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21章 噩夢世界

  那些幽魂似乎也已經感覺到了他的存在,它們不斷地向著牆壁猛烈地撞擊,造成一溜溜的火光,在黑暗的室內,分外好看。星送的心裏卻感到沉甸甸的。他知道,每一個幽魂都是一個等待著被超度的亡靈。

  這時奇怪的事情出現了,隻見一朵幽魂的火光在牆上一碰點燃之後,卻並不熄滅,而是像一朵光明之花,浮起在半空裏。星送知道,這個幽魂死前曾是一個修道之人,所以他被束縛的靈魂有著更為堅強的意誌力。

  他對著這朵幽魂說了聲謝謝。

  那朵幽魂竟然像是聽懂了他的話,向裏麵飄飄蕩蕩地飛了過去。這間暗室非常長,與外麵那間煉藥的房間相比,大上五倍不止。

  星送跟在幽魂的後麵一直向裏麵走。走到房間的另一端,那幽魂晃晃悠悠地停了下來,在空中繞著圈子。

  星送目光看向那麵牆壁,隻見一些暗紅色的符咒,在上麵組成了一個骷髏頭的圖案,圖案下的地麵上是一麵小幡。那骷髏頭大張著嘴巴,在他盯著看的時候,竟然能感覺到,骷髏頭像是活了,黑洞洞的眼眶裏閃爍著饑餓的綠光,像是要把他吞掉。

  他趕緊轉移了目光,看向那朵幽魂。

  那朵幽魂此時還是在半空裏舞蹈似地轉著圈子,像是有什麽話要說。星送心裏納悶,於是更加用心地去看周圍。他知道肯定問題就在這個骷髏頭符咒所在的這一塊地方。

  就在這時,他突然感覺腳下踩到了一個什麽肉肉的東西,那東西拖得他向外滑了一下,他一腳不穩,“砰”的一聲摔倒在地上。

  外間的小道士像是聽到了聲響,在外麵喝問道:“誰!”

  星送俯在地上,雖然明知道自己隱藏了身形不會被看到,但還是小心地不敢動一下。

  隨著小道士的喝問聲,一陣腳步聲快速地傳了過來。那個小道士像是不敢大意,手裏舉著一盞燈走進了這間房子。

  他剛一進了那門,一直在空中浮動的那朵幽魂就熄滅了。星送心裏說了一聲抱歉。他知道那幽魂以後便再也不會醒來了,為這一刻的光明,從此它將進入永恒的黑暗之窟。

  小道士走進來,舉著燈照了照,卻看到是一隻黑貓,才鬆了一口氣。星送也暗自鬆了一口氣。剛才原來是這個黑貓在作怪。隻見那貓睜著綠瑩瑩的眼睛,目光迷離地盯著星送。

  在星送剛剛要鬆一口氣的時候,那小道士嘴裏“咦”了一聲,徑直向星送處身的地方走了過來。一邊走一邊手裏的劍還在揮舞著。星送剛放下去的心又提了起來,他警戒地看著小道士走過來,不能確定那個小道士是不是已經看到他了。

  如果沒有看到他,那當然很好,他還可以繼續神不知鬼不覺地尋找月輪的下落。如果已經被發現,他就隻好動手了。

  他在猶豫著,不到最後一刻他決定不出手。那小道士走到他身前一米遠處,眼睛盯著牆上的骷髏頭符咒,小聲地嘀咕了一句:“師父的符咒沒有反應,看來噩夢世界還沒被打開。”

  星送聽到這裏知道這小道士並沒有看到自己,心裏又鬆了一口氣。卻沒想到那隻黑貓徑直向他臉上抓了過來。星送嘴裏輕輕地吐出一口氣,暗自念了一個封鎖咒。那黑貓的頭一下撞在了封鎖咒形成的外壁上。

  “滾!”小道士一腳把那隻黑貓給踢開了,“臭東西,滾遠點!白喂你東西吃了,就知道添亂!”

  那隻黑貓嘴裏發出淒厲的叫聲,一聲接一聲地,好像在說:“牆角有人。”

  但是小道士既看不見,也聽不懂。等到那小道士走了出去,並且把剛才敞開的門“哐”的一聲關上了之後,星送才站起身來。

  他向那骷髏頭的符咒看去,心想,難道問題出在這個符咒上。他驚奇地盯著那符咒看了半天,突然覺得那個骷髏頭正張開大嘴在獰厲地笑。在那骷髏頭下麵的地麵上出現了一個霧氣彌漫的洞口,上麵霧氣繚繞盤旋出幾個大字:“噩夢世界”。

  “噩夢世界,”星送在心裏默念了一句。他念過這一句之後,那洞口就更加清晰地呈現在他的麵前了。“噩夢世界”四個大字在煙霧裏發出耀眼的金光,月輪難道已經落入到了這個噩夢世界中?我應該下去看看,他在心裏想著。

  他走到這個深洞的口上,便看到下麵是無數的階梯。筆直地通向下麵的黑暗。那裏或許是地獄,也或許是仙境。

  他於是把腳放在了那梯級上,慢慢地走了下去。月輪在前麵呢,我想我應該去救她。他的腦海裏不斷地回響著這樣的一個聲響。霧氣更加濃了起來,讓他感覺到迷茫和沒有來由的驚悚。他給自己打著氣,沿著那台階一直走了下去。

  也不知道到底下了多少級台階,當他接觸到平地的時候反而感覺到有一點不習慣的感覺。但是心裏還是稍稍地安穩了一點,至少已經接觸到地麵了。

  他看到腳下完全是黑糊糊的廢渣,那煙氣竟然像是從那上麵發出的。就在他看向地麵的時候,就聽到前麵有一陣陣的響聲。

  像是有規律的跳動。

  “嘭!嘭!嘭!……”

  是心跳聲,星送突然想起來了,像是有規律的心跳聲。他於是舉步向前走,想要看看前麵究竟是什麽。

  剛走了幾步,就見到一條大河出現在眼前,那大河無始無終,河水鮮紅而且濃稠。像是血,還發出了淡淡的血腥氣——真的是血。

  在他目瞪口呆的時候,突然又聽到那種有規律的心跳聲了。這心跳聲在他聽來說不出的詭異。怎麽會有一條鮮血的河呢?難道是那個浮涯老道搞的鬼?他真是一個殺人殺到血流成河的妖邪嗎?不知道月輪現在怎麽樣了,月輪還落在他們手中呢。

  那種有規律的“嘭嘭”聲越來越近,從濃霧裏不久穿出一隻船來,那船很快停靠在星送的眼前。

  “嘭!嘭……”

  這回星送聽出來了,心跳聲正是這艘船發出的。

  隻見船上寫著幾個字:“要想進入噩夢世界,尋找自己的目標,必須坐上此船。”

  星送沒有過多考慮,抬腿上了船。上去之後才發現,那船竟然是肉生成的,許多的血管在船身上突露了出來,他能夠看到那些血液緩緩流過船身的樣子。心跳聲依然在響著,震得他有點眩暈。

  莫非這船就是一個巨大的心髒。但是這個心髒的主人是誰呢?為什麽心髒會成為船?

  星送沒有過多的再去想這些問題。

  那船一路上倒是沒有出什麽事,非常平穩地駛到了對岸。隨即船便消失了,那“嘭嘭”的心跳聲也隨之消失。正在他感覺到疑惑的時候,隻見遠處冒出了亮堂的火光。

  幾隻飛鳥在那火光的上方飛來飛去。星送看到鳥,就知道前麵應該沒有什麽危險。那不如去前麵看看再說。

  他也忘記了自己有青冥劍,飛快地跑了過去。

  這一路很長,他跑了很久還沒有跑到,跑到一棵大樹下麵的時候,他坐了下來,坐在大樹的根上,打算休息一會兒,再向火光的方向跑。

  剛一坐下來,他就感覺到不怎麽對勁,具體是怎麽不對,他也說不上來。但是有一種感覺讓他心驚肉跳的。為什麽會有這種感覺呢?

  他覺得自己的大腦像是模糊了。突然一恍惚之間,竟然在想,這是一個什麽樣的世界?難道跟自己所生存的世界不是同一個世界嗎?為什麽叫“噩夢世界”?

  “嘎~嘎~”一隻白嘴烏鴉在他坐下來的時候,大叫著飛走了,好像是不願意被人打擾似的。隻見那白嘴鴉邊往前飛,還邊回過頭來看他。看得他心裏一陣發毛。

  那烏鴉的眼睛突然讓他覺得熟悉,他到這裏來是找什麽的呢?對了,他是要尋找一個人。他突然想起來了,他是來找人的。這個發現讓他猛地一興奮。他似乎已經忘記了,剛才他還知道自己是來這裏尋找月輪的。

  空中煙霧彌漫,怎麽也不散去,讓他覺得非常壓抑。他一直覺得似乎有哪裏不對勁,但是又不能具體感覺哪裏不對。

  看看還在遠方的火光,他又站了起來,這一次不再飛奔,而是慢慢地往前走。他知道自己是來找人的,但是具體是來找什麽人的已經記不清楚了。

  那就順其自然好了。反正強求也沒有用。

  就這樣往前走,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或許隻是一瞬間,或許是一天一夜,也或許是一年,也或許是許多年。因為煙霧彌漫,這個世界裏沒有太陽,當然就沒有白天和黑夜。反正他都已經在這裏麵走得習慣了。他已經喜歡上慢慢地走著的這種狀態了。並且最嚴重的一點是,他好像記得自己一直都是這麽走著的,他忘了自己以前是幹什麽的了。也忘了自己來到這個世界裏是為了尋找什麽了。

  終於有一天,他走到了那片他所能看到的光明的前麵,那個地方大火無休無止地燃燒著。一片金黃色的大火,讓人感覺溫暖和安全。

  巨大的宮殿群就在那一片大火的後麵。那些宮殿形式古典華麗,高大到幾百丈,像是仙人們居住的地方。

  這時候那些煩人的煙霧也散開了,讓人心裏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明了感。

  那些動風鳥還在火光的上空飛翔著,像是為了人生的甜蜜慶祝。星送沿著一條大路走進了那宮殿,他一邊走著一邊在心裏讚歎著造物者的神奇!那宮殿不但高大華美,而且精雕細琢,每一個花紋都是精細入微的。

  他進入到大殿之中,看到大殿的頂部日月輝映,他隻能高高地仰頭才能看到。因為他站在這大殿之中像是一個螞蟻站在人類的宮殿之中。

  這裏難道是仙人們居住的地方嗎?人類一旦到了比自己偉大的生物麵前便會顯得多麽渺小啊。他以前曾經聽爺爺講過仙人的傳說,後來便看到自己周圍的人為了成為仙人而相互之間的爭鬥廝殺。現在他站在這裏,卻突然有點感覺不自在。

  “凡人,歡迎你參觀仙人的宮殿。”他聽到一個聲音響起在大殿的每個位置。那時侯光明從大殿頂部的天窗上照射下來,一隻巨大的神獸從他身邊慢慢地走了過去。那神獸長著犀牛的角,卻有著十個大象一般大的身軀。在它身體的兩側各生著一個巨大的肉翅,緊緊地收攏在身體的兩側。

  它回過頭來看了星送一眼,那眼神好像是蔑視。星送不知為什麽也突然感覺到了敬畏,在這麽大的神獸麵前,人類的軀體真的是非常渺小的。

  他茫然地抬起頭來,想看看那聲音是從哪裏發出的。但是那聲音是來自四麵八方的,他不可能找到準確的位置。

  於是他隻好沿著那個神獸的方向走了過去,走著走著就穿出了大殿,在宮殿環繞之中,是一個無法形容的、美麗的大花園。花園裏長著翠玉一般的高樹,各種各樣的珍奇花朵在那裏麵互相輝映。

  數不清的飛禽走獸往來行走,神態高貴優雅。那些不論動物還是植物,都比塵世的動物或者植物要美麗巨大。在其他地方,星送從來沒有看到過這麽美麗驕傲這麽巨大不凡的生物。

  不知道為什麽,他的心中突然有一種錯覺,他突然覺得自己也想要在這美麗的宮殿花園裏做一隻高傲的動物,做一隻神獸,如果這樣還不行,就是做一棵植物他也願意。

  他這樣想著的時候,就感覺到自己的願望快要實現了,一種滿足的感覺使他放鬆。他覺得自己就快要變成一隻神獸了,一隻高貴的驕傲的有著巨大身體的神獸。那樣他就不會再感到壓抑、鬱悶、彷徨、失落……他也能夠從此告別不幸,從此幸福地生活在自己的國度裏。一種強烈的欲望使他有一種執著的念頭,那就是讓自己變成一個神獸,變成一個神獸。

  他這樣想著的時候,那個聲音又響起了:“凡人,你真的願意放棄一切,做一隻神獸嗎?如果一旦決定了,你從此將幸福美滿地生活在神的花園中,再也不會離開,再也不會顛簸流離。你永遠隻有神這一位主人,你願意放棄你以前的生活嗎?”

  那個聲音響了起來,不知道為什麽星送心裏一陣猶豫,他突然覺得有一個人還在等著他。那時侯他突然想,或許我應該把她帶過來,讓她和我一起做神的仆從,他想著,或許我不回去她會傷心的。

  這個念頭在他的心頭一閃而過,很快不見了蹤跡。

  那個聲音又響起了:“凡人,你願意嗎?”聽那聲音,好像這個世界的神已經等不及了。

  星送正要張口說出我願意,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有一隻鳥在天空中劃過,像一顆美麗的流星,一閃而逝。

  那鳥被火光一照,投下來的影子在星送的腳下突然現出一個小小的招魂幡的樣子。星送的大腦在那一刹那,猛然一醒,他激靈靈打了個寒戰。心中一個聲音叫道:“不能,我不能成為一隻神獸,一個別人的仆從,我還要做我自己!”

  他大叫了一聲:“不!”

  “好!你既不願意留在神的花園裏,那麽隻好請你出去了!”那個聲音冷冷地說著,星送抬起頭,就看到幾隻食肉的猛獸向他走了過來,眼神中熱辣辣的,已經把他當作了美食。

  也不知道哪裏來的勇氣,他大叫了一聲,拔腿就跑,後麵那些巨大的食肉動物向他凶猛地撲了過來!情急之中,突然就引發了內息,一道青溟溟的光向那巨獸摟頭劈過去。

  就在這電光石火的一瞬間,那些巨獸消失了。

  那道劍光在空中夭矯飛舞著,使星送驀然之間驚醒了!我是來尋找月輪的!對,我到這噩夢世界是來尋找月輪的。一個念頭重新在他心中激活了。

  不知道這個噩夢世界是個什麽樣的地方。他突然想起了那個邪惡的老道士浮涯,這裏應該就是浮涯老道設下的幕障。但是,出路在哪裏呢?月輪在哪裏呢?

  還未等他想完,空中突然呼嘯著傳來了尖細的鳥鳴!隻見本來就陰暗的天幕上,一隻接一隻的食肉巨禽猛地向他撲了過來,好像是無窮無盡,好像是這個世界上隻有這種鳥類了那樣的多!

  星送趕忙放出劍光,但是那鳥實在太多了,一隻被劍一劃消失了,另一隻又接著奮不顧身地撲了上來。星送見機不好,身子往地上一縮,青冥劍在空中織成一個青蒙蒙的網,那些食肉的大鳥,一碰到那網就變得消失無蹤了。

  就在這時,地麵上也不平靜,一些食肉的獸類見有隙可乘,又掉頭對著星送衝過來,星送處在十幾隻食肉獸的中間險象環生。好在那些食肉獸類體格非常龐大,星送躲在他們的身下,他們想要殺掉星送,一時也難。

  但是星送知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就算那些食肉獸碰不到他,一直這樣下去,他自己也會脫力而死。

  想到這裏往四麵看了看,就看到在那個花園的後麵,像是有一排稍微矮小的房屋,於是他喝一聲“疾!”

  青冥劍光芒猛地一盛,逼得那些飛禽走獸都向後退去。趁這個時機,他身形一縱,已經落在那排房屋中!那些巨大的飛禽走獸都跟了上來,可是它們像是害怕這些房子一般,在離那房子還有五十米遠的時候就不敢再走近了,隻在那裏呆呆地看著星送落了進去。

  星送立定身形之後,進入他的眼睛的先是一個巨大的銅鏡,他往那鏡子前麵站住照了一下,這一照直把他給嚇了一跳。

  隻見那鏡子裏麵,一個人大張著嘴叫喊,麵目扭曲,像是痛苦萬端,但是那鏡子裏麵跟外麵好像是兩個被隔斷的不同的世界,盡管能夠看到那人張大嘴巴叫喊,卻是一點也聽不到聲音。

  那個人就活生生地站在鏡子裏麵,好像離星送隻有一步之遙,卻又像是隔著整個宇宙。星送剛站在這鏡子前,猛地看到這景象一愣。等到他反應過來,幾乎是伸手要去抓那個人,要把他拉出來。卻沒料到,他剛一伸手,那個人竟然從鏡子裏麵消失不見了。

  接著那鏡子光芒一閃,照出了他的影子。他看到鏡子裏麵突然出現了自己的影子,便不由得多加了幾分注意。

  但說也奇怪,當他一注意的時候,那鏡子裏麵的他卻也馬上變了一副模樣。先是身上的衣服不見了,隻是赤身裸體地站在那裏。星送心裏猛地一奇,口中就“咦”了一聲。接著就見他原本光潔的皮膚開始變皺、枯老、腐爛、化膿、生蛆……終於隻剩下來了一副白森森的骨架,陰森森地立在那裏,自己對著自己嘿嘿一笑。

  這一笑不由使得星送毛骨悚然,感覺到自己胃裏翻江倒海般地難受。他這一難受,心神就猛地一個恍惚,隻覺得這時候,一股吸引力便從鏡子上傳了過來。那吸引力其大無比,讓人躲無可躲。

  但是星送到底是法力了得,反應也快,一見這情況,順著那個鏡子吸引力的方向,直向房頂上麵飛去。

  星送身子定在了房子上方,就感覺那下麵的鏡子“啵”的一聲輕響,鏡子上麵竟然生出了千萬條像章魚的觸須一樣的手來。那些手一伸出來,爭先恐後地向著星送抓過來。

  星送一看情況不妙,不敢久留,身形貼著房頂飛了出去,到了一個小門前,一低頭進了那個小門,那鏡子上伸出的觸須,一看星送進了那小門,便停止了動作。

  但是那鏡子卻突然咧開嘴巴“喀嚓喀嚓”地笑了起來。

  那情形當真是詭異之極,也當真是陰森之極。

  幸虧星送這時已經進入了那個門內,沒有看到這個鏡子笑的情形。

  星送一落進那個小門內就發現,這又是一個房間,房間裏靜悄悄的,除了四麵牆什麽都沒有,他落進來時的小門在他進來之後,自己關閉了,牆上一點痕跡也沒有。

  就在他剛剛站定的時候,那房間突然自己轉動了起來。並且轉動的速度越來越快,星送一時被轉得暈頭轉向,他一看情形不好,身體往上一拔,定身在半空,閉上眼睛,免得受外界影響。卻沒有想到這房間之中連空氣都是和房間一體的,那房子轉動,裏麵的空氣像是固質的一般,也跟著轉動起來。

  星送身在半空,也一樣被帶得飛速旋轉。他心念一轉,知道這時必須要找出這個房間的弱點來,否則過不多久就算不被轉得暈死,肯定也會被那些妖怪之類的抓住。

  隻是這個房間的弱點在哪裏呢?

  哪裏才是生關?

  他已經想不得那麽多了,因為整個房間一直在旋轉,也沒有給他時間讓他去想。他降落身形,選定房間的一個角落落了過去。

  當他的身體和這個房間旋轉的速度一致的時候,他輕鬆地落在了一個角落裏,他在那角落裏用手觸摸了一下。

  卻沒想到,那個房子像是被撓了癢一樣,“咯咯”地笑了起來,同時像是被撓得興奮了,那房間轉動的速度更快了。星送心下大駭,他這時候已經暈頭轉向辨不清東南西北了。

  於是他身形一落,又落在了一個角落裏,用手摸索了一下。

  這一次那房子笑的聲音更大了,直震得處於房間裏的星送翻江倒海,馬上就要吐出來一般。隻聽那房子妖怪道:“哎喲媽呀,癢死我了,癢死我了,你就別撓了,我身上是沒有漏洞的,一旦我吃進去了東西,那就決不會吐出來了!哎喲哎喲,癢死我了……”

  星送這時被搖得心情極為煩躁,又聽這房子妖怪在那裏笑得吵人!他大怒之下,青冥劍猛地爆發出一團超越了那房子空間的的光團。隻聽“轟”的一聲,整個房間竟然被撐破了!

  沒有漏洞就是到處都是漏洞。

  那房子妖怪一時間消失無蹤了,星送站在那裏,看到那麵大鏡子還在那裏,卻是渾身發抖。他大喝了一聲,青冥劍對著那鏡子就劈了下去!

  隻聽得又是“轟”一聲大響,那麵鏡子被劈成了粉塵。在那鏡子的後麵竟然有一個小小的門,從門裏看進去,竟然是一個深深的通道。

  這次星送不敢莽撞,青冥劍先在前麵刺了過去,隻聽得裏麵一聲慘叫。星送知道,肯定是刺中什麽妖怪了。

  他身形縱起,大踏步走了進去。

  本來他還是有些迷茫的,可是此刻,卻突然變得豪壯不已。走進去沒有多遠,就發現一具骨架手裏還拿著骨製的長矛,躺在那裏。

  原來是個骷髏兵,他想道。希望你的亡靈早點安息吧,希望你以後再也不要被那些邪惡的道士驚醒。

  他默念了一個安魂咒,就見那骷髏兵開始抽動了幾下,一朵亮晶晶的微光升了起來。星送知道,那個骷髏兵的靈魂已經掙脫了禁魂幡的禁錮。

  那亮晶晶的光芒在空中停了一停,像是向他致意,接著便往遠處飄去了。

  他就這樣一直走過去,卻沒有再發現什麽異常的景象。月輪被他們禁錮在哪裏了呢?這個噩夢世界的出口又在哪裏?

  他的心中充滿了疑惑。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