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11章 過了一年

  遼遠的大荒原上秋風起了,高大的塔木依然是筆直地刺向天空。在望不見的遠處,那些空情花肯定也在開放著。對於被北溟山脈隔斷的南荒和北域來說,這時候正是一年中天高氣爽的好時光。

  飛來樓的小二今天一天都忙得不可開交,自然嘴裏少不了會抱怨幾句。太忙了,連點休息的時間都沒有,這讓人怎麽想都覺得不正常。往年的這個時候,店裏生意也會好一些,但是龍潭鎮到底是位於大荒原上的北域,怎麽可能會來這麽多人呢。想這樣的事情,真的是很讓人費腦子。

  星送這時也在這飛來樓上,但是距上次在這裏喝酒卻已經過了一年了。他在心裏歎息了一聲:一年了。誰能知道這歎息聲中包含著的滋味呢。他又倒了一杯酒,一仰脖子,幹了。

  後麵有人拍了拍他的肩。他轉身,就看到一張俊美而熟悉的臉。

  “七弟!”他叫了起來,突然感到有些恍惚,覺得時光像是倒流回了一年之前,那時侯梅七和他在這裏第一次相遇,相識。

  梅七笑吟吟地看著他,卻是一言不發,隻是嘴角往上一翹。

  星送突然想到自己上次的不告而別,一絲窘迫浮了上來,於是說:“上次不知道有個丐仙前輩有沒有給你說,我因為當時事情太急都沒來得及同你告別。”

  梅七突然臉色一肅,一本正經地說:“哪個丐仙前輩?我們認識嗎兄台?你認錯人了吧?”

  星送張口結舌地說不出話來,他看著梅七,一時竟然有點不知所措。

  梅七“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我逗你玩的,你還當真了。我見到那個老叫花兒了,他還讓我不要糾纏你呢!”

  星送這才反應過來,臉紅紅地說:“七弟就不要開玩笑了,丐仙前輩怎麽會那樣說呢,我剛才真的還以為你不認識我了呢。”

  “是啊,都一年了,還真不敢認了,”梅七接著說,“不過說真的,那個老叫花真的說過不讓我糾纏你呢,還說我是個狐狸精。”

  星送接道:“七弟!你說的越來越不著邊際了,你一個大男人,跟狐狸精……這也……”

  梅七笑眯眯地看著他,問道:“假如我真的是狐狸精呢?”

  星送被問的一頭霧水,不知道該說些什麽好。

  梅七在他對麵邊坐下來邊說:“我說著玩的,你看你這人呐,就是開不得玩笑。”

  星送看著梅七,誠懇地說:“不管你是什麽,也不管別人對我說什麽,你都是我的七弟!”

  梅七眼神複雜地看著他,突然不著邊際地問:“你有意中人了麽?”

  星送不好意思地笑笑,道:“我,我也不知道那算不算……反正……哎呀,這個不好說。”

  梅七突然好像不高興了,說:“你不願意說那就算了。”

  星送不知道他怎麽了,看起來怪怪的。嘴裏急忙說道:“沒有啊,我沒有說我不願意說啊。她其實是我們折劍門的弟子……”

  “好了好了,我不想聽了!”梅七好像突然不高興,大聲打斷了星送的話。

  星送看著他說:“七弟,咱們好不容易隔了一年又遇到了,幹什麽老說這些沒意思的事情呢,說說你自己吧,你這一年都在做什麽?”

  梅七看著他尷尬的樣子,自己心裏也覺得有點過意不去,知道自己剛才失態了,於是說:“我這一年哪裏也沒去,就一直呆在這裏。”

  “呆在這裏?一年?我還以為,你也是因為聽說了龍潭鎮這邊的什麽風吹草動才過來的呢!”星送給梅七倒了杯酒,“來,為我們兄弟重逢幹上一杯!”

  梅七舉起杯子飲盡了,問星送:“你們折劍門來了不少人吧?”

  星送一愣,說:“你也聽說碧睛血龍快要在龍潭鎮附近出現了吧?不過呢,”他喝了一口酒,接著說道,“我現在已經不是折劍門弟子了。”說完把那杯酒一口喝光了,眼神中竟然有一種說不出的色彩一閃。

  “哦?”梅七想來是沒有想到,問:“怎麽了?不是折劍門弟子了?”

  星送說:“是啊,我已經被逐出師門。”

  梅七笑著說:“那是好事呀,以後就可以自由自在了。”他給星送和自己把杯子分別滿上了酒,說:“來,來,來,再幹一杯!”不等星送說話,接著又問道:“為什麽會被逐出師門?”

  星送說:“也沒什麽,當時因為丟了自己的劍,後來又得了青冥劍。師父說我已經不適合再做折劍門的弟子。我本來還有心找師兄幫忙求師父開恩,準許我留在山上的。後來收到靈山奇丐前輩的飛劍傳書,說是這事情注定如此,以後自然會清楚,現在不必強求,等等。我也就從折劍門離開了。”

  他輕描淡寫地地把事情大致說了一下。梅七好奇地問:“那你後來去哪裏了?我一直在這裏等著你,你怎麽就沒有影兒了呢……”說到這裏才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麽,臉上一紅,說話的語調也猛地一頓,好在星送像是沒在意,他繼續說著,“你到底去哪裏了?”

  星送於是講了一下自己的經曆,從月靈山離開之後,他就按照老叫花的安排,跑到各大門派去報信,說了碧睛血龍將會出現的消息。後來事情辦完,一個人無事可做,於是就在南荒大地上到處遊蕩,這中間還幾次遇到了妖魔作亂,禍害黎民,剛好被他遇見,同妖魔鬥了幾次。再後來就是聽說碧睛血龍不久將會在龍潭鎮出現,他聽說之後,知道到時候,正劍派的人都會來,反正他也沒事幹,於是就趕了過來。其實他沒說的是,他知道月輪也有可能會來這裏,所以才趕了過來,一年沒見月輪了,他還是時常會記起月輪的影子。

  他大略把自己的事情講了一下,正在他們說著的時候,就聽見“哐當”一聲響,樓對麵的隔間裏好像什麽東西掉在了地上。緊接著杯盤狼藉地一片亂響,一個人被從門裏踢了出來,“哎喲”一聲,又一個人被踢了出來。

  那兩個人被踢出來之後就抱頭鼠竄,不敢往後再看一眼。星送和梅七對望一眼,不由得好笑,梅七說:“怎麽會是這兩個家夥!”

  原來剛才被踢出來的正是金鍾和尚的兩個徒弟:落日和細竹。

  星送心裏暗想,不知是誰把落日和細竹給踢了出來。正在他想著的時候,對麵簾子一挑,一個身材窈窕的女子在兩個丫鬟的簇擁下走了出來。

  星送心裏猛地一震,感覺到自己的心都要跳出來了。月輪。

  那女子原來是月輪!

  從上次邂逅月輪,到這次再見到月輪,中間隔了有一年多時間了。沒想到月輪還是他心目中的樣子,臉蛋圓圓的,但透著俏麗。細膩的皮膚讓人有親近的欲望。隻是,那天他抱著她的時候,感覺到她很豐滿,但是此刻當她俏生生地站在他麵前的時候,卻是身材挺拔而苗條的,難道女孩子都這樣嗎?

  或許是他看得太出神了,梅七的手在他麵前晃了幾次他都沒感覺到。梅七用食指狠狠地在他頭上戳了一下,他才猛地回過神來。

  想一想兩人的那次相逢,他的心裏仍然充滿甜蜜,臉上不自覺地笑了起來。

  梅七說:“傻子,你是看上人家了吧?還不趕快追出去,人家可要走遠了!”

  星送突然覺察到了自己的失態,臉色一紅,說:“七弟不要亂說,剛才那個姑娘是折劍門劍魄支卻宗長的女兒,叫月輪,跟我算是同門……”

  梅七道:“怪不得那樣看著人家呢,看來你是一直對人家有意思吧?”他點點頭,接著像是恍然大悟似的,說,“我明白了,你剛才說的那個同門,應該就是她吧?”

  星送滿麵通紅地說:“七弟不要亂說……”他故意想要轉移話題,“你說剛才她和那兩個和尚怎麽會起衝突呢?”

  梅七臉上一本正經地說:“那還用說,那兩個和尚和你一樣對人家大姑娘起了賊心唄!還能怎麽樣?”

  星送說:“噯,七弟,你可越來越沒有正經的了……”

  不等他的話說完,梅七已經轉身往外走去,邊走邊說:“對,對,是我不正經,你趕快去找你的月輪姑娘去吧!我要退避三舍了!”

  話音未落,他的人已走出去了。

  星送叫了幾聲沒叫住他,舉杯飲了杯中酒,轉身也向外走去。他剛才看到月輪和兩個丫鬟一直向西走去,他也沿著那條歪歪斜斜的青石板路向西追去,果然走不久,就看到前麵有幾個人影,依稀正是月輪和她的兩個丫鬟。

  他邊走心裏邊想著,一般外地人來到龍潭鎮都會住在滄海客棧,但是滄海客棧應該從飛來樓向東走。不知道月輪姑娘她們住在哪裏。

  他這樣邊想邊走,冷不丁一個人推開一扇門正往外走出來。一見到那個人,星送就叫了起來:“大師兄!”

  果然,是燼滅。

  燼滅一抬眼也看到了他,低聲叫道:“師弟!”同時對他擺了擺手,示意他不要說話。

  鎮子後麵是一條大河,大河開闊平靜,兩岸是叢生的野草,緊貼著大河的是一片高高的塔木和雲鬆雜生的樹林子。

  燼滅問星送:“師弟,你怎麽也來到這裏了?”

  星送說:“我聽說碧睛血龍會在這裏出現,就跑到這裏來湊熱鬧。咱們門下的弟子是不是這次都出來了?”

  “是的,師父看來對這個事情非常重視……”

  不等他說完,星送已經接口說:“這事蹊蹺啊,碧睛血龍的消息也不知道是怎麽傳出來的。”

  燼滅說:“這事……反正我們也說不清,對了,自從你離開之後,師父好像非常生氣,你暫時還是不要去見師父的好,免得師父會罵你。最近一段時間因為碧睛血龍的事情,咱們和劍魄兩支的關係也變得好了,但是看師父的神情卻並不高興,經常對門下弟子發脾氣。”

  星送點了點頭,接著問道:“師父和其他人是不是也住在剛才那個地方?”

  燼滅點點頭,說:“是啊,來的人太多了,怕住到客棧裏太招眼,就在外麵找了一個大院子住下了。劍魄的也是,就住在離我們不遠的地方。”

  “哦,”星送心裏暗想,怪不得月輪會往那邊走過去呢,嘴裏卻說著,“我知道了,那我就不去惹師父不高興了。”

  燼滅點了點頭,對星送說:“師弟,師父派我去辦點事,我得走了,遲了師父該罵了。”他說著轉身走了。

  星送一個人站在這裏,突然覺得有點百無聊賴,也準備轉身要走。耳邊就聽見“撲哧”一聲笑,梅七已經站在了他麵前。

  他被嚇了一跳。大聲對梅七道:“七弟,你搞什麽鬼啊!嚇死我了!剛才不聲不響地轉身就走,現在又不聲不響地出現!”

  梅七依然在笑:“你剛才不是要去追你的月輪姑娘嗎,我是怕打擾你!”

  星送的臉又紅了。

  梅七用手臂碰碰他,小聲問:“噯,是不是真的很喜歡那個姑娘?”

  星送說:“七弟,你在說什麽呀,我,我……”

  梅七不讓他說完,接著說自己的:“什麽我不我的,喜歡就說嘛,我給你幫忙怎麽樣?”

  星送不好意思地看著他:“你說怎麽幫忙?”

  梅七說:“笨蛋,反正我能幫你就是了!”

  第二天一大早,天才剛亮,梅七就把星送叫醒了。一邊催促著星送梳洗,一邊還在說著:“快起,快起,你再不起床,你的月輪可就要遭殃了!”

  星送心下一動,問梅七:“到底怎麽回事?”

  梅七說道:“你就別問了,去了就知道了!”

  月輪昨天帶著兩個丫鬟到飛來樓吃飯,沒想到遇到了兩個不三不四的和尚,結果全讓她給踢了出來。當時回來的路上,一路總感覺後麵有人在跟著她。心裏不塌實,一夜翻來覆去睡不好覺。

  早上也沒帶丫鬟,想一個人在附近走走。剛走了沒幾步遠,便有一種危險的感覺觸動了她的潛意識。還沒等反應過來,一個人已經從後麵捂住了她的嘴巴。她掙紮了幾下,鼻子裏聞到一股濃濃的香味,就昏過去了。

  那個下迷藥的人得手後,向後麵擺了擺手,一輛馬車跑了過來,車廂的簾子一翻,一個和尚的胖腦袋露了出來,竟然是落日和尚!

  馬車急速行駛,在小鎮上三拐兩拐拐出了鎮子,到了一片野地。

  落日說道:“這個騷娘們,竟然還把老子給弄了個灰頭土臉,看看老子今天怎麽給她找樂子的!”

  說完跟細竹兩個人哈哈大笑。

  其實月輪這時已經開始慢慢清醒了一些,體內的護體劍息起了作用,在一遍遍地呼喚她。但是因為迷藥太過厲害,她卻既不能叫喊也不能動彈。

  她心裏清楚,落在這兩個賊和尚手裏一定是清白難保了,都怪自己粗心大意。她用力地咬了一下舌頭。根本就咬不動,牙齒是麻木的。

  好像被恐怖的夢魘纏繞著一般,明明知道危險,卻又躲不開,她的心裏突然有一種無邊無際的絕望。落日和細竹哈哈大笑,落日開始動手撕月輪的衣服,月輪一動不能動……

  “哎喲!”就這時,落日一聲痛呼,細竹急忙站起身來,一道淡青色的劍光拐了個彎直向兩人飛速刺來。慌忙中,落日、細竹二人急忙放出劍光,那劍光還沒沾到青冥劍,就已經化為了一塊頑鐵。落日細竹兩人眼看就要在青冥劍下喪生,隻聽一聲大喊:“住手!”

  一道金光隨著這聲大喊抵住了青冥劍。金光落地,一個胖和尚落在地麵上。竟然是靈覺和尚!

  “誰?!”星送邊說著,劍光卻不放鬆。

  靈覺好像自覺理虧,並不答話,催動金色劍光向青冥劍猛烈地發起進攻。青冥劍如一條小龍,夭矯閃動,在那一大片金色光芒裏,無比靈動。

  靈覺不由心裏驚異。心想正劍派不知何時突然出現了這麽多出色的弟子,前一段見到的辟邪和靈一舞就已經很不錯了,沒想到見到星送才知道還有更厲害的正劍派弟子。心中這樣想著,劍光更疾。

  但星送自從修習《元氣經》以後,仙法道力也是日日有長進。靈覺和尚一時間也拿他沒辦法。

  靈覺的劍光幾次都被青冥劍攔住,心裏開始著急了,用劍光迎住星送,口中念念有詞,準備使出邪法去汙星送的劍光。

  恰逢星送看到靈覺和尚的金色劍光也沒有什麽希奇,心下大意,劍光猛地望上一提,對準靈覺的麵門就是一劍。

  靈覺趁著他不注意,金色劍光往上一閃,抵住了青冥劍,同時大喝了一聲:“倒!”隨著咒語,一蓬黑蒙蒙的霧氣對著星送兜頭罩了下來!

  星送猝不及防,眼看要被靈覺和尚傷到,突然一個身影一閃,把他猛地撞了出去,隨即他便脫離了毒霧籠罩的範圍。但那個黑影卻已經來不及逃出,從那個黑影身上發出的幾道紅線,飛快地向靈覺刺去。

  靈覺正在得意之時,局勢突然大變。未等他反應過來,有一道紅線已經刺穿了他的衣服。他一看不好,拉起落日和細竹轉身騰空而去。

  “七弟!”星送這時才反應過來,扶住了搖搖欲倒的梅七。

  剛才推開星送的正是梅七,他本來是讓星送一個人來救月輪的,因為對付落日細竹這樣的小角色星送一個人足夠了。可是停在林外想了想,總是不放心,就偷偷地進來躲在後麵。看到靈覺和尚要施毒手,情急之下來不及多想,縱身場內把星送撞了出去,同時放出了護身紅線,自己卻中了靈覺和尚的毒砂。

  星送抱住梅七,大叫:“七弟!七弟!”

  梅七卻已經昏了過去,地上的月輪早已經清醒過來,但是卻一動不能動。這時看到果然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個人,心裏又驚又喜。

  星送扶起梅七和月輪,正要先去客棧。一個老叫花的身影閃了一下,落在他們麵前,嘴裏說著:“我剛才看到靈覺那禿驢拎著兩個小禿驢跑走,知道就沒好事!”

  星送大喜過望,口中叫道:“前輩,快來看看他們兩個吧。”

  老叫花說:“別著急!”看了看月輪和梅七,接著說:“他們兩個人都可以救過來,隻不過救他可能就比較麻煩了!”他指了指梅七。

  星送忙問:“究竟怎樣才能救他?”

  “隻有絕世蘭姬才能有救他的辦法。”老叫花說,“不過,你也不要著急,先在這裏等上兩天。我要到一個地方去一下,你帶他們兩個熟悉一下龍潭鎮,注意著金鍾寺的動靜。等我回來,我送你們去悠蘭關蘭姬洞。”

  星送這才注意到,在老叫花身後還有兩個人,一個是背著一張大弓的少年,另外一個是一身白衣的女孩子。那是辟邪和靈一舞。

  老叫花對他們說:“我給你們介紹一下……”

  幾個後來決定了仙魔兩道命運的少年劍仙,幾個在大荒原上留下了傳奇的人,就是在這種情況下。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