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三、豬象同科與耽耳習俗

頭大有保,耳大有福。從民間流行的這種說法中,不難看出古人以耳朵闊大為美為吉相的心理。崇尚大耳朵的仿生學因素之一,就在於豬神形象的外在特征也是大耳。遠古時期既然曾有一種普遍崇拜豬神的信仰,那麽豬在外觀上肥頭大耳的特點當然不會像今人那樣以為難看,而會被初民視為美好和美滿的象征。相形之下,我們人類的耳朵畢竟小得微不足道。假如那位聖人生出超常的大耳,自然會被看成非凡的吉兆。神話想象可以幫助人超越任何自然和生理的界限,於是聶耳國、儋耳國之類的傳說應運而生,不脛而走。

《山海經?海外北經》說聶耳國之人的特點是“兩手聶其耳”。什麽叫“聶其耳”呢?郭璞注說是“耳長,行則以手攝持之也”。人類生出這種大到需要手來拿持的耳朵,日常生活中顯然毫無經驗基礎,是神話式的誇張產物,其取象和聯想之源似乎非豬莫屬。唐人李冗《獨異誌》說《山海經》有大耳國,其人睡覺的時候用一隻耳朵當席子,另一隻耳朵當被子蓋。這樣大到超過身體的耳朵,不僅人類中沒有,動物界中亦難找到。

與聶耳國相近的記載是見於《山海經?大荒北經》的儋耳之國。郭璞注說:“其人耳大下儋,垂在肩上。朱崖儋耳,鏤畫其耳,亦以放之也。”這種能垂到肩上的長耳在古書中時有記述,不能看成純然虛構。《後漢書?南蠻傳》說“其渠帥貴長耳”,可用人工製作而成,具體方法是:“穿耳縋之”;其效果則是“垂肩三寸”。宋人周去非《嶺外代答》甚至認為“南蕃”崇尚大耳是取法佛相莊嚴,“故作大環,以墜其耳,俾下垂至肩”。

這一聃耳之俗不隻我國有之,域外亦常有報道。如澳洲原住民的某些部落也以人工製成的大耳為美。其製作方法是,“男孩與女孩把逐漸增大的木柱插進耳中,未婚男子及長老則戴鏈形的耳圈和手鐲。”又如南美洲的印加帝國貴族,被入侵的西班牙人稱為“大耳朵”,這是“因為他們在耳上穿孔,嵌入裝飾的耳塞,並不斷增大耳孔,直至將近垂到肩部。”這些民俗現象足以表明,兩耳垂肩之說並非無中生有。

相傳我國第一位哲學家老子就有垂肩的大耳朵。他的名字叫李耳,號老聃,不是沒有來由的。清代畢沅《道德經考異序》便論述了聃、儋、?等字的通用關係。他寫道:

古聃、儋字通。《說文解字》有“聃”字,雲“耳曼也”。又有“?”字,雲“垂耳也。南方儋耳之國”。《大荒北經》《呂覽》“?”字並作“儋”。又《呂覽》老聃字、《淮南王書》?耳字皆可通。《說文解字》又有“耽”字雲:“耳大垂也。”蓋三字聲義相同,故並借用之。

如此看來,老聃的門徒或後人稱其名曰“老”、“聃”、“?”,是推崇他們的師長或祖爺的“大耳”及其所象征的尊貴、美好、聰智、壽考。大耳是一種尊號,一種榮稱。“老聃”不妨理解為大耳的老思想家之雅號。

不僅我國的第一位大哲人生有異耳,相傳我國第一位建國的帝王大禹也以特異的耳朵為外表特征。所謂“禹耳三漏”之說,有人解釋為有三個耳道,也有人理解為耳大多曲的意思。《淮南子?修務訓》雲:“禹耳參漏,是謂大通。”高誘注:“參,三也。漏,穴也。大通天下,摧下滯之物。”至於三國時的蜀主劉備如何長得兩耳垂肩兩手過膝,一副十足的貴人之相,早已被小說家們渲染得盡人皆知了,故不必再費筆墨。

佛教中透露的信息表明,在古代印度也曾流行以耳大為美為貴的社會習俗。唐玄奘譯《大般若波羅蜜多經》中就說,如來耳厚廣大修長。我們在佛教造像上看到的情景也都是修長大耳。有學者認為中國古代崇尚大耳是受印度影響的結果。也有學者認為這種說法忽略了在佛教傳入中國之前本土已有聃耳之俗的事實。至於說到本土先民崇尚大耳的起因,下述觀點較有代表性:

遠古人類中盛行模擬巫術,他們相信相似的事物可以互相交通,可以產生相同的結果。因此,人們如果想得到某種事物,隻要把這種事物模擬出來就可以達到預期的目的。對自己崇拜的動物,原始人努力使自己在外貌上與之接近,使自己與崇拜的動物屬於同一族類。……大耳習俗正是起源於這樣的模擬巫術,它是對豬耳的模擬,是遠古人類崇拜豬神的結果。

這樣的解說是否很周全呢?我們至少還可以舉出另外一種以大耳為突出特征的動物――大象,作為聃耳習俗仿生學淵源的又一重考慮因素。其實,在我們的漢族文化中,豬與象本來就被視為同類動物。這種類同的緣由從豕字與象字的結構對應上就不難看出。原來造字者在創造“象”這個字時,隻不過是在已有的“豕”字表象上再加上一個表示長鼻子的符號而已。民間成語中常說的“豬鼻子插蔥,裝象”,更直接點出了二者同科的基本類似之處。好似豬與象的根本差別不在於種和屬方麵,僅僅在於有無那大大長長的鼻子。

一部連環畫冊為小讀者講述了如下故事:一頭大象的鼻子不幸被人砍下來,象就變成了豬。從此就有了豬這種動物。這個故事屬於所謂推源神話,旨在說明豬來源於象的道理。能夠作出這種稚拙推斷的理由顯然還是豬和象在肥碩體貌上的表麵相似吧。

無獨有偶,《太平廣記》中的一則故事卻又講述出象源於豬的道理:後唐年間,徐州軍營中擬殺一母豬。動刀前夕,軍營首腦夢見那豬對他說:請莫殺我。我懷的胎不是豬。您若高抬貴手放我一條生路,我當厚報,使您家富有。第二天,這人忘了昨夜的夢。就照常殺了母豬。剖開肚子,發現它腹中懷的果然不是豬,而是一隻小白象。

按照龍生龍,鳳生鳳的邏輯,不論是象變豬還是豬生象,都是不可思議的。然而,民間故事卻一再向人們證明,豬和象就是同一類生物。如果說豬和象最突出的外在差別就在於鼻子的話,那麽二者最接近的外在標記就應是大大的耳朵了。在初民的神話思維中,豬和鹿僅僅因為都是偶蹄的,就被視為同科;同理,豬和象僅僅因為都有奇大如扇的耳朵,當然也可歸為一類。有學者說:“由於象自古被中國人看做一種瑞獸,所以,豬也許在這一點上沾了點象的光。”殊不知,在象成為中國人心目中的瑞獸之先,豬作為生命崇拜的對象,早已享有如此殊榮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