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4章 斷崖水怪

  辟邪和靈一舞在荒野中等待著黑須道士到來,卻看到天空一道燦爛金光疾速飛來。

  看一看並不是黑須道士的那紫色劍氣。正在疑惑的時候,那劍氣已落下地來,出現了一個胖大和尚。

  和尚見了辟邪和靈一舞,問道:“兩位小施主為什麽停在這荒蕪之地?”

  辟邪反問:“你是誰?你到這裏又是幹什麽的?”

  和尚說:“我適才從這裏路過,看到下麵有人,怕是誰不知道誤入此處。這地方本是昔日的戰場,因此冤魂厲鬼極多,所以小施主還是請早點離開這裏為妙。”和尚一頓,目朝靈一舞問道:“施主和這位姑娘是什麽關係?為什麽會停在這荒郊野外?”

  辟邪到底是年齡小,見這和尚和顏悅色,因此回答說:“是一個黑胡子的道士帶我們來的,走到這個地方。他把我們放在這裏,他去前麵借寶去了。”

  “哦?那道長又是何人,要借的是什麽寶貝?小施主和那道長是什麽關係?”

  辟邪說:“我跟他本不認識,他說要帶我學劍法做神仙,我就跟他來了。這個……白衣姐姐,是他救的呢。”

  和尚抬頭望天,似有所思。

  這時候,辟邪感覺到靈一舞動了一下,急忙看時,見她已睜開眼睛,正茫然四顧的樣子。辟邪高興地說:“你終於醒了!”

  靈一舞看看他,似乎要掙紮著坐起來。辟邪扶起她,靈一舞微睜著眼看著麵前的胖和尚,突然道:“你,你是……靈覺師伯?”

  胖和尚一愣,隨即說:“貧僧正是靈覺,女施主……”

  靈一舞說:“我師父,師父是……南山聖母,妙雲仙,師伯,師伯有一次,曾到我們……我們那裏去過……”

  她聲音本極好聽,可是此刻卻愈來愈低,加上嗓音沙啞,竟然講不出話來了。

  胖和尚靈覺說:“原來是南山聖母門下高足,怪不得我看資質這麽好呢。”說完他眼裏突然有一絲異樣的光芒,一閃而逝。

  緊接著又勸道:“我看姑娘的傷勢好像越來越重,此處不是善地,怕是不可久留。那道士已經去了好些時候,既然至今未歸,想來是遇到了麻煩,你們不如先跟貧僧到敝寺,等到姑娘傷勢痊愈,我也好送姑娘回山。不知道兩位施主意下如何?”

  辟邪在這裏等得早就心焦了,再加上道士走時曾留下話說兩個時辰內一定回來,看看已經過去了三四個時辰也有了,道士也沒見回來。此時不由得就說:“好啊好啊。”

  靈一舞看看他,也就點了點頭。

  那胖和尚一直在抬頭往天上看,這時一看兩人答應跟隨自己前去,眉間露出喜色,道:“兩位隨我來吧。”

  邊說邊把袍袖一罩,立刻像是烏雲蔽月,濃霧滾滾而來,兩個人突然感覺到一股鬱悶之氣襲來,剛要掙紮,大地一陣震顫,隻聽得隆隆響了幾聲,辟邪隻感到還沒有坐穩,靈一舞的身子已經撞到他懷裏來了。他趕緊伸雙臂摟住靈一舞,怕她摔倒在地上。靈一舞的身子掙紮了一下就軟在了他懷裏。

  這邊這兩個人還沒有明白過來怎麽回事,但聽得平地一聲霹靂,上空緊接著一道閃電,濃霧盡皆散去,還是清朗世界。

  耳邊聽到濤聲拍岸,四麵碧草如絲,觸鼻都是清香。原來隻這一會兒,他兩人已被那胖和尚施法帶到了一個海島上來了,看看正對麵是一座寺廟,大門上方一張大匾題曰:“撞雲寺”。想來這地方應該就是那和尚的寺廟了。

  靈一舞此時突然想到自己還在辟邪的懷裏躺著,臉上不由一紅,掙紮了幾下並沒有坐起來。隻好裝做不省人事,繼續癱軟在辟邪懷裏。

  星送一想回去一定會被月輪嘲笑,索性從那山崖上方的瀑布挪開腿順流直往下墜去。就覺得眼前一黑,整個身子被激流攪動,竟然翻滾起來。再加上皮膚擦在山崖上疼痛異常。

  正在這個時候,忽然感覺崖壁方向有一股吸引力,驚慌中還沒有來得及細想,整個人已經被吸了進去。

  眼前但覺光線大滿,睜開雙眼時,他已處身在一個巨大的山洞裏。說它是山洞好像也並不恰當,因為這裏更像一處巨大的石室。

  裏麵不知是有什麽寶物在,竟然到處是柔和的光線,顯然是有人精心布置過的。神智猛然一清,望前舉步走去,果然拐過前麵一個彎,看到一個石門,門額處有四個鬼斧神工鑿就的大字浮突出來,道是:“臥月別府”。

  石門緊鎖,他推了一下,沒有動靜,然後走回來,看看四周並沒有什麽異樣。

  他坐在一個牆角裏,突然莫名地感覺冷氣一陣陣地傳來。被水濕透的衣服緊貼在身上,剛要調整內息,隻聽見一陣吼聲傳來,聲音震耳欲聾。

  趕忙用手護住耳朵站起來,就看到從洞口方向探進來一個黑乎乎的東西,一雙雪白的獠牙從那黑乎乎的一團中伸出來,兩隻精光閃爍的大眼圓睜著,從洞外一衝進來就狂吼一聲,向星送撲過來。

  後麵它的身子也顯露出來了,它身長數丈,像蛇一般,隻是渾身長滿黑色細毛。前麵露出了兩隻腳,腳趾尖利,覆蓋著一層鱗片。一顆頭特別突出,如熊似象。

  這種怪物叫做熊象蟒,本是熊象和巨蟒交媾生的。那熊象是一種奇怪的物類,全身長得跟一般熊羆沒有兩樣,隻是多出一對長達兩米的獠牙,又極善水性。因此,山林裏的野獸怪物沒有不見之退避三舍的。

  熊象蟒卻又是熊象和巨蟒交合所生。熊象和巨蟒交媾之後所生的後代,一般成雙成對,自小結成夫妻。熊頭蛇身的這一種就是熊象蟒,另有一種是蛇頭熊身的,叫象鱗熊。這兩種怪物集合了熊象和巨蟒所長,平時最霸道,其他獸類都害怕它們。

  眼看著星送就要被這頭熊象蟒一口吞下去,星送手中無劍,趕緊身體平地躍起兩丈,半空中一個折身,頭下腳上往這怪物身上騎來,那怪物身體太長,此時尚有半截身子留在洞的外麵沒有進來。這時想要後退已來不及。

  那熊象蟒本也極有靈性,隻見它把頭往上猛得一伸,整個前半截身體立馬被帶得立了起來。

  它的一雙獠牙這時候狠狠地對著星送一挑,星送悶哼一聲,肩膀已被那獠牙劃傷。他趕緊借著那怪物的獠牙之力,身形往上又是一提,整個身體直往洞頂撞去。

  情急之中並沒有看清,這時眼看著要撞上洞頂,要想壓低身形已收不住,好在是腳在上頭在下,這時,腳往洞頂一彈,身形如流星趕月一般落了下來。

  那怪物熊象蟒上半截剛剛借力昂起,獠牙刺傷了星送的肩膀,這時候支撐不住正往下落去。到星送的身體直落下來,它想往上騰起身體已不可能。

  星送身形一變,伸手抓住它的雙耳,雙腿一張,把這怪物騎在了跨下。這頭熊象蟒一時間搖頭晃腦,整個身體晃來晃去如撒風一般。

  星送五指戟張,運足氣力,一股劍氣被提起來,穿過熊象蟒的七寸。星送再把身體躍起,那怪物搖動了幾下,打得山石橫飛,晃了幾晃不動了。

  他落下地來,感覺一股腥臭之氣把五髒六腑都攪動了,坐在山洞的角落裏狂嘔不已。正在這時,隻覺又是一股風動。

  一個站立如人形的怪物沿著那熊象蟒的屍體從洞外麵跳了進來。

  這個就是象鱗熊了。

  此時它見到自己的伴侶被殺死,氣勢洶洶地直衝了過來。

  星送心想不好,正要站起身子,那怪物的腥風已然掃到。蛇頭裏伸出又紅又長的一條舌頭,像鞭一樣直打過來。

  眼看這一次,舌頭就要卷上星送的臉。隻聽那象鱗熊怪叫一聲,倒下地去。原來星送的那隻金頭大螞蟻自己跑了出來。那大螞蟻本來在星送腰間的袋子裏睡覺,突然感到有水跑進袋子裏去,又憋又悶的,早就不耐煩了。

  這時候見得主人有難,便自己從袋子裏爬了出來,往地下一落,鑽入地中隱去身形。象鱗熊正往星送身上撲來的時候,它從地底神不知鬼不覺地鑽出來,在那象鱗熊的腳掌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星送暗罵自己糊塗,總在緊要關頭忘記自己的護身法寶。

  正在他要鬆一口氣的時候,那象鱗熊卻又站了起來,向他直衝過來。原來這種怪物別看凶狠,可最是專情,如果伴侶的一方死了,另一個也決不會獨活。

  此時,它懷著必死之心,顧不得金頭大螞蟻在它背上咬得生疼,直向星送撞過來。星送看看不好,一轉身就往洞裏麵跑去。但是,由於他才和熊象蟒戰罷,加上從風居山的後山洞裏出來一直到現在都在擔驚受怕,還沒有進過飲食,此時體力早已不濟。

  那象鱗熊此刻又在負痛,所以,他才剛轉過那個洞的拐角,就被象鱗熊一頭撞到,一直往那山壁上衝去。

  隻聽一聲巨響,轟地一聲,那個題有“臥月別府”的洞門突然開了一條縫。情急之中,他借勢穿了過去。熊象蟒這時候也衝了過來,那門又迅速地關住了。熊象蟒的一隻頭伸了進來,身體卻在外麵,脖子死死地被卡在那裏。金頭螞蟻在它背上一咬,它疼得哀號連天。

  因為剛才一番打鬥,星送不由得對這頭熊象蟒心存了畏懼。此時又看它在那裏哭叫哀號掙紮,一時竟然不敢近它的身邊。

  隻見門裏麵比外麵更顯光明。一個老人的石象擺在洞的正中,那石象像是白玉雕成。老人做俗人裝扮,卻在手裏拿一個道家的拂塵。

  再往裏是一個又一個的小門,把一個洞府分成層層小間。星送看那老者麵容清臒慈善,讓人有親近的念頭,便對著那石象拜了一拜。

  還沒等他拜完,那象鱗熊此刻竟然擠穿洞門一頭衝了進來!

  對著他把長信子一伸,仿佛閃電一般直卷過來。

  眼看已經躲閃不及,隻見那石象後麵突然閃過一道青光,呼地飛了過來。在那象鱗熊頸上一閃而過。這怪獸一下子被分為兩截。

  那道劍光在星送身周轉了一圈,又忽悠悠地轉到老者的身後,在那石象旁一閃不見了。星送一時看呆了。

  等到他醒過來,心裏不由暗想,自己的劍被一個老叫花給收去了,如果自己能得到這把劍就好了。

  這樣想著不由得對著老者又拜了幾拜,口中禱告著:“寶劍,寶劍,你如果有靈氣的話就在我麵前再出現一次吧。”又禱告說:“前輩如果願意成全弟子,就請前輩把寶劍賜給弟子吧。弟子前一段由於不小心丟了劍,如果沒劍回去要被師父責罵了。”

  他因為覺得這劍神氣,不由得貪心大起。並且他到底年齡不大,充滿了孩子氣,這時閉著眼禱告罷,然後睜開眼來看,那剛才的劍光並沒有再一次出現。

  想一想可能是禮節不夠,又想到這老者看上去慈眉善目的,一定不會是壞人。於是他恭敬地在老者的石像前跪了下來,又恭恭敬敬地磕了三個頭。睜開眼看看還是沒有劍光出現,正在失望之中,突然看到老者的腳下踩著一本書。

  心中一陣高興。重又對老者磕了三個頭,拿出那本書來看。

  隻見書皮上寫著“元氣經”三個大字。翻開書隻見第一頁上麵寫道:“《元氣經》乃天地間煉氣者之祖也,蓋天地交合本為一氣,一氣而生兩儀,兩儀又分四象,四象再生八卦……至我祖師得天地之靈氣而悟《元氣經》……”

  再往後翻看到幾個裸體的人,身上都有朱紅色的箭頭指引真氣的流向。書中間夾著的一張白帛這時落了下來,隻見上麵寫道:

  “仙緣前定,汝入我門中修習劍法,可拋除顧慮,拋掉原先既有的煉氣之徑,直取天地元氣,則仙法可成。汝百年前既為吾之弟子,因在劫難逃,落入魔劫。今世汝複歸我門下,當好自為之,吾百年前飛升,開辟此洞,留與汝異日光大正劍派。此洞後有奇花異果,可供汝日常食用和煉藥之需。吾是何人,待異日爾自知,望爾善自修習,以扶正道。《元氣經》練成之日,吾昔日積累外功時所需之青冥劍,賜汝防身。”

  走過那些被分隔開的房間,果然見到臥月別府的後麵長著奇花異果。以後每日,他便練習《元氣經》,餓了以首烏、人參、黃精、仙碧果等為食。洞中無日月,光陰變幻,幾個月很快過去了。星送感覺對《元氣經》已經有了小成,體內的陰陽之氣相輔相生,暗潮湧動。他已經能借氣平地飛起,並在空中停留。而且《元氣經》裏有很多極靈的咒語,他都已經背的非常熟悉了。

  一日,星送一個人坐在後洞苦思經書,冥想九重天外。忽然覺得後背被什麽拂動,他從冥想中醒來,看見是隻龍形小獸,有小兔般大小,這時正睜著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在看他。星送不及細想,伸手就去抓它,沒想到那小獸倒很機靈,轉身穿過後山洞向外跑去。星送知道一般這些奇獸異物都是天賜靈秀,他也隨後追了過去。那龍形小獸跑得極快,星送追著追著就不見了它的影子,當星送正準備走回去時,沒想到它卻又在前麵一蹦一跳地出現了。

  星送就又追一程,追著追著就又不見了。正當他灰心的時候,那小獸又出現在前麵了。就這樣追著追著,已經追出去了幾十裏遠近,回頭看看洞府已遠,現在四處空曠。前麵不遠處是隨山勢起伏的一大片樹林。林邊還有一麵一眼望不見邊際的湖泊,一邊依著山壁,煙波浩淼。

  他想也沒想,尾隨那龍形小獸就追了進去。正在追逐之間,那龍形小獸又一次突然消失不見了。

  在他正東張西望的時候,忽然覺得後麵有一陣響動,回過頭去,嚇得他一驚!隻見一群渾身長滿長毛的人形怪物,麵目醜陋,個個都長著獠牙,依稀便是傳說中的夜叉。此時那些夜叉正對他怒目而視。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