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五、烏將軍與黑相公

梁實秋筆下寫到豬之外觀,覺得實在難以恭維,便一開篇就從顏色上作文章:“豬沒有什麽模樣,笨拙臃腫,漆黑一團。四川豬是白的,但是也並不俊俏,像是遍體白癜風,像是‘天佬兒’,好像還沒有黑色來得比較可以遮醜。”正由於我國境內自古以來所飼養的家豬大多為遍體黑色,所以有好事者為豬起了一些以顏色為標記的文雅稱號或別名,如烏金、烏將軍、黑相公、黑麵郎、烏鬼,等等。這些別名不僅在民間口耳相傳,不脛而走,見諸古代文獻者亦不在少數。

烏金一名,首見於唐代筆記。《朝野僉載》:“拱州有人畜豬以致富,因號豬為烏金。”養豬致富之路在我國自古及今都為人稱道,用烏金一名來稱豬,表達了對豬的美好寄托。與此相關的民間故事甚至形成了一個專門類型,被學者命名為“逗金豬型故事”。流傳於吉林前郭爾羅斯地區的《五隻小金豬》便是一例。

一闖關東的山東老漢來到塔虎古城,靠種甜瓜為生。一日,一外地來的尋寶人要以高價收買老漢的看瓜窩棚。尋寶人告知,遠古時,天宮裏的看豬小童貪玩,從天宮拔了一支天燭,借亮向下界跑來,他看守的天豬也跟著跑了下來。尋寶人得知老漢窩棚裏的一根紅裏透黑的木杆子,便是天燭,便與老漢商議於大年三十年夜子時,點起天燭捉拿天豬。年三十晚,點起天燭,眼前出現了一個從未見過的神奇世界:十雙金豬向他們走來。尋寶人用紅高粱逗引天豬到他準備好的簸箕裏。五雙金豬好久都沒有走近,到最後,眼看一頭豬要走進簸箕裏,老漢一腳踹滅了天燭,一切都不見了。要到手的五雙金豬――五塊大烏金也不見了。

這個故事充分體現了民間心理以豬為寶的觀念,可為烏金一名提供旁證。金子本為金黃色,烏金雖為黑色,其價值卻可與黃金相比照。生物學家告訴人們,豬之所以多為黑色,這完全是人工畜養以後的結果。因為野生動物的毛皮不宜呈現為黑色或淺色。獸類之中除了極強悍者如豹和熊有純黑的以外,很難看到那樣的顏色。黑和白的色彩在大自然中顯得過於鮮明,很容易暴露自身和招引攻擊。家畜生活在人的保護之下,其受天敵攻擊的概率要小得多,這就使其毛色變黑有了一定的安全保障。通體純黑的家豬在自然造物中顯得格外突出,人們著眼於色彩特征為其起諢名,也就成了約定俗成的了。

比烏金之名少一點發財致富的寄托,而多一點戲謔味道的是烏鬼。清人厲荃《事物異名錄》卷三十七引《承平舊纂》雲:

桂林風俗日食蛙。有來中朝為禦史者,或戲之曰:“汝之居乃蛙台也。”答曰:“此名圭蟲,豈不勝於黑麵郎哉。”黑麵郎謂豬也。

同書又引《懶真子》雲:

老杜詩雲“家家養烏鬼”,《筆談》以為鸕鶿,非也。仆見一峽中士人言:“烏鬼,豬也,峽中人家多事鬼;家養一豬,非祭鬼不用,故於豬群中特呼烏鬼以別之。”此言良是。又鴉亦名烏鬼。

比烏金和烏鬼更有知名度的外號是烏將軍。其得名由來在於一篇同名的唐傳奇,又名《郭元振》。故事講到郭元振在開元年間下第,自晉之汾,夜行失道,走進一宅,見堂上燈火通明,卻不見人。但聞女子哭聲。上前詢問,女子答曰,妾鄉有烏將軍,能禍福人。每歲鄉人擇美女嫁焉。我父受鄉人錢財,把我灌醉送到這裏等候烏將軍,一更時就要到來。郭元振聽後大怒,發誓要解救這一女子,不成功便以身殉死。過了不久,烏將軍一班人馬到來,郭元振上前行禮說,我聽說今夜有嘉禮,特前來為相。烏將軍高興讓座。不料郭取佩刀砍斷將軍手腕,將軍失聲而逃。天明後看那被砍下的手,原來是隻大豬蹄。又令鄉人執弓矢尋血而行。人大塚中,見一大豬無前蹄,因失血過多而死。這則傳奇先講述烏將軍每歲娶美女之事,最後才讓他現出豬的原形,結局雖有些出人意料,但還是首尾圓貫,名實相符,而且給讀者留下回味的充分餘地。烏將軍名號雖雅,其實不過是個假冒人形的淫欲豬精,成語所說的衣冠禽獸,正可用在這一形象身上。

與烏將軍的命名具有異曲同工之妙的是黑相公。相公之名,本為古人用來指稱宰相。顧炎武《日知錄》卷二十四寫道:“前代拜相者必封公,故稱之曰相公。”解釋了此名的由來。王粲《從軍》詩雲:“相公征關右,赫怒振天威。”這裏的相公指的是曹操。後來相公一名的用法擴大,凡上層社會中青年男士皆可稱相公。《通俗編?仕進》:“今凡衣冠中人,皆僭稱相公。或亦綴以行次,曰大相公、二相公。”以上材料表明,相公一名的意指可廣可狹,但都用於對有身份的男子之尊稱。將此名號轉用於豬類,這同黑麵郎之類戲稱一樣,確實包含了某種反諷的意思。韓少功《馬橋詞典》記述湘西農村的民間方言與民俗,便有“黑相公”一節:

一天夜裏,突然聽到村裏有人大喊大叫,“嗬――嗬――嗬”的聲音此起彼伏,片刻後狗也吠成一片,好像出了什麽大事。我爬下床開門來看,原來是一隻大山豬竄入村了,被男人們刀砍棒打,留下一線血漬和幾束脫落的豬毛,不知跑到哪裏去了。男人們都說可惜可惜,意猶未盡地朝黑黝黝的嶺上又“嗬”了一陣。

……他們把山豬叫“黑相公”。

這種叫法可真是雅俗顛倒、文野互換,體現著民間特有的幽默感。看來中國老百姓在為動物起名方麵,有著某種貫通古今的智慧措辭。無論是一千年前的烏將軍,還是一千年後的黑相公,都會敷衍出一套動聽的故事。那麽再過若幹年、若幹世紀,與國人的日常生活密切相關的豬又會增生出哪些有趣的名號,敷衍出多少軟幽默的故事呢?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