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良駒亦有失蹄時——名相寇準的敗筆

  寇準(961-1023),字平仲,華州下邽(今陝西渭南)人。太宗太平興國五年(980)進士及第。由知縣起,曆任參知政事、宰相等。以剛直、清正、善斷大事而聞於世。在朝為官,對太宗敢“挽衣留諫”;對真宗能“促駕北征”。為大宋江山可以說鞠躬盡瘁。然而,就是這樣一位光彩照人的高大人物,卻也有“失蹄”的敗筆,不免令人歎息。

  @@援而不發立太子促駕親征弭戰端

  太平興國五年(980),年僅19歲的寇準來到京都汴梁(今河南開封)應試,考中進士甲科並取得殿試資格。一寇準試得中,授任為大理寺評事,實任大名府成安縣(今河北成安)知縣。寇準在知成安期間,政績卓著。他嚴格按照國家規定征收賦稅和徭役,禁止巧立名目攤派;他不許衙役橫行鄉裏,魚肉百姓。並在縣衙前張貼布告,上邊寫清應征對象的姓名、住址。百姓見此,便主動前來繳稅和服役。寇準還獎勵耕織鼓勵墾荒,使成安縣境田野墾辟,百姓安居,人民交口稱讚。

  因政績卓著,寇準數年間屢屢升遷,後任判吏部東銓。宋太宗在位之際,時常詔命群臣直言極諫。一次,寇準上朝時正逢眾官商議與契丹議和之事。他當即提出自己的見解,認為契丹屢屢犯我邊疆,隻應加派勁兵駐守,不可與之講和,並將戰和的利弊一一列出。此番議論深受太宗賞識,寇準遂被提升為樞密院直學士。此後,太宗在處理重大問題時,常常征詢寇準的意見,寇準也頗敢直言。一次,寇準奏事,因語言不合,惹得太宗發怒,起身就要退朝,寇準卻上前挽住其衣角請太宗坐下,繼續勸諫,直到事情決定之後才算結束。太宗息怒以後細思寇準的忠直言行,十分讚賞地說:“朕得寇準,猶如唐太宗得魏徵。”

  太宗進入暮年後身患腳疾,十分痛苦,對立太子之事的猶豫不定也使他煩躁不安。馮拯等人上疏,表示請皇帝盡早立太子。太宗不僅駁回奏疏,而且還把這幾個大臣貶到了嶺南。此後再沒有人敢提立太子一事了。

  寇準此時也已因事遭貶至青州(今山東益州)。雖然被貶,但太宗仍然信任他,將他召回到京城,等寇準行過參拜之禮後,太宗就繼承王位一事征求他的意見。寇準不直接回答太宗的問題,提出了一個選立太子的原則,即立太子一事不可與婦人、宦官和近臣商量,隻要選擇符合天下人期望的即可。太宗聽罷思之良久,然後屏退左右,對寇準提出襄王元侃這一人選。寇準以“知子莫如父”的說法委婉地表達了自己的意見,並督促太宗早下決心。立太子一事就在君臣二人的這次商談中決定了。宋真宋太宗了卻了一樁心事,淳化五年(994)九月寇準拜為參知政事。

  至道元年(995)八月,宋太宗任襄王元侃為開封府尹,改封壽王,立為皇太子。詔命頒下,太子行告廟禮。“還宮路上,京師之人擁道喜躍,曰:‘少年天子也。’帝聞之不懌,召準謂曰:‘人心遽屬太子,欲置我何地?’準再拜賀曰:‘此社稷之福也。’帝入語後嬪,宮中皆前賀。複出,延準飲,極醉而罷。”不久,寇準又加官給事中。

  至道三年(997)宋太宗病逝,太子趙恒(即壽王元侃)即位,即宋真宗。景德元年(1004)七月宰相李沆去世後,宋真宗任命畢士安為參知政事。畢士安進朝謝恩時,真宗告訴他還將拜他為宰相,並就另一個宰相人選征求畢士安的意見。畢士安推薦寇準,說寇準忠誠可嘉,資曆深厚,善斷大事,自己也不如他。

  真宗說:“朕聽說他剛愎自用。”

  畢士安說:“寇準忘身為國,堅持正道,打擊惡勢力。因此一些庸夫俗子嫉之如仇。當今天下百姓雖然安居樂業,但北部邊境常受到遼兵騷擾,危害深重,現在正是起用寇準的時候。”

  領兵中的蕭太後真宗也認為兩人的優缺點可以互相彌補,於是在當年八月間,任命寇準、畢士安為宰相。寇準與畢士安同居相位,二人誌同道合,配合默契。寇準忠直不阿、嫉惡如仇,屢受奸邪小人的彈劾構陷,多賴畢士安為他辯解,才得以免受真宗的懷疑。

  景德元年(1004)十一月,遼兵果然大舉南侵。遼朝蕭太後、遼聖宗親統大將蕭達攬,領兵20萬,進犯貝(今河北清河)、魏(今河北大名)諸地,包圍了瀛洲(今河北河間),兵鋒直指黃河北岸的澶州(今河南濮陽)。敵兵步步深入,朝野震驚。宋真宗召問寇準。寇準認為皇帝禦駕親赴澶州可勝。畢士安也從旁附議,力勸真宗身赴前敵。真宗召集群臣商討進兵方略時,參知政事王欽若主張皇帝南避金陵;大臣陳堯叟請求真宗躲往成都。本來就顧慮重重的真宗,不免動搖起來。寇準知道是王、陳二人擾亂視聽,就厲聲質問:“誰為陛下提出南遷之策,就有可殺之罪。當今皇上神武非凡,武將與文臣又能同心協力,若大駕親征,敵軍就會逃走,即使不退還可以出奇計挫敗遼兵的陰謀,堅守城池,敵勞我逸,可以穩操勝算。為什麽要拋棄宗廟社稷,逃亡到偏遠的楚、蜀之地呢?如果那樣,人心動搖,遼兵乘虛而入,大宋江山還能保得住嗎?”寇準的堅持,使宋真宗決心禦駕親征。

  宋代的戰船和戰車宋真宗率軍北上的途中,又有人舊話重提,議論起南幸金陵之事。真宗又猶豫起來,召來寇準商議。寇準說:“目前陛下隻可進尺,不可退寸。河北軍民日夜盼望鑾駕到來,士氣倍增;如果退回去,萬眾士氣瓦解,敵人乘虛而入,恐怕連金陵也保不住了。”為消除宋真宗的顧慮,寇準還動員將領前來表態,終於使真宗堅定了決心,來到黃河南岸的澶州南城。這時遼兵的聲勢很大。有人勸真宗暫駐於此,觀察敵情,然後再決定進止。寇準力排眾議,執意對真宗說:“陛下不過河,則人心越發不安。若不前進威懾敵兵,我軍絕難取勝。況且,楊延昭、楊嗣、王超等將領已經率領精兵分屯在中山等地;李繼隆、石保吉等將領也已經排開大陣迎擊遼軍;四方各鎮赴援的將領也紛紛趕來勤王;陛下此行萬無一失,為何遲疑不進呢?”真宗於是同意渡河北進。宋真宗到達澶州北城後登上城樓檢閱河北軍民。遠近將士和百姓望見禦蓋旌旗,歡聲雷動。遼兵見此驚愕萬分,以至於擾亂了隊列。

  在前線,宋真宗把軍事大權都交給寇準,寇準號令嚴明,軍隊士氣振奮。有一天,幾千名遼軍騎兵進攻北城,宋真宗親自登城督戰,殺死、俘虜了一大半敵兵,剩下的倉皇逃走。宋遼相持多日,宋軍無懈可擊。

  見此情景,遼軍統帥蕭達攬親自到陣前督察軍情,卻被宋軍射死。蕭達攬一死,遼軍士氣大挫,宋軍更受鼓舞,雙方戰局發生了很大的轉變。蕭太後不敢久陷在中原戰場,便秘密派使臣來到澶州北城,要求議和,並提出了土地、錢絹的要求。本來對抗戰不積極的宋真宗在戰場也是寢食不寧,巴不得趕快結束此役,除對遼方提出的土地要求沒有答應外,對遼的無理要求一概應允。然而,寇準的態度非常堅定,不但不同意饋送金銀且想令遼稱臣並獻出燕雲十六州土地(燕雲十六州被後晉高祖石敬瑭在936年割讓給遼朝),但宋真宗無心久戰,推脫不忍生靈重困,希望早成和議。許多大臣也不願久戰,紛紛在真宗麵前進讒。有人甚至說寇準主戰,是為了借機抬高自己的身價。宋真宗派親信曹利用出使遼營,並授意隻要遼方退兵,每年可贈他百萬金銀布帛。寇準聞訊後,將曹利用召至自己帳下,威嚴地叮囑說:“雖然皇上允許百萬,但你所談的銀兩不得超過30萬,否則,回來後我要砍你的頭。”曹利用到了遼營,經過嚴辭力爭,最後以每年交給遼朝銀10萬兩、絹20萬匹的條件成約而還,雙方約為兄弟盟國。遼在結盟之後引軍北歸。

  寇準在與遼開戰中起了重要的作用,真宗認為他為大宋立下了很大的功勞。然而,因為寇準斥責了主張逃跑的王欽若,所以遭到王的攻訐。

  景德三年(1006)的一天,宋真宗會見文武百官。散朝之後寇準先自退班。宋真宗因敬慕寇準,注目遠送。這一情節被王欽若看在眼裏,他進讒道:“陛下如此敬重寇準,想必是他立下捍衛國家的功勞?”真宗點頭稱“是”。王欽若出其不意地說:“澶淵之役,陛下不以為恥,反以為寇準有功於國,究竟是何道理!”宋真宗愕然。王欽若說:“城下之盟,為《春秋》所恥。澶淵之盟正是在大敵逼近城下而簽署的盟約。陛下以大國皇帝的尊嚴,竟然訂立這種盟約,世上還有比這更大的恥辱嗎?!”這話擊中了宋真宗的痛處,頓使他臉色大變,現出羞怒之色。王欽若繼續火上澆油,說道:“陛下想必聽說過賭博的事。賭徒快要輸光的時候,便盡其所有來作賭注,這叫做‘孤注’。澶淵會戰時,寇準正是拿陛下來孤注一擲的。這豈不是危道嗎?!”

  宋真宗受到王欽若的挑撥,漸漸疏遠了寇準。不久,宰相畢士安病逝。景德三年(1006)二月,真宗罷免了寇準的宰相職務,將其貶為刑部尚書,出任陝州(今河南陝縣)知州。

  @@不入濁流遷武勝進獻“天書”委求全

  寇準被罷相後,朝政被王欽若、陳堯叟等人把持。王欽若與丁謂、林特、陳彭年、劉承珪被人稱作“五鬼”。這些人治國無方,但惑主卻有術。他們迎合真宗心理,大搞“天書”“封禪”活動。這活動一搞就是十幾年,把宋王朝弄得烏煙瘴氣。

  大中祥符元年(1008)正月初三,宋真宗召集文武百官說:去年冬天十一月二十七日將近半夜,我正準備就寢,忽然室內大放光彩,出現了一位戴星冠、穿絳衣的神人,他對我說:“下個月如在正殿做一個月的道場,就會降下天書《大中祥符》三篇。”我肅然起敬,想起身回答,神人已不見蹤影。從十二月初一開始,我就在朝元殿齋戒,建道場以求神人保佑。到今天,正好皇城司來報告,發現左承天門南麵的鴟尾上掛著一條黃帛,派太監去觀察,帛長約二丈,像封著書卷,用青絲繩纏著,隱約看出裏麵有字,這就是神人所說的天降之書。

  宰相王旦立即率群臣稱賀。隨後真宗步行到承天門,派兩名太監爬上屋頂取下。王旦跪進天書,真宗下拜接受,親自放在轎子中,引導到道場,授予陳堯叟啟封。隻見黃帛上寫著:“趙受命,興於宋,付於恒(真宗名),居其器,守於正,世七百,九九定。”真宗跪受後,又命陳堯叟宣讀黃帛上的字。其所寫內容都是讚揚真宗能以至孝至道繼承帝業,希望他保持清淨簡儉,宋朝的國運必能昌盛綿長。皇帝又跪奉天書,用帛裹住後放入金匱。群臣在崇政殿致賀,皇帝賜宴款待。又派專使祭告天地、宗廟、社稷,大赦天下,改年號為大中祥符,賞賜群臣。

  消息傳出,舉國上下歡欣鼓舞,各種祥符紛紛上報。王欽若慫恿宰相王旦等率領文武百官、軍隊將士、地方官員、少數民族首領、和尚道士、社會名流和各地長老24300多人,五次上書,請求舉行封禪大典。真宗命翰林院、太常寺等主管部門研究製定詳細的儀式。

  對天書降臨作過特殊貢獻的王欽若被任命為參知政事,主管封禪大典的日常事務。六月初六,王欽若從乾封縣(今山東泰安)報告:泰山湧出醴泉,蒼龍降臨錫山。不久,木工董祚在醴泉亭以北又見到掛在樹上的一塊黃帛,上麵有字,但不認識。皇城使王居正接到報告,立即奔赴現場,見帛上寫著真宗的名字,趕緊報告王欽若。王欽若躬奉帛書,讓太監飛馬捧往首都。真宗立即在崇政殿召集群臣,又宣布:五月十七日子夜,我又夢見上次見到的神人對我說:“下月中旬,將在泰山賜給你天書。”我馬上密令王欽若等人,一旦發現祥異就立即上報,如今果然與所夢符合。上天如此關懷保佑,我真怕擔當不起呀!

  十月初四,在載著天書的豪華玉車的引導下,真宗一行浩浩蕩蕩離開開封,前往泰山。經過三天的齋戒,真宗登上泰山山頂完成了祭天儀式,第二天又在社首山舉行了祭地典禮。真宗登壽昌殿接受群臣朝賀,宣布大赦天下,文武百官皆升一級,首都開封府與皇帝途經州縣增加舉人名額,特許全國百姓歡慶三天。接著又在穆清殿舉行盛大宴會,還在殿門外為當地父老開宴。十一月二十日,真宗回到開封,群臣的歌頌又掀起新的高潮。十二月初五,真宗在朝元殿接受尊號,封禪大典圓滿結束。

  其實,天書、祥符、封禪等等都是真宗與“五鬼”編造的騙人把戲,其真實目的不過是為了樹立真宗的威信而已。寇準雖然遭貶地方,也對此頗感不滿,不過因為正遭貶斥,不能發表觀點罷了。真宗的初步目的達到後,也漸漸對王欽若之流的阿諛奉承失去了興趣。

  王旦大中符七年(1014)六月,樞密使王欽若、陳堯叟因罪免官。宰相王旦便趁機推薦寇準,把他調進京師,委任為樞密使。寇準上任後又與五鬼之一、新任三司林特勢成水火,格格不入。林特當時正蒙厚寵,負責征收河北地區的絹帛,催逼很急。寇準暗中幫助轉運使李士衡從中阻撓,還請求懲治三司長官及其屬吏。由於不能滿足朝廷的奢侈費用,宋真宗對寇準不滿。王旦不敢違抗聖意,隻得批評說:“寇準好人懷惠(希望別人懷念自己的恩德);又人畏威(又喜歡別人畏服自己的聲望),皆大臣所避(這都是做大臣者應當避免的弱點),而準乃為己任(寇準卻認為這是應該的),此其短也。”王旦所說的的確是事實。王旦自己不僅能容忍寇準平日的挑剔、頂撞,而且竭力保護這個剛正、賢能的同年。他曾多次向真宗褒揚寇準,但僵局仍無法挽回。大中祥符八年(1015)四月,寇準終於又被免職,左遷為武勝軍節度使。天禧元年(1017)宰相王旦病死,死前又推薦寇準為相。然而真宗卻任命王欽若為相。

  天禧三年(1019)三月,為討宋真宗的歡心,巡檢朱能與內侍周懷政通謀,偽造了“天書”放在長安西南的乾祐山。當時寇準已調往此地任永興軍長官。宋真宗很想得到所謂的“天書”,但一些大臣極言此事虛妄無稽,一再勸阻。這時有人獻計,如能讓寇準進獻天書,官民才能信服。於是,真宗命周懷政曉諭寇準。寇準開始並不願做這種荒誕不經的事情,後由於女婿王曙從中慫恿才勉強同意。當時,寇準有個門生鑒於朝中群小盤結、人情險惡,寇準過於剛直不阿,日後難以脫離官場橫禍,便向寇準獻策:走到半路假稱有病,上書堅決請求補為外官為上策;見到皇帝立即揭發天書是假,可保全平生正直的名聲,這是中策;假如再進中書省為宰相,是下策。但是寇準在外為官實在是太久了,他急於進朝去施展自己的抱負。身處名利之間難以自拔,寇準最終還是謀錯一籌,違心地到朝中從事逢迎。宋真宗見寇準進獻“天書”,自然大喜過望,親自將他迎入禁中。天禧三年(1019)六月,王欽若因罪免相,寇準接任宰相,兼任吏部尚書。

  進獻“天書”是寇準一生中最大的失策。寇準在一個錯誤的時機、用錯誤的手段再進中書為相。此事大大降低了他的威望,也使他從此陷入難以自明的是非漩渦之中。當時陝州著名隱士、詩人魏野曾就進獻天書一事,寫詩諷刺寇準。寇準對此也深悔莫及,曾寫律詩《贈魏野處士》以答之:

  人聞名利走塵埃,惟子高閑晦盛才。

  欹枕夜風喧薛荔,閉門春雨長莓苔。

  詩題遠岫經年得,僧戀幽軒繼日來。

  卻恐明君征隱逸,溪雲難得共徘徊。

  @@錯把奸賊做梁棟遠謫天涯斷魂幡

  當寇準在宦海中搏擊的時候,有一個人進入了他的視野。這個人就是丁謂。丁謂(996-1037),字謂之,後更改為公言,長洲(今江蘇蘇州)人。淳化年間進士。以後升為夔州路轉運使,任上在解決民族糾紛方麵很有成績。以後入權三司鹽鐵副使、知製誥、判吏部流內銓。景德四年(1007),遼進攻河北,丁謂被任命為知鄆州兼齊、濮等州安撫使,提舉轉運兵馬巡檢事,他負責組織部署難民渡河及守備任務,表現出相當的才能。第二年被召為右諫議大夫、權三司使。他還主持整理了《會計錄》,得到褒獎。丁謂通曉詩、畫、博弈、音律,機敏有智謀,奸狡過人,善於揣摩人意。

  寇準素來尊用有才氣的人,但他隻看到了丁謂有才,卻未能及時察覺丁謂的無德,甚至在他人的警告下仍不覺悟。宋歲朝圖早在真宗即位之初李沆當宰相的時候,寇準就舉薦過丁謂,李沆說:“綜觀丁謂的為人,難道可以使其位於他人之上?”寇準卻尖刻地回敬說:“像丁謂這樣的才氣,難道能夠長久使其位在他人之下?”李沆說道:“日後你總會想起我這句話的。”寇準當時很不以為然。宋真宗大中祥符年間,丁謂誘導朝廷君臣封禪祀神,從事虛誕邪僻的活動,寇準的同年張詠對此義憤填膺。大中祥符八年(1015),張詠病重時,還上疏要求殺掉丁謂,其中甚至提出“請斬丁謂之頭懸於國門,以謝天下,然後可斬張詠之頭懸於丁氏之門,以謝丁謂”,實際上是以死極諫。可是這仍未引起寇準的警惕。寇準在最後一次入相不久,竟然盛讚丁謂,並推薦他擔任了參知政事,作為自己的副職。

  丁謂當上副宰相以後,開始時對寇準仍然十分謙恭。一次中書省宴會群僚,寇準在豪飲之後,被羹湯沾汙了胡須。丁謂見到後連忙走過來,慢慢地為寇準拭抹胡須。寇準見他這般奴顏婢膝的行徑,不由得心生厭惡,就用輕蔑的口吻譏笑說:“你現為參政,本國家堂堂重臣,怎能為長官拂拭胡須呢?”在大庭廣眾之下,這種尖刻嘲諷簡直羞得丁謂無地自容。從此,他暗自懷恨在心,開始尋找機會陷害寇準。

  同年十二月,宋真宗任命曹利用、丁謂為樞密使,執掌軍機。曹利用與寇準結有宿怨。當初寇、曹曾同在樞密院分任正副長官,寇準素來輕視曹利用的品行、才氣,商議事情時每有分歧,寇準動不動就用不屑置辯的口氣訓斥曹利用,說他是一介武夫不能識大體。澶淵之盟前夕,寇準又說過將殺曹的話,因此曹利用久已懷恨在心。如今曹、丁聯合,手握重權,又得寵於真宗皇帝,其勢力已足以與寇準分庭抗禮。

  天禧四年(1020),真宗得了風癱病,朝中大事多由劉皇後主持。劉皇後是四川人,她娘家人曾經依勢搶奪百姓鹽井。真宗顧及到劉皇後的麵子,準備赦免,但寇準鐵麵無私,請求依法懲處。劉皇後於是與寇準也結下冤仇。劉皇後主政後,凡事都征求丁謂的意見,而將寇準為首的一班忠臣撂在一邊。此時寇準等人已將丁謂的真麵目看得很清楚,極力抗爭。於是,寇準、向敏中等元老重臣都上奏建議應選擇正大光明的大臣輔佐太子監國。寇準還特別指出:“丁謂、錢惟演是奸佞之人,不能輔佐少主。”意在反對劉後預政,反對丁謂專權。病中的真宗也意識到丁謂專權的嚴重局勢,批準了寇準等人的上奏。寇準讓知製誥楊億秘密起草太子監國的詔旨,並且準備與楊億一起輔政。

  可計劃泄露,丁謂與劉皇後等人立即在真宗麵前汙蔑寇準要挾太子奪朝廷大權,架空皇上。宋真宗在慍怒中也忘記事前曾經商定過傳位之事,竟昏庸地罷免了寇準的宰相職務,降其為太子太傅,讓他擔當有名無實的職務。隨後挑選當時最小的地方“萊”,封寇準為“萊國公”。同年七月李迪和丁謂並任宰相。

  寇準謀事不密,連連失利,致使政局急轉直下。周懷政見形勢愈趨險惡,深感不安。他鋌而走險,策劃了尊宋真宗為太上皇、立皇太子為帝、廢皇後、殺丁謂、任寇準為相的方案。這件事被客省使(接待外使的長官)楊崇勳察覺,報告了丁謂。丁謂連夜找曹利用商量對策。第二天,丁、曹立即上奏皇帝和皇後。宋真宗暴怒,要嚴懲寇準。幸有人從中斡旋,寇準才免於其難。後丁謂與劉皇後合謀揭發了朱能偽造天書一事,意即指寇準也參與造假。當年七月,宋真宗將寇準貶為相州(今河南安陽)知州;八月,丁謂又偽造旨意,將寇準遠遠地徙為道州(今湖南道縣)司馬。

  寇準再次罷相後,丁謂任宰相,他把寇準一貶再貶。乾興元年(1022)寇準被放逐到邊遠的雷州(今廣東海康)去當司戶參軍,等於被發配到那裏去充軍。到雷州後,寇準生活艱難,身體很快垮下來。第二年秋天在憂鬱中病逝。

  排擠走寇準等一班清正大臣之後,丁謂更是橫行不法,為所欲為。京師官民憎恨丁謂,懷念寇準,編了幾句順口歌謠:“欲得天下寧,當拔眼中釘;欲得天下好,莫如召寇老。”在貶寇準去雷州的同年六月,丁謂也因夥同內侍雷允恭擅自改動建造黃帝陵墓的計劃,獲罪免官。不久,又查出他勾結女道士劉德妙欺君罔上。兩罪並罰,丁謂被貶為崖州(今海南島)司戶參軍。

  丁謂到崖州的途中要經過雷州。寇準聽到丁謂將到的消息,就派人攜帶一隻蒸羊,在雷州邊境送給丁謂,一方麵借以表示自己的胸懷,另一方麵有將丁謂拒之於門外的意思。丁謂遠放南國,舉目無親,長途跋涉,也頗有些心力交瘁,想在雷州休息幾天。但寇準把仆人、衙役全部關在府內盡情飲宴、賭博。丁謂知道自己沒人招待,隻得訕訕而去。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