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3章 月輪和星送

  星送將身輕輕一縱,伏在回廊的朱紅色圓柱後麵,援著圓柱像壁虎一樣爬了上去,靜靜地貼在上麵的黑影裏。那女子似在窗前卸妝,好像就要睡了。這時候,樓梯上傳來腳步聲,一個丫鬟模樣的女孩從下麵走上來,端著一個臉盆。敲了兩下門,走進去。

  隻聽裏麵有個聲音,像是小姐:“父親今天怎麽說?”

  “老爺說,最近一段小姐還是注意點比較好,劍魂那邊有弟子受了傷,聽說最近會有人來盜烏衣草呢。因為那東西離小姐住的這地方太近,老爺吩咐小姐一定要注意。況且最近小姐一直在練功,又不下樓,老爺已在後麵那洞裏設下了埋伏。”

  接著聽那小姐仿佛嗔怪似的,說:“父親也真是的,劍魂本來也是咱們自己的同宗,況且人命關天,怎麽能見死不救呢。”

  那丫鬟接口說:“這就不知道老爺是怎麽想的了,聽夫人那邊的雁綴說,老爺說一切靈物自有它的得主,不能暴殄天物什麽的……”

  星送聽到這裏,心裏大為興奮,提身望後麵便斜著飛了下去。又走了一程,才看到有一堆亂石。估計那洞應該就在這裏了。隻是不知道她們口裏所說的埋伏是什麽東西。

  他小心地邁開腳步往裏麵走,漸漸看清在亂石叢中偏東方向有一個窄窄的洞口。

  這時候上了殘月,洞口還在散發著煙氣,那白色的煙氣在夜中飄飄嫋嫋,恍惚看得分明。他心中暗想一定就是這裏了,心中微微有些緊張,馬上定定心神。

  隻把後腦一拍,一道淡青色的光芒往洞裏飛去。就聽見一陣轟天巨吼,一頭怪獸露出了半個頭,依稀看到那怪獸正額頭部位伸出一個極長的角,尖利地向天刺出,兩個眼又大又圓。

  隻是電光石火的一瞬間,星送早已經縱身躍出這片亂石堆。緊接著就看到有幾個劍魄的弟子跑了過來。那怪獸叫了幾聲就退回到了洞中。倒是那劍魄的弟子在洞口來回穿梭。

  見機不好,他迅速往來路退去,一路上竟然順利地沒有一點阻礙。他心裏有些疑惑。

  後麵已有幾個人影追了過來。到了那座樓下的時候他縱身上去,伏在上麵的暗影裏,看幾個人影過去了。想一想大師兄的命已危在旦夕,他決定等待一下時機,不管怎樣也要把那仙草取到。

  正這樣想著往前趕去的身影又回來了,好像人更多了。隱隱聽見其中有人在小聲地安排。樓梯噔噔響,有人上來了。不及細想,星送念個卸字訣把一間房子的門打開,又從裏麵輕輕關上。

  剛一進到房中,忽然覺得有一道暗力向自己逼來,星送往地上一伏,身子像一條溜滑的魚一般貼地麵衝向床前。

  房中的人拍出一道罡氣,正要站起身來,腳剛著地,已被星送抓住。星送正一猶豫間,那隻光著的腳已急劇向後滑去,窗外人的腳步聲已經清晰可聞。

  星送身形陡起向帳中撲了進去,剛好碰到那女子的身體,那女子急切之間來不及閃避,正被星送壓在身下。張嘴欲呼,慌亂中嘴巴已被星送堵住。

  星送在她背後一點,她的身體軟下來,星送堵住她嘴巴的嘴卻一時忘了鬆開。女子在他身下掙紮了幾下,頭急忙挪開了。星送這時才明白過來,臉一時漲得通紅。

  外麵這時候響起了敲門聲,星送情急之下拿出匕首,在那女子耳邊輕聲說:“等一下給他們說沒有人進來。”

  那女子似乎極為傲氣,口中哼了一聲。門外已有人叫師姐的聲音。那女子遲疑了一下問道:“誰呀?”

  門外答了,又問是否見到有刺客。女子說:“沒有,我正在休息呢,你們再到別處去看看吧。”

  門外腳步聲隨即響起。

  這個女子正是卻道孤的女兒月輪,這天她洗梳完畢,讓丫鬟們都出去了,像往常一樣調養內息,卻感到心情浮躁,不知是什麽原因,於是便提早休息了。

  正睡得迷迷糊糊間,潛意識裏覺得有人進房了,一個激靈猛地醒來。急忙催發先天罡氣向那黑影擊去,無奈那黑影極為機靈,徑直向她衝了過來。等到她緩過勁來的時候,已經盡失先機。

  這時分,借著殘月的微光才看清眼前年輕人的樣子,恍然間竟有一種故人相逢的感覺,想一想自己覺得好笑,臉上仍是冷冷的。

  星送此刻軟玉溫香在懷,心中怦怦亂跳。他從小就很少接觸異性,拜在靜亦弧門下前,一直隨爺爺討飯,自然不可能有機會接觸,等到拜在折劍門下,又一直苦修,自然更沒有機會與異性接觸了。而他現在又是一個正當青春的少年,雖說一直清修,不懂男女之情為何物,但是人性深處的一些東西卻是自然而然就會蘇醒的。況且,剛才在前山還看到了那對下人做的勾當,那對他而言更是一場教育。這時他想要抱緊這女子,又覺得不妥當。想要鬆手一點,又怕這女子突然用內息解開穴道逃出自己的掌握,其實內心裏卻是舍不得。一時為難極了,隻是緊緊地攥住女子的雙手,手心裏都攥出了汗來。

  偏那女子隻穿一件小衣在身上,女子的體香又直往鼻子裏鑽,由於雙手抓著女子的雙手,此時整個身體便伏在女子溫軟的身體上。那女子好像覺得這姿勢不是太舒服,在下麵想要掙脫,身體便搖擺起來。

  這樣一來,星送哪還能把持得住。

  他的唇終於向月輪的櫻唇上壓了下來。

  月輪此刻豈不也是一樣。

  殘月染上窗紗,淡淡的清輝給一切暈上了一層柔和。在這樣的夜裏,突然出現了一個這樣似曾相識的人來,還緊緊地抱著她,怎能不在這個情竇初開的女子心中引起波動呢。她微微掙紮了一下便順從了。手也從那雙大手裏掙脫出來。緊緊地環住了少年的腰。

  隻要有了開始,接下來便不能自已。

  星送的吻像雨點一般地落了下來,從她的眉、唇、脖子、乳房、小腹一直到了那芳草叢生的地方。月輪終於忍不住呻吟起來。

  不知道什麽時候,兩個人的衣服都已經全部剝落盡了。隻是彼此吻著、撫著、輕輕喊著,好像要把彼此嵌入到自己的身體裏去。

  那男子在那女子身上揉搓、起伏、摩挲、摸索……

  外麵又靜下來,星送驀然想起了自己此來的目的。那女子已經沉沉地睡去了,夢裏似乎還在情人的懷抱裏承接愛的雨露,麵上露出幸福的微笑。他輕輕地吻了一下她,心突然亂成了一團麻。

  他輕輕地放下那女子。

  殘月的清輝照耀,夜色微明,地上拉出他的影子。星送索性駕起劍光與月色融合在一起。到了洞口才發現,幾個劍魄的弟子被人用定神咒定在那裏。星送暗暗一驚,心想難道師父也來了嗎?

  這種定神咒是一種修心法力,需要用很長的時間和很高的智慧才能煉成。所以一般隻有一些法力高強的清修之士才能做到,定人之後則對方對外界的一切會全然不覺。

  所以星送目前製服人的時候隻能用點穴術,那是修習飛劍入門前的基本功。這種定神咒星送也隻是聽師父說過,究竟師父是不是會用他也並不知道。

  洞口依然在冒著白煙,他小心地放出金頭大螞蟻,沒有發現異常。走進去,到處都被煙霧繚繞著。往裏走了大概十餘米的時候,忽然看到黑黑的一團,他放出劍光過去,見那東西沒反應。

  大著膽子走過去,近了才看清是那頭額上長了一隻角的怪獸,隻是頭已被人刨開。那怪獸叫犀麟,千年難見一隻,頭上生角,堅愈純金。更在頭內生有一珠,名叫辟毒珠,可以辟各種妖邪施放的毒氣。

  當然這一切星送並不知道,他隻是心中更加確定了,肯定有人已先他一步來到了洞中盜取烏衣草。

  再往裏,煙氣更加濃了,更能聞到一陣陣的辛辣之味傳入鼻中。星送身劍合一,駕起劍光往裏飛去。隔老遠就見到有一個叫花模樣的老頭手裏托起一團光暈正站在一個黑色的怪圈前念念有詞。

  看看那黑色怪圈卻是方圓一米左右的烏黑色泥土,在那泥土的中央長著一棵怪草,那草有半米左右高,整棵草上共長有稀疏的五片葉,每片葉大如巴掌,草莖是雪白色的,偏那葉子烏黑油亮,在草莖的正中還頂著血紅的兩點花。但是此刻那草如同在波峰浪尖之上,顛簸起伏。在那老叫花手中的光暈照耀下,脈絡畢現。

  星送見那老叫花也是來取仙草,剛一落地,劍光就向那老叫花刺去。那老叫花卻好似並沒有看到,隻等到那青光到了眼前,才輕輕一招手,用空著的那隻手把星送的劍光給收了過去。星送心下大駭,那老叫花對他回過頭來卻是露出一個奇怪的笑容。

  這時候,隻聽得吱吱兩聲輕響,那方圓一米的黑泥如同沸騰了。烏衣草緩緩從泥裏升起,下麵血紅的根須還在滴著黑色的汁液,看看響聲應該是那草根發出的。瞬間,老叫花一籠袖子,把那仙草籠入袖中,隨即手中的光暈也熄了。星送還沒反應過來怎麽回事,眼前突然陷入黑暗。

  老叫花突然失去了蹤影,如同鬼魅。

  洞口方向這時又傳來了嘈雜的人聲,想來可能是外麵天已經明了,劍魄的人發現了被定神咒定住的弟子,有人正往洞裏來看。

  星送心裏猛地一急,想起了剛才劍光已被那老叫花收走。此時已欲逃無路了。

  正在想著,洞口方向的人聲更加大了,火光也看到了,恍然聽到有人在說“犀麟已經被人殺掉了”的聲音。星送心中急到了極點,這時候,一個火把已經衝進來,遠遠地看到了星送,喊一聲:“盜仙草的人在這裏呢!”

  立時有幾道劍光馬上放出來徑取星送。星送急中生智,看看洞中有個突出的地方,往那後麵一躲,恰恰就存身在了一塊凹地。看著幾道劍光在身旁繞來繞去,身子緊緊地貼住山洞,縮在那處凹下去的地方。

  但是眼見著這時候,幾個劍魄弟子已經走了進來,飛舞的劍光也已越來越近了。星送正心急之時,手突然碰到了腰部的布袋,罵一句自己糊塗,怎麽就把它忘了呢。

  幾個劍魄的弟子正往裏走。突然一個弟子大叫一聲:“疼死我了!”第二個還沒反應過來,也跟著大叫一聲:“哎喲,什麽東西,咬死我了。”

  一時間先衝進來的幾個弟子,突然都大叫著跑了回去。星送微微一笑,把大螞蟻喚進袋子裏。心馬上又沉下來了,現在那麽多人圍在門口,自己的飛劍又被那叫花兒給收去了。就算能衝出去也跑不了,現在隻能守在這裏死撐。

  何況烏衣草已被那老叫花盜走了,大師兄現在還生死未卜。心裏一急,差點就要落下淚來。

  外麵聲音更加紛攘了,突然一股嗆人的濃煙氣味進入鼻孔。星送一時狂咳不止,淚水也被煙熏得終於流了下來。知道外麵的人在用煙熏,打算把自己熏出去。心中暗想,出去也是一死,在這裏也是一死,還不如出去算了,就算是死也死得爽快些。

  但是又一個念頭在心裏馬上浮現:“不能出去,出去後這種狼狽的樣子如果被昨夜那女孩子發現還不如死在這裏呢,這樣總能讓她記得自己更長久些吧。”

  星送心下一驚,不由暗想:“自己這到底是怎麽了?為什麽會想起她呢,這樣還算是修道之人麽!自己昨天夜裏到底是怎麽了?”但接著又微微地笑了,那種幸福的感覺,怎麽能是其他事情可以比擬的呢。但他卻又迷惑了,“為什麽修道之人就要克製自己的情感和欲望呢?一個人如果沒有七情六欲了那還活著幹什麽?”

  他自小就隨爺爺討飯,日子過得極苦。等到被師父收在門下,一直清修,但卻也並不覺得怎麽苦了,所以從未想過這樣的問題。現在,突然被他遇到這一段緣數,深深埋藏在心底的一些東西不由得活了過來。

  這樣一想,心中拚命地翻騰起來,越覺得想不通。

  煙越來越濃,嗆得人透不過氣來,此時,他在心中暗想自己可能很快就要死了吧。隻是不知道死去之後會是什麽樣子的。

  突然又想起自己打從來到這個世界上就沒有見到過自己的父母,全靠一個年老的爺爺討飯給自己吃,受得苦那也是數不清了。後來被師父收在門下,又被眾同門嘲笑、欺負,師父對自己又嚴厲,隻有大師兄對自己還比較好。那當然是比討飯時候要好的多了,但是也算不上什麽幸福,也沒什麽好留戀的。

  沒想到自己今天來盜仙草,卻會一不小心和那女孩子遇在一起。這時候,他仿佛又感到了懷中那女子的溫暖。想一想自己十七八年來所經曆的一切幸福加起來竟然也沒有昨夜的那一刻值得留戀。但是馬上又絕望了,心想,可惜不知道那女孩子心裏是怎麽想的。怕是隻把自己當作一個小偷了吧。更何況再不要多久自己就要死了,她所見到的怕隻能是一個小偷的屍體了,說不定她還會補上一劍呢。

  這樣昏昏沉沉地想著,頭腦倒靜了下來。心說,死了就死了吧,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麽值得自己留戀的呢?

  頭腦一靜下來,他才聽到一種奇怪的聲音。仔細再聽聽好像是流水聲。

  因為害怕煙熏,他趴在那個山洞的凹處,頭死命地往下低著,這時候才感覺眼前有些古怪,好像前麵有個小洞呢。他用手摸了摸,果然,就在他頭前不遠的地方有一個碗口大的小洞,這時候聽一聽,因為留心,水聲更加清晰了。

  難道這個山洞下麵會有水流經過,那肯定也會有通往外麵的路了。他一伸手,已經抓住那個碗口般小洞的邊緣。

  觸手處濕潤粘滑,知道所料不假,果然下麵有水流經過。更可喜的是,那小洞的四周好像沒有多少石頭,全是土,才會抓了一手泥。這樣一想,心中大喜。

  他拚命地去挖那泥土,兩隻手眼看都要磨破了,他也並不覺得痛苦。就這樣不大一會兒竟然給他挖出了臉盆大小的一個洞口來。

  水聲更響了,他心中驚疑不定。小心地從那洞口中爬進去,裏麵是一個圓圓的孔道,孔道四壁滑溜溜的,想來這個孔道一定是年深日久衝出來的。孔道的下半部分流水潺潺,一直斜向下流去。他仰躺在那裏,任水衝著往下走。不知道就這樣過了多久,眼前開始越來越亮。

  水聲大起來,水勢也突然猛了,在他還沒反應過來時,他被卷進巨大的水浪裏。驚慌失措間,突然覺得騎在了什麽東西上。

  一看胯下竟然是一塊伸出來的大石頭。他穩穩心神,這才發現再往下去就是一條水勢急劇的大瀑布。看看四周全是滑不留足的峭壁懸崖,自己出來的地方則是一個寬闊的出水口。

  這裏景色倒是極美,各種奇花異草和參天古木長在不遠處的對麵山崖上,中間又夾雜著鳥的婉轉鳴叫,獸的歡快低吼。

  現在他自己卻正孤零零地騎在一塊石頭上。看看四處皆無路可通,隻有往來路返回,或者跳到瀑布一直落下去的湖裏,但他現在在的這個地方離下麵的湖少說也有七八丈高下,一直跳下去,逃生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可是,回去也隻有被擒,況且想一想一定會被那女子看到自己狼狽的樣子,還不如聽天由命呢。這樣一想,他閉上眼睛,把腿從巨石上挪開,順著水流一直往下落去。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