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我欲乘風去,擊楫誓中流——再造南宋的虞允文

  雪洗虜塵靜,風約楚雲留。何人為寫悲壯,吹角古城樓?湖海平生豪氣,關塞如今風景,剪燭看吳鉤。剩喜燃犀處,駭浪與天浮。憶當年,周與謝,富春秋。小喬初嫁,香囊未解,勳業故優遊。赤壁磯頭落照,淝水橋邊衰草,渺渺喚人愁。我欲乘風去,擊楫誓中流。

  這首詞是南宋狀元張孝祥聽到采石磯大捷的消息後,有感而作。采石之戰是宋、金戰爭史上具有重要意義的戰役。南宋軍民以1.8萬對敵17萬的懸殊軍事對比,力挫金軍主力,粉碎了完顏亮渡江南侵、滅亡南宋的計劃,加速了完顏亮統治集團的分割和崩潰,從而使南宋權利得以延續。然而,這場戰役的指揮者卻是一介文官——虞允文。

  @@明察秋毫勸君備戰

  虞允文(1110-1174),字彬甫,仁壽(今屬四川)人。南宋紹興二十四年(1154)登進士第,時年45歲。史稱虞允文:“慷慨磊落有大誌,而言動有則度,人望而知為任重之器。”

  虞允文的童年是在北、南宋之交中度過的。雖然偏居川蜀,但他也耳聞目睹了金兵的殘暴。進士及第後,虞允文被授以彭州通判,權知黎州(今四川漢源)、渠州(今四川渠縣)。“允文知渠州,地磽民貧,常賦之外,又行加斂,流江尤甚。允文奏罷之,凡六萬五千餘緡”。但當時奸臣秦檜把持朝政,他對川陝人士嫉妒不用,因此,虞允文雖有政名,也得不到提拔。秦檜死後,中書舍人趙達推薦虞允文為秘書丞。不久,被任為禮部郎官。紹興二十九年(1159)又升為吏部員外郎。

  此時南宋依然沉湎於“紹興和議”的氛圍中。而金朝君主完顏亮則磨刀霍霍。紹興二十九年,完顏亮關閉了大多數與南宋進行邊境貿易的“榷場”;在通州大造戰船,強征20以上50以下的男丁進入軍隊,又調集軍馬56萬餘匹,準備南犯。

  南宋的有識之士也已覺察到了。當年四月,國子司業黃中出使金廷回來後,就向高宗匯報了這一情況。歸官李宗閔也有過類似的反映。然而,均被朝中主和派訓斥,高宗也未能聽取。是年十二月,吏部尚書張燾接待了金朝使者施宜生。施宜生本是福建人,因為受人牽連,流落到金朝,他的內心還是向著大宋的,他也急於向宋朝通報金朝備戰的情況。然而,由於耳目眾多,他隻能用暗語相告。施宜生說:“今日北風甚勁。”又“取幾間筆扣之曰:‘筆來。’(‘必來’的諧音)”張燾急忙向高宗匯報。可是,高宗寧可聽信那些“金宋願通好”的情報,也不願意聽這些,對之置之不理。虞允文對南宋的前途也十分擔憂。他聽到了幾次情況通報,而且還獲悉金朝派人秘密繪製了臨安的地圖,完顏亮為此圖題了一首昭示胸懷的詩:“萬裏書車一混同,江南豈有別疆封。提兵百萬西湖側,立馬吳山第一峰。”虞允文判斷,不久,金朝一定會發動針對南宋的戰爭。於是他向高宗上書道:“金必敗盟,兵出五道,願詔大臣豫思備禦。”當時是紹興三十年(1160)正月。距采石大戰僅一年。

  同年十月,高宗派虞允文前往金朝出使。在館驛,金人欺虞允文是一介文官,便故意邀請他進行射箭比賽。結果,虞允文一箭中的,令金人驚愕不已。出使過程中,虞允文發現金朝向南運送糧草的車舟連續不斷,而且還趕造戰船,於是趕快向金主辭行。席間完顏亮傲慢地說:“我將看花洛陽。”虞允文知道戰事已經箭在弦上。宋金對峙,一國之君又怎能隨意移駕呢?這分明是將要征伐的信號!返回後他便將金朝情勢向高宗做了詳細匯報。然而,高宗還是存在著僥幸心理。

  紹興三十一年(1161)五月,金朝以祝賀高宗生日“天申節”的名義,派使臣來到宋廷,向高宗轉達完顏亮的口信,提出將淮南及漢水流域劃給金朝,並命令高宗指派大臣赴金談判劃界事宜。還把隱瞞了五年的欽宗的死訊告訴高宗。這時的高宗如夢方醒。金朝要求劃江而治,不過是吞並整個南宋的借口罷了。此時,南宋朝廷已無任何退路可言,隻能拚死一搏了。宰相陳康伯傳旨說:“現在根本不是討論是戰與和的問題,而是要討論怎樣應戰的問題了。”

  @@文人擔綱力挽狂瀾

  朝廷馬上任命吳璘為四川宣撫使兼陝西、河東招討使,負責西部防禦;成閔率五萬禁軍駐守鄂州,任湖北、京西製置使兼京西、河北東路招討使,負責中部防禦;劉錡任江、淮、浙西製置使兼京東、河北東路招討使,負責東部防禦;李寶任浙西副總管、提督海船,統率水軍。對於其他三路人馬的委派虞允文均表示讚同,而對成閔一路的派遣卻有不同意見。虞允文認為,金兵的主攻方向是淮南,所以應將主力部隊布置在這一帶。若上遊告急,可馳援湖北,淮南有險,則可就地堅守。而宋現在這樣布置,正中了完顏亮的分兵詭計。

  宋金大戰示意圖金軍集合60萬人馬也分兵四路向南殺來。其中完顏亮親率大軍17萬沿東路直奔江邊,而這一路所對應的是抗金名將劉錡。完顏亮發兵前曾“枚舉南湖諸將,問其下孰敢當者,皆隨姓名其答如響,至(劉)錡,莫有應者。金主曰:‘吾自當之’”,並“下令有敢言(劉)錡姓名者,罪不赦”。此時的劉錡重病在身,須二人攙扶才能行走,每日僅以白粥充饑,但他雄風依在。他從鎮江渡江進駐揚州,隨即派兵北上,進駐寶應、盱眙、淮陰。但負責淮西防務的王權卻逗留建康,不肯進軍,在劉錡督催之下,才進駐廬州。十月初,當劉錡趕到淮陰時,金軍已到達淮河北岸。因王權不進,淮西事實上沒有設防,金軍由此從容南下。而當王權得知金軍過淮河之後,又棄廬州南逃。金軍迅速推進到滁縣,即將臨江。失去了側翼,在淮陰抗擊金軍的劉錡得知這個消息,也隻得退兵揚州。

  金軍臨江的消息傳到臨安,京城亂作一團。文武官員紛紛把家屬送走,宋高宗也要“浮海避敵”。隻有陳康伯等少數幾位大臣的家屬留在臨安,堅決反對逃海。“帝召太傅和義郡王楊存中,同宰執對於內殿。帝諭以欲散百官浮海避敵,左仆射陳康伯曰:‘不可。’存中言:‘敵空國遠來,已臨淮甸,此正賢知馳騖不足之時,願率將士北首死敵。’帝喜,遂定親征之議”。

  這時金軍已占領真州(今江蘇六合),王權又從和州逃到采石。揚州接著失守,劉錡退守瓜州,後又退回鎮江。十月中旬,朝廷派知樞密院事葉義問督視江淮軍馬,中書舍人虞允文參謀軍事。

  葉義問純粹是一個文人,對軍事一竅不通。紹興三十一年(1161)十一月,完顏亮進兵西采石楊林渡口,急於渡江進攻,同時派兵進攻瓜州。瓜州告急,葉義問驚慌失措。秋冬時節,江水較淺,葉義問害怕金兵渡江,竟然讓民夫在河灘挖沙為溝,溝有一尺多深,又派人沿著溝栽了幾重樹枝作為鹿角以期阻止敵人,卻不知夜間漲潮,挖的沙溝全都被衝平,而樹枝也全部被水衝走。

  與此同時,建康留守張燾派人告急。第二天,劉汜於瓜州鎮失利,金兵再攻瓜州渡口,都統製李橫率軍迎戰,葉義問在鎮江強逼將士渡江,然而他自己坐船渡江,還沒到北岸就怕了,改向西去,還號稱去建康督軍。此時,瓜州的宋軍已經一敗塗地了:劉汜引軍先行,然而其他將領並沒有跟進,李橫見劉汜孤軍而進,料想必敗無疑,引軍先跑了。一戰下來,宋軍潰敗不可收拾,左軍統製魏俊、後軍統製王方陣亡。

  瓜州兵敗之後的第三天,朝廷傳令派成閔替代病重的劉錡;罷免王權,以李顯忠代之,葉義問命虞允文前去去做交接事宜,順便勞軍采石。剛到任建康知府的張燾鼓勵前去求見的虞允文“建奇功以安社稷”。

  瓜州兵敗之後的第四天,完顏亮臨江築壇,殺白、黑馬祭天,以一羊一豬投於江中,召都督昂、副都督富裏琿說第二天就要渡江,甚至狂言要到對岸做早飯,先登岸者獎勵黃金一兩。局勢已經是刻不容緩。

  虞允文來到距采石十餘裏的駐兵之地時,卻發現宋軍兵士三三兩兩垂頭喪氣地坐在路旁,把馬鞍和盔甲丟在一邊。原來此時,王權已經離開采石,而李顯忠卻還沒有到!這些坐在路邊的都是王權的敗兵。在淮西退兵渡江的時候,王權讓這些騎兵棄馬渡江,如今戰馬沒了,而他們卻又不懂步戰。江對岸敵人殺氣騰騰,而這裏的兵士卻是垂頭喪氣。江山、社稷、民族、百姓都懸於一線,勢危如累卵!虞允文決定要力挽狂瀾。金軍兵實40萬左右,馬為雙倍。而王權手頭的10萬宋軍,隻留下18000.“允文謂坐待顯忠則誤國事,遂立招諸將,勉以忠義,曰:‘金帛、告命皆在此,待有功。’眾曰:‘今既有主,請死戰。’或曰:‘公受命犒師,不受命督戰,他人壞之,公任其咎乎?’允文叱之曰:‘危及社稷,吾將安避?’”

  虞允文清醒地認識到,自己的首要任務是要振作將士士氣。自昭關撤退以來,宋軍上下已經全無戰心,更何況其後又有和州之敗,當時宋軍已經開始準備逃跑了。虞允文召集各統製張振、王琪、時俊、戴皋、盛新等,跟他們說:“敵人萬一得以渡江,你們能往哪兒走啊?現在前有大江,地利在我,為什麽不死裏求生呢?況且朝廷養了你們30年,難道就不能一戰以報國嗎?”眾將士說,我們也不是不想作戰,隻是無人統領。虞允文說:“你們是因為王權無能才敗退至此,現在朝廷已經另選良將來統領你們。”眾將士覺得詫異,當虞允文告訴他們新任統領是號稱“萬人敵”的傳奇將軍李顯忠時,“眾皆曰‘得人矣!’”

  如此絕境,在當時的宋軍將領中,最具號召力的無疑是孤膽英雄李顯忠了,雖然其剛剛於壽春、安豐敗歸,但畢竟威名尚在。虞允文又言;“今顯忠未至而敵已過江,我當身先進死,與諸軍戮力決一戰。”以此號召將士振奮起來,度過危局。采石將士的士氣得以恢複。

  @@以智敵勇采石大捷

  為迎戰金朝水軍,虞允文精心調度。以步兵列陣於江邊,分水軍為五隊,一隊在江中,兩隊停泊在東西兩側岸邊,另外兩隊隱蔽在港汊裏作後備隊。當時水軍將領蔡甲、韓乙各有戰艦卻懼戰不動,虞允文於是急命當塗民兵登海鰍船助陣,並勸諭民兵說:“這裏是必死之地,隻有齊心協力,才能爭得生還的機會。”同時嚴明軍紀,臨陣懼戰者鞭一百。宋軍剛剛布好陣勢,就刮起了大風。完顏亮親自揮舞著號令紅旗,指揮戰船從楊林口連綿而出。金軍原有的船隻沒有及時跟上,這次渡江所用戰船,都是拆了和州民居屋板而造,也有的是搶的江邊渡船,而此時宋軍藏在山穀,金兵並未知曉。此時風勢甚大,金軍七十餘艘船片刻已近江南岸,見宋軍突然出現,吃驚不小,然而,由於風勢已是欲退不能。金軍戰船將要及岸時,宋軍略有退卻。在這生死關頭,虞允文見統製時俊,撫其背鼓勵說:“汝膽略聞四方,立陣後則兒女子耳。”時俊立刻激發鬥誌,即手揮雙刀出陣,率領步兵迎戰。江麵風停,宋軍以海鰍船衝敵舟,將其衝破。金軍所用之船,底平行動不穩,且金兵不諳江道,都動彈不得,而能施弓箭的,每條船上不過十數人而已,於是盡被殺死於江中。有金兵戰船漂流至采石下遊薛家灣的,王琪領軍以強弓射擊,船上的金兵多被射死。金兵一半落在水裏淹死或者被射死,但還有一部分在頑抗。天色慢慢暗了下來,江麵上的戰鬥還沒有結束。這時候,正好有從光州(今河南潢州)逃回來的300多名宋兵到了采石。虞允文要他們整好隊伍,發給他們許多戰旗和軍鼓,從山後麵搖動旗幟,敲著鼓繞到江邊。江上的金兵聽到南岸鼓聲震天,看到山後無數旗幟晃動,以為是宋軍大批援兵到來,紛紛逃命。虞允文命將士發射弓箭進行追擊,大敗金兵。一戰下來,殺萬戶2人,俘千戶5人,擊斃或者俘虜金軍近5000人。金軍遭到意料不到的慘敗。

  虞允文料想完顏亮不會甘心失敗,當天夜裏,就與盛新把戰船分為兩隊出楊林口,一隊開到上遊,一隊留在渡口。第二天拂曉時分,完顏亮果然又派金軍渡江,虞允文指揮兩隊戰船夾擊。金兵300隻大船被困在江心和渡口,宋軍放火燒毀了敵船。完顏亮渡江不得,心生一計,命參知政事李通給王權寫了一封信,似與王權有舊約,派在瓜州的鎮江軍校尉張千渡江送到軍前。在場將士聞而變色,而虞允文卻說:“此反間也,欲攜我眾耳。”這時都統製李顯忠已自蕪湖趕來,對虞允文說應告之朝廷處置王權之事,以斷其癡心。采石之戰遺址虞允文於是作檄文曰:“昨王權望風退舍,使汝鴟張至此。朝廷已將權重置典憲。今統兵乃李世輔也,汝豈不知其名?若往瓜州渡江,我固有以相待。無虛言見怵,但奮一戰以決雌雄可也!”派遣抓獲的金兵送給完顏亮。完顏亮聞聽是宿將李顯忠戍守南岸,心生懼意,又遷怒於下屬,斬了勸他渡江的梁漢臣以及造船者二人。

  完顏亮見采石無懈可擊,隻好率軍去了瓜州,準備從那裏渡江。虞允文也估計到完顏亮會從瓜州那裏渡江,於是和顯忠商議,派李捧率軍16000守京口。隨後,虞允文也趕到了鎮江。他去探望了病中的劉錡,劉錡拉著虞允文的手說:“疾何必問!朝廷養兵三十年,大功乃出書生手,我輩愧死矣!”此時鎮江方麵集結著楊存中和成閔的20萬大軍。為震懾金兵,虞允文讓宋兵駕駛車船在江麵上遊弋。金兵對此極為震驚,軍心開始動搖。完顏亮不顧客觀情況,強要軍隊強渡長江。完顏亮的部下們意識到渡江是一條絕路,便在耶律元宜的帶領下,縊殺完顏亮於瓜州渡。金兵大隊北退,向新登基的金世宗完顏褒歸順。南宋權利又一次化險為夷。

  @@經略川陝籌措北伐

  采石之戰後,虞允文得到朝野一片讚譽。高宗趙構說:“虞允文公忠出天性,朕之裴度也。”因內部發生動亂,金朝無力南進。此時的高宗趙構便又幻想著苟且偷安了。他一麵派人與金朝和議,一麵於紹興三十二年(1162),任命虞允文為兵部尚書、川陝宣諭使。其任務是招兵買馬,同時參議軍事。虞允文入川臨行前,上書給高宗,反對與金朝議和,“金亮既誅,新主初立,彼國方亂,天相我恢複也。和則海內氣沮,戰則海內氣伸。”雖然“上以為然”,然而勝而後和,對高宗皇帝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虞允文此番議論,恐怕也是有感而發。不久,高宗又開始派湯思退與金朝接洽,劉錡氣悶而死。朝廷內外,都津津樂道於和談。

  虞允文入川,先後與京西製置使吳拱、荊南都統製李道會於襄陽,與總領四川財賦王之望會於西縣,又與四川宣撫使吳璘會於河池,宋孝宗一起商量經略中原的策略。

  同年六月,為擺脫和戰兩難的困境,高宗趙構宣布退位,傳位太子趙眘,是為孝宗,高宗自稱太上皇。孝宗繼位後,欲實行北伐,收複中原。因此派虞允文去湖北前線擔任湖廣安撫使。隆興元年(1163),南宋北伐,宋孝宗起用了主戰派的代表人物、德高望重的張浚。宋軍北伐初戰告捷,攻克了靈璧和宿州。但之後因宋軍主將李顯忠和鄒宏淵不和,宋軍在金兵反撲後潰敗。南宋再戰無力,主和派重新占了上風,於是宋金又達成了和議,宋將海、泗、唐、鄧四州(根據紹興和議,此四州屬於金,但完顏亮南征失敗後,宋將其奪回)交還金朝,再割讓秦、商二州給金,金則將宋每年的歲幣減少10萬匹兩,金宋關係由君臣改為叔侄關係。

  虞允文堅決反對議和,作為鄧州的守將,他拒絕執行放棄鄧州的命令。孝宗隻得將其招回朝中。不久,南宋的主戰派代表人物張浚病故。南宋主戰派領袖的重任曆史性地落到了虞允文的肩上。

  宋孝宗雖然表麵上接受了和約,但內心深以為恥。他決定整頓軍隊,秣馬厲兵,伺機北伐。宰相陳康伯死後,孝宗打算讓當時已出任參知政事的虞允文為相。但此時發生了一件事,讓虞允文失去了這個機會:金朝使臣完顏仲出使南宋,在朝堂上毫無禮數,傲慢無禮。身為參知政事(副宰相)的虞允文,作出了不冷靜行為,想要殺完顏仲。此事被禦史彈劾,虞允文被迫去職。四川宣撫使吳璘病逝,被閑置一年多的虞允文重新受到起用,出任四川宣撫使。這是虞允文第二次總督四川軍務。在四川期間他整肅軍務,積極備戰,為北伐做了很多準備工作。

  乾道五年(1169),虞允文被任命為右丞相。但與左丞相陳俊卿發生了矛盾,陳俊卿憤而辭職。

  陳俊卿去職後,虞允文獨自為相,掌握了軍政大權。他積極配合孝宗準備北伐。宋孝宗,在執政前期,曾舉行了三次大規模的閱兵,都是為了準備恢複中原做準備。但沒過多久孝宗又任命梁克家為右相,結束了虞允文兩年的獨相時代,隨後又發生了禦史蕭之敏彈劾虞允文擅權不公的事。宋孝宗手跡虞允文因為受到彈劾,便自己上奏,請求以身待罪,不再理政務。這時,太上皇高宗出麵為虞允文講情。虞允文被複職。

  乾道八年(1172)九月,孝宗挑選諫官,虞允文推薦了李彥穎、林光朝、王質。此三人耿直且有文采,為時人所推重,然而孝宗卻沒有采納,而是用了近臣曾覿推薦的人選。虞允文和右相梁克家爭論,孝宗仍是不從,虞允文因此堅決要求辭去相位,孝宗準其所請,以少保、武安軍節度使就任四川宣撫使,同時進封其為雍國公。

  這次虞允文宣撫四川,孝宗曾經寫了一首詩送他:

  一德如公豈合間,聊分奚免欲憂寬。

  不辭論道虛台席,暫假宣威築將壇。

  風教已興三蜀靜,幹戈載輯萬方安。

  歸來尚想終霖雨,未許鄉人衣錦看。

  高宗孝宗父子對虞允文恩寵有加,據《建炎以來朝野雜記》所論,“其恩數之盛,自渡江以來,宰相去國所未有也。”

  孝宗派虞允文再次入川,也是想利用虞允文在練兵用兵方麵的豐富經驗,為北伐做準備。當時,孝宗的計劃是派虞允文出鎮陝西然後屯大軍於荊襄,虞允文得手之後,再各路同時進兵。虞允文進川以後,提高軍士待遇以安定軍心,同時又在各處購買戰馬,囤積糧草。孝宗曾經對虞允文說:“丙午之恥(即靖康之恥),當與丞相共雪之。”可見其北伐之心切。虞允文進川一年以後,孝宗便催他進兵。虞允文說軍需還沒有準備齊全,不能倉促進兵。然而,兩年後的淳熙元年(1174)年虞允文卻因積勞成疾病逝,享年64歲。

  虞允文去世後,南宋北伐的希望已基本破滅了。當時,那些所謂的中興宿將,多已去世或老邁,楊存中、李寶,已經在虞允文之前去世;成閔與虞允文同年去世;李顯忠,淳熙四年(1177)去世;其他較有進取心的例如陳康伯,也早就去世;吳挺、吳拱,被朝野猜忌分了兵權。縱然孝宗想起兵北伐,基本上也無人可用。

  從此,南宋朝廷一步步走向沒落直至滅亡。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