酸楚又甜蜜。酸楚的是,如果不是他卜田偉,說不定這畫展是她林夕夢的;甜蜜的是,無論怎樣,這畫展是她心愛人的,這裏麵有許多她的心血。

  在參觀的人群中,林夕夢看到了楊君曼一個人在看畫展。這是林夕夢特意邀請的。在林夕夢心裏,樊田夫的畫展就是她的畫展,她渴望楊君曼逐漸了解和理解,甚至認同和支持她與樊田夫的關係,就像當年她理解和支持她與卓其相愛一樣。但是楊君曼神情恍惚,臉色灰黃,勉強地與她打著招呼。林夕夢不自禁地望著她的眼睛,吃驚地發現那是一雙貯滿了悲苦的眼睛,從前的光輝,毫無痕跡可尋了。林夕夢正想探究下去,卓其和姚慧娟走來了,兩個人正在並肩觀賞作品。林夕夢走過去,問:“怎麽樣?”

  他倆轉回頭看到她,姚慧娟立刻說:“姐,我早就看見你。看你同那麽多人在一起,也不敢叫你。”

  卓其打趣道:“林小姐風姿綽約,滿麵春風,正在那裏被大家捧星拱月,我們小人物豈敢上前打擾?”

  “算了吧,大家都在看你們呢。”

  “看我們什麽?是不是懷疑我拐騙一個小姐?”

  “可不是,你在這裏帶著慧娟成雙成對,楊大夫在那裏垂涎欲滴。”

  “那他試試?他有這個本事?”

  三個人正在笑著,負責拍照的柳大光過來,身邊跟著仲小姐,他要給這三個人拍照。楊文傑眼疾,趕忙跑過來要四個人照。他把林夕夢拉到自己身旁,讓卓其和姚慧娟緊挨著,兩個女人在中間。

  拍完照,柳大光走開。卓其說:“楊大夫,你是在那裏垂涎欲滴嗎?”

  楊文傑兩手一推,笑道:“可不是,你看看,滿梧桐這麽兩個出色女人,一個風姿綽約,一個如花似玉,竟然都成了你卓其的,咱連一個也撈不著。沒有辦法,隻好在一起照個相。”

  “誰讓你沒有本事。”卓其笑說。

  “有也不敢。您喬大姐知道不吃掉我?誰像林夕夢這樣胸懷寬廣?我今天早晨上班時,正看到林夕夢從轎車上下來,真是氣派啊。看看咱,你卓其不消說,我混到五十歲,也還是騎自行車上班,真寒酸啊。”

  卓其道:“可不是嘛,你心思著人家林小姐,如今手持大哥大,懷摟十七八,腚坐桑塔納,出門去吃喝,咱們怎麽能跟人家比?”

  林夕夢笑道:“你們哪裏知道,手中的大哥大是千斤重擔,坐桑塔納時如坐針氈,吃的是黃連,喝的是毒汁,至於十七八,你們設身處地想一想,有了上麵這些,你們再讓我眼前整天晃動一個七八十歲滿臉皺紋的老嫗,這不是存心逼我跳樓嘛?跳了樓死了我不要緊,中國搞不搞企業?要不要發展經濟?這樣的日子不用說你們不願過,就是雷鋒也不會願意。誰不信讓他來試試,用不上三個月,他準繳槍投降……”

  楊文傑豎起大拇指,說:“高見!高見!我們林夕夢就是胸懷寬廣,非同凡響,能替天下所有男人說句公道話。”

  “他是替老板們說話。”卓其反駁。

  “老板們大多數是男人,這也算。”楊文傑說。

  卓其說:“既然有如此高見,林小姐為什麽不給您樊老板找一個十七八?你這助手也太不稱職了。”

  林夕夢笑道:“我想給找,可是當兵的不正常。他不要。”

  楊文傑說:“不是不要,是他不敢要吧?”

  大家不敢大聲笑,都捂著嘴笑。

  “不敢要什麽?”魏珂不知從哪裏冒出來,插進來。

  大家笑著,楊文傑說:“我們剛才在這裏說,林夕夢胸懷寬廣呢。”

  魏珂瞪視著林夕夢,看看姚慧娟,又看看卓其,然後又回過臉來瞪視林夕夢,問:“準備酒菜了沒有?別光讓我們來看畫展,物質文明與精神文明同時抓,縣政府最近正在落實這事,沒準備的話趕快給酒店打電話,現在還來得及。”

  林夕夢正不知如何解釋這次畫展沒有準備酒宴,卓其開腔了:“看我們要吃八路軍頓飯把林經理嚇的。今天不吃了,魏珂,剛才陳暑秋經理已經讓我告訴你,中午他請客,還有楊大夫。”

  魏珂笑道:“咱是不管八路九路,隻要有酒喝就行,是不是?楊大夫?”

  楊文傑道:“行是行,人家卓其有姚小姐陪著,可咱沒有怎麽辦?”

  卓其說:“咱這可是老婆批準的。”

  魏珂說:“要這些東西幹什麽!”

  正說笑著,樊田夫陪著白浪島來的幾位畫家朝這邊走來。有位長者邊走邊指點著畫麵,樊田夫恭敬地含笑點頭,答應著什麽。

  大家開始繼續參觀畫展,魏珂離去前狠狠地瞪視林夕夢一眼。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