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憑欄處,瀟瀟雨歇——從嶽飛之死看“杯酒釋兵權”的延續和發展

  嶽飛(1103-1142),字鵬舉,相州湯陰縣(今屬河南安陽)人。他“少負氣節,沉厚寡言,家貧力學,尤好《左氏春秋》、孫吳兵法”。

  嶽飛是我國古代傑出的軍事家,著名的民族英雄。當漢族權利受到威脅,民族受到侵害時,他毅然從軍,加入到抗擊侵略者的行列中。他由士卒做起,身經百戰,出生入死,屢建奇功。他率領“嶽家軍”東拚西殺,戰無不勝,令侵略者聞風喪膽。金朝統帥甚至發出“撼山易,撼嶽家軍難!”的哀歎。然而,就是這樣一位忠君報國、頂天立地的英雄,卻被以“莫須有”的罪名殺害。嶽飛被害的原因,近嶽飛。

  千年來,有許許多多的推測。歸納起來大致有:秦檜謀害說;迎二帝威脅高宗皇位說;參與立嗣說;甚至還有嶽飛為皇子說等等,不一而足。而綜觀宋代曆史加以詳細分析,我們不得不說:嶽飛之死是宋初“杯酒釋兵權”政策的延續和發展而造成的。

  @@祖宗定式文人掌帥印

  960年,後周權臣趙匡胤假借抵抗北漢、契丹聯軍入侵為名,率領禁軍出城,在離首都開封幾十裏的陳橋驛上演了一出“黃袍加身”的鬧劇。而後,他逼迫後周幼帝寡母退位,自己登上了皇帝的寶座。這樣,趙匡胤便成了大宋300年基業的開國皇帝——宋太祖。

  因為趙匡胤的登基不很光彩,是靠著手握兵權而取得的;而且,在前朝,這樣的例子也屢見不鮮。他怕別人效仿他的做法,自己及其子孫的帝位受到威脅,就用“杯酒釋兵權”的辦法把手下得力幹將都解了職,改用文人帶兵,以為常例。宋太宗以後,逐漸形成以文臣任統兵官、督率武將的定例。哲宗時,大臣劉摯更將其歸納為“祖宗之法”。他說:“祖宗之法,不以武人為大帥,專製一道。必以文臣為經略,以總製之。武人為總管,領兵馬,號將官,受節製,出入戰守,唯所指揮。國家承平百有二十餘年,內外無事,以其製禦邊臣得其道也。”

  然而,文人帶兵的最大弊病是文人並不知兵,這又如何能帶兵?更別說取勝了。北宋與西夏間最大的戰役莫過於好水川戰役了。而這次戰役的直接指揮者卻是進士出身升至宰相的韓琦。這樣一介纖纖文人,不用說指揮戰鬥,恐怕真正的戰鬥連看都沒有看過。既不知彼,又不知己,戰鬥的結果當然可想而知了。

  采石之戰也是如此。高宗紹興三十一年(1161),金主完顏亮率60萬大軍,兵分四路進攻南宋。範仲淹在這岌岌可危之時,高宗卻派文官葉義問“督視”西淮軍事。葉義問到了江邊前線,在沙洲挖了一排一尺深的溝,然後在溝裏插了一些樹枝充作鹿砦。說,如果金兵渡江就用這來阻擋。結果,一夜潮水暴漲,溝被漫平,樹枝也全被衝走。

  再如徽宗時,竟派太監童貫、公子哥蔡攸帶兵迎敵;到了度宗,派市井之徒賈似道帶兵。這連祖宗的文人將兵也不如了。

  當然,也有例外。被譽為對南宋有“再造之功”的虞允文,也是文臣出身。然而他卻帶著數千潰散的兵勇,把完顏亮的大軍打得落花流水。從戰役的指揮上,我們不難看出虞允文是懂得軍事的。

  再如文學家範仲淹,他與西夏鬥智鬥勇,顯示出他不但具有軍事家的膽略,而且具有政治家的目光。範仲淹對西夏的戰略並不是單純的防守。他向朝廷提出在守策之外,也要準備進攻,但在進攻時,隻能是攻其近地,不可貿然深入敵方。他的作戰方針是取下一處城寨,再圖另一處,穩紮穩打,步步前進。他認為這種作戰方針,比之朝去暮還,更為穩妥。

  根據自己的戰略思想和作戰方針,範仲淹采取了一係列重要措施。他一方麵修築城寨,建立鞏固的軍事據點。同時還團結羌族,以削弱和孤立西夏。在戰術上,範仲淹也盡量革除舊弊。北宋舊的作戰方式極為呆板,部署官帶領10000人,鈐轄帶領5000人,都監帶領3000人,出戰時,官小者在前。範仲淹則根據敵兵多少決定出擊人數。這種戰術機動靈活,非常有利於打擊敵人,因此元昊不敢輕犯延州。西夏將士相互警告,“不要再攻延州了,現在的小範老子腹中有數千萬兵甲,不比大範老子(範雍)可欺也。”

  然而,從整體上看,有宋一朝,文人治國和文人帶兵已成為定式。統治者對外采取妥協、退讓和輸幣的“鴕鳥”政策,對內則一味鼓勵人民吟詠詩詞歌賦,讀死書、談玄理,軍人成了被人瞧不起的職業。宋朝百萬大軍的戰鬥力極其低下,形成了“積弱”的社會局麵。這種局麵一直持續到北宋滅亡,南宋建立之後才稍有好轉。

  靖康元年,金朝軍隊大舉進攻宋朝。在軍無常將、將不知兵的情況下,宋朝軍隊望風披靡。京城被迅速攻陷,徽、欽二帝被擄往北國,康王趙構即位,是為高宗。南宋開始。

  南宋剛建立時,在金兵的窮追猛打之下,高宗趙構幾次逃往海上,幾乎性命不保,所以急於建立強大的軍隊保護自己。文人帶兵已經不能適應形勢的需要,武將開始獨立帶兵作戰並得到重用,於是韓世忠、張俊、劉光世、嶽飛等“中興四將”也就應運而生了。

  @@滄海橫流顯英雄身手

  宋徽宗宣和四年(1122),童貫、蔡攸兵敗於契丹。河北宣撫司官員劉韐於真定府(今河北正定縣)招募“敢戰士”以禦遼。嶽飛應募。經過校場閱兵和試藝,嶽飛被劉韐收用,並任他為“敢戰士”中的一名分隊長。之後,嶽飛便開始了他的軍戎生活。

  @@宋高宗第一次南逃示意圖

  宋宣和七年(1125),金滅遼。其後金兵大舉南侵。宋徽宗傳帝位於其子趙桓,即欽宗。欽宗改元靖康。金兵發大兵兩路攻宋,二次圍困汴京(今河南開封)。欽宗即下詔命趙構為天下兵馬大元帥,調集各路兵馬,火速馳援汴京勤王。趙構在相州(即嶽飛家鄉)設元帥府,命劉浩招募義士,收編潰軍。此時在家為父守孝的嶽飛也準備馳汴勤王,母親姚氏親手在其背上刺上“盡忠報國”四個大字,勉勵他為國盡忠,一生不忘。嶽飛牢記母親的教誨,離開家鄉,直奔相州大元帥府,再次從戎。開始時,嶽飛並沒有進入高宗的視野,因為那時的嶽飛隻是小小的偏校。然而,年僅25歲的嶽飛,卻鬥膽上書給高宗:“陛下已經登大寶,社稷有主,已足伐敵之謀。而勤王之師日集,彼方謂吾素弱,宜乘其怠擊之。黃潛善、汪伯彥輩不能承聖意恢複,奉車駕日益南,恐不足係中原之望。臣願陛下乘敵穴未固,親率六軍北渡,則將士作氣,中原可複。”

  此時剛剛登基的高宗驚魂未定,再加上嶽飛人微言輕,所以,高宗批道:“小臣越職,非所宜言。”嶽飛被趕出了軍營。讓高宗想不到的是,這個嶽飛幾年後卻成了令金軍聞風喪膽的勇將。

  聽說河北招撫使張所“名滿河朔”,正多方收攬英才,嶽飛便毅然前往投效。張所便留嶽飛在“帳前使喚”。鑒於嶽飛的非凡見識和高超武藝,張所決定破格提拔他。先是“以白身借補修武郎”,繼而又升其為統領,後又升其為統製,分隸於名將王彥部下。張所死後,嶽飛因與王彥意見不合,遂帶自己的部屬離開王彥,轉戰太行山區。其後嶽飛軍多次襲擊金軍,生擒金將拓拔烏耶,殺敵酋黑風大王,但終因孤軍苦戰,天寒地凍,無吃無穿,嶽飛帶領人馬離開太行山區,投依宗澤。此後,宗澤在宗澤麾下,嶽飛於滑城之戰、胙城之戰、黑龍潭之戰中,均表現突出,頗有戰功。建炎二年(1128)七月,年已古稀的宗澤在壯誌難酬的鬱憤中死去。宗澤死後,杜充為東京(汴京)留守。嶽飛隨侍衛步軍司長官閭勳擔負守護北宋皇陵的任務。這期間,嶽飛又帶領四千精兵,與進犯汜水關的河東金兵進行激戰,兩戰皆捷。

  嶽飛曾隨杜充駐守建康(今南京)。此時金軍勢盛,江防崩潰,嶽飛帶本部軍馬邊走邊戰,先移軍廣德(今安徽廣德),後又移軍太湖之濱的宜興。移軍宜興後,嶽飛便收編散兵,招募義士。還積糧草、礪兵器、明典刑、治軍旅,積極備戰。此前,金兀術於黃天蕩被韓世忠所困,幾乎被擒。僥幸逃脫後,又受到嶽飛軍的沉重打擊。嶽飛帶軍離開宜興,先於建康城西北15裏的靜安追上敵人,攔腰予以猛擊,敵潰不成軍,橫屍遍地。後又在建康城南門外再次重創金軍,俘虜女真將士甚眾,兀術倉皇北逃。嶽飛收複江南重鎮建康。建炎四年(1130),由於嶽飛建立了奇功,趙構在江南越州(今浙江紹興)召見了嶽飛,除大大嘉許一番外,還賜給嶽飛金帶、鞍馬、戰袍、鎧甲等物,命嶽飛暫回宜興待命。紹興三年(1133)九月,高宗趙構第二次召見嶽飛,進一步籠絡嶽飛,除賞賜金帶、衣甲、戰袍外,還特賜軍旗一麵,上有高宗親筆書寫的四個大字“精忠嶽飛”。幾天後,高宗又頒布詔令,升嶽飛為鎮南軍承宣使、蘄州製置使等職,並擴大嶽家軍編製,將牛皋、董先、李道、付選、李山等所部盡歸嶽飛統轄。

  嶽雲紹興四年(1134)五月,嶽飛率兵先攻郢州(今湖北鍾祥),克之。遂兵分兩路,一路攻襄陽,一路攻隨州(今湖北隨縣)。嶽飛親率主力攻襄。守襄之敵乃嶽飛手下敗將李成。他得知嶽飛率兵親來,嚇得棄城而去,襄陽不戰而得。牛皋助張憲攻隨州,16歲的嶽雲手舞雙錘,率先登城,三天而下。嶽飛出師大捷,震驚了女真貴族和偽齊權利。他們聯合出兵30萬,集結於鄧州(今河南鄧縣)西北,築寨掘壕,以遏製嶽軍北上。鄧州大決戰,嶽飛用兵如神,金與偽齊30萬大軍防線全麵崩潰,金將劉合孛堇隻身敗逃,偽將高仲退守鄧州。未幾,嶽軍破鄧州,活捉了高仲。高宗頒發製詞表彰嶽飛,並提升他為清遠軍節度使、湖北路荊襄潭州製置使。嶽飛再三請辭升職,趙構均降詔不允。紹興五年(1135)夏,嶽飛帶軍瓦解消滅了湖湘一帶楊麽的起義軍,為趙宋王朝解決了一個“心腹之患”,趙構授嶽飛為檢校少保,進封開國公。紹興六年(1136)初,由宰相張浚兼任都督諸路軍馬事,於平江府(今江蘇蘇州)召開軍事會議,研究北伐中原。張浚命令嶽飛進軍襄陽,作好直搗中原的準備。

  紹興七年(1137)二月,嶽飛因功被升為太尉。太尉,是宋朝時武將的最高官職。這時的嶽飛已經掌握了除張俊、韓世忠所部以外宋朝的全部兵力,大約占全國總兵力的五分之三。至此,嶽飛進入了事業的頂峰。

  @@群小猜忌魂斷風波亭

  紹興七年(1137)至紹興九年間,金朝呼籲“和議”。這一倡議正中了高宗趙構和奸相秦檜的下懷,他們巴不得盡早過上“安穩”的日子。至於“二聖”是否還朝,中原是否恢複則是不需要考慮的了。於是在秦檜的攛掇下,南宋朝廷答應了金的一係列屈辱條件,紹興九年正月元旦,宋廷頒下詔書。以趙構秦檜為首的主和派知道嶽飛力主抗金,便晉升嶽飛為從一品的開府儀同三司,以堵住嶽飛的嘴。然而嶽飛的耿介性格,仍使他上書道:“今日之事,可危而不可安,可憂而不可賀;可訓兵飭士,謹備不虞,而不可論功行賞,取笑敵人。”其中,還有“唾手燕雲,複仇報國”的字樣。這樣,趙構、秦檜君臣已十分清楚地認識到了一點,那就是嶽飛是他們議和的“絆腳石”!

  正當主和派力爭“和議”成功和掃除障礙時,金朝內部又發生了變化。紹興九年(1139),金朝內部以兀術為首的主戰派發動政變,鏟除完顏宗磐諸大臣,一改其對外政策,並撕毀宋金“和議”。宋高宗書《付嶽飛》第二年五月,金軍分兵四路,同時大舉南侵。五月下旬,金軍兵臨順昌(今安徽阜陽市)城下,將城團團圍住,順昌告急。趙構原不同意嶽飛出兵,後又恐順昌有失,便命嶽飛發兵救援。嶽家軍在鄂州已整訓三年。接到禦劄,嶽飛便發兵救援順昌。未至順昌,城危已解,嶽飛便率全軍向金展開全線進攻。先攻下蔡州(今河南汝南),再敗金軍排蠻千戶人馬。接著又攻下重鎮潁昌府(今河南許昌),再力拔陳州(今河南淮陽),攻克鄭州。七月初,又收複西京洛陽。接著,嶽家軍又大破金軍的看家法寶“拐子馬”。金軍統帥兀術哀歎道:“自海上起兵,皆以此馬勝,今已矣!”

  正當金軍一籌莫展,意欲退卻時,忽然有個人對兀術說:“太子毋走,嶽少保且退矣!”果不然其,不久,朝廷金牌接踵而至,嶽家軍隻得班師還朝。嶽飛痛惜道:“十年之力,廢於一旦!”時隔不久,嶽飛等即遭釋兵權,又不久遇害。

  那麽,到底是什麽原因使“十年之功,廢於一旦”呢?首先來看一看,向兀術進言的是什麽人。史書中隻是交待說“書生”。那麽僅僅是一個普通的書生就能掌握如此機密的軍國大事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如果他真是“書生”的話,那就隻能是由宋廷派來的使者,隻不過不好暴露身份罷了。由此,我們再探究一下,宋廷為什麽要向兀術傳這樣的口信呢?那就是既讓兀術知道宋軍的厲害,以便增加和談中的砝碼;又不想讓金軍潰退,以免迎二聖回朝,否則,高宗趙構怎麽辦?當然,這些還不足以置嶽飛於死地。真正的原因是嶽飛的軍權過大,以及群小的妒忌。前麵說過,嶽飛升太尉後掌握了全國兵力的五分之三,絕對是南宋的重臣了。鑒於祖宗的訓誡,高宗能不暗中自省嗎?

  除了高宗的猜忌,宰相張浚、秦檜的嫉恨也是促成嶽飛被殺的重要因素之一。

  眾所周知,秦檜是朝廷中主和派的代表人物,秦檜夫婦跪像。

  而金國元帥兀術又通過南宋使臣魏良臣告訴高宗和秦檜:“宋朝多以和請,而嶽飛方為河北圖,且殺吾婿,不可以不報,必殺嶽飛,而後和可成也。”因此,秦檜便不遺餘力地極盡陷害嶽飛之能事。曆史上所說秦檜是謀害嶽飛的主謀,實在是有點冤枉了他,也有些抬高了他。但秦檜的推波助瀾是絕對推卸不掉的。

  其次,謀害嶽飛的直接責任者是宰相張浚。在高宗打算將淮西的部隊交給嶽飛指揮時,他就極力反對。其實這倒無可厚非,但他在事後與嶽飛的對話中及對話後的表現就不那麽光彩了。

  這時,如果張浚能坦誠地把事情攤開談,結果可能會不一樣。可惜,他采取了最不高明的做法。他裝作根本沒發生過讓嶽飛統領這支部隊的樣子,裝模作樣地征求嶽飛的意見:“淮西這支部隊很服氣王德,現在準備任命他擔任總管,酈瓊擔任副總管,再讓呂祉以都督府參謀的名義統領。你認為怎麽樣?”

  這其實等於是通知嶽飛,事情變化了,以前的安排不算數。嶽飛不可能愉快地接受,但還是客觀地回答:“王德和酈瓊素來互不服氣。這種安排必導致二虎相爭。呂祉雖是通才,畢竟是書生,不習軍旅,恐難服眾。”

  張浚又問:“張俊怎麽樣?”嶽飛回答:“我本不敢說三道四,但為國家利益考慮,恐怕張宣撫性子太暴躁,缺少謀略,尤其酈瓊會不服。”

  張浚陰沉著臉,沉默片刻,又問:“楊沂中總該勝任了吧?”

  嶽飛搖頭道:“沂中雖然勇猛,和王德差不多,但怎麽駕馭得了這支部隊?一旦處置不當,變亂可能在彈指間就會發生。”

  張浚終於忍不住了,說出了一句相當傷人的蠢話:“我就知道非太尉你來不可。”

  嶽飛也忍不住了,憤慨地說:“都督您正式地問我,我不敢不據實回答。難道我是為了圖謀這支部隊嗎?”

  不久,紹興七年(1137),張浚令王德統帥淮西部隊,以文臣呂祉節製。張浚、呂祉對酈瓊處置不當,激起叛變。酈瓊裹挾淮西軍四萬渡淮投奔了偽齊權利。然而,宰相張浚和皇帝趙構絲毫沒反省自己的錯誤。據《宋史》記載,此後張浚多次上奏彈劾嶽飛:“嶽飛處心積慮,一心想兼並別人的部隊。”這種不負責任的彈劾,具有極其可怕的殺傷力,使嶽飛陷入險惡的漩渦中。

  還有一個人,就是中興四將之一的張俊,也對嶽飛的慘死負有相當的責任。在南宋初年的“中興四將”裏,嶽飛出身農家,年紀最輕,資曆最淺。他比張俊小17歲,比劉光世和韓世忠小14歲。建炎三年(1129),平定護衛親軍叛亂時,韓世忠與張俊已官拜節度使,而嶽飛隻是正七品的東京留守司統製。嶽飛“還我山河”墨跡而且,張俊還曾經是嶽飛的老上級,多次重用、提拔、獎勵過嶽飛。劉光世則是將門之後,其家世背景、資曆和經曆都是嶽飛所不能比擬的。但是,到紹興七年(1137)時,嶽飛已經官拜太尉,擔任宣撫使兼營田大使。太尉是宋代武將的最高頭銜,宣撫使則是僅次於宰相的執政級實職差事,一般情況下,要由現任執政官充當。至此,嶽飛成為與韓世忠、張俊、劉光世並駕齊驅的達官。而且,由於在一係列軍事行動中,嶽飛藝高膽大,敢打會拚,且治軍嚴謹,身先士卒,富有軍事洞察力,數次創下以少勝多,以弱勝強的輝煌戰績。因此,他的聲望竟後來居上,遠遠超過了其他三位。這一切,大約使上述幾位的心頭相當不舒服。為此,嶽飛曾經給他們寫了數十封信,殷勤致意,聯絡感情,但均沒有得到回應。平定楊麽起義軍之後,嶽飛特別將繳獲的大型戰船配備好全套人員和裝備,贈送給韓世忠和張俊。韓世忠是一個坦蕩磊落的人,他見此相當高興,與嶽飛盡釋前嫌。而張俊卻認為嶽飛是在向自己炫耀,反而更加嫌惡起來。

  從史實記載來看,張俊在嶽飛的冤獄中的確扮演了一個極不光彩的角色。是他秉承趙構、秦檜的旨意,有意自解兵權,出任虛職樞密使,從而脅迫嶽飛解除兵權,出任無實權的樞密副使,使其“痛飲黃龍”、收複中原的淩雲壯誌付諸東流。又是他編造了嶽飛在淮西戰役中違抗聖旨、逗留不進的彌天大謊,使高宗找到借口,罷免了嶽飛的樞密副使之職。他處心積慮要把嶽家軍徹底摧毀,要置嶽飛於死地,暗中在嶽飛的部將中物色能告發嶽飛的奸徒,推出貪昧良心的副統製王俊、都統製王貴充當首告,助其炮製“告首狀”,誣告嶽飛最倚重的部將張憲要領兵到襄陽謀反,並把嶽飛牽涉於其中。也是他故意昧著良心判定王俊“告首狀”中所述一切屬實,嶽飛《滿江紅》詞石刻拓片逼張憲自誣“欲劫諸軍為亂”,並親自偽造所謂的張憲“口供”,將張憲、嶽雲一同押解到臨安的大理獄中,接著又向嶽飛本人伸出魔掌,將捏造的案情上達“天聽”,終於釀成慘絕人寰的冤獄悲劇。

  另外,嶽飛的耿直性格,也是他喪命的輔助因素。自抗金以來,嶽飛以他的赤膽忠心、卓越的軍事才幹和非凡的人格魅力,使麾下的隊伍日益壯大,朝野上下皆稱之為“嶽家軍”。當然,就嶽飛的性格而言,他是絕對不會意識到這其中有什麽值得不安的。然而,把大宋的軍隊稱之為“嶽家軍”,是否有擁兵自立的意味?百姓們或許沒有想到,難道高宗趙構也不去想嗎?

  紹興七年(1137),當嶽飛聽說金朝把宋欽宗的兒子趙諶送到汴京作傀儡皇帝,便親自到建康上奏章,建議喪失生育能力的宋高宗立趙伯琮(即後來的宋孝宗)為儲,高宗立即駁回。“卿言雖忠,然握兵於外,此事非卿所當預也。”是啊,我現在還沒怎麽樣呢,你就要讓我立太子,到底想幹什麽?高宗在處理淮西軍隊的歸屬問題上出爾反爾時,嶽飛也十分不冷靜。他與張浚談話之後,最直接的反應就是——既然皇帝不信任我,那我就避開為好。於是他借口為母親守孝,向高宗遞上一張假條,也不等批準與否,便回廬山去了。高宗當然十分不滿,連下數道命令,讓嶽飛返回,而嶽飛不從。高宗沒有理由不認為這是要挾。高宗於是讓嶽飛的幕僚李若虛、大將王貴前去勸說,並說如果完不成任務,就要軍法從事。據《建炎以來係年要錄》記載:“若虛等至東林寺,見飛,具道朝廷之意,飛堅持不肯出。若虛曰:‘相公欲反耶,且相公河北一農夫耳,受天子之委任,付以兵柄,相公謂可與朝廷相抗乎?公若堅持不從,若虛等受刑而死,何負於公?’凡六日,飛乃受詔。”嶽飛這種固執的行為,連自己的部下也有所懷疑了。不得已,他在六天之後下了山。嶽母刺字圖這次,嶽飛也知道高宗發了怒,於是三次請罪。“上慰遣之。將行,上謂飛曰:卿前日奏陳輕率,朕實不怒卿。若怒卿,則必有行遣。太祖所謂,犯吾法者,惟有劍耳!所以複令卿典軍,任卿以恢複之事者,可以知朕無怒卿之意也。”其實,這正表示出了高宗既震怒而又不得不用嶽飛的無奈。殺機已經在他心中潛伏下來了。此後,嶽飛再也沒有受到15日內連續四次升職的優待,而變成兩年多沒有任何提升了。

  試想,一個手握重兵的人,不圖錢財、不貪女色又不縱酒,那麽他圖的到底是什麽?高宗很自然會聯想到這個人一定還有更大的野心,那麽這個野心是……高宗的脊梁溝裏能不冒涼風嗎?

  其實,嶽飛對於自己的處境也並非一無所知。早在紹興八年(1138),辛次膺出任湖南提刑,途經鄂州時,嶽飛把他邀入密室,“盡出平生所被宸翰,幾數百紙,具言眷遇之渥,執辛手曰:前夕夢為棘寺逮,對獄,獄吏曰辛中丞被旨推勘,驚寐,遍體流汗。方疑懼,不敢以告人,而津吏報公至。公自諫官補外,他日必為獨坐,飛或不幸下獄,願公救護之。”辛次膺也察覺出“嶽飛握重兵,昧保身之策,禍將及矣”。

  綜合上述諸多因素可見,在當時的情況下,嶽飛不能不死。剔除一切外因,僅根據趙氏祖宗留下的“杯酒釋兵權”的遺訓來看,嶽飛的結局並不為奇。不過,大宋剛剛建立時,趙匡胤還能夠擺布得了那些武將,故可采用“釋兵權”之法,而高宗趙構卻沒有這份德行,所以隻能用最原始、最徹底的辦法——殺!這其實不過是高宗把祖宗的遺訓發揚光大了罷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