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三、無“豕”不成“家”

以圈養方式飼育家豬,很可能是我國先民在四大發明以前最早的一項發明。對此,史書中雖無明文記載,象形的漢字卻提供出寶貴的證據,讓人不由得不相信。一個“家”字,分明取象於房舍下有豕,是對野生之豬實行家養的曆史寫照。

古往今來,人們在麵對這個字的解說時總不免顯出某種茫然。家的概念明明指人之家,為什麽不用舍內有人的表象,卻偏偏要用舍內有豬呢?距今六千年的西安半坡新石器時代遺址的發現,為解答這個難題提供了實物證據:半坡人居住的圓形屋中便有一部分空間作為豬舍。這是定居農耕民族飼養家豬的先進經驗模式。家宅中的豬舍本可以兼用做人排泄糞便之處,這便是與“家”字的取象十分近似的“?”字的語義基礎。早在甲骨文中就有了這個“?”字,古書中或解為廁所,或解為豬圈,實際上這兩義本是相通的。由於曆史的發展,人類居住條件的改善,豬圈兼廁所從家內移到家外,久而久之,“家”字的取象之源被人淡忘,這個字的造字本相就變得難以理解了。

“家”字所從之“豕”,在甲骨文和金文中常填筆寫作“?”,這無異於標示出公豬之勢,略相當於後世之“?”。許慎《說文解字》釋“家”字雲:“家,尻(居)也。從?省聲。”這個解釋認為“家”字的發音來源於指代公豬的“?”字。當初的造字祖先為何偏要選中公豬來會意表達“家”呢?古希臘的牧豬奴不是隻把傳種的母豬趕進欄內睡覺嗎?有學者解釋說,在父係家族公社中,成員們“同居共財”。體格健壯的?用做種豬,本身也是一種重要財富,將其單獨喂養於家中,是富有的象征。高式武先生說:

據研究,“家”字字義是指人居,字從“豕”,所以示其畜豕,亦所以示其富有。斯時有“富有”,“食肉”,“畜豬”而稱“家”,和“非富有”,“不食肉”,“不畜豬”的分別。反映了殷代及其以前相當長的一個曆史時期,人們早已把畜豬當做占有財富的重要標誌了。

按照這一看法,沒有一定的財富就不成其為“家”,而沒有豬就談不上財富,所以“無豕不成家”之說反映的是家庭經濟方麵的物質基礎。另一種可能的解說是:雄獸因性暴烈難馴,比雌獸更需嚴加看管調教。非如此則不足以改變其野性。因而除了采用閹割去勢使其柔弱化以外,限製活動範圍也是有效的馴化方式。從做桎梏和係繩索到設欄造牢,甚至發展為人豬同舍的居處方式,飼豬者發現這不僅使雄畜大大地溫順起來,而且膘肥體壯,最適宜用來祭祀和食用。

還有人從人與豬在基本生存方式上的相似處著眼,來解釋“家”從“豕”的理由。如梁實秋先生寫道:“倉頡造字,天雨粟,鬼夜哭。雖是神話,也頗有一點意思。‘家’字是屋子底下一口豬。屋子底下一個人,豈不簡潔了當?難道豬才是家裏的主要一員?有人說豕居引申為人居,有人引曲禮‘問庶人之富數畜以對’之義,以為豕是主要的家畜。我養過幾年豬以後,頓有所悟。豬在圈裏的工作,主要的是‘吃、喝、拉、撒、睡’,此外便沒有什麽。圈裏是髒的,頂好的衛生設備也會弄得一塌糊塗。吃了睡,睡了吃,毫無顧忌,便當無比。這不活像一個家麽?在什麽地方‘吃喝拉撒睡’比在家裏更方便?人在家裏的生活比在什麽地方更像一隻豬?”如此立論主要來自生活經驗的類推和聯想,可以說是一種“悟”出來的個人性的東西,在邏輯上欠推敲,其說服力也就難免要打些折扣。

古文字學家中有一種意見,認為不應從後代的世俗意義上去看“家”字的起源,而應采取曆史還原的視角,透視出家畜在上古宗教生活中的作用。陳夢家先生指出:

《爾雅?釋宮》:“牖戶之間謂之?,其內謂之家。”家指門以內之居室。卜辭“某某家”當指先王廟中正室以內。

唐蘭先生認為早在新石器時代的陶文中就可辨認出“家”字了,如“莒縣陵陽河和諸城前寨大汶口文化陶器上發現的四個字,就其結構與甲骨文的家字一樣。”王明閣先生還結合大汶口墓葬中隨葬豬頭的情況,認為“家”在卜辭中亦為祭祀祖先的宗廟。

孤立起來看,“家”為宗廟說不免讓今人感到疑惑,但是若把該字同其他具有類似構造的字聯係起來考查,其說服力就大大增強了。例如從屋下有牛會意的“牢”字,還有從屋下有羊會意的“?”字。後者今天已看不到,唯獨保留在商代甲骨刻辭中。這裏的“牢”和“?”都毫無疑問指宗廟祭祀用牲而言。董作賓先生認為:“?義同牢,用法有別。疑即牛為太牢,羊為少牢之義。少牢即小牢,太牢即大牢也。”這一看法與《大戴禮記》中“牛曰大牢,羊曰小牢”的記載相吻合。後代祭禮凡稱牢則不隻用一種犧牲。《周禮?大行人》“禮九牢”句注雲:“三牲備為一牢。”三牲指的是牛羊豬,三者齊備方可稱牢。相比之下,“家”大概僅指用豬一種犧牲的祭祀場合吧。某些地區的信仰民俗中有以豬為家神的情形,很可能是古代祭豬禮俗的演化發展。

由於古代祭禮本相的遺失,“?”字被後人廢棄不用,“牢”字專指豢養牲口的畜欄、關押罪犯的監牢,“家”字也就成了家庭、家室、家屋、家族、家鄉、家園的專用詞素,它與豬的原始聯係終於埋沒無聞。有人從古書中尋覓旁證,對“家”作如下解說:古人喜歡養豬,可從當時一些部落名稱上得到驗證。如三千年前有個部落叫“豕韋”(在今河南省滑縣東南);西周時有個部落叫“彘”(在今山西省霍縣)。可見,部落可取豬之名,造字者把家和豬聯係起來,也就不足為奇。然而,《新笑林廣記》還是對“家”的所以然提出具有代表性的疑問:

說“家”字是指事字,不一定每家都有豬;說它是形聲字,卻沒有聲旁;如果是會意字,那麽,家裏東西很多,為什麽一定要用豬會意?

這位多疑的作者還鬥膽建議,把“家”寫成“?”,理由是:“一門之內,眾人居焉。”這可真是一廂情願之舉。文化變遷的曆史軌跡在這樣的改動之後恐怕就要永久湮沒無聞了。

鑒於文化傳統的巨大慣性力量,養豬在農畜並重的華夏文明中曆經數千載的曆程,對於許多地區的普通農民家庭來說已經成為天經地義的事情。“無豕不成家”的古訓也自然可以演化出全新的理解。以下便是梁實秋先生從他在農村中的生活見聞中提取的一個很有說服力的例子:“我在鄉間居住的時候,女傭不斷地要求養豬,她常年吃素,並不希冀吃肉,更不希冀賺錢,她隻是覺得家裏沒有幾隻豬便不像是個家。雖然有了貓狗和孩子還是不夠。我終於買了兩隻小豬。她立刻眉開眼笑,於撫抱之餘給了小豬我所夢想不到的一個字評語曰:‘乖!’孟子曰:‘食而弗愛,豕交之也;愛而不敬,獸畜之也。’我看我們的女傭在喂豬的時候是兼愛敬而有之的。”讀到這段文字的人,也許再也不會懷疑“無豕不成家”在中國文化中的充分意義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