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七節

  文君和韋曉晴隻要單獨在一起時,便開始吵架。並不因為什麽,總是韋曉晴在找茬,她似乎心情不好,文君也隻能謙讓著,想盡一切辦法與她和好。來來往往之中,文君的心情也不好了,煩惱的時候,文君就想,這樣下去還不如散夥,於是他一連幾天也不理她,倆人就跟陌路人似的。

  幾天之後,文君先沉不住氣了,他想到了她種種好處,還有他們在一起的快樂時光。然後文君就給她打電話,她剛開始反應很冷淡,他在電話這端說上十句,她才說上一句。總之,他說的都是檢討自己的話,不知哪一句話把她打動了,然後她才和他說活,說著說著,倆人就像當初一樣,說的都是一些愉快的話題。半晌之後,倆人自然都有些動情,她就在電話那端千嬌百媚地說:我想你了。

  倆人已經許久沒有在一起了,他何嚐不想她呢。他沉吟了片刻,終於下定了決心。在韋曉晴和他吵架的時候,他當然知道為什麽,她已說過無數遍不喜歡辦公室裏偷情了。他找到了一家賓館,價錢也能接受,看樣子也很安全。這次,他就說出了那家賓館的名字,讓她一個小時之後去那家賓館等他。她自然有些喜出望外,高高興興地放下了電話。

  他的電話是在外麵用手機打的,打完電話,他有些悲壯地回到家裏,他不看馬萍的目光,而是一邊穿衣服一邊說:我今晚有事,要是早就回來。

  他說完這句話,仿佛下了很大的決心。馬萍對他的舉動似乎有些吃驚,但還是帶著幾分關切的語氣說:是單位有事吧。

  他隻好答:是,有個文件急著搞出來。

  說完便頭也不回地從家裏走出來,他不敢猶豫,怕下不了離開家的決心。往那家賓館去的路上,他的心裏一直覺得挺對不住馬萍的。直到見到早已等在那裏的韋曉晴,他的心情似乎才好了一些。

  很順利地開了房間,倆人一前一後地向房間走去,一進門,韋曉晴便把他抱住高興得跟個孩子似的。在文君的印象裏。這是韋曉晴最高興的一次。

  接下來,韋曉晴就迫不及待地鑽進衛生間去洗澡了,文君坐在沙發上打開了電視。他要讓自己平靜下來,適應這種心理的轉換,隻到這時,他才發現,韋曉晴把明天上班的包都帶來了,也就是說,韋曉晴並沒有打算完事就走,而是想和他在這裏過夜。不知為什麽,他又一次想到了馬萍。

  韋曉晴洗完澡出來,她赤裸著身體,很快就上床了,然後衝著發愣的他說:還不快去。他隻好走了進去。在洗澡的過程中,韋曉晴的誘惑占了上風,當他走出來的時候,身體已經有了反應。

  倆人畢竟已有一段日子不在一起了,在這期間,他也衝韋曉晴暗示過,希望她下班後留下來,但還沒到下班時間,她就背著包氣呼呼地走了。

  在電話裏她衝他說:我不希望你這麽對我不負責任,我和你在一起,圖你什麽了,你說呀。

  他說不出來,總是覺得愧得慌,在家裏他覺得對不住韋曉晴,和韋曉晴在外麵,他又覺得對不住馬萍。

  倆人躺在賓館的床上平息下來後,她把頭伏在他的胸前,嬌羞地說:我再也不在辦公室裏做了。

  那一瞬間,一股巨大的情懷湧遍他的全身,他很快地說:好,我答應你。

  她說:咱們要是永遠這樣該多好呀。

  他抱住她的手臂用了些力氣,算是對她的回答。

  她說完這句話,便閉上了眼睛,激動過後的平靜就是困倦,她似乎睡著了。他卻一點睡意也沒有,借著床頭的燈光,看到了電話,雖然他知道馬萍不可能知道他在這裏,可他還是擔心那電話會響起來。這時,他想起了馬萍,不知馬萍睡了沒有,是不是在等他。他望了眼懷裏的韋曉晴,她正在發出均勻的鼾聲,他知道自己,不管是身體還是靈魂,很難離開韋曉晴,但他又不敢說什麽時候就會失去馬萍。他更不敢想,她有一天發現了他和韋曉晴的關係後,會做出什麽樣的反應。這一切,他都不敢預料,總之,兩個女人他都不願意失去。失去馬萍便意味著失去家庭,失去韋曉晴也就失去了快樂。他知道,遲早有一天,他會失去一方的,這麽想過之後,他的心裏空前的竟有一份悲涼。

  不知什麽時候,韋曉晴睜開了眼睛,發現他還沒睡,便呢喃著說:怎麽還不睡。他說:看你呢。她把自己的身體更深地埋在他的懷裏,他又有了一份激動,把她壓在自己的身下,他也說不清自己為什麽會這麽能幹,在和馬萍過夫妻生活時,他從來沒這麽能幹過。

  有一次,韋曉晴在他身下情不自禁地說:你是我遇到過的男人中最棒的。

  不知為什麽,他沒有醋意,相反,她的這句話更增加了他的激情,這是韋曉晴對他說的話,如果是馬萍說的這句話,他會容忍嗎?事後,他想,因為韋曉晴不是他的妻子,隻是他眼下的情人。他再和韋曉晴發生關係時,便多了些惡狠狠的成分,韋曉晴似乎很欣賞他的這種粗暴。

  從那以後,一個月他總要想辦法開兩次房間和韋曉晴約會。

  剛開始韋曉晴對他的這種舉動,表示了接受和愉悅,隨著時間的流逝,她又開始抱怨起來,兩個人,每個月才能約會兩次。文君不是舍不得錢,重要的是,他不忍心,也沒理由頻繁地在外麵過夜。就是這樣,他也不知道馬萍是怎麽想的。好在,馬萍一次也沒有問過他。他每次在外麵過夜,自然找出一些理由,除開會之外,還說一些朋友聚會等等。馬萍並沒有多說什麽,每次都很愉快地為他放行。每次他走出家門,心裏都沉甸甸的,滋味複雜。

  在韋曉晴的不滿聲中,文君又進一步作出了妥協,他隔三差五地陪韋曉晴逛街,有時是周末,有時是在下班後。他陪韋曉晴逛街時,總是興致很高,看這看那的,有時並不買什麽,隻是看看。

  當初,他和馬萍談戀愛時也逛過街,結婚之後,他就不陪她了.一提起逛街,他就發愁,有了女兒之後,這樣的機會更少了,現在女兒大了一些,他們倒是有機會了,可他仍然不喜歡逛街。

  逛完街,倆人有時在快餐店,或者什麽地方隨便吃頓飯,直到這時,他便開始著急回家了,一次次地看表,韋曉晴注意到了,馬上就不高興了。他注意到了這種不高興,馬上就說:怎麽了你?她沉著臉說:你是不是著急回去看她呀?韋曉晴現在提起馬萍時,不是直呼其名了,而是改成了“她”,仿佛馬萍才是第三者。

  倆人為這事又吵了起來,總是在他妥協之後,又說過無數次好話,她才恢複正常。

  文君每次回到家裏,總是小心翼翼的,他偷眼察看馬萍的臉色。馬萍有時躺在了床上在看一本書,有時在看一郎無頭無尾的電視劇。對文君的回來,似乎並沒有太多的留戀。文君的心似乎穩定了下來,洗完臉,刷完牙坐在馬萍身旁,有一搭無一搭地解釋晚回來的理由。馬萍並沒有追究文君的意思,於是,文君又安定了許多。冷靜下來之後,他發現,最近馬萍有了變化,對他似乎不那麽關心了,他又開始檢討自己,疑心是馬萍發現他什麽。這麽一想,他的心又虛了起來,他認為這一陣自己的確有些過分了,便想周末女兒從幼兒園回來時,一家人去公園散散心。他把這想法和馬萍說了,馬萍沒有積極讚成,也沒表示反對。

  周末的時候,一家三口人,去了一趟公園。文君跑前忙後的,顯得空前的快樂和積極,女兒自然也很興奮。

  女兒自己玩去時,他和馬萍站在那裏聽著女兒和一群孩子們遊戲發出的快樂笑聲,文君覺得自己無論如何離不開這個家了。

  和馬萍、孩子在一起時,他又想到了韋曉晴,他說不準韋曉晴在於什麽呢。出門的時候,他把手機關了,他下決心,在這個周末好好陪一陪馬萍和女兒。

  一想起韋曉晴,他的心裏就亂了起來,他說不清自己心裏為什麽不踏實。他也說不清自己和韋曉晴的關係到底能維特多久,想到這,他心裏又有了些悲涼。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