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10章 浮涯

  門一開,星送的青冥劍馬上放出,正抵住血劍魔的劍光。

  血劍魔一見星送,馬上勃然大怒,說:“臭小子,又是你,我看你這次還有沒有那麽幸運。”這樣一說,眼角的餘光還看著地下,仿佛害怕那金頭大螞蟻會無聲無息地跑出來。星送看在眼裏,感到一陣好笑。

  劍光卻一點也沒有放鬆,知道今天將會有一場惡戰了,並且自己和梅七兩個人怕是討不了好去。這樣一想,馬上放出了那金頭大螞蟻。

  心想,先給你們點顏色看看。沒想到那血劍魔卻一點也不慌亂。

  看看金頭大螞蟻來到跟前,突然嘴一張,一道濃黑色的氣體噴了出來。那金頭大螞蟻剛說要咬人,忽然感到一股熱流。還沒等它反應過來,就聽見“嘶嘶”一陣聲響,一股焦臭味過去,金頭大螞蟻竟然化為了灰燼。

  星送一看金頭大螞蟻被血劍魔用邪法燒死了,心如刀絞一般。頓時青冥劍在空中如同狂龍亂舞,血劍魔一看哈哈大笑。後麵眾魔頭也在兩邊立定身形,看兩道劍光相鬥。

  血劍魔這時望空對那血劍吐一口氣,血劍馬上氣勢大長。又對青冥劍噴一口烏氣,想要汙了星送的劍光,卻見到那劍光見烏氣噴來,立時劍身射出一陣刺眼的白光。

  血劍魔驚呼一聲:“青冥劍!”這才注意到那淡青色的一道熒熒劍光,心中暗罵自己該死,怎麽早沒看出這是青冥劍。

  往後一退,問道:“你跟道一真人什麽關係?為什麽會有他的青冥劍?”目光中竟然隱藏不住的驚懼神色。

  星送心下暗想:“不知道自己前世的師父跟這血劍魔是什麽關係,為什麽這血劍魔會對他這麽害怕呢?心下頓時有了主意。”

  這樣一想,口中說:“我和他什麽關係,不用你來問,你看這把青冥劍就知道了。他送我劍時還同我說呢,如果遇到有些邪惡之徒,劍下不要留情。”邊說邊打量那血劍魔的神色。

  血劍魔突然大怒:“我不相信!那老東西不是死了麽?你是騙我的!”一邊說,兩人的劍光都沒有放慢,隻見一青一金兩道光在這酒樓裏廝打穿梭,格外好看。

  血劍魔把話說完,突然劍勢一變,那血劍上一道紅熒熒的光,像是鮮血暈染過的一般。原來他竟然練成了比血劍更為厲害的血光劍。

  青冥劍在那血光劍下越來光彩越淡,漸漸的,竟然像是風中之燭,搖搖晃晃。原本星送的青冥劍就是剛剛得到,還沒有完全與自身元神合為一體。這時候血劍魔一看那青冥劍的劍光被壓了下去,哈哈一陣狂笑,臉上的驚懼之色一掃而光,厲聲說:“我今天就要讓這把青冥劍折在我的血光劍下。”

  果然紅色光芒更盛,青冥劍搖了幾搖,像是頭往下一栽,就要落下來。這時,一道紅線突然出現,朝著血光劍就迎了上去。血劍魔眉頭一皺:“是你!”隻見梅七怒道:“是我又如何?”紅線逼來更急。

  那邊群魔一看,各種兵器也紛紛放起,一場惡戰迫在眉睫,眼看就要開始。血劍魔卻收起劍光,大喝一聲:“走!”

  群魔愣了一愣,紛紛收起兵器,詫異地望向血劍魔。

  星送不由好奇:“七弟,血劍魔好像很害怕你啊?”

  梅七微微一笑:“星兄想是會錯意了,我看他分明是害怕你的仙劍,所以才給自己找個台階下吧。”

  星送明知道梅七所說不實,也不好意思說破。因此先說道:“七弟,我原先給你說我是一個鏢師,這次是回家探親,其實所言不實,還請賢弟見諒。”說完深深一抱拳。

  梅七說:“星兄不必過於拘禮,你我本是萍水相逢,彼此並不認識,星兄當然不敢對我推心置腹。”

  星送說:“其實小兄自幼失去雙親,後來投在月靈山折劍門下,這一次能夠來到這裏實在是誤打誤撞。”

  梅七一笑:“你原來是折劍門弟子啊,怪不得呢。”

  兩人也無心再吃飯,星送灑酒一杯祭了金頭大螞蟻,兩人便走出飛來樓。星送於是提議,兩人去龍潭鎮周圍的寺廟道觀看看,一來為看看風景散散心,二來也打探一下金鍾寺的虛實。

  梅七也不置可否,點頭答應了。兩個人遊玩了一天,並沒有任何收獲,也沒有發現什麽不對的地方。兩天相處下來,星送對梅七越加喜歡,覺得兩個人處處相投。

  這樣一晃過了七八天,星送看看並沒有任何關於城南金鍾寺的消息,又想一想,自己一個人呆在這裏也於事無補,本來想打聽一些消息回去,好使正劍派早做準備的。這時見事情不像自己所想那麽簡單,於是便想與梅七告別,打算早點離開龍潭鎮,找路回月靈山。

  沒想到在他要走的前一天晚上發生了一件奇事。

  星送算了算從那天偷偷出來盜仙草到現在來到這龍潭鎮,已經有好幾個月的時間了,不知道現在月靈山上怎麽樣了,大師兄的傷是好了呢還是惡化了呢?

  這天星送和梅七又出去閑逛。無意中,星送和梅七來到了城北麵的逸雲觀,星送來到道觀,便感覺到很親切。因為他自小隨師父在道觀裏長大,他自己也算是一個清修之人。

  這天正逢龍潭鎮趕場的日子,也就是說有集會。隻見平時人並不很多的龍潭鎮,現在卻是摩肩接踵,就連平時人一向很少的道觀裏,也不斷有人進來向道士問陰陽八卦。

  星送既然來到這裏就不免要進去拜訪一下裏麵的道長。這裏麵的道長叫做浮涯,是一個慈眉善目的老道,不過縱然這樣,星送依然能感覺到這個道士決不是一般的道士。他的心裏隱隱有一種不安的東西在跳動。

  龍潭鎮這塊地方實在是藏龍臥虎,兩人聊了一陣,倒是十分投機。星送幾乎逛遍了這周圍的寺廟道觀,隻有這個浮涯道給他了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具體怎麽樣他也說不清。

  與浮涯老道聊了半天出來,兩個人正往回走的途中,星送突然感覺被人猛地撞了一下,那人動作極快,等他驚慌地望過去時,隻看到一個背影,一閃而逝。腦海裏模模糊糊地覺得這背影在哪裏見過。他也沒有深想,覺得這隻不過是個偶然的巧合罷了。

  夜裏,與梅七聊過天分開之後,他就回房,元氣運行吐納一周天,正準備出去呢。突然見到一道細細的劍光,幾乎隱沒在空氣中一樣向他麵門飛了過來。

  他一個激靈,趕忙一拍腦後,青冥劍就要放出。卻沒料到那道劍光極有靈氣,到他麵前突然停住,一張紙片輕輕地飄下。

  那劍光又往來路疾飛而去。

  他趕忙收回青冥劍,接起紙條。隻見上麵寫道:“速來城南金鍾寺。”後麵沒有落款。想了一想,反正不管如何,今晚上本也是打算一定要過去一探的。臨走之前不探一番,實在是心有不甘。

  於是駕起劍光直往城南飛去。他本來早就有意去探金鍾寺,所以早就打聽好了路途。這金鍾寺前麵還不見得怎麽樣,後麵可真是一片金碧輝煌,燈火通明處,到處是樂聲飄飄,哪裏是一個佛寺,分明是個聲色場。

  他剛剛在這後殿的房瓦上站定,就聽到傳來一陣與這歡歌豔舞不相吻合的聲音。隻聽一個女子尖利的叫聲,在後殿裏回旋:“你們這些惡魔,還我父親的命來!”

  接著聽到一陣哈哈大笑,之後一個刺耳的聲音說:“你父親早就死了,你要想見他隻好下地獄了。”

  那聲音還沒落下,就聽到“嘩”的一聲,好像是什麽東西被撞翻了。

  隻聽那刺耳的聲音怒道:“你這個賤人,想下地獄那還不容易,佛爺一定成全你。可是,就算你要下地獄,也得先陪佛爺玩玩。師父可是把你賜給了我的。”

  星送聽到這裏,輕輕揭開一張瓦往下看,隻見那後殿裏此刻一個女子和一個粗壯的和尚正在裏麵,此刻那和尚正對女子動手動腳,那女子好像身子軟了似的。想要逃跑卻又沒有力氣。隻用雙手抱著一個柱子,圍著那柱子,躲閃和尚的下流動作。

  地下是一堆破碎的瓷器,想是剛才那女子推翻了柱子後麵的大花瓶。

  星送不由看得呆住了,那女子就是前幾天晚上去刺殺他的那個女子,後來把他引到一個山凹裏,險些被那些黑色的人影要了他的命。

  難道她竟然不是寺裏的幫凶?此刻那和尚為什麽對她動手動腳的?這是不是一個陷阱?正在星送這樣想著的時候,和尚已經抱住了那個女子,發出了一陣刺耳的狂笑。那姑娘想是氣暈過去了,或者是被什麽藥物給迷倒了,此刻一動不動地軟在了和尚懷裏。

  星送不及再想,轉身從窗口向裏麵躍了進去,身劍合一刺向那和尚。那和尚哪裏是星送的對手,一時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青冥劍刺穿,“砰”地倒在地上。

  星送一手拉起那姑娘正要往外走,就覺得一條手臂猛地一麻,好像被什麽咬了一下就木了。他知道自己肯定是中了毒。

  那姑娘往外一躍,迅速逃離了他的掌握。

  後麵一聲門響,呼啦啦進來了一群人,為首的正是金鍾和尚,隻見那金鍾和尚向星送合十一禮:“施主不請自來,不知有何貴幹?難不成還要把小寺夷為平地?”

  他這樣一說完,身後的一群弟子就爆發出一陣狂笑。隻見那些人裏還有那天在飛來樓上見到的鐵杖道人,那道人此時突然道:“師兄還跟他說笑幹嘛,趁此機會,就讓小道把他殺了便了!”

  道士說完,一招手,鐵杖便向星送打來。

  星送這時受了暗算,一條手臂已經麻木,那毒好像蔓延極快,不多一會兒,已經直逼大腦,腦海裏這時候也感到了一片空白。

  看到鐵杖向他打來,潛意識裏一急,激發出了強烈的劍息,青冥劍這時重又躍起,抵住了鐵杖道人的鐵杖。無奈腦子裏越來越迷糊,不知道那女子給他下了什麽毒,竟然使他的先天元氣一點也派不上用場。

  他身子晃了幾晃,轉眼就要倒下,青冥劍本是一柄靈劍,這時倒被鐵杖道人的鐵杖攻擊得無處躲藏。鐵杖道人看看星送已不能支撐,心下大喜。對著鐵杖呼一聲:“起!”那鐵杖果然更如一條靈蛇一般擺動不休。再聽鐵杖道人叫聲:“倒!”

  本來已經昏昏迷迷的星送這次非倒不可了,卻沒料到星送這時非但沒有倒下,反而突然圓睜二目,對著青冥劍叫聲:“起!”那青冥劍本來已經將要落地了,這時被星送這一聲喝,馬上又生龍活虎起來。

  鐵杖道人本已感到奇怪,這時候還沒反應過來,就覺得雙手被人抓住,好像入定了一般,還沒等他叫出來,星送的青冥劍一閃,已取了他的首級。

  那金鍾和尚本以為今晚算無遺策,一定可以按照血劍魔臨走時的囑咐捉住星送,卻沒有料到此刻卻反而使鐵杖道人被殺。

  正在惱怒之時,未及細想,已把一道黃色劍光放出,正在這時才感覺到不對,劍光剛剛放出就感覺到被一種力量控製住了,那劍光左衝右突,卻一直掙不脫那種力量的控製。口中大喝一聲:“誰!有種的現出身來!”

  喝聲剛罷,便感到臉上一疼,“啪”地一聲,挨了一個大嘴巴子。臉上立時出現了一個手掌印。金鍾和尚就像抓狂一樣在空中把一雙手橫揮亂舞。

  後麵幾個還沒有走的幫凶這時候也都放出了劍光利器,在空中橫豎掃蕩,卻隻聽見“啪啪”一陣響,一個個臉上都挨了大嘴巴子。

  一個蒼老的聲音這時說:“你們這些王八羔子,老夫本來不屑於跟你們動手,可是你們不幹人事兒,暗箭傷人。老叫花既然遇見了就要給你們一點厲害瞧瞧。今天就饒過你們,見了你們那個師父,給他說一聲,就說老叫花說的,以後如果還這麽不成器,老叫花還要插手破壞你們的好事。”

  那聲音說完,用手一提星送,兩個人消失在茫茫夜色中,隻留下一幫魔頭在那裏大眼看小眼,看看彼此臉上的巴掌印,一個個欲哭無淚。

  星送被老叫花帶到外麵,那老叫花現出身來,他才看清,那叫花子正是他在盜仙草的洞裏所遇到的那個,今天白天見到的背影也就是這個老叫花,怪不得當時看了覺得很熟悉。想來是老叫花當時已經發現了他,那一撞就是在提醒自己。想到這裏,他俯首一禮:“謝謝前輩相救。”

  那老叫花嘻嘻笑道:“無須謝我,老叫花平生最看不慣的就是暗箭傷人。你就當老叫花是在救自己的兒子好了。”

  老叫花說罷又嘿嘿一笑,星送聽了心裏說:“你倒挺會占人便宜。”口中卻說:“前輩見笑了,隻是後輩還有一事相求。”

  那叫花說:“你想求的事我知道了,如果你師兄等著你來救,那還不早就完蛋了。老叫花早就幫你把烏衣草送去了,你師兄服了已經好了。我這裏有顆解藥你快服下吧,剛才你中了陰魔。老叫花給你傳送的那點內息也隻能維持一時。隻不過,那個小丫頭怎麽懂得陰魔的用法呢?真的很奇怪。”他嘟嘟囔囔地說著,從懷裏掏出一顆烏黑的藥丸來。

  星送連忙拜謝大恩,又問:“敢問前輩是……”

  不等他說完,老叫花已說道:“別再羅嗦了,眼下魔道勢力猖獗,眼看已要掀起一場血雨腥風,仙道的生死存亡全在你們這一代的身上呢,你趕快去往正劍派報信。”

  接著又說:“我把回月靈山的路說給你聽,另外你還要去靈山派和其他幾個正劍派去報信。今晚你就不要回你的住處了,現在就起程,至於你那個朋友,我會幫你給他打好招呼的。快去吧。”說著把回山的路和去靈山派的路向星送說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